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257章 257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冰魄的话自是可信,众人亦暂时稳了心神,就在这个时候,楚玉接到了大夏国狄峰的密函。

    “没想到狄峰的处境这样狼狈,到底是筱萝害了他。”看着手中的密函,沐筱萝多少有些愧疚。

    “你害了他?为什么……啊!本王想起来了,当初狄峰质问本王,是不是我把他扔进雍和宫的!是你吧?沐筱萝是不是你?”楚玉恍然看向沐筱萝,瞠目结舌。

    “如果不是筱萝,现在在大夏国受苦的可就是王爷了!”沐筱萝挑了挑眉,随即将密函递给身侧的殷雪。

    “是本王害了他!”楚玉无语,愧疚万分。

    “主人,这上面说楚云钊已派使节与夏国宰相赵顺接洽,这是什么意思?”殷雪蹙着眉,狐疑看向沐筱萝。

    “难怪广宁一直没有动静,原来是楚云钊在寻求联盟。”沐筱萝深吸口气,眸色深了几分。

    “还不到这个地步吧?”楚玉觉得从现在的形势上看,胜负还很难说。

    “这定然不是楚云钊的意思,如果筱萝没猜错,这该是铁血兵团正都尉的主意,他或许想利用此战探探临国的底,到底有敌是友,一试便知。”只要想到那个素未谋面的劲敌,沐筱萝便觉头疼,这个人太神秘,神秘到她无从查起,纵是殷氏一族也没有关于他的丁点踪迹。

    “若真如此,本王觉得于公于私都该亲赴大夏,这次你别拦我。”楚玉肃然看向沐筱萝,实则他觉得不能放任狄峰在大夏自生自灭,这样太不厚道。

    “筱萝怎么会拦着王爷呢,不仅不拦着,筱萝还决定和王爷一起去。”沐筱萝心道不能让楚云钊先下手为强,这一趟大夏之行是非走不可了。

    临行前,楚玉将军务交给了桓横,沐筱萝则将风雨雷电留了下来,命其保护冰魄。自己只带了殷雪和汀月同行。

    从济州到大夏皇都临安不过十天的行程,一路还算安稳,偶遇几个毛贼,不管劫财还是劫色均被殷雪修理的连亲爹都不认识。

    只是让人想象不到的是,初入临安,楚玉一行人便遇到了大麻烦,确切的说,只有楚玉一人遇到了大麻烦。

    “你们干什么?”看着眼前三十几名虎视眈眈的侍卫拔剑相向,楚玉怒声喝斥。

    “你可是大楚叛贼楚玉?”为首侍卫厉声高喊。

    楚玉闻声,心下陡震,这样的称呼是否说明了大夏已与楚云钊联盟!只犹豫片刻,楚玉便欲纵车出城,奈何为时已晚。外面打成一片的时候,车厢里,沐筱萝做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

    “快抓住他!你们快抓住他啊!”就在楚玉以一敌众,欲让殷雪带沐筱萝先行离开之时,沐筱萝却突然冲出车厢,玩命大喊。

    什么情况?楚玉很想在沐筱萝眼里看到类似于暗号之类的东西,却无果,一侧,汀月也跟着起哄架秧:

    “他就是楚玉!就是他绑了皇后娘娘!你们快抓住他,别让他跑了!”沐筱萝和汀月这边吆喝着,楚玉那边儿打的更欢实了,纵然楚玉武功再高,也禁不起对方的车轮战术,于是乎楚玉寡不敌众,终是落败被擒,被押入了大夏的刑部天牢。

    而沐筱萝和汀月,则被侍卫带到了大夏国宰相赵顺面前。

    “你就是楚后?”眼前花白胡须的老者一脸质疑的看向案前女子,精锐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沐筱萝,狐疑问道。

    “楚后?是啊,我是沐筱萝。”沐筱萝傻傻点头,清澈的眸子似水无波。一侧,汀月不失时机上前施礼:

    “奴婢汀月叩见宰相大人,承蒙宰相大人相救,主子与奴婢才会逃离楚玉的魔爪,汀月感激涕零,在此谢过宰相大人!”汀月说话间扑通跪在地上,连磕三个响头。

    “起来吧,大夏既与大楚联盟,自有义务救助楚后,来人,先将楚后安顿到偏房,老夫稍后会向大楚使节言明此事。”赵顺挥手间,已有人将沐筱萝和汀月送出正厅。

    榆木桌边,沐筱萝环视整个房间,竟没找出一样可以入眼的东西。

    “大夏国可真穷啊!”沐筱萝诚心感慨。

    “娘娘,现在怎么办?王爷还在牢房里呢!”汀月可没有沐筱萝那样的闲情逸致,忧心开口。

    “堂堂宰相府都穷成这样了,真不知道大夏子民过的是怎样的日子。”沐筱萝美眸轻闪,眼底的诡异大过悲悯。

    “娘娘!我们不管王爷啦!”见沐筱萝眼中的漫不经心,汀月有些急了。

    “不管?本宫为的是谁啊!”沐筱萝苦笑着看向汀月,如果不是自己足够机智,现在被关进天牢的就不只楚玉一人了。

    “娘娘有应对之策了?”汀月刚才是慌晕头了,她怎么忘了自家主子什么风浪没见过啊!

    “且等殷雪回来再说吧。”沐筱萝也不着急,径自倒了杯茶。

    “殷雪没在……娘娘……”就在汀月追问之际,沐筱萝一口茶水喷了过来。

    “这是茶么?这分明就是潲水啊!”这一刻,沐筱萝忽然能理解彼时寒锦衣在关雎宫的那番说辞了!这种茶,怕是连絮子都会嫌弃啊。

    楚玉有时候在想,如果当初自己真的入赘到大夏国,会不会一头撞死,有谁能想到,大夏国的天牢竟然是露天的!这这这是要逆天么!

    “好久不见了!”在看到楚玉的那一刻,狄峰报以最灿烂的笑容,只是那笑真比哭还难看。

    “快进去!”楚玉很想还以微笑,却不想被身后狱卒一推,整个扑到了草堆上,好吧,他怎么都没想到这群猪居然给他下了软骨散。

    直至狱卒走的很远,狄峰也没有上前搀扶楚玉的意思。

    “本王好歹也是来救你的,你倒是过来扶本王一下啊!”楚玉吃力起身,扑了扑身上的稻草,一脸不悦的看向狄峰。

    “你觉得一个谋害公主的罪犯,他们能给我下多少软骨散。”狄峰真相了,事实上,他也只剩下微笑的力气了。

    “不是吧?”楚玉迈步走到狄峰面前,满脸质疑。

    “不好意思啊!我也没想到赵顺下手这么快,早知道就不给你们写信了,现在倒好,害的你出师未捷身先死,实在罪过!”狄峰苦笑,眼底透着些许无奈。

    “你真杀了夏芙蓉?”这才是楚玉最关心的问题。

    “呵,你信不信,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夏芙蓉是怎么死的?可怜了阿碧,硬被赵顺说成是本王的姘头,现在怕是投胎去了。”狄峰说这话时,神情很是忧伤。

    “没想到大夏国这么穷的地方,居然能养出这么高智商的赵顺。”楚玉不禁摇头。一侧,狄峰绝倒,这两者有关系么!

    “我能问你一件事儿吗?”楚玉扶起倒在地上的狄峰,一脸肃然。

    “问。”狄峰点头。

    “这牢房为什么没有盖儿啊?”楚玉抬头,一片蔚蓝天空。

    “穷呗,盖房盖儿的钱可以多建好几座牢房了。”狄峰这样解释。

    “这是谁出的损招啊?”楚玉不以为然。

    “我啊!聪明吧!”狄峰引以为傲。这次绝倒的换作楚玉了,不仅绝倒,还口吐白沫。蔚蓝的天空中,成群乌鸦飞过,一会儿排成人字,一会儿排成一字……

    且说宰相府内,下人们实在拿不出上好的茶叶,皆犯难的看向赵顺。

    “宰相大人莫怪,奴婢也不想给您添麻烦,实在是娘娘渴了,可这茶水……”汀月欲言又止,其意却十分明显。

    “咳……其实本相觉得清水也可以解渴,小翠,去烧些开水给楚后送到房间里。”身为一国之相,被人当面打脸,赵顺心里极不舒服。汀月自是见好就收,旋即撤回房间。

    “走了?”汀月进来时,殷雪已然站在了沐筱萝身后。

    “嗯,娘娘,您说赵顺是真没有好茶,还是舍不得给娘娘喝啊?”汀月对偌大宰相府拿不出丁点好茶表示怀疑。

    “这个赵顺一直自诩清廉,在大夏国当清官,你觉得呢。”沐筱萝冷笑一声,旋即看向殷雪。

    “主人,属下查到大楚派来的使节是新任礼部侍郎林守诚,此刻就住在临安行馆,不过赵顺并未将抓捕王爷的事通报给林守诚,而且连娘娘在这里的事情,他亦未告知。”殷雪据实禀报。

    “本宫料到了,身为宰相,他这点心思还是有的。”沐筱萝暗自舒了口气,这个赵顺果然没让她失望。

    “娘娘,奴婢不明白,赵顺不是已经跟皇上结盟了?那他为什么还要隐瞒这些事呢?”汀月听的糊里糊涂。

    “夏国的国力远不如大楚,赵顺自然不敢得罪林守诚,所以只要林守诚说明来意,赵顺没有拒绝的本钱,但这不表明赵顺就真的想依附于楚云钊。毕竟楚玉在大楚的威望也极高,尤其是连胜三战,他不得不多作考虑。”沐筱萝冷静分析。

    “那就怪了,他既然有此意,又为何要将王爷抓进天牢,而不是偷偷请到府上呢?”殷雪提出质疑。

    “这便是赵顺心思细腻之处,他断不会公然得罪楚云钊,没人敢保证大夏境内没有楚云钊的眼线,一旦赵顺将楚玉请入宰相府,他日便可能会成为楚云钊出兵的把柄,所以他这么做无可厚非。退一万步讲,若他真将宝押在楚玉身上,只需屈尊到天牢赔个罪,随便寒暄两句便可相安无事。”沐筱萝冷静分析。

    “若临安真有楚云钊的眼线,那赵顺想瞒也瞒不住啊?”殷雪忧心看向沐筱萝。

    “所以赵顺晚些会来找本宫打探济州的事。殷雪,你这便去夏宫探查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夏芙蓉的死因,哪怕是蛛丝马迹也好。顺便打听一下狄峰的情况。”沐筱萝倒没忘了初衷。

    适楚,沐筱萝正瞧着桌上的饭菜发呆,赵顺果然如期而至。

    “奴婢汀月叩见宰相大人。”汀月恭敬施礼。

    “免了,不知楚后住在这里可还适应?”赵顺挥了挥手,慈眉善目的看向沐筱萝。

    “不适应,茶不好喝,饭菜也难吃死了!”沐筱萝撅着嘴,五官很不和谐的纠结在了一起。

    “咳咳……本相一向清廉,府上确是少了些奢华的玩意,还请楚后见谅才是。”赵顺说话间走到桌边径自坐了下来。

    沐筱萝心底冷笑,话说的虽然恭敬,可这举动分明是没把她放在眼里。

    “可婉儿总要吃饭啊!汀月……”沐筱萝嘟囔着看向汀月。

    “宰相大人,恕汀月冒昧,这些饭菜于我家娘娘来说,实在是一口也吃不下去,还请宰相大人想想办法,总不能饿着我家主子了。”汀月有些为难的看向赵顺,只是赵顺的表情比汀月还要为难,现蟣uo弩懵苊媲鞍诘哪切┮丫撬饺绽镎泻艄蟊龅纳攀沉耍舛佳什幌氯ィ撬氤匀巳獍。

    “这个……本相自会想办法。”赵顺无奈,只好命管家入宫将事情禀报给夏王,介时从宫中端些御膳过来。

    且说管家走后,赵顺复回到房间坐了下来。

    “本相实在不明白,楚后既是被楚玉虏走,又如何会与他一齐来到夏国呢?”赵顺这一开口,汀月顿时以极其崇拜的目光膜拜沐筱萝,事情的发展,果然与主子预料的相差无几。

    “他有病呗!这么远的路,婉儿都累死了!好不容易逃出来,还没有饭吃。其实婉儿要求不高的,鲍鱼燕窝什么的都可以的!”沐筱萝一脸我很简朴的模样看向赵顺,却见赵顺已是满脸黑线。

    “楚后要求还真是不高,其实你们被楚玉虏走这段时间,过的可好?”赵顺索性不看沐筱萝,转尔看向汀月。

    “或许是看在我家娘娘是前皇后妹妹的份儿上,王爷倒也没为难我们。”汀月表现的毫无防备。

    “哦……姑娘是否知道济州现在的形势?现下楚王欲请大夏助阵,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本相很想知道楚玉有何能耐可以连胜三战?”赵顺言归正传。

    “这个奴婢也有小心留意……”汀月犹豫之际,沐筱萝来了兴致。

    “因为‘箭爆鼠’‘窜天鼠’还有‘冲天柱’!你是没看到,这三样东西简直威力无穷呢!尤其是‘冲天柱’,它可以把黑球射的好远!远到看不到影儿!嗯,很厉害!真的很厉害!”沐筱萝一脸兴奋的向赵顺解释。

    “楚后亲眼所见?”赵顺对‘箭爆鼠’和‘窜天鼠’略有耳闻,可‘冲天柱’却是第一次听说。

    “娘娘说的是真的,王爷全凭这些才会赢的,而且还不止这些,济州行馆每天都会有好多新奇的玩意出现,奴婢猜测那些皆是制敌的武器。”汀月肃然看向赵顺。

    “有这等事……那济州的百姓就没什么反应?毕竟楚玉是叛军,人人得而诛之!”赵顺正色开口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