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253章 253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这厢桓采儿的举动超出了众人想象,但皇甫俊休的反应却不尽如人意,尤其是皇甫俊休差人将桓采儿送来的糕点给扔掉,正巧被桓采儿看到这件事,令奔雷等人十分挠头。

    “回去?皇甫大人为何这般着急?”当皇甫俊休提出离开济州的时候,奔雷急了。

    “俊休来济州也有段时间了,若再不回去,怕是太子殿下会怪罪。”皇甫俊休委婉开口,实则却是被桓采儿的频繁示好给惊着了,尤其是桓采儿今晨差紫霜借着送糕点的幌子送给他一个香囊,这让皇甫俊休下定了必走的决心。,那桓采儿不是他的菜啊!

    “怎会!大人才来不到一个月,这么急着走,必是我等有哪里照顾不周,大人尽管说,奔雷必定吩咐下人注意。”奔雷极力挽留。

    “当然不是,的确是蜀国有要事等着俊休处理,俊休已经收拾妥当,明日便亲自向肃亲王道别。”任凭奔雷如何舌灿莲花,皇甫俊休心意已决。

    适楚,汀月等人聚到一起,众人齐挠头,皇甫俊休这一走,事情可就难办了。

    “现在怎么办?皇甫俊休死活要走,怎么留都留不住!”奔雷五官纠结,愁容满面。

    “桓采儿倒是热心,可那皇甫俊休就是个死脑筋,他没看出来桓采儿的心意么?”汀月急的直跺脚。

    “我倒是觉得正因为皇甫俊休明白桓采儿的心思,这才着急离开的。”雨儿一针见血。

    “现在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呵。”风麟有些无奈。

    “你们说这么多有什么用啊?明天皇甫俊休就要走了,若再不想办法,主人回来的事儿就没戏了!”奔雷催促道。

    “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损了点儿。”殷雪沉默许久,终是开口。

    “有多损?”众人狐疑看向殷雪。

    “逼良为娼算不算太缺德?”殷雪挑着眉,反问道。众人默……

    待殷雪将计划说与众人之后,风麟长叹口气。

    “逼良为娼倒算不上,只是苦了皇甫俊休了。”风麟的语气充满同情,众人亦有同感,于是提前为皇甫俊休连三鞠躬……

    翌日,皇甫俊休收拾好行李,本欲向楚玉辞行,却不想被奔雷拦了下来。

    “实在不巧,王爷去了军营,怕是明早才能回来。”直到现在,奔雷的眼睛里还闪烁着歉意。

    “明早?”皇甫俊休为难看向身后的仆人。

    “皇甫大人若是不跟王爷打声招呼就走了,王爷一定会很失望的,而且大蜀就算有急事也不差这一天是不是。”奔雷忽然有种将皇甫俊休推进火坑的感觉。

    “那……好吧!”皇甫俊休无奈点头,遂回了房间。

    直至皇甫俊休的身影遁去,暗处的汀月等人方才走了出来。

    “按计划行事!”汀月一语,众人皆散。

    晚膳十分,桓采儿带着太多的质疑走进正厅,却没有看到皇甫俊休的身影,眼神难免暗淡了些。

    “皇甫大人怎么没来?”桓采儿扫过身边的仆人,低声问道。

    “奴婢听说皇甫大人染了风寒,正卧床躺着呢。”仆人恭敬应道。

    “染上风寒了?怎么这么不小心啊,紫霜,我们去瞧瞧!”桓采儿闻声蹙眉,还没等紫霜反应过来便迈步走出正厅。

    行至拱门处,紫霜突然上前一步拦下自家主子。

    “小姐,您就这么贸然过去一定会招惹话柄的,再不济,您也要端碗参汤,也好有个说辞啊!”自皇甫俊休到济州之后,桓采儿的一举一动紫霜都看在眼里,这一刻,她终于相信,主子心里已经认定这个男人了。

    “也好,你现在就去准备,我回房间等你!”桓采儿亦觉得自己太冲动了,可她就是想见皇甫俊休,想问他为何将自己的糕点全都喂了后院的那两只肥猫。

    差不多半个时辰之后,紫霜将做好的参汤端了进来。

    “小姐,您真的要去?”紫霜仍不死心问道。

    “你别再劝了,不管怎么样,本小姐今天一定要跟皇甫俊休说清楚,只要他愿意,本小姐便跟他走!”桓采儿打定主意。

    “若那皇甫俊休不识好歹……。不愿意呢?”旁观者清,紫霜早看出皇甫俊休的流水无情。

    “不愿意……他会不愿意么……管不得那么多了,把食盒给本小姐!”桓采儿有些焦躁的夺过紫霜手中的食盒,起步走出房间。

    “你别跟来,我自己去。”桓采儿回头拦下紫霜,径自朝皇甫俊休的房间去了。

    看着桓采儿几乎着魔的恋着皇甫俊休,紫霜越发觉得不妥当,尤其是皇甫俊休并无此念,这让紫霜心里很不安稳,如果这件事出了什么岔头儿,老爷必定扒了她的皮,思及此处,紫霜并没选择跟上去,而是转身跑出行馆。

    暗处,汀月不解的看向殷雪。

    “紫霜这是干什么去了?”

    “去找桓横了。”殷雪低声道。

    “糟了,若是让桓横知道,岂不坏了咱们的好事?”汀月焦急开口。

    “放心好了,没等桓横赶来,他们已经是天雷勾动地火,介时桓横看到的也是只生米煮成熟饭的结果。”殷雪自信道。

    “你确定?”

    “你不信?走,我带你去看!”殷雪对自己配药的能力还是极有信心的,尤其是这‘软香丸’还经过了楚厉宇和沐素鸾真人尝试,那效果才叫一个**!

    且说桓采儿提着食盒进了皇甫俊休的房间,正看到皇甫俊休端坐桌边,手执书卷细细品读,那样的安静,那样的唯美,仿佛是画里的人,仙姿清逸,令她心生向往。

    “采儿听闻皇甫大人染了风寒,不晓大人竟这般勤肯,得了病还要看书,怎生不到榻上躺着?”碍于仆人在场,桓采儿只得暂时隐忍心中的艳羡,悠然走向方桌。

    风寒?他几时染上风寒了?皇甫俊休不由噎了下喉咙,尴尬笑了两声。

    “这是采儿吩咐厨房熬的参汤,大人且趁热喝了,对身体有好处的。”桓采儿说着话,将食盒搁在桌上,继而端出瓷碗,双眼在看向皇甫俊休时,脉脉含情。

    “宸妃有心了。”皇甫俊休刻意称其宸妃,本是想提醒桓采儿的身份,却不想这一声宸妃,激起了桓采儿心底的无限哀愁。

    “俊休……”见桓采儿眼中蒙雾,皇甫俊休当即让屋内的仆人退下,或许他该跟桓采儿说清楚,自己对她,真是连半点觊觎之心都没有。只是皇甫俊休的举动令桓采儿心中大喜,如果不是有心,又何必遣走下人。

    于是在仆人离开的下一秒,桓采儿先一步转身,将房门关紧。

    “你……你关门干嘛?”皇甫俊休目露惊恐,下意识后退数步,只差双手环胸,那表情,就像是正被人逼良为娼的小娘子。

    “先喝了参汤,采儿特别让紫霜在里面加了药材,对大人的身体极有好处。”桓采儿倒也不急于一时,登时将参汤舀在瓷碗里端给皇甫俊休。

    “其实宸妃不必如此,俊休根本没……”当断则断,当断不断,反受其乱,皇甫俊休决定跟桓采儿把话摊在明面上。

    “大人有什么话不能喝了汤再说么?”桓采儿莹莹如水的眸子看向皇甫俊休,其态娇羞带臊,纵是皇甫俊休没什么想法,也不忍拒绝桓采儿的好意。

    于是,一碗参汤下了肚……

    “大人这桌上燃的是什么香?味道不错呢。”桓采儿绕到桌边,纤指抚过桌上的书卷,美眸尽显柔情百转。

    “俊休不知,是府上下人们换的,宸妃娘娘,有件事俊休觉得有必要跟娘娘讲清楚。”皇甫俊休清了清嗓子,一脸肃然的看向桓采儿。

    “正巧采儿也有件事想跟大人说。”桓采儿嗅着淡淡的香气,眸光越发的迷离幽幻。

    “其实俊休对娘娘只有敬重之意,并无仰慕之心,所以……”皇甫俊休话未说完,便觉身体一阵燥热,额头似有一股股的猛浪侵袭着,令他无法冷静思考。

    “采儿和大人一样,自初见之时,便已对大人仰慕至极,如今再见,便是天赐良缘,采儿如今已没了宸妃的身份,只要大人点头,采儿愿终身服侍在大人身边……”香薰的味道进入肺腑,令桓采儿的意识逐渐朦胧,再加上她早就有以身相许之心,现下便已迫不及待的扑到了皇甫俊休怀里。

    “不一样,这怎么能一样,俊休对……”皇甫俊休到底也是血气方刚的七尺男儿,在殷雪‘软香丸’的催情下又岂能坐怀不乱。

    “大人想对采儿怎么样……那就怎么样了……”桓采儿玉指扯着自己的衣领,雪白的颈项赫然显露在皇甫俊休面前。

    这一刻,所有的解释在皇甫俊休眼中都是浮云,饱餐一顿才是正道。于是皇甫俊休嫌慢的替桓采儿扯下长袍,华裳,内衫,直至寸缕不着。

    床榻吱吱作响,事实证明皇甫俊休精壮的身子是经得起考验的,榻上的佳人儿尖叫声一浪高过一浪,那叫声传遍四方,凌乱了整个行馆的男男###。

    就在皇甫俊休与桓采儿抵死纠缠,纵情狂欢的时候,沐筱萝趴在桌子上做了一个梦,她梦到楚玉居然被桓采儿嫌弃,于是她笑了,笑的肆无忌惮,以致于坐在桌边许久的寒锦衣忍不住了。

    “楚宵还吃不吃了!”寒锦衣觉得如果沐筱萝就这么睡着不说话,还是可以入眼的。

    “呃……你怎么在这儿啊?”被搅了好梦的沐筱萝揉着眼睛,看向一脸不悦的寒锦衣,好奇问道。

    “乔爷说你要吃楚宵,本尊主顺路就给你送来了。”寒锦衣说的顺理成章,实则他住的万寿宫与暖玉阁根本差着十万八千里呢。此刻,寒锦衣已然将镶着十颗红宝石的磁盘推到沐筱萝面前。

    “劳烦尊主大驾,筱萝怎么好意思呢!”沐筱萝却不在意这些,事实上,她也没法在意,万皇城实在太大了,大到她觉得自己能记住暖玉阁到黄金树林的路,也只是玉如意的功劳。

    “那不是糕点,糕点在里面!”在看到沐筱萝用手抠瓷盘边缘的红宝石时,寒锦衣好意提醒。

    无语,沐筱萝额头顿时浮起三条黑线,她就算再穷酸,也不会连糕点和宝石都分不清吧!

    “你觉得本尊这万皇城怎么样?”在寒锦衣眼里,那些宝石与废铁无异,所以他自然猜不到沐筱萝其实是想将那些宝石据为己有。

    “好!”沐筱萝言简意赅。

    “你这也太惜字如金了,具体说说好在哪里嘛!”寒锦衣不乐意了,他坐了这么久,想换的可不仅仅是个好字!

    “具体那可就多了,筱萝先从城门说起吧,好玉尚且白璧微瑕,您铺地的玉却是白璧无瑕,赤足的黄金树,广袤如海的温泉,用玉如意堆起的假山,嵌着宝石的托盘,还有……”说起万皇城的好,沐筱萝觉得没有三个时辰那绝对是不够的。

    “行了行了,本尊不想听这些!万皇城的人呢,怎么样?”寒锦衣十分耐心引导着。

    “人啊?”沐筱萝假意陪笑,心里却不以为然,人可不怎么样。

    “说啊!”寒锦衣催促道。

    “人当然也好了!有胳膊有腿的,四肢健全而且还很有力气!好!”沐筱萝觉得没啥可说的,与红橙黄绿青蓝紫本就不熟,又无端害青儿被撵走,至于乔爷,直到现在为止,沐筱萝对他的脸还十分模糊,因为沐筱萝只记得那一身光闪闪的琉璃球了。

    “算了,你觉得本尊怎么样?”寒锦衣觉得这样拐弯抹角下去,很有可能到明天天亮,都问不出什么。

    “好!”沐筱萝毫不犹豫的点头,心里却在暗骂自己节操无下限,如果眼前这位是好人,那天下就没有坏人了。可是吃人家嘴短,沐筱萝也实在是没有办法。

    “只是好?”寒锦衣不甘心追问。

    “其实尊主还可以更好!想不想知道?”沐筱萝美眸闪亮,一本正经道。

    “说!”寒锦衣洗耳恭听。

    “如果尊主肯把万皇城送给筱萝,那尊主就是天下底第一号大善人!”沐筱萝字字清晰,铿锵有力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