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252章 252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桓小姐啊?是啊是啊!他们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呢!”丫鬟乙随声附和。假山另一头,紫霜下意识看向自家主子。

    “娘娘……”就在紫霜欲开口之际,桓采儿狠嘘了一下,旋即拉着紫霜回了房间。

    “娘娘,刚刚您拉着奴婢做什么?这话若是传到王爷耳朵里,可大可小,您以后是要跟着王爷的人,如果让王爷怀疑您与皇甫俊休有什么就不好了!”自桓采儿入住行馆,紫霜一直伺候在左右,只是平日里桓采儿为表其温婉贤惠,所以有些事都是亲手为之,并没让紫霜代劳而已。

    “谁说本小姐一定要跟着楚玉啊?”桓采儿踩着细碎的步子坐到梳妆台前,纤细的手指轻卷着胸前的青丝,铜镜里,那张娇颜不知何时染上了两朵红霞。

    “小姐,这件事可开不得玩笑,老爷想尽办法让您接近楚玉,目的您是知道的,他日楚玉功成,您就是皇后的不二人选,您现在该不会是想着皇甫俊休呢吧?”紫霜看出桓采儿的心思,心中大叫不妙。

    “其实以父亲在军中的威望,我就算不当这个皇后也没什么关系。”桓采儿挑了挑眉,随手将首饰盒里的翠色碧钗插在头上,女为悦已者容,桓采儿刻意打扮着自己。

    “小姐,皇甫俊休他有什么好啊?他充其量不过是蜀太子的亲信,除此之外,他没有一点可以和肃亲王相比,您跟着他,可就再也找不回往日,甚至更盛往日的风光了!”紫霜见桓采儿动了真心,登时劝阻道。

    “风光?不过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罢了,我到底风不风光,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紫霜,为了桓府,我已经依着父亲入宫给楚云钊当妃,如今我只想与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共度余生,是不是连这点愿望,你都不愿意成全我?”桓采儿悠悠转身,双手拉着紫霜,眼底有泪溢出。

    “可是……”紫霜犯难了。

    “只要你不将我的事告诉父亲,就算帮我了,紫霜?”桓采儿哀求般看向紫霜。

    “小姐既然已经做了决定,紫霜的心自是向着小姐的,只是小姐有意,可那皇甫大人未必有情啊?”身为旁观者,她只看到自家主子的情意绵绵。

    “不会的,他心里一定是有采儿的,只是没表现出来罢了。”关于这一点,桓采儿深信不疑。

    暗处,殷雪将这一切听进心里,眼底溢出璀璨华彩。

    万皇城内,沐筱萝每日都会惊喜连连,此刻,望着看不到尽头的温泉,沐筱萝瞠目结舌。

    “尊主确定这是温泉……池?”眼前的温泉池处于万皇城的后山,依山傍水,景色怡人,尤其是那一股股自温泉池吹过来的暖风,一扫深秋冷意,令人有着说不出的舒爽。

    “是啊,怎么了?”寒锦衣挑了挑眉,微微颌首。

    “这未免也……也忒大了吧!”沐筱萝无法在面对这么大的温泉时还能保持淡定的态度,所以请允许她激动个把个时辰吧。且待沐筱萝激动够了,寒锦衣已经睡着了。于是沐筱萝也没叫醒寒锦衣,独自一个人在温泉里游了个筋疲力尽都没舍得出来……

    这样奢侈的活了半个月,沐筱萝以为自己会暂时忘了济州的一切,可当殷雪站在自己面前时,沐筱萝方才知道,原来从离开那一刻,她的心便留在济州,留在那个人身上了。

    “殷雪?本宫没看错吧?”沐筱萝狠狠揉着眼睛,不可置信的看向一身素装的殷雪。

    “属下殷雪,叩见主人。”殷雪恭敬施礼,眼底蕴着掩饰不住的激动。

    “你是怎么找来的啊?”在确定自己没有眼花之后,沐筱萝满眼惊诧。

    “主人忘了属下是殷氏一族的隐卫了么?”半个月不见,殷雪是真的想沐筱萝了,不过在看到沐筱萝红光满面之后,她又觉得这段时间着实委屈了楚玉。

    “殷氏一族?本尊是不是该考虑灭了它?”此刻,倚在门口处的寒锦衣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丢出来一句。

    “你若敢灭殷氏一族,本宫就敢灭了你!”沐筱萝来了脾气,殷雪没料到沐筱萝会这样顶撞寒锦衣,正忧心之际,却见寒锦衣耸了耸肩,一脸不以为然的看向沐筱萝:

    “你拿什么灭本尊?”

    “我拿银子砸死你!”沐筱萝发狠道,无语,寒锦衣挑了挑眉,旋即一脸不屑的离开了。

    “寒锦衣怎么走了?”一侧,殷雪狐疑看向沐筱萝。

    “她怕本宫拿银子砸他!”沐筱萝这句话说的,连她自己都觉得可乐。对于殷雪的突然出现,沐筱萝还是非常高兴的,只是有些话到了嘴边,她却没有问出口。

    “主人,你不打算回去吗?济州出大事了!”既然沐筱萝不问,那殷雪只好自己说了。

    “出事了?不可能吧?”沐筱萝虽然身处万皇城,不过寒锦衣答应过她,一旦济州有情况,他一定会通知自己。

    “自娘娘走后不久,皇甫俊休便来了。”殷雪一本正经道。沐筱萝闻声,顿时舒了口气,她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一个小小的皇甫俊休能掀起什么风浪……是楚漠北又耍幺蛾子了?”沐筱萝才放下的心倏的提了起来。

    “这个属下不敢断言,只是皇甫俊休此番来不找王爷,不找主人,偏偏对桓采儿极感兴趣,主人若再不回去,桓采儿很有可能会被皇甫俊休拐走!”殷雪一脸肃然。

    “皇甫俊休?桓采儿?你……你的意思是皇甫俊休此番去济州是为了桓采儿?”清澈的眸闪烁着异样的光彩,沐筱萝扬眉看向殷雪,声音透着惊诧。

    “没错!”殷雪点头应道。

    “呵,殷雪啊,本宫虽然在万皇城生活的颓废了些,可脑子还是灵光的,如今的桓采儿可没有任何价值值得皇甫俊休牺牲色相,至于楚漠北,就更不可能会在桓采儿这样的小人物身上花费心思。倒是皇甫俊休突然出现在济州这件事有可疑,说吧,到底怎么回事?”沐筱萝双腿优雅的叠在一起,随手端了杯茶,肃然问道。

    “属下无能,的确不知。”殷雪惭愧低头。

    “罢了,本宫既已离开,那里的事也不便多管,你且回去吧,本宫还要在这里住段日子。”沐筱萝吁了口气,品了口茶,不知怎的,今天的茶特别香醇,该是加了蜂蜜了。

    “主人,属下实在不觉得这里有多好,不如您跟属下回济州吧?”殷雪苦口婆心劝道。

    “咳咳……殷雪,你说你看不出这里有多好?真的么?”沐筱萝被茶水呛到,狂咳两声后不可置信的看向殷雪,在沐筱萝看来,即便是楼兰国的皇宫也不会比这里奢华唯美。

    “主人,那些不过是身外之物,而且又不是您的,再者济州随时都会有重要的事情发生,您何苦在这里管闲事啊。”如果不是跟着沐筱萝久了,殷雪甚至没有钱的概念,作为隐卫,与之最无缘的便是奢侈二字,就拿殷雪来说,常年一袭楚行衣,青丝卷髻,纵连女儿家最基本的她都不需要,更不用说其他花钱的地方了。

    “除了生死,哪一样不是身外之物,又有哪一桩不是闲事呢,至于外面的那些东西么……现在看来不是本宫的,不过……咳,你还是先回去,记住,本宫在这里的事不可以告诉楚玉,知道吗?”沐筱萝敛了眼底的华彩,肃然开口。

    “是!”见沐筱萝心意已决,殷雪亦不好强求,于是转身离开。待殷雪离开,沐筱萝缓缓搁下茶杯,俯身匐在桌子上,皇甫俊休要是和桓采儿成了一对,那还真是……真是天赐良缘啊!

    沐筱萝诚心祈祷着!

    午膳过后,沐筱萝一如既往的扛着铁镐,才一走进黄金树林,便见青儿怒气冲冲的走了过来。

    “沐筱萝!你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小人!”青儿气极了,手中的铁镐不时在空中挥舞。很难想象,当一位倾城倾国的绝世美人儿手持铁镐睚眦狰狞的站在你面前时,你首先想到的竟是滑稽两个字,而不是其他什么,这时候,沐筱萝忍不住笑了。

    伪小人?好高的评价啊!

    “青儿妹妹想夸筱萝直说好了,再高的评价筱萝都承受得起的。”沐筱萝不以为意,径自扛着铁镐朝林间走去,今天她誓要挖四十根玉如意!

    “谁夸你啦!你哪个耳朵听出来我是在夸你啊!”青儿不解气的跟在沐筱萝身后,恨恨低吼。

    “伪小人就是真君子啊,筱萝品格一向很高尚的。”沐筱萝如此解释。

    “大姐啊,你看她!”青儿无语了,朝着红姐嘟囔着。

    “算了,还是来玩游戏吧,其实你说的那事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万皇城里的女人本就都是尊主的,有什么关系。”红姐的声音不高不低,刚好是沐筱萝听得清的音量。

    “筱萝只是客人呵。”沐筱萝自然听出红姐的言外之意,觉得有必要为自己澄清一下。

    “客人?谁信啊!昨晚尊主在青儿的床上唤的竟然是你沐筱萝的名字!”这才是青儿最介意的,在到万皇城之前,她好歹也是周国第一号青楼里的头牌花魁,哪个男人见了不是眼巴巴求着她,哄着她。在自己床上听到别的女人的名字,这可是奇耻大辱。

    “不会吧?”沐筱萝愕然了。

    “怎么不会啊,昨晚……”就在青儿欲控诉之时,脸色顿时暗了下来,红唇抿着,说不出半个字。

    “奴婢等叩见尊主。”见红姐等人恭敬施礼,沐筱萝这才反应过来,回眸时,寒锦衣已然站在了她的身后。

    看着那张古铜色的俊颜,沐筱萝忽然觉得尴尬,寒锦衣在床上喊自己的名字?没道理啊,他审美一向有问题的,自己已经被他判定为长相丑陋了。

    “乔爷,给青儿拿足了银两,送她回大周的‘水天一色’。”寒锦衣眸色无波,声音清雅脆亮,脸上没有一丝怒意,却是不怒自威。

    “不要……尊主,青儿错了,求您将青儿留下!青儿不能没有您啊!”青儿闻声,登时跪在地上,拼命磕头。

    “青儿姑娘,走吧。”乔爷径自走到青儿身边,单手拉起青儿。

    “尊主,再给青儿一次机会吧!青儿再也不敢了!”眼见着青儿泪如雨下,沐筱萝觉得这事儿自己似乎该说句话。

    “那个……尊主就给她一次机会?”沐筱萝试探着看向寒锦衣,却见寒锦衣连余光都没在自己身上。此时,乔爷已然拉着青儿绕过自己,径直走出黄金树林。

    在迎向青儿怨毒的目光时,沐筱萝觉得自己十分冤枉,有种躺着也中枪的感觉。

    “本尊要去泡温泉,你去不去?”直至青儿消失,寒锦衣这才看向沐筱萝,诚心邀请。

    “筱萝觉得……”沐筱萝有些犯难了,泡温泉是很能让人浮想联翩的事儿,尤其青儿刚刚说的那句话,她若是答应,很难不令人误会,可她也是真心想去,那可是比海还要宽广的温泉啊!

    “不去算了!”寒锦衣没耐性了,旋即转身。

    “去!没说不去啊!带路!”沐筱萝觉得清者自清,而且留下来也未必会受人待见,于是大步走出黄金树林。直至沐筱萝与寒锦衣离开,绿儿这才走到红姐面前。

    “看来尊主是动了真气。”自绿儿入万皇城,还没见有哪个女奴被赶出去过。

    “不是动了真气,是动了真情。”红姐眸色渐暗,在这万皇城里,动什么都不能动情,因为她知道,这世上没人有本事能抓住那个男人的心,可当沐筱萝出现时,她开始不确定了,亦开始不甘心了……

    且说离开黄金树林,沐筱萝犹豫了很久,这才侧眸看向寒锦衣,只是还没开口便被寒锦衣堵住了嘴。

    “别以为本尊叫你名字就是喜欢你!长的那么丑,就算全天下的女人都死光了,本尊也不会看上你!算了,和你一起泡温泉简直就是荼毒本尊的眼睛,你自己去吧!”沐筱萝张开的嘴还没有合上,寒锦衣却已经走远了。

    “你!你你你别走啊,我不认得路!”沐筱萝觉得寒锦衣说的是真心话,比起红橙黄绿青蓝紫,她自愧不如。

    “笨死了,跟我走!”不知何时乔爷已然到了沐筱萝近前。沐筱萝很讨厌这位乔大爷,但她不讨厌乔大爷这一身的琉璃球,于是沐筱萝全当是被成了精的琉璃球指引,欢快的跟在后面,不时还会伸手……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