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248章 248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你没有理由不哭的!为什么?为什么你会没有反应?”沐筱萝才一踏入宫门,便见沐素鸾腾的起身,厉声质问,只是目光却未看向沐筱萝。

    “筱萝为什么要哭啊?”沐筱萝觉得好笑,索性回了一句。

    “难道你不爱楚玉?不在乎他?他就死在你面前!”沐素鸾恍惚着看向沐筱萝的方向,焦距却不在沐筱萝身上。

    “如果是楚玉,那筱萝会哭的,可惜那个人不是,虽然易容的很像,可眼神不对,楚玉的眼睛可放不出那样贱兮兮的光。”沐筱萝说着话,独自坐到了沐素鸾身边。

    “没错!一定是这样!沐筱萝早就知道那个人是假的,所以才不伤心,一定是这样!本宫要去告诉皇上!呃……沐筱萝?你怎么会在这儿?”沐素鸾恍然之际回过神儿来,这才看到沐筱萝已然坐到了自己旁边。

    “早就来了,筱萝劝二姐千万别去找楚云钊。”沐筱萝把玩着桌上的茶杯,好心提醒。

    “你怕了?”沐素鸾狰狞笑着,神经果然有些不正常了。

    “筱萝怕皇上见着二姐这副模样会请天师捉鬼。”几日不见,如今的沐素鸾蓬头垢面,脸色蜡黄,尤其是原本那只水灵灵的左眼变成了一条缝,仿佛一条蜈蚣趴在上面,让人自心底觉得恶心。

    “捉鬼?不可能!本宫还是极美的!对了,本宫先要梳洗一下!”沐素鸾起身,踉跄着跑进内室,沐筱萝轻叹口气,随后跟了进去。就在沐筱萝踏进内室的时候,忽然听到‘砰’的一声,铜镜摔落在地,那满地的碎片皆映着沐素鸾如鬼魅的丑陋容颜。

    “这是谁?这是谁啊!沐筱萝,你带谁来了?让她出去!”沐素鸾惊慌失措的看着地上的铜镜,满目骇然。

    “二姐,时至今日,你真觉得活着,会比死了更好?你真觉得毁你一生的人是筱萝?而不是你自己,不是楚云钊?”沐筱萝没有同情怜悯的理由,她只是觉得可笑,原来人可以自欺欺人到这样的地步。

    “是!是你沐筱萝毁了我的一生!如果不是你,我会是高高在上的楚后!就因为你的出现,夺走了所有属于我的一切!”沐素鸾声嘶力竭,或许是瞎了一只眼,另一只眼里的泪水流的特别凶猛。

    “罢了,筱萝相信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楚云钊会慢慢让你明白,到底你沦落至此是谁的错。不管你信与不信,筱萝真的希望你能活下来,如果你有顿悟的那天,筱萝会考虑让心软一点儿。”沐筱萝看着几近癫狂的沐素鸾,唇角勾起一抹释然的弧度。

    直至沐筱萝离开华清宫,沐素鸾仍在纠结镜子里的丑八怪是谁。回来的路上,沐筱萝没想到会遇上楚云钊,这个时间,他该在御书房批阅奏折才对。

    “皇上?”沐筱萝小跑几步到了楚云钊面前,清澈的眸,似水纯净。

    “慢慢走就好,看你累的一头汗,出来怎么也不带着宫女,若是出了什么事该怎么办?”楚云钊举袖轻拭着沐筱萝的额头,眼里的光满满都是心疼。彼时,沐筱萝从未见过楚云钊如此纯粹的目光,没有阴谋,没有算计,只是简单的关心和倾爱,沐筱萝忽然笑出声来。

    “笑什么?”看着沐筱萝笑,楚云钊亦不由的抿唇跟着咧嘴,眼底一片华彩。

    “皇上是不是把婉儿当小孩儿了,婉儿会照顾自己的!婉儿还可以照顾皇上!”沐筱萝笑的越发肆无忌惮,她真是觉得好笑,楚云钊竟爱的这么彻底,真是不错,爱的越深,伤的越痛!楚云钊,你记着,筱萝会回来的,介时筱萝会让你心痛的在地上打滚儿,每个毛孔都透着疼,亦如彼时的自己……

    “婉儿,陪朕走走吧。”楚云钊笑而不语,随即拉着沐筱萝的手朝对面的魂沙园走去。

    大片的魂沙树枝繁叶茂,花开似锦,风起,片片落花在空中旋着圈儿,偶有几片落在沐筱萝的雪肩上,平添几分别样情趣,楚云钊轻抚着沐筱萝肩上的落花,忽的捏起一朵,轻轻别在沐筱萝的耳后,粉色的花瓣衬出了沐筱萝的妩媚动人,看的楚云钊几乎痴了。

    “朕的婉儿好美……”楚云钊轻拥沐筱萝入怀,下颚###在沐筱萝的发髻上,感慨良多。

    “皇上,你好像有心事耶?”感觉到楚云钊的异常,沐筱萝抬起头,眨眼问着。

    “婉儿,别背叛朕,好不好?”楚云钊的话让沐筱萝心中暗震,难道事情出了纰漏?冰魄反悔了?

    “婉儿?”见沐筱萝犹豫,楚云钊有些慌了。

    “婉儿为什么要背叛皇上啊,皇上对婉儿这么好,就算全天下的人都背叛皇上,婉儿也不会!”沐筱萝敛了眼底的惊慌,强自镇定。她觉得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如果冰魄没有诚意,当时便该将楚玉的事呈报给楚云钊,而不是现身讲条件。

    “好,那就好……”楚云钊笑了,眼底荡起一片柔情,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突然多愁善感起来,可若不见到沐筱萝,他便心有不安。

    直至用罢晚膳,楚云钊方才不舍的离开关雎宫,这让一直绷着弦的楚玉终是松了口气,如果楚云钊留下过楚,那事情就难办了。

    “主人,一切准备就绪,子时我们便冲出去,外面殷雪已经请来了寒锦衣和凤羽山庄十八隐卫。”雨儿将大致的情况禀报给了沐筱萝。

    “嗯,青龙的事你有没有告诉殷雪他们?”沐筱萝微微颌首,如今已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也不知道燕南笙的美男计能发挥多大的作用。

    “主人放心,雨儿已经将主人的话带出去了,不管是谁,如果不能将青龙抓到主人面前,必定挑断他双脚脚筋。”雨儿见过流沙的惨状,就算沐筱萝不吩咐,她若有机会亦不会放过青龙。

    “睚眦必报。”此刻,楚玉已然换作平日装扮,说话时正将软剑环于腰间。沐筱萝闻声挑眉,还没说话便听楚玉又补了一句:“本王喜欢!”

    二人闻声,皆默。

    时间慢的像上了年纪的蜗牛,每走一秒都似费了好大力气,直至亥时之后,冰魄终于出现在了关雎宫。

    “已经做好准备了?”冰魄看着沐筱萝等人,肃然开口。

    “魅姬那边如何了?”沐筱萝点了点头,反问道。

    “皇后娘娘放心,冰魄来的时候,铁男已经将魅姬叫到了暴室,现在此阵西门生关防守薄弱,正是冲出去的好时候。”冰魄语闭,已然转身离开关雎宫,雨儿随后跟了出去,楚玉则护着沐筱萝走在最后。

    当魅姬走进暴室的时候,燕南笙正在冥思苦想。

    “铁男说你想见本座?怎么?本座提的要求你想好了?”如果不是爱上了,魅姬也不会执着这许多年,早在被告知自己未来的夫君是燕南笙的时候,她便偷偷去过凤羽山庄,一眼万年,说的就是彼时心境。

    “咳……想的差不多了,南笙觉得千羽姑娘提议的那三条么……实在无法接受。”燕南笙才一开口,魅姬顿时转身暴走,却被燕南笙唤了回来。

    “千羽姑娘莫急啊,南笙虽然不同意那三条,不过却想到了相应的补偿办法,想细细与姑娘商讨一番。”燕南笙正色看向魅姬,语气十分诚恳。

    “哦?那本座倒想听听,盟主是想怎么补偿本座呢?”魅姬深吸口气,缓缓转身,眸色带着稍许希翼。

    “姑娘提的第一条,欲让南笙陪姑娘到陇熙许家当面认错,其实这一条完全可以改成做客,这样大家都不用太尴尬嘛,如何?”燕南笙挑了挑眉,狐疑看向魅姬。

    “接着说。”魅姬吁着气,双手环于胸前,眸色渐渐冷了下来。

    “至于第二条么,姑娘想让凤羽山庄下聘,一个月内将姑娘风风光光迎娶进凤羽山庄,其实从南笙和姑娘的性格上分析,我们做朋友远比做夫妻要合适。既然做不得夫妻,那第三条的婚后姑娘作主之说也就没有必要推敲了是不是?当然了,作为朋友,南笙还是可以事事让着姑娘的!”燕南笙觉得自己的诡辩简直天衣无缝,他想不出魅姬会有拒绝的理由。

    “盟主说的很好,所以……”

    “所以姑娘同意了?那好啊!不如姑娘把南笙放开,我们畅饮一番,如何?”燕南笙忽然觉得自己是个天才。

    “所以魅姬觉得彼时对盟主是不是太客气了,来人,将五毒散给本宫拿过来!”魅姬恨呐!自己一个姑娘家,已经把话说到那个份儿上,燕南笙也欺人太甚了。就在刑者拿来紫色瓷瓶的时候,铁男突然自外面跑了进来,唇角还渗着血。

    “尊座!不好了!楚玉……楚玉他正带着沐筱萝冲向西门生关,属下们抵挡不住啊!”铁男胸口阵痛,气虚禀报。

    “楚玉?你说楚玉来了?凭他也有那个本事?”魅姬神色骤凛,质疑看向铁男。

    “除了楚玉,还有贼匪寒锦衣,对了!还有冰魄!冰魄他背叛铁血兵团了!其余的人属下不认得,不过武功皆属上乘!尊座,您快去看看,冰锥阵已经被他们打破了一个口儿!”铁男脸色煞白,说话时不时咳出几口血。

    “冰魄居然背叛都尉!真是岂有此理!跟本座回去!”此刻,魅姬已无暇与燕南笙周旋,身形陡然跃出暴室,只是下一秒,燕南笙却赫然挡在了魅姬面前。

    “你……你怎么会……你是故意引本座过来的了?”看着眼前身姿轻盈的燕南笙,魅姬眼底闪过一抹寒意。

    “南笙那三个条件可都是真心的,如果姑娘点头,南笙一定照办,不如我们现在就去陇熙啊?”燕南笙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了魅姬的猜测。

    “燕南笙,你损不损啊!尊座对你情深意重,更愿委身下嫁给你,你就这样报答尊座!如果被楚玉跑了,尊座会受处罚的!你要是个男人就让开!”铁男恨的咬牙切齿,双眼直喷火星。

    “让开有困难,如果楚玉被抓,南笙的下场也会很糟糕的。”燕南笙耸了耸肩,一脸无奈的看向铁男。

    “你!”铁男恨死了燕南笙,他们尊座不是没人喜欢,自跟着尊座到现在,铁男已经将心都掏给了魅姬,偏生这个燕南笙不识好歹,将自己心里的仙女毫不留情的弃如敝屣。

    “所以由始至终,你从没想过娶千羽过门?”冰彻的声音隐隐透着悲凉,魅姬美眸蕴着光,莹莹闪闪的看向燕南笙。

    “其实嫁到凤羽山庄未必是好事呢,你不知道凤羽山庄的庄规有多严格……”燕南笙还没说完,便见银针扑面,紧接着一道寒光闪过,燕南笙纵身旋了个圈儿,才一落地魅姬的攻击即刻紧追而上,二人揪打一处,倒也奇虎相当。

    “尊座!铁男挡着他!您快去看冰锥阵!”铁男心下生急,倏的挡下燕南笙的软剑。魅姬犹豫片刻,登时回身朝西门生关而去。

    “凭你可拦不住我。”燕南笙打量着冲过来的铁男,好看的桃花眼微微眯起。

    “就算是死,铁男也不会让你坏了尊座的好事!燕南笙,你的良心是喂狗了么!尊座为了你足足等了二十年,这二十年里,你的心里可有一天想过尊座!有么!”情敌相见,分外眼红,此刻,铁男每一招都似卯足了力气,只是对于燕南笙来说,铁男的攻击远不如魅姬来的有杀伤力。

    “本盟主当然有想过啊!只是……只是没想起来而已嘛。”燕南笙忽然觉得自己不该冲到西门生关凑热闹,这样很有可能会激起魅姬发飙。

    “燕南笙!你这个禽兽!”铁男顶着那副睚眦的面孔,疯了一样的朝燕南笙狂甩暗器,燕南笙倒也不慌不忙,只在此处与铁男悠闲周旋。

    且说魅姬到达西门生关的时候,满地白霜,自己的冰锥阵已经被破的七七八八。

    “冰魄!你居然敢背叛都尉,你可预料到后果了?”魅姬于打斗中一眼便看见了冰魄的身影,于是纵身迎至面前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