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244章 244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二姐别这样嘛!这也不是婉儿的错啊,婉儿都告诉二姐不许说皇上的坏话了,可二姐偏偏不听,如今只剩下一只眼睛,怨得了谁嘛!”看着沐素鸾左眼被白纱裹着,纱布上隐隐有血丝渗出来,沐筱萝忽然想到一句话: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这样的惩罚对沐素鸾来说,远远不够。

    “沐筱萝!你还想耍什么花招?”沐素鸾见沐筱萝顶着一副天真的脸,眼神却无比邪恶,一时竟不敢上前,只倚在床栏处,怒声质问。

    “二姐这是什么话嘛!婉儿可没二姐的本事,比起花招,谁能耍得过二姐啊!还七彩鱼呢,你以为婉儿真傻啊,这世上怎么会有七彩鱼呢,就算有,像二姐你心肠这么坏的,也一定看不到!哼!你是想跟婉儿抢皇上嘛,可惜皇上只喜欢婉儿,连正眼都没瞧你一眼呢!”没有殷雪在暗中警惕,沐筱萝自然不敢如往日那样肆无忌惮,凡事小心为上。即便如此,她仍然有办法气的沐素鸾暴跳如雷。

    “你滚!你滚出去!本宫不想听你说话!”这一次,沐素鸾彻底顿悟,不管有没有沐筱萝,楚云钊都不可能再容得下自己,从彼时自己将仲儿抱进冷宫,亲眼看到楚云钊摔死仲儿的那一刻,楚云钊便容不下自己了。

    “二姐说话别那么难听嘛,婉儿有脚的!既然二姐不喜欢,那婉儿走就是了。”沐筱萝耸了耸肩,转身之时,那双眼带着意味不明的光芒刻意瞄了眼沐素鸾,唇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

    “莫心……沐莫心……呵,你是在嘲笑我呢?你有什么资格嘲笑我!你现在已经死了!可本宫还活着!滚!”沐素鸾突然抓起琉璃灯罩,猛的摔向沐筱萝离开的方向。

    在听到华清宫内的咆哮时,沐筱萝不禁摇头,一只眼睛果然影响视力啊!目的达到了,沐筱萝亦不久留,溜达着绕到了御花园,让沐筱萝诧异的是,园内菊花竟无一朵开放,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往年这个时候,御花园已经是百菊盛放了。

    有霜?沐筱萝下意识走近园内,发现园内菊花皆含着苞,上面覆着一层白色的霜,近日天气晴朗,霜从何来啊?

    就在沐筱萝踌躇之际,忽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熟悉的聒噪声。

    “你们都给杂家小心着点儿!这里是御花园,里面的一草一木都比你们的命值钱,说不准你们碰坏的那株就是哪宫主子的宝贝,到时候轻的打个十几棍子,重的扒了你们的皮!”周公公的声音特别好记,那种尖细劲儿,就好像踩到了耗子尾巴,吼起来吱吱的,刺的人耳朵疼。

    此刻,周公公正训斥着刚刚自宫外挑选的宫女,脸上的表情十分夸张,单凭那张脸,宫女们已经能感受到踩坏这些花花草草的严重后果了。

    “周公公,快闭嘴,你声音好刺耳啊!”沐筱萝可没惯病,登时起身,大声吼了过去。

    “哟,是皇后娘娘啊!你们还愣着做什么,快给皇后娘娘请安啊!”见是沐筱萝,周公公越发来了劲儿,声音顿时提高八度,气的沐筱萝直跺脚。

    “嘘嘘”沐筱萝一个劲儿的鼓着香腮,周公公方领会其意,命身后宫女皆不可作声,沐筱萝这才舒了口气,旋即转身逃命般的跑开。

    可就在经过那群宫女身边的时候,沐筱萝突然止了步,眸子强忍着没望过去。

    “对了,关雎宫那两个宫女我不喜欢,换成她们两个吧!”沐筱萝随意指着离自己最近的宫女,之后方才离开。

    “哎哟,你们可是一步登天啦!居然可以到关雎宫伺候,还不快起来回去准备准备!”周公公看着被沐筱萝指着的宫女,急声催促。

    直至周公公带着宫女们离开,暗处的魅姬方才走了出来。

    “尊座,依属下看,那沐筱萝或许真是个傻子。”身着浅绿色华裳的魅姬身后,站着一个五官周正,算得上玉树临风的男子,此刻,男子正对刚刚所见的一切道出自己的看法。

    “铁男啊,为什么你的智商会跟沐素鸾一个等级呢,竟纠结在那些没意义的事情上。沐筱萝是不是傻子有什么重要?她必定是要死在这里的,现在对我们来说重要的是抓住所有来营救她的人!尤其是燕南笙,总之一个都别放过!”魅姬声音渐寒,媚色的眸子闪出一抹幽冷的精光。

    “属下明白。”铁男心下微沉,他就知道魅姬此番主动向都尉请缨,根本是冲着燕南笙来的。

    “去查查沐筱萝刚刚指的两个宫女,不管有没有问题,都给她另指两个过去。”魅姬深吸口气,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激动。

    “属下遵命!”铁男领命离开,独留魅姬站在原地,风起,撩起她额前青丝,魔魅的眸子竟划过一抹与她那张妖媚的容颜极不搭调的忧伤。

    回到关雎宫,沐筱萝径自走进内室,反手将门关紧,旋即躺在榻上,用锦被将自己整个人蒙在下面,许久,沐筱萝突然起身,将锦被狠狠甩在地上,嘴里发狠嘀咕着:

    “楚玉,你这个白痴!”

    周公公动作自然是快的,晌午过后便带着新来的两名宫女进了关雎宫的门。

    “老奴叩见皇后娘娘。”周公公踏入正厅时,沐筱萝正百无聊赖的吃着糕点,索然寡味。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拜见娘娘!”周公公鞠着躬,长袖狠甩向身后的两名宫女。两名宫女自不敢怠慢,虽然行礼的姿势略显生疏,不过态度还是极为恭敬的。

    “好像不是婉儿选的那两个耶,长的这么丑,婉儿才不要!”沐筱萝瞥了眼周公公身后的两个宫女,忽觉糕点一股涩味儿,极难咽下。

    “呃……娘娘您别看这两个宫女儿长的丑,心却极细,一定会伺候好娘娘的。”周公公有些犯难开口,彼时铁男到新奴馆的时候,指的就是这两个宫女,宫中皆知铁男是魅姬的手下,而如今后宫一切皆由魅姬作主,周公公也是没有办法。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要她们走嘛!周公公你声音好吵啊!”沐筱萝不高兴了,索性扔了手中的糕点,起身欲走,却不想其中一名宫女突然上前将糕点捡起来,继而走到沐筱萝身边。

    “娘娘,您若不要奴婢,奴婢就只能和那些犯了错的宫女一样,被罚到冷宫或是辛者库,奴婢求娘娘开恩……”宫女说着话,扑通跪在了沐筱萝面前,声泪俱下。

    “好端端的哭什么嘛,好啦好啦,留下就是了,不过你们要听话哟!”沐筱萝一脸的不情愿。

    “娘娘放心,奴婢一定言听计从!”跪下的宫女抹了泪,磕头谢恩。沐筱萝转眸看向另一个宫女。

    “那你呢?也要留下来?”看着眼前的宫女,沐筱萝眼角眉梢都在隐隐###,她心里是很愤怒的,可此时却忍笑忍到了内伤。

    “奴婢求娘娘开恩。”宫女垂眸,微俯了俯身子。

    “那就你们两个吧,你们叫什么名字啊?”沐筱萝长舒口气,转尔极艰难的走到椅子上坐了下来,肚子疼,怕是肠子笑抽筋儿了。

    “奴婢雨儿,叩见娘娘。”雨儿欢喜起身,走到沐筱萝身后,一同看向周公公身后的宫女。

    “奴婢清儿,叩见娘娘。”楚玉曾以为这世上最令人痛苦的,莫过于壮士沙场去,马革裹尸还。可原来不是,最痛苦的是分明男儿身,却作女儿态。

    “嗯,那就你们两个了,周公公,你下去吧。”沐筱萝点头退了周公公,正欲提壶时,雨儿早已将倒好的茶递到沐筱萝手里。

    眼见着周公公的身影消失在关雎宫,楚玉这才直起腰来,踩着细碎的步子,扭腰摆臀的走到沐筱萝身边,还没开口说话,便被沐筱萝喷了一身的茶水。

    “咳咳……本王可是好心救你来了,你这什么态度啊!”看着身上还冒着热气的宫装,楚玉忍不住了,声音自然粗犷许多。

    “不好意思,没忍住,王爷能不能走的正常一些啊?”沐筱萝咳了两声,强自镇定下来。

    “关雎宫外有人窥探,你以为本王愿意的么!”楚玉依旧保持着一个宫女该有的姿势,声音却分明是男声,这场景还真诡异啊,沐筱萝如此觉得。

    “那就是他看得到人,却听不到声音了?”沐筱萝挑眉看向楚玉。

    “主人说的极是,关雎宫内无人监视,外面那位的武功还没到窥听的地步,主人放心。”雨儿冷静解释道。

    “那就好了,雨儿,不管用什么办法,今晚之前将这个不男不女的东西给本宫送出皇宫,再命殷雪护送他回济州。”沐筱萝知无人偷听,这才板起脸,肃然开口。

    “谁是东西啊!而且本王是来救你的,不把你救出去,本王不会走的。”楚玉据理力争。

    “若在以往,筱萝可以陪着王爷胡闹,但现在不行,筱萝不可以拿济州几十万军卒的性命开玩笑,若王爷有个万一,你为他们想过没有?他们是为谁才会在济州的!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沐筱萝腾的起身,转尔进了内室。

    “王爷?”雨儿犯难了,她没想到沐筱萝会这样坚决,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你在外面守着。”楚玉深吸口气,旋即扭捏着迈步走向内室,原本肃然的气氛却被楚玉的几步走渲染的极有喜感。

    内室,沐筱萝赌气摘下珠钗,重重摔在梳妆台上,房门吱呀一声开启,沐筱萝不用回眸便知来者是谁,亦如彼时御花园,她只是闻到那股熟悉的味道,便知楚玉身在其间。

    “王爷不必多说,这件事筱萝已经决定了。”沐筱萝在镜子里瞥了眼楚玉,清纯可人,俊美如花,宫女打扮的楚玉亦不失为一位美人。

    “所有的事本王都可依你,唯独这件事不行,无论如何,本王都要救你出去,否则本王寸步不离。”楚玉超乎于常的淡定,声音如静水无波。

    “你!”沐筱萝陡然起身,转身时赫然迎向楚玉深邃幽远的目光,那目光纯净透彻,其间滚动着毫不掩饰的深情。沐筱萝浑身一震,这目光她再熟悉不过,曾有多少次,她将这目光忽略,刻意不去在乎楚玉的情意。如今她后悔了,却依旧不能接受。

    “美人计对筱萝没用!”沐筱萝冷哼一声,旋即坐回到椅子上,悻悻开口。楚玉闻声,脸上一阵青白难辨,谁告诉你这是美人计了!这分明是美男计!楚玉腹诽着。

    “魅姬在后宫摆下冰锥阵,此阵十分霸道,殷雪因闯此阵受了重伤,就算是寒锦衣也未必能全身而退,如今我们只能从内部瓦解此阵,本王和雨儿混进来,也是想绘出此阵的详图,寻求破解之法。”楚玉也不管沐筱萝想不想听,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殷雪受伤了?伤的如何?”沐筱萝就知道殷雪一定是出了意外,忧心询问。

    “殷雪左臂被暗器所伤,且暗器中有毒,幸而殷雪懂得解毒之法,现在并无大碍,本王和雨儿入宫那天,殷雪已经赶往凤羽山庄了。”楚玉据实开口。

    “寒锦衣都不能全身而退,你找燕南笙做什么。”在听到殷雪无甚大碍后,沐筱萝方才放下心,于是对楚玉的态度又冷了起来。

    “老天爷赐了他那样一张妖孽的脸,也不能白白浪费了。”楚玉一本正经道,沐筱萝闻声愕然,继而转眸看向楚玉。

    “王爷何时这样阴损了?”

    “和某人在一起久了,多少还是有被熏陶的。”楚玉十分自谦。沐筱萝闻声,满脸黑线。

    基于楚玉的坚持,沐筱萝终是同意将楚玉留下来,但必须一切行动听指挥。

    御书房内,魅姬一双偶臂正绕在楚云钊的脖子上,胸前的丰盈有意无意的###着楚云钊的背脊。虽然她不喜欢楚云钊,可她需要楚云钊手中的权势,而且不得不承认,自已在龙榻上与怀里的男人斗战的十分尽兴。

    此刻,铁男正自外面走进来,看到眼前场景时,心底莫名揪紧,表面却不动声色。

    “回尊座,属下已经查过沐筱萝所指的两名宫女,并无不妥。”铁男恭敬站在一侧,垂眸禀报。

    “杀了。”魅姬直起身子,摇曳着绕过龙案,走到铁男面前,淡声吩咐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