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242章 242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沐管家,这次你真是错的离谱。”沐筱萝说着话便欲转身,以她对沐素鸾的了解,如果不是有制服自己的法子,她怎敢冒然将自己诓到这里。

    “想走?已经迟了!”就在沐素鸾说话之时,房顶上突然响起一阵打斗声,紧接着一道黑影闪过,流沙口吐鲜血的跌落在地。

    “流沙!”汀月见流沙受伤,登时冲上去,却被一只冷剑拦了下来。

    “皇后娘娘,久违了!”青龙用手上的剑尖逼退了汀月,转尔刺向流沙。

    “你敢杀了他,本宫即刻死在你面前!”千钧一发之际,沐筱萝倏的自发髻上抽出银钗,狠狠抵在自己雪颈处。

    “你欺瞒皇上,谋朝篡位,本就该死!”青龙狠戾低吼,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他当真无法相信,那个痴痴傻傻的皇后娘娘,居然这样有心机。

    “本宫该不该死由皇上说了算,你有什么资格开口!”沐筱萝一步步走向青龙,深邃的眸满覆冰霜。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三小姐!”沐图被眼前的一切吓傻了,身体踉跄着挡在沐筱萝面前。

    “沐管家!你害死娘娘了!”汀月狠狠跺脚,气恼的看向沐图。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啊!二小姐,这是你派的人?你不是认错了?”沐图恍然看向沐素鸾,眼中悲愤至极。

    “认错?本宫有什么错?错的是她沐筱萝!她居然装痴扮傻欺骗皇上!她罪该万死!”沐素鸾狰狞的笑着,笑的脸都变了形。

    “你骗老奴……二小姐,你让他们把剑放下!求你!”沐图猛的冲向沐素鸾,扑通跪在地上乞求,却被沐素鸾狠狠一脚踹开,头部与地面重重撞击让沐图带着懊恼和悔恨昏厥过去。

    “青龙!杀了她!”沐素鸾踩着暴戾的步子走到沐筱萝面前,深幽的眸迸发出冰森的寒意。

    “青龙,不管本宫傻,还是不傻,本宫都是皇后!而你,不过是皇上身边的侍卫,凭你一个二品的贴身侍卫,也敢逆天不成!”沐筱萝目色幽冷,心却没了底,或许这一次,她在劫难逃了。

    “青龙!别听她胡言乱语!你在这里杀了她,没人会知道!如果不是她暗中帮着楚玉,楚玉根本没能力和朝廷抗衡,她谋反,她才是逆天!”沐素鸾见青龙犹豫,激辩之时,突然自腰间抽出匕首,狠狠刺向沐筱萝。

    ‘咣当’一声,沐素鸾匕首落在地上,青龙的剑尖发出争鸣响声。

    “青龙!”沐素鸾气的咬牙切齿。

    “是你杀了###?”青龙血红的眸子迸射着令人生畏的冷光,声音低戈深沉。

    “不是。”沐筱萝眸色坚定,冷静否认。谁要是承认,谁就是傻子,沐筱萝暗自吁出口气,凭青龙的愚忠,她有把握不让自己把命丢在这里。

    “是谁?”青龙剑尖倏的划过流沙的左踝处,溅起一滩鲜血。

    “呃……”流沙没有出声,甚至没皱一下眉头。

    “燕南笙!”沐筱萝猛的上前,却在看到青龙的剑尖触及流沙右脚踝的时候强停下来。

    “是真的?”‘噗’又一滩血溅在地上,流沙狠狠咬牙,仍不吭一声,可流沙越是这样,沐筱萝越是心疼。

    “青龙!你若不想朱雀和玄武被人砍了脑袋,即刻给本宫住手!否则你信不信,本宫就算是死,亦有办法将你的兄弟一个个送进地狱!”沐筱萝怒了,手中的珠钗猛的刺进一分,寒蛰的声音仿佛是地狱执行的判官,血,自雪颈蜿蜒而落,宛如开在地狱的曼珠沙华,散着一股阴森的诡异。

    沐筱萝骇人的气势犹如飓风侵袭而至,青龙握着剑的手竟不由的颤了一下,莫名的,面对沐筱萝那双染上赤红的眸子,青龙竟真的下不去手。

    “青龙,杀了这里所有的人,否则他们一定会到济州搬救兵的!”沐素鸾见青龙有所动摇,当即警告。

    “放了这里所有人,本宫跟你回去见皇上,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皇上永远不会相信,他宠在心尖上的女人根本不是傻子。青龙,现在本宫给你机会,一旦本宫死了,你信不信,皇上会疯。”沐筱萝冷蛰的声音仿佛有着蛊惑的力量,青龙犹豫片刻,竟真的没再动手伤害流沙。

    为了亲眼看到沐筱萝的悲惨下场,沐素鸾竟不怕死的答应与青龙一同回楚宫,而沐筱萝在走出半个时辰后方才松开手间的珠钗,她相信这半个时辰之内,汀月已然将流沙和沐图送到了安全的地方。就在沐筱萝松开珠钗的同一时间,青龙猛的出手,沐筱萝应声昏厥过去。

    济州行馆,楚玉接过桓采儿泡的龙井,勉强喝了一口,索然无味。就在这时,奔雷突然自外面跑了进来。

    “王爷,莽原来的密笺!”奔雷说着话,将密笺递到楚玉手里,随手接下楚玉迫不及待递过来的茶杯。一侧,桓采儿显然不识相的上前,欲看楚玉手中字笺。

    “本王还有公事要办,桓姑娘若没要紧的事,先回去休息吧?”楚玉刻意将信笺收了收,抬眸看向桓采儿。

    “既然王爷有事,那采儿就不打扰了。采儿这便到厨房为王爷准备晚膳。”桓采儿有些尴尬退后,恹恹走出正厅。

    且等桓采儿走远了,楚玉这才打开信笺,却在看到里面的内容时脸色煞白,整个腾的站了起来,如飞箭离弦般冲了出去。

    “王爷,发生什么事了?”奔雷没料到楚玉会有这么大反应,当即追出正厅,却已无楚玉的踪影。

    莽原行馆内,汀月边为流沙包扎伤口,边痛哭流涕。

    “对不起……”自沐图府邸回来,这是流沙说的第一句话,身为隐卫,自己没能保护主人,已是失职,如果不是沐筱萝拼着命保他不死,他一定会自绝谢罪,可是主人费了那么大力气才保住自己的命,他就这么死了,对得起谁!

    “不怪你,都是沐素鸾那个混蛋!是她害娘娘被抓回去的!可是……可是现在怎么办啊……”汀月哭的泣不成声,眼泪啪嗒啪嗒的落在流沙缠着白布的伤口上。

    此刻,昏迷在另一张床上的沐图终是醒了过来。

    “三小姐……三小姐在哪儿啊?”沐图吃力起身,混浊的眼睛直直看向对面的汀月。就在这时,房门突地被人推开,楚玉一袭湛蓝色长袍的冲了进来,俊逸的脸煞白如纸。

    “到底怎么回事?筱萝怎么会被人劫走?是谁干的?”冰冷的声音带着绝顶的愤怒,楚玉大步走到流沙床边,厉声质问。

    “王爷!您终于来了……是沐素鸾还有青龙!是他们把娘娘劫走的!青龙已经知道娘娘装傻的事了……现在一定是带着娘娘回了楚宫,王爷,您要救救我家娘娘啊!”在看到楚玉的那一刻,汀月扑通跪在地上,哀声乞求。

    “流沙无能,保护不了主人,求王爷降罪。”床榻上,流沙无颜再见楚玉,悲戚请罪。

    “流沙已经被青龙挑断了双脚的脚筋,我们到的时候青龙就已经设好了埋伏……王爷,救娘娘要紧……”汀月悲声为流沙说情。

    “都是老奴老糊涂了!竟然相信二小姐是真心悔过……老奴对不起三小姐,如果三小姐有事……老奴万死也不能抵罪啊……”沐图听的真切,终于明白自己铸成大错。

    “汀月,你照顾好流沙和沐图,本王这就去把沐筱萝劫回来!”楚玉等不及听前因后果,此刻,他只想看到无恙的沐筱萝。

    就在楚玉冲出房间的下一秒,却被奔雷和风雨雷电齐齐拦住。

    “王爷,这个时候您不能离开,济州随时可能开战,您若走了,谁来主持大局啊!”奔雷在外面听的真切,当即刻拦在楚玉面前。

    “滚开!”楚玉双眼赤红如荼,猛的出手,拳头直击在奔雷胸口。

    “王爷!主人自有我们去救,王爷万万不能离开济州,若您有万一,便是白费了主人一番心血!”见奔雷被打的吐血,风雨雷电四人登时跪在楚玉面前,决然劝慰。

    “沐筱萝为本王做的一切,本王比你们任何人都清楚!她只道让本王成就霸业,可若这江山不能与她分享,本王独守又有何意!报仇固然重要,可更重要的……是惜取眼前人,本王已经错失莫心,如果……如果筱萝出事,本王生无可恋。”低戈的声音沉稳悲戚,楚玉一字一句如杜鹃啼血,让听者无不心酸落泪。

    这一刻众人默然,奔雷狠噎着喉咙却还是没能将眼泪逼退。

    “王爷放心,奔雷必定会守住济州,恭迎王爷和主人回来!”奔雷哽咽着,退到一侧。

    “属下等愿与王爷一起,势必救出主人!”风雨雷电亦起身,不再阻拦。看着楚玉与风雨雷电的身影消失在自己视线之内,奔雷眼底氤氲出一片雾气,王爷终于承认他的心里有沐筱萝了,所以老天爷啊,你这次可不能再开玩笑了……

    十几日的沿路追踪,楚玉与风雨雷电几乎是马不停蹄,却还是晚了一步,就在他们赶到楚都的时候,沐筱萝已然被青龙带进了皇宫,原本楚玉欲直闯进去,却被及时赶到了殷雪拦了下来。

    “王爷千万不能轻举妄动,宫内有主人的眼线,不如让殷雪先行打探,待了解情况后再动手,方才确保万无一失。”殷雪冷静提议。

    “殷雪说的极是,如果我们冒然闯进去,很有可能会中楚云钊的埋伏。”风麟亦觉殷雪言之有理。

    “也好,那你要小心。”楚玉强自镇定,点头应允。

    “你们保护好王爷!”殷雪交代之后,纵身跃出客栈。

    关雎宫内,沐筱萝抚着熟悉的桌椅,清澈的眸闪烁着明暗莫辨的光芒,她是着实没想到自己会回来的这么早,都还没准备好呢,怎么办呵。

    “沐筱萝,你害的本宫好苦!”看着沐筱萝怡然自得的表情,沐素鸾恨的咬牙切齿。

    “二姐这句话说了一路,差不多有几百遍了,能不能换一句啊。”沐筱萝瞥了眼沐素鸾,转尔坐在贵妃椅上,没有絮子和小优,这贵妃椅似乎大了不少。

    “哼,死到临头了还这么嘴硬,你怕是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落到本宫手里吧?”沐素鸾冷笑着看向沐筱萝,她忽然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到楚云钊惊愕的嘴脸和沐筱萝死相如何凄惨。

    “现在嘴硬的是谁啊,二姐的境遇会比筱萝好到哪里去?别忘了,二姐现在可是跟筱萝一起被关在关雎宫呢。”沐筱萝一直觉得仇恨会让人有超乎寻常的理智,偏生沐素鸾的理智都被狗吃了。

    “那怎么一样!本宫是自愿回来向皇上证明一切!只要皇上知道你不是个傻子,就一定会知道当初种种都是冤枉了本宫!”沐素鸾声嘶力竭,双眼暴起。

    “筱萝真是可怜二姐,时至今日,你难道还不明白,楚云钊容不下你,不是因为筱萝的存在,是因为你知道的太多。当然了,就算你不自愿,青龙也会强行带你回来的。”沐筱萝耸了耸肩,道出事实。

    “这次不一样!本宫答应皇上会保守秘密!”沐素鸾被沐筱萝说中要害,彼时如果不是自己乞讨时被青龙碰到,也不会有接下来的事情发生,她虽报仇心切,可也没想过以命抵命。

    “只有死人才会保守秘密。”看着沐素鸾脸色煞白,沐筱萝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旋即闭上眼睛,她需要思考。

    御书房内,青龙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禀报给了楚云钊。

    “皇上,属下说的绝无半句虚言,皇后娘娘的确不是痴儿!为了救沐图,娘娘甚至用银钗抵在自己颈间!”青龙一字一句,铿锵有力。

    “能有这样的胆量和魄力,沐筱萝还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呢。”阴柔的声音悠然响起,未等楚云钊有所表态,坐在他身边的女子便已开了腔。

    “这也许是婉儿一时情急的反应,说明不了任何问题。”楚云钊辩驳看向身侧的女子,声音有些急躁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