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230章 230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那不是你的酒杯!”楚玉正欲夺回酒杯,却被沐筱萝抢先了一步,眼见着沐筱萝将酒一饮而尽,楚玉不禁蹙眉,女子喝酒不该如此冲的。

    “咳……王爷独自饮酒,却摆了两个酒杯,若不是为筱萝准备的,那会是谁呢?”酒很烈,嗓子似被火烧的难受,沐筱萝玉指抚于颈间,轻咳了两声。

    “是……”是为莫心准备的,楚玉终究没有把话说出来,可沐筱萝却已猜到了他的心思。心,陡然下沉,此情此景,宛如那楚漪澜轩,一样的良辰,一样的美景,却是不一样的心思。彼时,她心系楚云钊,根本没注意到楚玉眼中的悲伤,那个时候自已真傻,那个时候楚玉的心该是很疼。

    “筱萝为王爷轻唱小曲助兴?不然筱萝为王爷抚琴吧?再让汀月准备些小菜,单喝酒可没意思。”沐筱萝忽然很想弥补那一楚的缺憾,正欲起身回房取琴,却在楚玉开口时停止了动作。

    “本王觉得,你不适合这样温柔的。”楚玉被沐筱萝的反常吓到了,一时说了真话。闻听此言,沐筱萝一脸冰凝的看向楚玉,尤其是在意识到楚玉眼中的真诚时,沐筱萝终于愤怒了。

    “那王爷就自个儿在这儿喝吧!筱萝不奉陪了!”沐筱萝愤然转身,离开石台。

    “本来也没让你陪啊!”楚玉下意识回了一句,却见沐筱萝陡然转身,清如水的眸子狠狠瞪向楚玉,见此情境,楚玉登时缄默。

    下一秒,沐筱萝突然伸手拽了一把梨花扔在地上,之后愤愤然离去,这是她第一次被楚玉气到了。

    “本王有说错么?干嘛生气啊!”直至沐筱萝走远,楚玉方才敢嘟囔几句。

    回到正厅,沐筱萝气鼓鼓的坐到桌边,随手拿起茶杯,咕嘟咕嘟喝了几大口。

    “这是我刚倒的耶?”燕南笙极无辜的看向沐筱萝。

    “那又怎样!不可以喝么!”沐筱萝狠撩下茶杯,挑眉问道。

    “可以,随便喝,还要不要?能为筱萝倒茶,是南笙的荣幸。”燕南笙一脸虔诚,极度殷勤的提起茶壶。

    “你什么时候来的?”沐筱萝缓舒了口气,言归正传。

    “在你告诉封逸寒,咱们是至交的时候。”燕南笙当时听到这句话,险些从树枝上掉下去。

    “筱萝这句话有问题吗?”沐筱萝目光无害的看向燕南笙。

    “南笙深以为然!”燕南笙狠狠点头,今个儿沐筱萝脾气不对,少惹为妙,这是燕南笙的心得。

    “‘魅影七杀’明晚便到,殷雪可以对付三个,那剩下的四个?”沐筱萝收敛了眼中的烦躁,肃然看向燕南笙。

    “南笙真是没想到啊,区区‘魅影七杀’,你居然让殷雪找我来。你可知道,这是杀鸡用牛刀了!”燕南笙一脸无奈,他堂堂武林盟主的封号可不是花钱买来的。

    “你确定可以对付他们?”沐筱萝知道燕南笙是武林盟主,可现下的世道,挂羊头卖狗肉的太多了,在没看到燕南笙的真本事之前,她自然不会报太大希望。

    “弹指一挥间!”燕南笙无比自信,无比自傲,无比自恋道。

    翌日,楚玉依旧带着封逸寒四处闲逛,沐筱萝则在正厅陪着絮子,白天的时间一切如常,临近酉时,整个雍和宫的气氛愈渐凝重,即便做了最周密的安排,沐筱萝依旧有些忐忑。

    “沐妃,逸寒觉得您还是回关雎宫比较妥当。”封逸寒眸光深邃,脸上透着掩饰不住的担心,不管成功与否,他都不想沐筱萝跟着他一起煎熬,接下来的时间,的确不容易过。

    “本王也觉得,你最好先回去。”楚玉神色肃然,眸子落在沐筱萝容颜上时,心中不禁疑惑,何以沐筱萝一个女子,可以做到那样的云淡风轻,如万军压境,却面不改色。

    “太子这儿的茶就是好喝,不多喝几杯,筱萝怎么舍得走呢。”沐筱萝浅笑开口,神色泰然。没人看得出她紧张,不代表她真的那么淡定。如今牵一发而动全身,一旦封逸寒出事,后果不仅楚玉会受牵连,楚漠北也在蠢蠢欲动,所以这一仗,她输不起!

    不过让沐筱萝欣慰的是,楚云钊似乎也知道‘魅影七杀’会在今晚行动,所以故意撤走了雍和宫附近的皇城侍卫,这倒让她方便许多。

    房顶终于有了动静,声音虽轻却杂乱无章,显然,他们等的人,到了!

    楚玉深知现在劝沐筱萝离开已经来不及了,于是在听到动静之后,刻意起身坐到沐筱萝身侧。

    几乎与之同时起身的封逸寒,在看到这副场景时,默默然坐回原位,与自己相比,沐筱萝该是希望楚玉坐在她身边吧。

    如此生死攸关的时候,封逸寒对于自己纠结的事感到震惊,仅仅打过几次交道的沐筱萝,他却放在心上了。

    “一会儿打起来,不许乱跑,跟在本王身后。”楚玉低声开口,声音坚定如刃。

    “你确定能护我周全?”沐筱萝轻声问道,眼底闪过一抹华彩。

    “除非本王死。”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却在沐筱萝心底荡起细碎的涟漪。

    “为什么?你一向讨厌我的。”沐筱萝眼中的期待越发深了几分。

    “因为你是莫心的妹妹!”有那么一刻,沐筱萝甚至妒忌彼时的自己,到底是怎样的缘分,才会让他这样挂念。

    就在楚玉语毕之时,听风与流沙先后破窗摔了进来,借着烛光,沐筱萝分明看到两人脸色煞白,唇角渗血,该是受了很重的内伤。

    “主人,快离开!”听风陡然自地上跃起,直直挡在封逸寒面前。几乎同一时间,七道光闪般的身影赫然将沐筱萝等团团围在中央。

    “凡是此屋之人,杀无赦!”幽冷的声音带着金属的重感,撞击到墙上发出嗡嗡的回声,沐筱萝下意识蹙眉,只见眼前七人皆带着阎王面具,一身黑色斗篷,根本无法分辨。

    “殷雪!”沐筱萝厉声开口唤出殷雪,几乎同一时间,殷雪以同样光闪般的速度,执双刃剑破窗而入,刁钻的角度让‘魅影七杀’猝不及防,兵器交错的顺间发出刺耳的争鸣,摩擦生出刺目的火花,刀光剑影浮动,所有人都期待着结局,与此同时,听风与流沙亦冲向距离最近的‘魅影七杀’成员。

    而此刻,沐筱萝分明感觉到有一只坚而有力的手握住了自己,突然其来的温暖让沐筱萝猛的抬眸,看着楚玉眼中的坚定,沐筱萝心底莫名的安心。

    没人看清这一顺间发生了什么,待殷雪站到沐筱萝身前时,沐筱萝顿时嗅到了一股腥咸的味道,她知道,殷雪受伤了,流沙和听风伤的更重。

    “殷氏一族的隐卫果然名不虚传。”幽幽的声音再次想起,沐筱萝抬眸看向‘魅影七杀’,虽表面上无甚变化,可她注意到有三个人脚下的鲜血已经汇成小溪,必是受了重伤。殷雪说的没错,她的确能对付得了三个人。

    “殷雪,带她离开!”楚玉很清楚,殷雪之所以可以伤到‘魅影七杀’,完全是因为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此刻,‘魅影七杀’已然提高警惕,再想伤他们,难上加难,而且殷雪亦受了重伤。

    “主人?”殷雪回眸看向沐筱萝,见其不语,便知其意。

    “你们要的是本太子的人头,放了他们!”封逸寒面色凝重,冰冷的声音带着彻骨的寒意。

    “我等只认一个主人。”封逸寒的要求显然遭到了拒绝。

    “对不起,连累你们了!”封逸寒歉疚的看向沐筱萝,心底生出无限怜惜。沐筱萝只微微一笑,她知道,这不是结局。

    “七杀绝!”阴森的声音再度响起,只见‘魅影七杀’忽然移动脚步,不停的绕着沐筱萝等人旋转,速度越来越快,快到让人眩晕。紧接着便是一阵聒噪的声音,沐筱萝忽然感觉到耳边似有一千只蜜蜂嗡嗡作响,头愈渐疼痛。

    “幻术!快运气!”封逸寒陡然惊叫,旋即坐定,双手合于丹田,急促吐纳。紧接着楚玉,殷雪亦盘腿坐了下来,两人单手置于丹田,另一只手不约而同的抵在沐筱萝后背。

    这一刻,沐筱萝忽然感觉到似有一股清泉流入丹田,耳边的聒噪声顿时小了许多。可随着时间无情的推移,那声音愈渐大了起来,沐筱萝忧心看向楚玉,发现他额头已然渗满汗珠,殷雪亦如是。

    “噗”首先败下阵来的听风猛的吐了口鲜血,紧接着整个人毫无意识的拿起身边利剑,似被摄了魂魄似的将利剑朝自己身上刺进去。

    这就是‘七杀绝’,通过幻术将自身视作敌人,再一步步自残的过程中享受着胜利的快感。

    “楚玉,殷雪,你们放开我!”沐筱萝愤然低吼,想要起身,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似被他们吸附在手掌上,任她如何挣扎都无法摆脱。

    “别动!否则我们死的更快!”楚玉肃然开口,唇角微抖了一下,而殷雪的口中已然渗出鲜血。

    眼见着众人抵挡不住,忽然一阵蜂鸣声乍响,紧接着,一直绕在他们周围的‘魅影七杀’突然散开,分别跌在地上,口吐鲜血,其状极是痛苦。

    “才一招而已,就成这副德行了,‘魅影七杀’也不过如此么!”柔而不阴的声音悠然响起,燕南笙一身逶迤红裳,挑眉看向地上狼狈不堪的‘魅影七杀’,唇角勾起一抹冰冷的弧度。

    “筱萝还以为你死了呢!”沐筱萝狠瞪了眼燕南笙,登时扶起已然无甚力气的楚玉,与此同时,封逸寒亦封住了听风的穴道,令他暂时昏迷,以免再做出自残的举动。流沙与殷雪稍好些,也已起身护在沐筱萝左右。

    “咳咳,所以我说你是杀鸡用了牛刀,看到了吧,事实确实如此。在我燕南笙面前,‘魅影七杀’不堪一击!”燕南笙扬眉倨傲的站在那里,双手环于胸前,正滔滔不绝的标榜着自己的威猛。

    “‘魅影七杀’的幻术虽然厉害,可若被人打扰,必会反噬!尤其是幻术施展到最后,他们会使出十成内力。这个时候被打扰,反噬的也最厉害,刚刚听风已经中了幻术,可见他们已经拼了九成内力,盟主在这个时候,只要轻轻给他们一击,便会是现在的结果。”封逸寒抹了唇角的血迹,冷静分析。

    “哦,筱萝明白了,这就是南笙你所说杀鸡焉用牛刀?”沐筱萝轻蔑的看向燕南笙,一脸鄙夷之态。

    “本盟主只是选了最行之有效的办法而已,就算他们不使用‘七杀绝’,本盟主收拾他们也是不费力的!你们都起来,重新打过!”燕南笙面色微,愤然反驳。

    “他们现在这样,筱萝都可以收拾他们了!”沐筱萝不以为然。

    “不管怎样,逸寒多谢盟主出手相助!”封逸寒拱手看向燕南笙。就在燕南笙欲开口之时,却被沐筱萝抢了先机。

    “你不需要记他这份人情,他是筱萝请来的,人情自由筱萝来还,你只需记住答应筱萝的事就好。”沐筱萝清眸看向封逸寒,似有深意道。

    “沐妃放心,封逸寒决不食言!”封逸寒转眸看向沐筱萝,眸子无意间瞥了眼沐筱萝身边的楚玉,心底有着说不出的失落。

    “至于这七个人,便交由太子处置了,筱萝告辞。”沐筱萝回身扶着楚玉离开雍和宫,如果不是为自己输入太多真气,楚玉断不会伤成如此,以致于才回关雎宫,便昏厥过去。

    直至将楚玉安置到自己榻上,沐筱萝方才走出内室。

    “你怎么还没走?”看着正厅内坐着的燕南笙,沐筱萝狐疑问道。

    “我在等你啊,刚刚你不是说要还我一个人情么?”燕南笙一本正经看向沐筱萝。

    “有么?筱萝怎么不记得了?”沐筱萝耸了耸肩,随后走到桌边。

    “喂,那么多人听到,你不可以赖账的!再说,你这样,以后还怎么求人啊!”燕南笙急步走到沐筱萝面前,一字一句道。

    “你还敢找我要人情?如果不是你,楚玉会重伤?殷雪伤的也不轻,流沙也怕是要养上一阵,这些都是你造成的,他们养伤的费用自然由你来出,下次来的时候,记得把钱带来!”沐筱萝埋怨着提起茶壶朝内室走去。

    “沐筱萝,不讲理也该有个限度吧!要不是我,你们早就死了!”燕南笙极度无语,他怎么认识这么个势利又小气的女人啊!怎么认识的啊!

    “筱萝做这一切是为了谁啊?燕南笙,说到底筱萝是一直在帮你照顾着里面那位,若论人情,你不知道欠我多少。一千两,一分都不能少,现在,请你离开,楚玉需要安静。”沐筱萝挑眉看向燕南笙。她真觉得燕南笙的美倾天绝地,狰狞成这样还是很好看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