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225章 225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师父,你们在里面说些什么,我进来了。“沐筱萝伸手吱嘎一声推开了眼前的门,就看到了扶苏暗沉这一仗连坐在那里,;脸上写满了不悦,然而楚承辉却笑弯了一双桃花眼,用那样一双眉眼含情的眼神将眼前来人看着,时光荏苒变化,然而她还是记忆中百代风华的模样。

    楚承辉对着沐筱萝招了招手,示意沐筱萝到自己的身边来,然后转头将扶苏看着。“我这刚刚醒来就计划着要带沐筱萝云游天下,不能好好的陪一陪师父,也是我对不起师父,但是对于沐筱萝是我早早就答应好了的,师父大可以在这皇宫等着我回来看您,我不会一去就杳无音讯的。“楚承辉浅浅的笑了笑,看着扶苏的眼神当中也写满了讨好的味道,然而扶苏的眼神却还是沉沉的,脸上也写满了不悦,甚至是十分不开心的将眼前的人看着,看着那人眼角眉梢春情潋滟,忍不住的从鼻腔之中哼了一声。

    他早就知道自己的徒弟的德行,不管是什么样的事情全部都能够在自己的心中好好的藏着,甚至是根本就不考虑这件事情别人会不会介怀,扶苏转头将沐筱萝看了一眼,然后就从座椅上站了起来。“这都是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这一辈子就鳏寡孤独到老都没有一个人陪在身边,你们好好的相处吧,不如多生几个小娃娃带回来给我玩玩,我也享受享受含饴弄孙的感觉。”扶苏淡淡的说完这句话,似乎就要将空间留给沐筱萝和楚承辉,于是一转身就就离开了。沐筱萝的目光浅淡的落在楚承辉的脸上,看着楚承辉脸上的那一抹云淡风轻却又春暖花开的笑容。

    她初见他的时候,就一眼便看到了他的一双桃花眼,满是春暖花开,到了这一刻也尽是一双桃花眼,也满满的都是笑容,沐筱萝浅浅的笑了起来,眼底的苦楚一闪而过,既然他不想要让自己知道,一定要隐瞒着自己的话,那么她可可以装作不知道,成全他在她面前想要尽力维持的那永不气馁的尊严。

    然而沐筱萝还是希望在楚承辉能够在自己的面前说实话,就算是明知道楚承辉的身体他自己心中有数,就算是明知道楚承辉其实是不想将负面情绪带给自己,但是沐筱萝却还是想楚承辉能够将自己的一切都与自己分享,如果楚承辉能够将这一切都和自己分享的话,或许她也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不坚强。

    沐筱萝走到楚承辉的身边,伸手去抓楚承辉的手,然而楚承辉却一伸手反将沐筱萝的手掌握住了。“你刚刚从哪里回来?”

    “我刚刚从皇上那里回来,想要说说小伍的事情,然而却无意之中发现了一个他的决定。”沐筱萝抿紧了嘴唇,不知道自己知道的这件事情是该和楚承辉说还是不该和楚承辉说。毕竟楚玉也同样是楚承辉的弟弟,而且楚玉同楚承辉的关系和同自己的关系也都是不错的,于是沐筱萝忽然觉得自己或许也是有必要同楚承辉说一下这件事情的。

    “肖锦似乎也不想做这个皇位了,他似乎要将这个皇位交给楚玉,可是楚玉还那么小,我还是害怕会出现垂帘听政,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事情发生,所以我在临走之前告诉肖锦要先三思而后行,我也知道这件事情不是我应该过问的,可是我还是。”沐筱萝轻咬下唇,一般她在楚承辉的面前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是对是错的时候就会出现这样的表情,通常在这样的表情之下,代表着沐筱萝的犹豫不决,就如同此时此刻沐筱萝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做的这件事情到底是对是错,自己就算是楚承辉的妻子,就算是在打下江山的时候立下了赫赫战功,就算是肖锦也给了她将军这样的殊荣,可是她终究是一个局外人,是一个女人,在他们的眼里,她或许是没有权利来参与国家的事情的。

    楚承辉浅浅的笑了起来,伸手将沐筱萝揽在自己的怀中,让沐筱萝坐在自己的腿上,几乎是习惯性的将自己的下颌贴在了沐筱萝的肩窝处,他渐渐习惯了将下颌放在楚承辉的肩膀上,也渐渐的开始对沐筱萝产生了一种依赖的感觉,也开始渐渐的对沐筱萝产生了一种不想分开的感觉,他不想离开沐筱萝,因为害舕uo弩懵艿睦肟岽约荷胶佑兰诺募拍

    “那都是肖锦自己的事情了,或许他也是真的喜欢极了白灵儿了,也是十分的喜欢眼前的人,不想要这江山伤害了他们之间的感情,或许他也是想要像我们一样云游天下四海为家,也许她也是想要和眼前的人好好的在一起,我想要他能够将这件事情处理好了再离开的。”楚承辉浅浅的笑了起来,伸手去揉一揉沐筱萝的头顶,其实楚承辉明白,沐筱萝心中是极其疼爱楚玉的,这江山原本都是大家不惜一切代价争夺的东西,可是到最后却发现,这江山是一个烫手山芋,大家全部都趋之若鹜的躲着,恨不能将自己手中的这个烫手山芋就这样扔掉。“你刚刚说什么?你说我们云游天下。”沐筱萝抬头有些震惊的将眼前的人看着,自然是聪颖的捕捉到了他话里面的意思,其实她早就知道一旦楚承辉醒过来一定会准备他们两个人云游天下的事情的,可是到了这一刻,沐筱萝的心里就算是热,却还是在看到了楚承辉瘦骨嶙峋的甚至是有些消瘦的身体的时候,沐筱萝却还是打消了这样的心思。她怎么能够这么自私的一直只想着云游天下,如果要用楚承辉的身体健康和拖着病弱的身体和自己云游天下四海为家的生活着。

    “你陪我去看一个人吧。”沐筱萝将自己被楚承辉握在掌心之中的手缓缓的抽出来,抬头忽然坚定的将楚承辉看着,眼角眉梢,似乎写着些许的往事,楚承辉在看尽沐筱萝的眼底的那一刻,眼神中瞬间就带上了了然的色彩,似乎也当真在沐筱萝的眼底看到了她的若有所思,他知道,她想去看谁。

    “那便去看看吧,现在都已经成了往事了,往事依稀,已然是说不清到底是谁欠了谁的了。但是终归算是旧人,最后我也感谢他能够救你一命,所以我还是希望你释怀一点,关于楚绝郜的事情,不管是往事,还是现在,都不要太放在心上了。”

    楚承辉一边牵着沐筱萝的手向前缓慢的行走着,一边向着沐筱萝轻声的嘱咐着,因为他知道,往事在沐筱萝的心中那么的痛,甚至是成了沐筱萝心中的一道疤痕,他不知道沐筱萝今时今日是鼓起怎么样的勇气于是说想要去将楚承辉看一看,然而却还是支持沐筱萝这样的决定,毕竟看一眼,才能够毫无遗憾的放下。

    楚承辉被人照顾的很好,然而眉眼之间除了痴傻已经看不到往日凌厉的模样,没有了往日征战沙场的豪情,也没有了那一腔孤勇的气度,此时看着他安静的坐在那里,丝毫没有办法和当初战功累累的守着家国的将军联系到一起。

    “我先出去了,你要是有什么话的话,就和他好好的说说。”楚承辉伸手轻轻的拍了拍沐筱萝的肩膀,安慰的态度溢于言表,一转身就带上了房门,将空间留给了沐筱萝和楚承辉,给了他们两个人独处的机会。

    “你知道我又多恨你吗?我恨透了你了,恨透了你无情,恨透了你多情,其实我不知道当初若是没有死过那一次,如今结局会是怎么样,我是不是还会忍气吞声的去做你那个不受宠的妻子,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能够就这样在你的身边,过一辈子,更不知道我这一辈子也能活的如此的轰轰烈烈,其实我活的确实是累了一些。但是我觉得我活的比较鲜活,毕竟比那一刻更像是一个活人,你知道我为了什么那么恨你么,其实当初我恨你不爱我,恨你在青春最美好的时光许给了我最美好的诺言,可是却在我嫁做人妇的时候让我意识到了那只是一场梦,是一场浮夸的梦,我甚至找不到哪里是尽头哪里是开始,我想我一定是一个疯子,是一个连自己该做什么都不知道的疯子,一边留恋着自己已经消失不见了的孩子,一边还觉得往事依稀不可追,我或许不必太介怀。”

    楚绝郜的眼神在接触到沐筱萝的脸颊的时候爆发出了惊人的光彩,然而那样的光彩一眼看上去却是如同孩子看到了玩具一般的光彩,将沐筱萝看着的眼神就是看到了猎物一般的眼神,看的沐筱萝浑身都不舒服,沐筱萝浅浅的笑了起来,就不再说话,将楚承辉那**辣的眼神对视着,那负责照顾楚绝郜的小丫鬟似乎也是被楚绝郜这从来都不曾出现过的状况吓了一跳,连忙站咋了沐筱萝的身边,生怕楚绝郜呢会突然跳起来上海到沐筱萝,虽然她照顾在楚承辉的身边楚承辉的状态一直也是不错的,也从来没有出现过伤人的事情,可是那小丫鬟却还是不放心,因为毕竟此时的楚承辉,在他们的眼中是一个疯子。

    一个疯子,就随时都有伤人的可能。

    楚承辉将房门关好,一转身就看到了匆匆走过去的肖锦,想起了沐筱萝同自己说的那些话,楚承辉开口将肖锦唤住。“你这是要去哪里。”

    肖锦抬头看了一眼楚承辉身后的宫殿,眼神中闪过了一抹了然。“我要去一趟楚玉那里,怎么?出来陪着沐筱萝来找楚绝郜吗?”楚承辉点了点头,走下了石阶。“沐筱萝兴许还得在里面呆上一会子,不如我就陪你走一趟吧,我也好久都没有见到楚玉了。”楚承辉还是不习惯在肖锦的面前称呼肖锦为皇上,毕竟这么多年楚承辉早就习惯了高高在上,也早就习惯了对肖锦的带领作用,于是就算是此时此刻明知道肖锦是皇上,贵为天子的男人,可是站在肖锦的面前,楚承辉却还是欢不出一句恭恭敬敬的皇上两个字。

    肖锦在听到了楚承辉的这句话的瞬间,整个人的背脊似乎都忍不住的僵直了一下,脚步也瞬间如同板上钉钉一般的站在原地,转头将楚承辉看着,看着楚承辉眼中云淡风轻的甚至是坦坦荡荡的笑容,肖锦忽然觉得楚承辉就是故意的,他故意在这里等着自己,也故意要跟着自己去楚玉那边,其实关于肖锦要去楚玉那边,在肖锦的心里是没有多大的抗拒的成分存在的,确实就如同沐筱萝一开始就猜测的那样,他确实是想要将江山放在楚玉的手中,而自己就这样带着白灵儿云游天下,于是此时是去征求楚玉的态度和意见的。这件事情,楚承辉也有知情权。

    “那就一起去吧,正好我还有事情要说。”肖锦轻轻的落下这样一句话就这样走在了前面,那一身的气度,那么的气势磅礴,这一身也确实是带上了君威凛然,也以往在楚承辉手底下做事的时候的模样是一丁点也不一样,楚承辉站在肖锦的身后将肖锦的背影看了一会,才快步追了上去。

    “你难道就不害怕有人借助这个机会垂帘听政挟天子以令诸侯吗?若是这样的事情发生了,我们所有的辛苦也就覆水东流了,当然若是你想要去做,我自然是不会阻止你,毕竟这江山不是我一个人赤手空拳打下来的,毕竟这也是你自己的家决定。”肖锦的脚步缓缓的停了下来。转头将楚承辉看着。“那你要我怎么办,在这样的时候你能够抛却一切带着你的沐筱萝远走高飞了,而我呢,我就要失去白灵儿了,白灵儿对我究竟是多么的重要你懂不懂,就像是你为了沐筱萝可以不要江山一样,为了白灵儿,这江山我一样也不要。”肖锦的状况微微的有些激动,甚至是在同楚承辉说话的时候带上了微微的歇斯底里的味道,楚承辉不知道自己还能够用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肖锦的疯狂,于是就并没有跟在肖锦的身后继续向前走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