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218章 218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自己什么都不是,如果勉强要与沐筱萝攀上什么样的关系的话,自己也就只能算是沐筱萝的徒弟,就像是楚承辉与扶苏那样的关系,可是那样的关系算是什么样的关系,在沐筱萝的眼中自己就永远都是一个长不大的需要照顾的孩子,也一直都必须在她的庇护之下成章着,在她的眼中永远都不会把自己当做是一个少年或者是一个男人看,在她的眼中,他就是需要她教导和照顾的徒弟,在她的眼中他就是一个孩子,但是他必须得认。

    不想让沐筱萝和楚承辉再这样继续争吵下去,小伍终于清了清嗓子,咳嗽了两声,然而轻声的问了起来。“你们两个决定是谁为我动刀了吗这真的有那么重要吗”小伍只是觉得这两个人再这样旁若无人的争吵下去,沐筱萝和楚承辉之间倒是没有什么,可是自己这骨骼断裂的肩胛骨却要受不了了,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的私心,还是真的是因为身体上的不适,小伍开了口,提示着眼前这两个正在吵架的人。

    沐筱萝和楚承辉之间已经不知道是第多少次将那手术刀抢来抢去了,沐筱萝坚持的就是楚承辉现在的状态不好不能给人开刀,然而楚承辉却一脸的明媚笑容,运筹帷幄的笑容那么让人相信她能够办好一切的事情,可是多次的计算失误,沐筱萝已经开始渐渐的习惯了自己的身边没有了楚承辉帮助的生活,也渐渐的习惯了人生不是算计好的,所发生的任何一件事情都是瞬息万变的,所以也许你上一刻还活着,下一刻就因为什么样的例外而死去了,于是沐筱萝开始不相信别人胸有成竹信誓旦旦的眼神,更何况此时此刻的她是真的在心疼着楚承辉的瘦骨嶙峋,然而楚承辉此时此刻的状态看起来明显的就是十分的不配合。

    小伍也看出来了两个人不断争吵的原因,于是浅浅的开了口。“经常被沐筱萝开刀,渐渐的也游戏烦了。不如这样吧,这一次换个新鲜的,就让楚承辉来吧。”小伍不以为然的说着,似乎根本就意识不到自己此时此刻是极其的被楚承辉厌恶的。同时在说话之间也带上了明嘲暗讽的味道,一边在提示着沐筱萝对自己的照顾,一边还在显示着自己对于楚承辉的看不起,就像是之前说过的那句话一样,任何一个男人都不想在自己的女人面前表现的不够坚韧。

    楚承辉自然是看到了小伍眼神中的不屑,也看出来小伍眼神中的轻蔑,忽而觉得有些好笑,不禁莞尔,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也会做一些自己都觉得不屑和幼稚的事情,大抵是因为那个人是沐初瑾吧,于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小肚鸡肠,于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在乎与妒忌,就算是明知道那个少年对自己来说,没有什么实质意义上的威胁。

    “给我吧。”楚承辉浅笑着将沐初瑾手中的手术刀接过来,在沐初瑾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什么的时候,就已经沐初瑾从门口推了出去。楚承辉再一次将手术刀放在烛火上灼烤起来,眼角微微有些上挑的将那个一脸倔强的躺在床上的少年看着。

    小伍的目光在接触到了楚承辉的目光的那一瞬间。立刻便移开了视线。不想于楚承辉眼中的风情相对,以往楚承辉躺在床上的时候,脸色苍白的模样也会让小伍忍不住的去猜想。这个男人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他以为这个男人一定是一个眉眼凛冽的男人。最起码是一个威风凛凛的男人,如果不够强大,如何能够与沐初瑾并肩而立。楚承辉在看到了小伍眼神上的闪避的时候,眼中的笑意也更加明显了起来。终究还是个孩子。楚承辉笑意缓缓的摇了摇头,自己,现在竟然就在和一个孩子较劲。

    “你难道就不害怕你用这种态度对我,我会把你的整个胳膊都卸下来。或者把你的脑袋刨开。”楚承辉的语气里面还带着调笑的将躺在床上的小伍看着。手已经飞快的剥开了小伍身上的衣裳。将怀中的小瓷瓶一个个的摆在一边,然后就迅速的隔开了小伍肩膀上的皮肤。

    楚承辉的动作是一气呵成的,在小伍还没来得及回答他的时候,他的刀就已经划开了小伍的皮肤,小伍忍不住的到抽了一口冷气。“你都不用麻沸散吗”小伍的眼睛都痛的红了,只觉得楚承辉是有意的,于是忍不住红着一双眼将楚承辉看着。楚承辉刚刚还玩世不恭的模样此时此刻却消失的不见了。整个人都变成了严谨谨慎的模样。楚承辉昏睡了这么久,身体虚弱,而且不保证自己的手是不是已经不如以往那般的纯熟,他将小伍纳入到自己的手术刀下,如果出现了意外,他不保证沐初瑾不会埋怨他,于是他必须小心翼翼。

    “这么点疼痛就受不了了你可是一个将军,以后是要带兵打仗的,现在就开始怕疼,要用麻沸散那么以后在带兵打仗的时候呢,你也要用麻沸散吗那么你昏倒了,你的士兵呢,你的战争呢你还要不要上战场,你还要不要指挥士兵。”楚承辉一边说着,一边切开小伍的皮肤,渐渐的也开始让小伍感觉到了精神的分散,有些恼羞成怒的焦躁,却还是连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因为他自己竟然也觉得楚承辉说的对。

    沐初瑾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楚承辉推了出来,现在门口既不敢就这样推门走进去,害怕打搅了此时可能已经开始了的手术,却也不敢就这样将这两个人就这样扔在里面,因为在沐初瑾的眼中和心中,这两个人同样都是病人。一个是昏迷了许久刚刚醒过来的男人,一个是连肩膀的骨骼都已经碎裂了的男人,这两个同样身体虚弱的男人,却又相互较劲的和对方呆在了一起,确实是让沐初瑾有些哭笑不得。

    肖锦在已经散了的草地上,抱着怀中的孩子独自站了许久,孩子对他是有所畏惧的,或许天生注定,坐上了龙椅,作为一个居高临下的男人,注定了要被所有人疏离就算是怀中一个还不足几岁的孩子,肖锦缓缓的叹息了一声,转身准备走回去,却看见白灵儿不知道什么时候抱着肚子,悄无声息的现在了他的身后,肖锦的心猛的咯噔跳了一下。继而浅浅的笑起来,眉眼间有不变的柔情,虽然是没有了以往那般的放荡不羁,却也还是柔情似水的模样。“你不在御书房好好的待着等我,怎么跑出来了。”肖锦缓缓的笑了起来,伸手去拉白灵儿的手。

    然而肖锦的手刚刚碰触到沐初瑾冰冷的指尖,沐初瑾就如同触电了一般猛的瑟缩了回去,眼神陌生。

    “是不是没想到我能够站在你的身后,是不是想不到,我能够无声无息的看完这样的一场闹剧。是不是没想到我能够将你说的那些话听的一清二楚。你把孩子还给我。”白灵儿情绪激动的说着,一伸手就将肖锦怀中的孩子抢夺到自己的孩子,这孩子一天经历的太多了,以至于此时只是一副茫然无知的模样,那一眼看上去,甚至是不会哭闹,白灵儿的心猛的就疼痛了起来,将那孩子抱在怀中,白灵儿的下颌轻轻的靠在孩子的额头上。这孩子,可以说是她一手带大的,她早就将这孩子当成了自己的孩子,她根本不可能让任何人来伤害她的孩子。

    “你若是不能将他当做自己的孩子,哦,不对,你说了就算是自己的孩子,你也会毫不犹豫毫不考虑的就这样将他送到黄泉路上。”白灵儿是一个爱哭的人,爱哭不代表她不坚强,只是没有办法压抑自己内心的苦楚,于是渐渐的就变成了一个眼泪充沛的女人,会无时不刻的掉落下来。只要那个人会让她感受到心酸。

    越是听着白灵儿歇斯底里的控诉,楚承辉的心里就越是心惊,就如同白灵儿所说一般,他确实是没有想到白灵儿真的会无声无息的站在自己的身后。也没有想到沐初瑾会将这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真真切切。肖锦不想解释但却还是不想失去白灵儿,于是对着白灵儿伸出了手。然而沐初瑾的眼神当中却满满的都是抗拒,用抗拒的眼神将肖锦看着,并且开始一步步的后退,不想要肖锦的手碰触到自己的身体。

    “你不要再向后退了,小心身后。”肖锦猛的皱缩的瞳孔。猛的停下了自己还在向着白灵儿靠近着的脚步,企图让白灵儿也停止自己不断后退的脚步。然而白灵儿现在的眼神当中,却满满的都是对肖锦的厌恶,恨不能跟肖锦拉开咫尺天涯的距离,虽然白灵儿眼神中的厌恶,已经让肖锦感觉到内心中的煎熬和折磨,但是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却是白灵儿的身后有一节树桩,然而此时此刻情绪激动的白灵儿却还在不断地后退着,眼见着要撞上身后的木桩。

    肖锦一闪身,在白灵儿撞在身后的木桩那一瞬间,就窜到了白灵儿的身边,一伸手将白灵儿拽到了自己的身边,然而白灵儿脚下却还是踉跄了一下,整个人都向后倒了过头,就这样将肖锦砸在了自己的身子底下。然而就算是摔倒,白灵儿也没有放开一直抱在怀中的孩子。这一摔倒,白灵儿原本激动的情绪也在这一刻缓缓的冷却了下来,也微微的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

    轻轻的叹息了一口气,伸手将怀中的孩子轻轻的拍打着,此时就算是摔倒在地面上,那孩子却也只是憋了憋嘴,并没有哭,只是傻愣愣的将白灵儿看着,白灵儿的心在这一瞬间更加疼痛了起来。看着肖锦的眼神也更加的冷漠了起来,白灵儿浅浅的笑了起来。抱着怀中的孩子艰难的从地面上站了起来,肖锦先一步从地面上爬起来,伸手要将白灵儿拽起来,然而白灵儿却倔强的一伸手就将肖锦推开了。

    “你滚开”白灵儿从来都是眉眼温柔如水的,眼神中向来都是淡淡的模样。向来都是空灵清越的,也一直都是与世无争的模样,然而到了这一刻,却成了那样眉眼凌厉咄咄逼人的模样,甚至是有些振振有词的将肖锦看着,一反常态。

    肖锦自然也看到了沐筱萝眼神当中的抗拒,那么深刻的抗拒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肖锦暗淡了眉眼,却还是扯出了一个微笑。再一次对着白灵儿伸出了手,这么多年,他早已错过了白灵儿那么久,他再也不想与沐筱萝再继续错过下去,他还是想要争取和白灵儿一直一直的在一起。然而白灵儿却换环境的笑了起来,眉眼之间的淡然更是坦坦荡荡的与世无争的模样,只是说出口的那一句话,却如同万箭穿心。“你变了肖锦,已经不是我印象中的模样了,或许是我离开你的时间太长了,渐渐的你都变成我不认识的模样了。”白灵儿浅浅的笑了起来,伸手扶着自己的肚子,眉眼温暖安详,只是将肖锦看着的眼神满满的都是疏离,她也许当真是看错了肖锦,她一直以为肖锦是一个不在乎权势的男人,她以为他是一个总是意兴阑珊的,甚至是有些玩世不恭的,可是今时今日的肖锦,与她记忆中的模样大相径庭。她想,或许她再也不能适应站在他的身边了,她想,她再也不能做他身边一直安慰着他理解着他的女人了。

    原本她还以为自己一定能够做到对肖锦的理解,原本她以为自己能够理解那个男人想要君临天下的心,原本她以为不管他变成了什么样的模样,她都能够不离不弃的守在他的身边,原本她以为的太好,以至于在看到了他人性淡漠的那一刻,感觉到了太多的失望。她以为就算是一切都变了,变成了君临天下的一个人,变成了一个冷漠的,无情的,甚至是不惜背叛所有人的人,然而她却没想到他能连自己的亲生孩子都能够无情的牺牲。太可怕了,不是她认识的那个他。

    他变了,他自然是知道自己变了,自然也是知道自己渐渐的变成了自己陌生的,甚至是自己曾经所厌恶的样子,于是走到了今天连他自己喜欢的女人都开始厌恶他的地步,任何一个人活着,都不会希望自己到最后成了一个孤立无援的,甚至是众叛亲离的一个人,他到底会不会真的会杀死自己的孩子。然而他知道,就算是解释,白灵儿也一定不会相信他,自己在白灵儿心中的地位和印象也一定会再一次一落千丈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