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216章 216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你还好的看着我,看着我这的这张脸,看看我此时此刻像是一个疯子的样子,这一切你都应该好好的看看。因为我能够有今天,全部都拜你所赐,全部都是拜你楚承辉所赐,苍天有眼能够让你在此时此刻醒过来,看看你自己是怎么死在我的手中的,这一辈子,你简直是将我推到了痛不欲生的边缘,我甚至庆幸,临死之前还能拽上你垫背,黄泉路上总也不会是太寂寞的。”

    楚承辉肺部的空气就这样一点点的被挤压出去。原本还能够顺畅的呼此时此刻已经变成了一种奢望,楚承辉有些不甘心,不甘心自己就这样刚刚醒来,甚至于沐筱萝还没有一句正式的话,甚至是还没有带着沐筱萝去四海为家过沐筱萝想要的生活。还没有真真正正的去做一次好男人,真的将沐筱萝守护在自己的怀中,自己的世界里面,还没有去做沐筱萝的挡箭牌,没有给过她一天不需要自己努力的安宁,而这一切才是他能够坚持着醒过来的原因,然而此时此刻等待着他的是比沉睡还要寂寞的死亡,毕竟沉睡还能够听到木安溪的喜怒哀乐,毕竟沉睡之中的自己还能够听到沐筱萝喜怒哀乐都做着自己说的声音,如果死了,那么一切都化作了泡影,就真的不存在了,没有任何一个人会愿意心甘情愿的接受自己的死亡。包括萧何,也同样包括楚承辉。

    然而楚承辉孱弱无力的身体却让他连挣扎都变成了一种奢望,即便是又前白班的吧不甘心,最后却也只能睁大了眼睛,看着萧何一脸狰狞的掐在自己的脖子上,意图就这样结束自己的生命。然而在这个时候,扶苏动了。“孽畜,你以为你能杀的了我的徒儿吗?”扶苏整个人瞬间栖身而上,几乎是在最后的关头,不由分说的打断了萧何的胳膊,那骨骼碎裂的声音清晰的响彻在空气当中。

    “我真是为他有你这样的徒弟感到可悲和可耻。”扶苏冷眼将萧何看着,看着萧何因为疼痛1而越发扭曲的脸,看着萧何死到临头却还是不肯悔改的倔强。甚至是看着萧何眼神中那一寸一寸的疯狂,扶苏就这样冷眼看着,恢复了往日的气度沉稳,却也微微的有些冷漠,一伸手再一次敲碎了萧何的腿骨,萧何扭曲着发出一声嘶吼,那是如同野兽一般的嘶吼,带着狰狞的,永不服输的恨意,抬头将沐筱萝看着的眼神也如同森森白骨,寒澈人心。

    “沐筱萝,你记得,我总不会放过你和楚承辉的,你和楚承辉一日不死我就一日不得安宁,就算是来世轮回给我荣华富贵,我也会在黄泉路上徘徊着做鬼,因为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萧何就这样颇为冷酷无情的说着。还没有死,可是整个人都已经变成了索命的厉鬼了,沐筱萝并没有害怕,只是坦坦荡荡的与萧何疯狂的眼神对视着。

    “如果这世上真的有人鬼之分的话,那么我相信,你一定会进十八层地狱,有层层的鬼差守着你,你连死都难逃酷刑,你还是在阴曹地府之中好好的顾及自己吧、。”

    沐筱萝淡淡的说着,声音是一如既往的清冷,萧何猛地瞪大了眼睛,气红了一双眼的将沐筱萝看着,沐筱萝忽然感觉到有些悲哀,曾经风华绝代的那么一个人,到如今为何就变成了这般的模样。当真是时光岁月的无情变迁吧。

    “扶苏伸手一巴掌就拍在了萧何的头顶,颅骨碎裂的声音清晰的传来,萧何猛的瞪大了眼睛,狰狞的脸颊此时就已经如同是一个厉鬼了,眉心正中的位置,有一道血液沿着发端流淌下来,粘腻的血液划过他红色的凹凸不平的皮肤,就这样滴滴答答落在了地面上。

    几乎是在萧何倒下的那一瞬间,沐筱萝就已经如同一阵风一般的掠回了楚承辉的身边,楚承辉此时此刻正倒在地面上,在止不住的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也在不断的咳嗽着,胸膛之间传来一阵接着一阵的灼烧般的痛觉,让他除了咳嗽甚至是什么都做不到,沐筱萝伸手在楚承辉的后背上轻轻的拍打着,那种恍然若梦的感觉再一次席上了心头。

    她总是觉得眼前所拥有的一切甚至是经历的一切,那么的真实,真实到她想和很久,想到以为那只是自己的一时梦想的时候,才发现眼前这个人真的醒过来了,就这样如同她心中所想的一般,就那样眉眼鲜活的站在她的面前,眼中有柔情似水的将她看着。

    楚承辉咳嗽的声音渐渐的微弱了下来,涨红了的脸颊此时也一点点的苍白下来,整个人看起来都有些虚弱,沐筱萝将他瘦骨嶙峋的手握在自己的掌心之中,内心却是一片的冰冷,冷的她甚至要微微的颤抖,心疼的感觉就如同炮仗一般在她的心里轰然炸开,心酸的感觉一瞬间就向着他的鼻头蜂拥而至,眼眶中都盈满了泪水,似乎下一刻就会不受控制的滴落下来。然而却还是抿起了一个笑容,将楚承辉微笑着看着。“真好,你真的醒过来了。”

    这一声真好说的如此希翼,就好像这一生连这样微弱的想法都变成了一件小心翼翼的事情,于是渐渐的开始变的畏首畏尾了起来,于是也渐渐的开始变的卑微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求着,再也不去张狂的命令。

    楚承辉的心里有一根弦,在看到了沐筱萝眼底的眼泪的那一瞬间就已经被瞬间拉动了,此时此刻更是不能控制自己的,忍不住要将沐筱萝拉到自己的怀中来,而楚承辉也确实是这么做了,尽管此时此刻他的胸膛纤细,甚至是在长期的昏迷当中只剩下了一把骨骼,早就不如往日一般的厚实。就算是他的手指冰凉,而胸膛里面只剩下了心跳,却还是想要将沐筱萝拽到自己的怀中,他多想告诉沐筱萝,以后永远都不会这样了,然而承诺还是太单薄,在这流年岁月当中还是有太多的不确定。

    于是即便是他想永远都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就这样一生一世的守在沐筱萝的身边,可是却还是忍住了已经到嘴边的承诺。承诺往往都是让别人苦等一生的理由,然而沐筱萝又是那么的固执,于是楚承辉不敢与沐筱萝允诺任何的承诺,因为害舕uo弩懵芫驼庋笄康娜サ攘耍簿驼庋笄康脑诘却校崴土饲啻骸

    千言万语,万般柔情,原本以为自己会有说不尽的话,然而此时看着沐筱萝的泪眼斑驳,也只剩下了一句对不起。将沐筱萝死死的抱在了怀中,楚承辉只能声音低沉的靠在沐筱萝的耳边轻声说了一句对不起。

    沐筱萝先是浅浅的笑了笑,然后抽了抽酸涩的鼻子,闭上了自己早已潮湿的不成样子的眼睛,然后才一推楚承辉,从地面上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将楚承辉看着,满眼的凄楚和控诉,沐筱萝向来是一个**要强的女人,甚至给所有人的感觉都是她能够独当一面自己一个人去做成任何的事情,所以从来不见她埋怨任何人,也不见她用控诉的眼神看过任何人,大抵就是一个人要强的做了所有的事情,于是并不求人,可是这一次,沐筱萝将楚承辉看着的眼神却是蔓延的控诉,楚承辉只能暗淡了美艳,歉疚的将沐筱萝眼中的控诉看着。

    “你为什么要醒过来,你不是不醒过来吗?那么多的人叫你你都无动于衷,自己一个人自私的睡了那么久,将你成精抛出来的承诺当做什么,就这样让人守着空头的承诺就这样等着你醒过来吗?我以前还以为你是一个重承诺的人,可是今时今日我才发现是我想错了,你只不过就是一个自私的人,自私自利,永远都不会顾及别人的想法,也不会去顾及别人的感受,在做事情之间也从来都不想想后果,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若是这样做这件事情有多少人会被你拉着就这样葬送了一些,时光,青春,甚至是生命。”因为楚承辉身体的孱弱,所以沐筱萝只是站在楚承辉的面前淡淡的说着,根本就没有伸手去推耸或者是去碰触楚承辉的意思,只是伸手将楚承辉指着,指着楚承辉的脸颊,几乎是有些情绪激动的破口大骂一般的样子,整个人看起来也有些微微的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这中间楚承辉甚至不止一次对着沐筱萝伸出了手,想要将沐筱萝拉到自己的身边,然而无一例外的,全部都被沐筱萝拒绝了,沐筱萝甚至是有些恶狠狠的甩开楚承辉的手,就这样居高临下的将楚承辉看着,那眼神似乎就在诉说着自己的不满,那控诉的眼神,和有着疯狂的指着,就是压抑在她内心之中从来都不曾发泄的情绪。

    这么长的时间,所有人都看到了她匹马挂帅,以一个女人的身份驰骋在疆场之上,这么长的时间,所有人都看到了她独当一面甚至是腥风血雨的努力,看到了她高高在上的疯狂。是不是早就没有任何一个人还将她当做是女人,还有她也应该被人纳入怀中好好的疼惜的想法,早就没有了她也在等待着红衣花嫁,甚至是耶在等待着那个人醒来,唤一声她的名字,许她四海升平的天涯。

    可是没有,一直都没有,那样心心念念的一切就是她的奢望,没有人知道在她看着楚承辉死气沉沉的躺在床上的那一刻是怎样没顶的绝望,也没有人知道她每一次等待着楚承辉就这样醒来的希翼是多么的热血沸腾,也没有人知道在那一份热血一次次冷却的过程中,她的心是不是也一样就这样在高空之中悬停着,最后再无情的落下来,摔成花瓣,是破碎的模样。

    或许有人故作聪明的说明白她一直以来的坚持是什么,或许有人说懂她,说明白她这么努力的生活着,咬牙坚持着,全部都是为了那个叫做楚承辉的男人,不对也对,对也不对,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将安宁的日子拱手让人,以至于自己最后去过颠沛流离的生活,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用自己纤细的甚至是随时可能被这段的臂膀去独当一面,尤其是一个女人,她原本可以在最好的年华岁月当中有几个孩子承欢膝下,她原本也可以扔掉一手的兵器去学女红织布,可是没有人给她这样的机会。

    沐筱萝伸手将楚承辉指着的控诉,也只不过就是再宣泄自己心中积压了这么久的不公平,也只不过就是在寻找着自己内心难得的平衡,甚至是在这样疯狂的状态下有些卑微,在寻找着自己一个人为了一个那嫩支撑了这么久的理由。

    小伍整个人都有些傻的看着眼前甚至已经有些混乱的场面,看着沐筱萝用他从来都没见过的疯狂的模样将躺在地面上的那个男人控诉着,小伍的心在那一瞬间有龟裂的生意传来,然而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地面上的那个男人即便是小手也能够看出来曾经意气风发的模样,然而此时面色苍白的躺在地面上,却是被沐筱萝骂的狗血淋头却没有一句话说出来。不得不数说,他一定是爱着沐筱萝,像是沐筱萝这样的一个女人,如果没有真正的可以让她相信的爱情的话,她不论如何也都是不可能一个人在寂静年华中等待着的。

    可是即便是说自己自私也好,在看到了楚承辉醒来了的那么一瞬间,小伍的心中有那么一闪而逝的失望,他甚至是希望楚承辉永远都不要醒过来,因为楚承辉永远都不会醒过来,也就证明他可以一直一直不问理由的守护在沐筱萝的身边,不去问沐筱萝心中爱着的人是谁,就这样卑微的守在他的身边,为他做一切自己所能够做到的,也是力所能及的事情,就这样卑微的爱着就够了。

    然而此时此刻,楚承辉就这样醒过来了,而沐筱萝,也如同枯木逢春,即便是哭的泪痕斑驳,也总归是像极了一个鲜活的正在活着的人,于是小伍只能缓缓的闭上眼睛,除了这样,什么也做不到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