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215章 215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于是此时就算是楚承辉手掌形销骨立的触感是那么的真实,那么真实的体温熨烫在她的肩膀处,甚至是那么真实的声音就如同余音绕梁一般一遍一遍的缠绕在她的耳边,她却开始不敢相信,闭上眼,身体都在颤抖,伸手向着自己的大腿根掐了过去,瞬间传来的直接冲上她的大脑的疼痛让她瞬间红了眼眶,而楚承辉也意识到了沐筱萝在做什么,将沐筱萝的手死死的抓在自己的手中,不再让沐筱萝去做这样的事情,声线里也带着微微的苦楚和心疼。“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因为我,让你受苦了,说好了要做你的脊梁,可是最后却还是一撒手将责任全部都扔在你的肩上,累不累。”

    萧何在看到楚承辉推开门走出来的那一瞬间,一双眼瞬间便亮了起来,灿若星郜的将楚承辉看着。明显就是一副找到了目标的眼神,将楚承辉看着的那蓄势待发的眼神看起来更是可怕的紧。一闪身躲过了扶苏再一次向他发动的攻击,一抽身就向着楚承辉和沐筱萝这边扑了过来,然而楚承辉和沐筱萝此时还躺在地面上,面对突然扑过来的萧何,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猝不及防,萧何的眼神中却满是得意和满意的眼神。“我原本还想着将沐筱萝杀掉之后,用什么办法才能够杀掉楚承辉,此时你们凑到了一起了反倒好,这样的话,我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杀掉你们两个人,你们两个不是素来不分离的吗?既然这样的话,我就成全你们做一对黄泉路上的鸳鸯好了。”

    萧何说着便哈哈大笑了起来,这样的表情却根本就不影响他向着萧何扑过来的动作,那动作干脆利落,目的也是十分的明确,就是要沐筱萝和楚承辉的命,然而沐筱萝此时刚刚挨了一掌,此时只感觉自己屋内俱焚,内脏都撕扯着疼痛着,自然是没有力气去面对萧何的攻击,楚承辉刚刚在昏迷之中醒过来,再加上身体的孱弱,更是浑身绵软的没有力气,两个人都没有抵抗萧何的能力,此时就像是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展板上任人宰割的鱼肉一般,就这样在等待着萧何那一巴掌狠狠的拍在自己的身上。

    “浣碧呢?你们连个都已经出来了,那浣碧呢,那个为了你卖命的,一心要做你的皇后的那个女人哪里去了,那个带着他逃生的御医呢,他们两个狗男女哪里去了。”萧何的眼睛突兀的瞪着,眼神中的疯狂即便是么有眼皮也能够彰显的淋漓尽致,就如同天下人负了他,他就要杀遍天下人一般。

    然而扶苏此时却尾随着他的身后就扑了上面,甚至是抢先在他的面前一巴掌就拍在了萧何的背后,萧何那原本应该是稳稳的落在楚承辉和沐筱萝身上的那一掌,顺就被扶苏在他背后拍的这一仗打散了所有的内力,于是那原本蓄势待发的一掌此时也软绵绵的虚有其表,猛的喷出了一口血,萧何也如同下坠的风筝一般,猛的砸在了沐筱萝的身上。

    沐筱萝几乎是不加考虑的在地面上滚了一圈,就就势站了起来,伸手就点住了萧何身上额几个穴道,本来因为挨了扶苏的眼一掌甚至连气血还没来得及调匀,就这样被沐筱萝封住了穴道,于是开始从地面上挣扎着站起来,那一直嚣张疯狂的眼神此时也终于开始微微动摇了起来,带上了丝丝的慌乱。

    因为没有表皮,所以能够清晰的看到此时此刻萧何身上的血管和筋脉的突起,也同样一瞬间就能够看出来萧何的意图,那就是冲散已经被沐筱萝点死了的穴位。保证内力在体内的继续流窜,然而沐在见识了萧何现在的恐怖之后,又怎么能够就这样放任萧何冲开自己的身上被沐筱萝点死的穴道,于是在萧何还没能解开被沐筱萝点死的穴道的空挡,沐筱萝就已经忍受着胸膛和内脏处不断传来的灼烧一般的痛感,拖着已经摔的快要散架了一般的身体,迅速的掠到了萧何的身边,此时的扶苏也看出来了沐筱萝的意思,同样跟着沐筱萝站在了萧何的身边,两个人一左一右的将萧何的手臂拽在自己的手中,几乎是一伸手在萧何的身上上下游走了一遍,便将自己手中的银针全部都一根一根插进了萧何的身体里面。

    那银针细弱牛毛然而在粘在萧何的皮肉上的瞬间,甚至是来不及控制的,瞬间就从萧何的皮肉上钻入到了身体里,于是在萧何运气的时候,浑身上下无处不疼,原本就已经满是红色的皮肤显然是看不出来此时此刻会有什么样样的变化,然而从萧何那猛然瞪大了的更加突兀起来的眼球,就能够瞬间感受的到萧何此时经受着的折磨,就这样撕心裂肺的将萧何折磨着,萧何整个身体都因为疼痛而轰然倒地,不断的在地面上瑟缩着自己的身体,试图将自己身体内的银针就这样逼出来,然而却发现越是调动自己的内力,那银针就越发的向着血管的深处流进去,于是浑身上下,无处不疼,最后也只能放弃了徒劳的抵抗。

    双眼都是血红的倒在地面上,不断的喘息着粗气。楚承辉从地面上缓缓的站起来,肖锦站在楚承辉的身边将楚承辉摇摇欲坠的身体搀扶着,楚承辉大部分的力量也确实是全部都施加在了搀扶着他的肖锦的身上,楚承辉现在的身体状况十分的不好,确切的说此时此刻的他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因为此时此刻的他出现在这里,不但不能带给沐筱萝一丝一毫的帮助,可能还会变成沐筱萝的累赘。

    可是楚承辉根本就没有办法压制自己想要走出来的**,因为他实在是没有办法在房间里面当一个缩头乌龟,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沐筱萝一个人在外面独当一面的面对一切,更狂楚承辉还知道那个人是萧何,是他们所有的人都在那个人身上吃过亏的萧何,就算是自己什么都做不到,同样自己做不到的也还有袖手旁观,他同样不是不知道沐筱萝心心念念的等待了多久,等待着自己能够醒过来,等待着自己实现自己承诺的诺言,能够给她一份世外桃源瓜田李下的生活。能够给她曾经期许给她的闲云野鹤,他甚至不止是一次在自己的睡梦之中听到了他在自己耳边压抑着哭腔的声音,甚至是带着质问的询问自己自己当初的诺言在那里,于是在浑浑噩噩之中他产生了强烈的想要醒来的愿望。

    然而那么强烈的想要醒来的意识却还是抵挡不住脑海之中一阵阵传来的黑暗的感觉,就像是一个沼泽一般,一旦一脚踩进去,就再也没没有了可能从泥沼之中脱身的可能,一直处于浑浑噩噩的昏睡状态之中的楚承辉就有一种这样的感觉,就好像自己整个人都被黑暗包裹着,甚至是被泥沼一般的黑暗没顶,就这样让他想睁开眼睛都成为一种奢望的将他淹没着。

    萧何在地面上轻轻的抽搐了起来,那银针在他的血脉之间不断的游走着的感觉就好像经脉在一寸寸裂开一般的感觉,那种无法抵挡的疼痛也像是海潮一般的将他层层淹没起来,萧何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似乎终于放弃了抵抗的想法,沐筱萝也站在原地不住的喘息着粗气,楚承辉在肖锦的搀扶下一步一步的向着萧何靠近了过去。

    “那天我本是亲眼看着你的身体炸开的,那血肉纷飞的画面我到现在还记得,我不理解的便是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你,不是应该死了吗?”楚承辉轻声的询问着,显然是有些身体虚弱的中气不足,肖锦也随着楚承辉的问话缓缓的皱起了自己的眉头,其实楚承辉向着萧何问出来的话也是自己一直都想问的话,那天他们所有人都眼睁睁的看着萧何的身体在大殿之中化成了一堆的飞灰,可是此时此刻的他竟然就这样活生生的站在他们的面前,虽然是相较于之前的艳冠天下和风华绝代,那一眼看上去微微的有些荒凉和萧索,但是却仍旧是活着的,萧何为什么活着这一点,才是他们百思不得其解的。

    萧何浅浅的勾起了嘴角,是难以掩饰的狰狞。“你想知道为什么吗?过来。”萧何对着楚承辉勾了勾手指,就示意楚承辉这样贴到自己的耳边,也似乎楚承辉只有这样贴在他的耳边,他才会告诉楚承辉真想,肖锦忍不住的伸手拽着楚承辉的身体,不允许楚承辉就这样弯腰,楚承辉也不是傻子,自然是不会听信萧何的话弯下自己的腰。萧何这个人,生来似乎就是为了算计的,甚至是为了生算计到死,就算是临死前的一刻,都难免他在算计人,这一辈子,萧何生存的目的似乎就是为了仇恨,为了仇恨而活着,最开始夺得江山是为了仇恨,此时只身一人闯进皇宫当中也是因为仇恨,这一生他似乎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才是爱,似乎这一辈子他也永远都不会找到想要为一个人付出一切的那种感觉。

    难免的会觉得萧何有些可怜,然而却不会有任何一个人,眼神中出现任何的与怜悯有关的情愫,因为萧何这一辈子便是活在算计别人的立场上,从来不曾将心比心的人,自然就不会换来别人的心疼。

    萧何见楚承辉并不中计,于是笑的更加欢愉了起来。“就算是你不低头,今天也是必死无疑的,我今天来的目的就是要你和沐筱萝的命,你以为你自己能够逃到哪里去。”萧何此时却猛的睁开了眼睛,眼球向外不断的暴起着将沐筱萝和楚承辉看着,也瞬间从地面上跳了起来,伸手就去拉楚承辉,显然是要将楚承辉就这样拽倒在地面上,然而实际上萧何也确实是做到了,因为肖锦一只手抱着孩子,一只手搀扶着楚承辉,自然是会有估计不到的地方,更何况此时的萧何已经毫无战斗力的躺在了那里,更是放松了对萧何的戒心,更是不能想到萧何会在这一瞬间跳起来,就这样将楚承辉拉到地面上,于是猝不及防之下,肖锦也并没有拉住楚承辉,只能任由身体孱弱额没有一丝反抗能力的楚承辉就这样被拉到地面上。

    萧何的双手瞬间就掐上了楚承辉的脖子,眼球上布满了猩红的血丝,与他满是暴露在外的筋肉的脸相得益彰,森然可怖。双手就这样在楚承辉的脖子上一寸寸的收紧,因为窒息,所以楚承辉猛的就睁大了自己的眼睛,将趴在自己的身上几乎要与自己的脸颊贴在一起的萧何看着,看着萧何眼底布满了血丝的恨意,萧何生前也是爱笑的,总是喜欢弯着嘴角,做出来一副柔肠百转千娇百媚的模样。然而如今,早就没有了风华绝代的脸颊的萧何,再也笑不出那样的笑容。只能咧了嘴,面目狰狞的笑着,任何人看了都有一种胆战心惊的感觉,沐筱萝也瞬间倒抽了一口凉气,也丝毫没有想到,血脉之中都已经被插进了银针的萧何会选择这样简单粗暴的方式来对待楚承辉。

    于是当楚承辉被萧何压在了身下,甚至是伸出了手将楚承辉的脖颈掐着的那一瞬间,沐筱萝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反应,然而只是一瞬间的呆滞,沐筱萝就已经弯下了腰,伸手瞬间要打断萧何的胳膊,然而萧何体内的内力却瞬间爆发开来,就如同炮仗一般将沐筱萝顶飞到了了不远处,再想要回去救楚承辉似乎就已经来不及了。

    萧何因为强行用身体里面原本就流窜着的内力去将沐筱萝震开所以此时更是促进了自己身体里面的血脉的流转,那银针在萧何的身体里面流窜的速度也更加的快了起来,瞬间就产生了剧烈的疼痛,一瞬间就让萧何的原本还红红的没有了皮肤的脸颊有些褪去了血色,鼻孔中甚至还有血水流淌出来,昭示着此时此刻萧何身体的超负荷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