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209章 209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这孩子长的粉雕玉镯的,确实是好看的很,只是眉眼太过妩媚了一些,倒不像是沐筱萝的孩子,不过听起来这孩子好像还蛮重要的,那就先暂且留他一命,不过你,是死定了的。”那面目狰狞的男人低头在奶娘的耳边轻声的说着,奶娘忍不住的激灵灵打了个寒战,憋住的最后一口气也在这一瞬间耗尽,脑袋一歪,咽了气,只剩下了死不瞑目的不甘心。

    那男人掐死了被自己握在怀中的奶娘,才向着那个站在地面上嚎啕大哭的孩子走了过去。“小宝贝,你哭什么,难道是害怕我这张脸了,别害怕。”那男人故意温柔的放低了音色,向着那孩子就这样走了过去,那矫揉造作的温柔,从一个一身暗沉和阴狠的男人的口鼻之间说出来,无比的阴森可怖,那孩子此时才开始闪躲了起来,因为刚刚会走甚至还有些走不稳,一转身便一**摔倒在了地面上,索性手脚并用的爬了起来。在这样阴冷严肃的气氛当中反倒增添了一抹喜感,然而那男人只是轻蔑的勾起了嘴角,狰狞的从鼻尖发出了一声嗤笑,一伸手便扯着那孩子如同藕节一般的小腿向着自己拉扯了过来,那孩子因为在地面上拖行和腿被人死死的捏在手中的疼痛再一次嚎啕大哭了起来。

    “你别害怕,你为什么要害怕我,是不是觉得我长的丑,可是我是没有丝毫的恶意的,相反的,你是不是很喜欢沐筱萝,沐筱萝那个女人才是全天下最恶毒的女人,她有着蛇蝎的心肠,但凡和她搭上边的人,一定不会有好事发生你知不知道。”那男人的眼中漫江碧透的疯狂,一双布满了烧伤的,凹凸不平的手在小孩子的背脊上不断的滑动着,甚至是近乎贪婪的感受着小孩子身上滑腻的肌肤,那么的滑腻,甚至让人有些流连忘返,只是那孩子却还是被吓的不断的痛哭着。整个小小的身躯都在颤抖,甚至倔强的伸出小手在那男人的脸颊上连抓带挠,那男人的眼神中猛的掠过了一抹怒气,一只手轻而易举的捏住了孩子的脖颈。

    “是因为你有利用的价值我才让你活着,你可不要得寸进尺,挑战我的耐性。”男人的眼神闪过了一抹阴狠,甚至是带着煞气的将眼前的孩子看着,手上也开始不由自主的用力,孩子的脖子瞬间就发出了吱吱嘎嘎的声音,脆弱的骨骼似乎在他的手中马上就要被碾成粉末,孩子原本嚎啕大哭的声音也被掐的哽在了咽喉,已经哭不出来。

    男人眼中的疯狂似乎在这猛然的震惊当中被震撼了一下,才缓缓的松开了自己的手,去查看被自己捏在手中的孩子,不断摇晃着那孩子小小的身躯,确认着那孩子并没有发生任何不好的事情。然而那孩子显然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眼白也开始向外翻了起来,小小的身子也开始软化了下来,似乎在濒死的边缘挣扎着。

    那男人似乎后悔了自己刚刚做的事情,连忙将那孩子的身子翻转了过来,伸手在那小孩子的后背拍打着,力道之重,甚至也发出了一声闷闷的响声,那孩子就这样喘息过来了一口气,接下来便是震天动地的大哭,那人这才缓缓的松了一口气,刚刚的眼神中的那一抹嗜血的疯狂也在这一瞬间烟消云散消失不见。

    小伍一路狂奔到喧闹的甚至是有些嘈杂的场景前,看着所有的小丫鬟和小太监全部都不约而同的站成了一个圈,似乎是不约而同的将圈内的人围着,小伍伸手扒开了人群,就看到了那个奄奄一息的躺在地面上的那个小丫鬟,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刚刚还站在自己的面前同自己说话的女孩子,此时此刻就这样睁着一双死不明媚的眼睛躺在了地面上,失去了生气,死气沉沉的躺在了那里。

    “你们有没有人看见,是谁害得她。”小伍的声音有冷,甚是是眼神也有些冷的环视了一周站在这个小丫鬟身边的人群,随着小伍的目光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向后后退了一大步,然后齐刷刷的开始摇头,都在洗脱着自己的嫌疑,小伍缓缓的拧起了眉心,忽的心中咯噔响了一声,就如同狂奔而来的雷厉风行一般,同样不需要解释的,小伍拨开人群,一阵风一样的跑开了,跑回到刚刚将奶娘和大皇子撇下了地方,小伍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没坐在地面上,小伍目光所及的,是一片的狼狈,那奶娘,同样也死不瞑目的躺在了地面上,睁着一双死活都不肯闭上的眼睛,然而那个小小的孩子,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小伍懊悔的一拍自己的脑门,已经不受控制的开始懊悔了起来,整个人看起来都是不受控制的懊恼,简直是被眼前的一切都刺激到了,整个人都处在了一种癫狂的状态上。暴走的在地面上走了一圈,小伍焦躁的踢开脚下的石子,都是自己太粗心大意了。那个人的目标明显是沐筱萝,显然是想要将沐筱萝杀掉。

    然而此时的沐筱萝正坐在楚承辉的床边,眼中有千丝万缕的柔情将躺在床上的楚承辉看着,伸手感受着楚承辉瘦骨嶙峋的手掌和他温热的体温还有清浅的呼吸,沐筱萝的心,在那一瞬间酸楚的不能自已。鼻头上也瞬间盈满了酸酸的气息,眼眶中有泪水,似乎下一刻就要滴落下来,缓缓的闭上眼,便是往日缱绻着从眼前倦怠成千丝万缕的故事,就这样在她的心头酝酿着,发酵着,甚至是痛着,沐筱萝缓缓的就这样笑了起来。

    “楚承辉,我笨打算与你一起长睡不醒的,可是还是不行,我还是被一个孩子的声音叫醒了,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像是一个女人,总是能够独来独往的,甚至是能够一夫当关的面对一切,在我的面前,是不是总觉得找不到一个男人该有的强势和尊严,渐渐的开始讨厌我的强势和倔强。可是楚承辉,我真的只是一个女人,只是一个简单的女人,我这辈子都没有什么太大的愿望,若是要说起的我愿望,其实也只有一个了,关于你的承诺,关于你承诺给我的闲云野鹤的生活,关于你说的瓜田李下,关于我想生个孩子,陪着我们两个四海为家。”沐筱萝第一次,有眼泪控制不住的从眼眶掉落下来。那么那么的凄楚那么那么的酸楚,黄泉碧落,她都舍不得他一个人去走,就如同他们之前就说好的,若谁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就是这样的承诺和誓言,这么疼痛的在她的内心里面发酵着,甚至让她愿意就这样一睡不醒,

    可是却还是被那一声稚嫩的娘亲给唤醒,还是无法欺骗自己,她还是无法隐藏自己内心的想法和愿望,她还是更多的希望他能够完好无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作为一个鲜活的生命,能够抓着她的手去面对人世间一切的不公平,甚至是能够与他生一个孩子,就像是楚承辉和叶蓝田的孩子那样的可爱就好了,她并不希望一直被别人的孩子唤作娘亲,她想做她的娘亲,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做不到。

    楚承辉的手指就这样在身侧动了两下,沐筱萝惊喜的将楚承辉的手指看着,甚至是一瞬不瞬的看着,生怕自己一时移开了视线,楚承辉那在轻轻动着的手指就这样成为了自己眼前的幻想,再也不会出现,天知道,她等了他这么久,多么的苦。

    扶苏此时恰巧推开了楚承辉的房门走了进来,在看到了坐在楚承辉床边的沐筱萝的那一刻,眼神中掠过了一抹震惊,然后就缓缓的笑开了来。“我还以为你也会这样一睡不醒呢,想不到,你竟然就这样乖乖的醒过来了,真是不容易的很,”扶苏的语气中带着调侃还有一缕心酸,也注意到了沐筱萝一瞬不瞬的盯着楚承辉不断勾动着的手指。

    “别看了,快半年的时间了,他就一直这样,最开始我以为我自己也是看到了希望,可是到最后却发现并不是这样的。他或许是在苦苦挣扎着,然而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却还是未知的事情。”扶苏缓缓的叹息了一声,似乎也是对于现实的无奈,一点点的被现实打败,渐渐的开始学会了接受,接受现实的残酷,除了这样接受,似乎也没有什么别的其他的办法。沐筱萝浅浅的笑了起来,也不回答扶苏的话,只是眼前白茫茫的一片。瞬间被眼泪封了眼前的视线,下一刻眼泪据会如同倾盆大雨落在眼前人的身上。

    然而沐筱萝却倒吸了一口冷气,缓缓的扬起了自己的头,选择了将眼前倒流回去。她不能哭,还没说楚承辉会一睡不醒,她怎么能够先一步提前认输。扶苏的手中端着一小碗的营养液,要将从楚承辉的口中一点点的送下去,沐筱萝颤抖着手从扶苏的手中接过了营养液。“师傅交给我吧,让我来吧。”

    沐筱萝的目光再一次落在楚承辉还在不断的勾动着的手指上。看着沐筱萝手指上不断勾动着的模样,沐筱萝的眼前再一次白茫茫一片,如果真的在挣扎,是不是真的在为了她而不断的努力着呢。

    小伍伸手拍打着那奶娘的脸颊,再确认了那奶娘不会再醒过来的时候,也意识到了事情的发生不是简简单单的杀人事件那么简单,那个沐筱萝身边的贴身的小丫鬟的死,昭示着凶手现在并不想让皇上知道沐筱萝已经醒过来了,然而奶娘的死和孩子的失踪,同时也昭示着这个凶手是要将这个孩子作为人质,小伍缓缓的从地面上站起来,眼神森冷的环视着四周,企图在风吹草动之间找到这个凶手的影子。

    此时气了微微的风,天边的云彩也开始像这样一起聚拢,打着卷的开始向一起堆积着,小伍的嘴角不屑的勾起来,眉眼之间虽然意气风发却还是带着一抹凝重的在一边的小小树林和假山之中开始搜寻了起来,奶娘的尸体还没有凉那个凶手也一定在自己的身边不远处,然而小伍好奇的是那孩子为什么没有一声哭声传出来,意识到那孩子可能在这个人的手中受了苦,小伍就止不住的咬牙切齿。

    不得不说的是这孩子是比较让人喜欢的,不管是段峰白灵儿,凌晨风沐筱萝还是他,都是比较喜欢沐筱萝怀中的这个孩子的。所以此时这个孩子的丢失,无疑也是点燃了小伍心中的一簇怒火,怒火燃烧中,小伍不断的在假山边上绕过去,假山是由一些钟乳石堆砌而成的,中间有无数的缝隙,小伍余光所见,缝隙之中有一席蓝色的衣角一闪而过,小伍的心中明了,这便是一个奸细乔装改扮的太监。

    “给我站住!”小伍一声暴喝瞬间飞身而上,站在了假山上的一个空隙处,一低头就看到了在假山之中穿梭着的男人,那男人的怀中就抱着失踪了的孩子,孩子的口中被塞了一块大大的棉布,眼睛水汪汪的蓄满了泪水,将小伍抬头看着,小伍的眼神中略过了一抹怒气,脚下也是一刻不停的阿紫假山上向前飞掠着,追着那个在假山内行走的男人的生硬,那男人在假山的尽头猛的抽身跑了出来,迅速的抱着怀中的孩子便从假山里面冲了出来,几乎是一闪身就冲出了假山,迅速在眼前的草地上掠过。小伍的眉眼一暗,身子一低便跟了上去。“你给我站住!”小伍站在那人的身后,虽然看不见那个人的脸,却还是在那个人的身上感受到了力气和煞气,也感觉到了那个人你一身的近乎于疯狂的煞气,铺天盖地的带着邪恶,甚至远远的都能够感受的到。

    那男人忽然顿住了脚步,也不再向前跑,而是任由跟在自己身后的小伍就这样追了上来、小伍在那男人身后的一步之遥处站了下来,看着男人身穿着一身的太监服的背影微微的拧紧了眉头,似乎思索良久,在自己的印象之中搜寻着这个男人的身影。然而搜寻良久却并没有找到关于这个男人的任何一丝印象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