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203章 203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你早就知道小伍这孩子是喜欢你的吧,只不过就是一直装傻,当做不知道,还将小伍像是弟弟一样的带在自己的身边,因为你知道,小伍这辈子都不会说出来,他喜欢你这句话,然而却没有想到,今天被一个莽莽撞撞的新兵捅了出来,这种失算了的感觉,不好受吧。”凌晨风的话里面也不见得是揶揄,但是却是字字珠玑的踩在了沐筱萝心理面最痛的地方,让沐筱萝有那么一瞬间苍白了脸颊,倒吸了一口冷气,沐筱萝并没有说什么,反倒是出奇的安静。眼神依旧飘渺的向着小伍跪着的地方专注的看着。

    “你说小伍这个孩子怎么就这么倔强呢,倔强的不管有什么事情都不和我说,倔强的那么的不肯求饶,我都让他跪下了,别人都给他求情了,他却从来都没有开口求过我。沐筱萝的眼中写满了不理解,似乎是并不理解小伍为什么就没有开口求她,也似乎是不理解小伍为什么如此的倔强。

    “你当初看中的不也是小伍的倔强吗?一个人的倔强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渐的被磨砺一空,而是会越发的浓重,成为一个越来越倔强的人,就比如你,就比如小伍。”凌晨风说的话可谓是一针见血,一字一句尽管是踩着沐筱萝心头上最疼的地方说,但是沐筱萝却不得不承认,凌晨风说的是对的,自己当初就是因为小伍眼眸中的那一抹倔强才相中了小伍的,从此以后就一直将小伍留在自己的身边,她只想到了小伍有一天会变成人才,然而却不曾想到,小伍的倔强据好像她身上的永不服输一样,不会被岁月冲淡,反倒会随着岁月的流逝一点一点的加重,最后成为岁月中不可磨灭的痕迹。

    沐筱萝原本是想要清浅的笑开来的,可是当笑容到了嘴边,她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笑不出来了,自己这么多年,孤注一掷的往前行走着,做着一切自己认为是对的事情,渐渐的学会了独当一面,甚至是渐渐的学会了不依靠,可是累不累,寂静深夜,她也曾问过自己多少次,累不累,如何能够说不累。

    小伍那孩子,现在要走的难道就是自己的路吗?沐筱萝忽然不敢想,自己一手将小伍带出来,难道就这样将小伍带到了自己的路上吗?

    夜色一点点的降下来,所有的火堆旁边也都支起了帐篷,士兵们也都一个个的躲进了帐篷里面,躲避着外面的风雪准备睡觉了,沐筱萝原本说的是要在这个城门前吃过饭就这样杀进去的,可是最后摆在眼前的现实却好像并不是这样的。他们在城门前吃过饭,竟然就要在城门前睡觉,虽然大家都不明白沐筱萝的葫芦里面究竟是卖的什么药,但是出于他们对于沐筱萝的信任,却还是一个个都搭起了帐篷,进去睡觉。

    但是那些新来的士兵却并没有帐篷,此时的他们只能裹紧自己身上的棉袄,不断的在地面上跺脚,打着哆嗦,带着祈求的眼神将沐筱萝看着,似乎在等待着沐筱萝给他们分发帐篷,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沐筱萝就这样冷眼看着他们在地面上不断的哆嗦着,这支队伍不算庞大却也不小,足足有近五千人,此时黑压压的五千人站在地面上打着哆嗦。却是是有些滑稽可笑,然而沐筱萝只是冷眼看着。

    终于有人忍不住的开了腔,“你难道是骗我们的不成。当初说好了和这些老兵的待遇是一样的,怎么到了这时候他们都可以去睡觉了,而我们还哆哆嗦嗦的站在这里,这难道就是你们口中所说的公平吗?”

    “这当然就是我给你们说的公平,如果最开始你们的士兵没有得罪我们的士兵的话,你们还会和我们的士兵其乐融融的相处着,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我们十万大军的帐篷,一个帐篷里面塞你们一个人,也都睡下了,我相信我的士兵不是那么吝啬的人,可是你们不知死活的得罪了我们的士兵,我们的士兵也都是团结的,既然你们把自己当做是新兵来看,总觉得大家在欺负你们,那么他们自然也会把你们当做新兵看,这就是你们进入我们军队的第一堂课,让你们好好的学学,怎么融入这个集体。”沐筱萝的这一席话,不免让这个跪在地面上的新兵再一次变成了矢志重地的存在,不管是老兵还是新兵,已经没有任何一个队伍能够接纳他的存在。其实仔细想想他也没有什么错,只是错在了没有一张巧嘴,侮辱了小伍,就这样被两个队伍同时排斥了出来,成了一个可怜人,再也没有任何一个队伍愿意接纳他。

    “现在,给你们一个机会,自己找帐篷,看看自己能不能睡进去,如果能睡进去,就是你们的运气,不能睡进去,就在这里站着吧。”沐筱萝的话和语气都颇为无情,这些新兵们面面相觑,全部都将对方看着,也全部都在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一抹不确定和不可思议,于是所有的人都站在那里没有动,他们都是些大三粗的士兵,不会说什么敬语,更是不会是求人,原本大家都能够打成一团,相处也挺融洽的,现在要他们弯腰低头的去求一片睡觉的地方他们做不到。

    所以所有人都宁愿这样只身屹立在风雪当中,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去找可以睡觉的帐篷,倒是一直闭目养神的小伍在此时此刻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别为难他们了,让他们去睡觉吧,他们也只不过就是一些士兵,没有他们的任何过错。”

    所有人都不可置信的将小五看着似乎没有人能够想到小伍会站出来替他们说话,一个个全部都惭愧的低下了头,不再说话,只是将自己的下唇死死的咬着。沐筱萝浅浅的笑了起来,眉眼弯弯的目光再月光的照耀下更加的显得清冷神圣,似乎一直都在等着小伍的这句话,看着小伍倔强严肃的容颜,沐筱萝才缓缓的张开了口。“都带新士兵回去睡觉吧。”沐筱萝这句话刚刚落下,一个个的帐篷里面全部都站出来了一个人,一个人带着一个新兵走回了帐篷里面。

    小伍此时刚巧抬头去看沐筱萝,恰好与沐筱萝的眼神对在了一起,微微有些窘迫的低下了头,小五只感觉自己的膝盖都已经麻木了,不断的有寒流一阵阵的沿着膝盖攀爬到他的身上,在他的身体里不断的肆无忌惮的流窜着,让他止不住的一阵阵的打着寒战,从最开始的有感觉到渐渐的麻木,小伍现在已经感觉自己的腿上没有了任何的知觉,剩下的只是麻木的滋味。远处城门口有微弱的火光,沐筱萝屏息凝视的看着城门,果然在隐约之中看到那城门缓缓的洞开了。

    此时雪已经停了,整个世界在这一瞬间看上去都是一副银装素裹的模样,好不美丽,然而空气之中却凝结着一抹肃杀的味道,似乎是夜色张开了血盆大口,要将沐筱萝这十万大军全部都吞噬进去一般。有的声音从城内传来,一队人马借着月色就这样在城中摸索了出来,看那模样便知道,是要来攻打沐筱萝的军队了,此时沐筱萝手下的士兵才刚刚睡下,甚至能够听到偶尔传来的轻声的鼾声。

    沐筱萝的眼眸一窄,她还没有去找他们,他们反倒已经来找她了,怕是就是要打她个措手不及,以便能够取得更好的胜利吧,然而沐筱萝和凌晨风之所以一直早在火堆边上没有睡,等待的也就是这个时刻的来临。凌晨风从怀中摸出来一个口哨,放到了口中猛的吹响了起来,原本安静的军营此时瞬间发出了的声音,是所有士兵翻身而起往自己的身上套衣裳的声音,原本从城内出来的士兵还是一副摸索着摸索着向前走的养子,在听到了凌晨风这一声哨响的那一刻,也全部都不客气的向着沐筱萝的军队就冲了过来,然而沐筱萝的士兵也好像之前就已经有所准备一般,全部都列阵以待,准备好了打仗的准备。

    沐筱萝走到小伍的身边,伸手将小伍缓缓的从地面上搀扶起来,小伍的小腿处穿来一阵阵的酸软麻痛的感觉,就如同有一个个的小虫子在他的身体里面不断的趴着,咬着她的关节,让他关节无比的疼,沐筱萝也清楚的听到了从小伍的关节处传来的吱吱嘎嘎的声音,是机器老化了的声音,此时就从小伍跪了一晚上的关节处传了过来。

    城内的士兵似乎列阵以待的等了许久了,就等着沐筱萝的军队睡熟了的时候好突出起来的进行一场偷袭,然而似乎没有想到的是,沐筱萝的军队竟然提前就做好了准备,此时一个个都已经睡了一觉,无比的精神。

    那城内的将军看到眼前的这一幕的那一瞬间,整颗心都咯噔一声向下坠了下去,心中有个不好的想法瞬间酝酿了起来,自己上当了,上了沐筱萝的当了。沐筱萝也不说话,只是浅浅的笑看着自己眼前的万人军队。相对着沐筱萝手中的这支十万之师,就如同一只羔羊在面对着一只老虎。

    沐筱萝的手中还搀扶着脚下酸软的站不稳的小伍,然而小伍却轻轻的扒开了沐筱萝搀扶着他的手,似乎已经做好了自己一个人站立的准备,然而在沐筱萝的手从他的身上抽离的那一瞬间。脚下却还是不受控制的踉跄了两下,幸好站在小五身后的士兵伸手将小伍扶住了。

    然而那个和小伍一起跪在地面上的那个士兵,此时此刻就没有小伍那个幸运了,战争都已经拉开了序幕,他却还跪在地面上,就好像大家都将他遗忘了一般,根本就没有人能够想起来他的存在尽管他还跪在后面口中不断的发出呜呜的声音,大家依旧没有人回头去看他,就算是有些老兵和新兵回头去看他了,最后也选择了视而不见。

    那士兵没有办法,却又不想就这样死在这里,只能向着一边滚了过去,整个人在地面上滚了一圈,然而却没能从地面上站起来,就如同所有的寒气全部都聚集在她的身上了一般,膝盖里面也如同有虫子在不断的爬来爬去,在不断的侵蚀着他的神经,只能不断的咬紧牙关来抵挡着一阵一阵的痒麻的感觉,整个人都不受控制的不断发出了哼哼的声音,在地面上不断的滚动扭曲着自己的身体,来抵抗这一阵阵的难过。然而所有人看在眼中却没有人去帮他。人群中走出来一个人,是唯一一个没有穿着一身盔甲的人,就这样走到了这个士兵的面前,俯身将这个士兵看着。“你想活下来吗?”他轻声问着,声线里有悬壶济世的温柔。躺在地面上的士兵不断的点着自己的头,生怕自己点头电慢了,这个男人就这样转身离开,把自己仍在这里自生自灭了。

    “救救我。”因为牙齿被打掉了,于是说话都有些漏风,说出来的话也是含糊不清的声音,却抱着段峰的腿,一刻都不肯松手,生怕自己一松手,这一根救命稻草就这样的消失不见了,然而段峰的身后却随之挤出来了另一个女人,眉眼已经精致,却比沐筱萝眉眼之间的凌厉温暖了许多,甚至连线条也温暖了许多,那女人伸手将段峰的衣襟拽着。“沐筱萝没说要管这件事情咱们就不要管了,必将他是得罪了小伍,沐筱萝要他死还是生也不是我们过问的了的,还是沐筱萝出声了我们再管吧,不然的话就不要管了。”浣碧的眼神中写满了胆怯和委屈,似乎害怕祸及自身,她渐渐的开始活的胆怯了起来,不敢去面对现实,甚至是不敢去做自己曾经会认为对的事,她甚至也忘记了,自己什么时候开始没有了内心纯良的观念,那士兵听到浣碧说不要救自己了,眼神中的惶恐就更加明显了起来,甚至整个人都害怕的哆嗦了起来。抱着段峰的大腿的手更是一刻都不肯松开,甚至是将脸都贴在了段峰的裤脚上,一副赖上了段峰的感觉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