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191章 191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那男人却猛的将自己的笑容收敛了起来,似乎也感受到了沐筱萝笑容和动作里面的嘲笑,整个人都凝重了起来,看着沐筱萝的眼神也瞬间就带上了愠怒,似乎要这样将沐筱萝投尸江中,沐筱萝却在此时抬起了眉眼,甚至是有些迷茫的将眼前的人看着,看着他眉眼间的那一丝狂躁和戾气,同样也看着她眼底的那一丝不屑,沐筱萝的眼神澄清如水,似乎一丝一毫的伤害的意味都是这样的。

    沐筱萝浅浅的笑了起来,眉眼弯弯,整个人看起来也是甜甜的,甜美的人畜无害,可是这并不代表这样的沐筱萝,站在她眼前的那个男人就会就此放过她。能够在他的面前还保持着自己的形象的女人,哪里可能是一个简单的毫无伤害能力的女人,那国王忽然对这个女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低头将沐筱萝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忽然俯下身就这样坐在了沐筱萝的身边。

    “过往。”那个士兵看着自己的歌国王就这样在沐筱萝的身边坐下来,忍不住大声的提醒了起来,提醒着那个男人他自己尊贵的身份,是不能够和沐筱萝这样的人坐在一起的,然而那男人的眼神却如同刀子一般的向着她射了过来,冷眼将那个人看着,那人猛的噤声,沐筱萝却清浅的笑了起来,容颜精致,却也满满的都是一种带着看透和明晰的嘲弄,原来不管是在哪个国家,在一个什么样的国家,王权都是最真是的存在。

    怪不得有这么多的人为了王权而奋不顾身的去抢夺,却争夺,甚至是去为了王权做一些不且实际,甚至是去丧心病狂的做一些事情。

    “你在想什么,你是第一个让我看不透的女人。”那国王对于沐筱萝的兴趣越发的浓重了起来,伸手挑起沐筱萝的下颌,上上下下的将沐筱萝仔仔细细的看着。“还是说你们中原的女人同我们这里的女人都是不同的,于是我琢磨不透你。”那男人眼中的笑意越发的明显了起来,甚至带上了探究性的将眼前的女子看着。

    情趣浓厚,似乎是一只猫抓到了老鼠一般的表现,那种兴趣浓厚的玩弄意味,明显的如同墨汁一般的浓厚,沐筱萝却一别头躲避开了那男人的视线,声音略微的有些淡漠。“我们国家的女人与你们国家的女人自然是有所不同,让我来想想,你们国家的女人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是不是看到你都是眼毛桃心的养子,可是真是可惜,我没有。”沐筱萝的眼神中似乎还带着调笑,那男人在沐筱萝的面前,一而再再而三的受挫,甚至是被沐筱萝羞辱的死去活来,这对于他来说这是从来都没有的,也是以往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女人,你是想死在这里吗?你知不知道,我就是这里的神,所有来到这里的人,我都有掌管他们生死的权利。”那男人的眼中有着深刻到了疯狂的自信,是长期的高高在上菜形成的自信,那么的深切清楚,可是在沐筱萝的眼里,这一切,什么都不是。

    因为同样的,这一生她经历过风雨,却也一样在大风大浪之中颠簸着,她也是个骄傲的人,骄傲的不容人抗拒,骄傲的不容人背叛,又怎么会容许别人看不起。

    “你来告诉我,你为什么来这里,想要的又究竟是什么。”那男人一眼看进沐筱萝的眼底,却没有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爱慕活着是胆怯,沐筱萝的眼底就是这样的平淡无波的,整个人看起来坦坦荡荡,那么的平静,平静的可以激起人内心的千层浪。

    “我要你国家的皇权。”沐筱萝一字一句的从口中蹦出来这句话,却瞬间就激怒了坐在她面前的男人,那男人原本是坐在她的面前的,可是当听到了沐筱萝的这句话的那一刻,整个人却瞬间从地面上狂躁的跳了起来,那一双眼,满满的全部都是怒火的将沐筱萝看着,如同千刀凌迟,要将沐筱萝千刀万剐,抽筋剥皮,这一辈子,他最不允许的就是别人觊觎他的黄泉,然而在这样一个易守难攻的地方,也向来没有任何一个人敢于觊觎他的皇权,唯独这个胆大妄为的女人,敢说出来觊觎她黄泉的话。

    “你叫什么名字?你还是我有生之年第一个看到的,敢于在我的面前说正在觊觎我的黄泉的女人。”那男人的笑容不屑,却是显而易见的怒火中烧,沐筱萝抬头坦坦荡荡的将那个男人看着,眼中眸光皎洁,却是一副聪慧的模样,也没有因为眼前男人的怒火而产生任何的退却的意思。

    “哦?竟然没有人觊觎过你的皇权,这天下的战争不就是如此吗?挣来夺去,为了权利,甚至是为了女人,为了宝藏,你这样一个如同金矿的地方,怎么会没有人想要掠夺。”沐筱萝此时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无所畏惧的女人,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做着春秋大梦的女人,就连说出来的话,也像是一个十足的疯子。

    那男人眼中的暴怒一点点的冷却了下来。冷眼将沐筱萝看着,那眼神分明是在看一个分子,那么的无情,也是那么的滑稽。“我的王国,易守难攻,岂是你这种白日做梦吹嘘说大话的人就能够拿到的。”那男人长期身居高位的狂妄,让他就连说话的时候也都是同样的高高在上的。沐筱萝却不屑的叱声笑了起来。

    “我若是说,你的国家,你的子民,会造反呢。”沐筱萝的声音那么的不屑,反倒将那男人杠杆个看着她的眼神挥洒的淋漓尽致的向着那个男人看了过去,似乎在不屑的看着那男人毫无理由的自信和狂傲,那男人忽然猛的停下了自己的笑容,将沐筱萝打量着,那打量的眼神也有些疑惑。

    为什么沐筱萝的每一次问话,有的时候看起来像是一个疯子,有的时候却平静好像暗藏玄机,这来来往往之间确实是让他整个人都疑惑了,但是那男人却还是开了口,因为他相信,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抢夺下来他的国家,因为在这个国家里,他就是王权和神权的象征。

    “你以为,我的子民就像是你们战乱不止的中原人一样内讧,而且不断的揭竿起义吗?你错了,我的每一个子民,在生下来的那一瞬间,就被冠以了奴隶一般的生存权利,没有我,他们不能活,而且,在我的国家,全民皆兵,全民皆兵你懂吗?不管你从哪个方向进攻我,或者你想要造反,甚至还没能杀出一个城池,便已经成了一滩烂泥。”

    那男人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在自己的脖子上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那嘲讽的显而易见的模样,确实是给沐筱萝上了一刻,沐筱萝也在男人说完了这句话的时候缓缓的低下了头,似乎在思考思虑着什么,整个人看起来都微微的有些凝重。

    “我明白了。”沐筱萝轻轻的从口中吐出来这样一句话,男人脸上刚刚还在张狂着的笑容在这一刻却猛的定在了脸上就如同时间凝固而他终究是笑不出来,那男人也在这一瞬间瞬间通明了,沐筱萝究竟是为了什么而来到他的身边,眼中有燃烧起来的怒火,烧的他五脏六腑都痛了起来。

    “你是我见过的最有谋略的女人。”那男人几乎要将这一句话咬碎在自己的唇齿之间,说话的时候也满满的都是愤恨的滋味,在身侧我成拳头的手,不断的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就如同沐筱萝此时此刻级这样被他攥紧在了拳头当中,被他一点一点的揉碎。

    “不是我太有谋略,而是你太狂妄自大,我不过是给你了一个我要抢夺你国家的暗示,你的脑袋就定向的向着那边想了过去,但凡你转一个弯,我就不可能会成功。”沐筱萝的语气也颇为不屑,一转身就要离开,却被那男人在伸手一把抓住了头发。沐筱萝吃痛的向后扬起了头。“就算是你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又能够怎么样,你一样走不出这里,走不处这里,你得到的一切就都没有意义。”那男人的眼神是阴狠的,带着杀之后快的意味,沐筱萝的眼神却依旧清冷,带着运筹帷幄的自信,沐筱萝的手就这样向着身后挥了过去,身体柔韧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一只手狠狠的就向着男人最脆弱的地方抓了过去。

    “你这个贱人!”

    那男人下意识的松开了抓住沐筱萝的头发,眼中的火焰瞬间升腾起来,手掌高高的举起来,猛的向前压了过去。“给我抓住这个女人,别让她跑了。”那眼中的恨意,是要将沐筱萝挫骨扬灰的阴狠,他活在世上那么多年,从来没有人敢欺骗他,更何况是戏弄他,然而今天,沐筱萝彻彻底底的让他颜面扫地,她只是一个女人,却让他像是一个猴子一般的被她耍的团团转,这若是传出去,叫他情何以堪。那男人的眼神中带着满满的愤怒和羞耻,恼羞成怒的人往往都将那个给予他尴尬的人看做仇人,此时的沐筱萝,无疑就成了他眼中的仇人,在这个荒蛮的民族,武力,是可以解决一切的。

    那些士兵得到了王的命令,立即蜂拥而上,将沐筱萝团团包裹在内,那刚刚一再出声制止沐筱萝的士兵看着沐筱萝的眼神,似乎还有着一缕无能为力的无奈,沐筱萝就这样云淡风轻的笑了起来,她着实没有想到,在这个全民皆兵,全部都忠心耿耿的国家,居然还有人会给她一丝怜悯,然而沐筱萝的眼神却也是冰冷的,她孤军奋战了这么久,永远都知道自己要做的是什么,想要的是什么,别人的怜悯目光,她不需要。

    沐筱萝似乎没有看到围绕在自己身边的,要取下自己项上人头的士兵,而是漫不经心的向前迈了一步,再一步,似乎就要这样穿透人群走出去。然而那国王却一闪身挡在了沐筱萝的面前,那眼中的狂傲自信唯我独尊,似乎已经让他看到了胜利的光辉,将沐筱萝看着的眼神也是高高在上的模样。“让我猜猜,你是什么身份,你们中原的女子,果真是不同的很,丫头,还记得你答应要与我春风一度吗?”男人先是用拇指和食指摩擦着自己的下颌,似乎在摸索着短短的胡茬,然后猛的伸手,将沐筱萝的下颌猛的抬起来,甚至在那一瞬间,听到了牙齿磕碰到一起的声音。沐筱萝的舌头甚至在这磕碰之间被自己咬破额一个小口子,有鲜血瞬间从小口子里面流出来,满嘴的腥甜味道。甚至连鼻腔里面都盈满了这味道。沐筱萝眼底的波澜不兴在这一刻总算是有了变化,仔细看上去就会发现,沐筱萝眼底的,是杀意,不如那男人眼中的来的浓烈,却比那男人眼中的要森冷。

    沐筱萝的下颌被那男人握在手中,并且向上高高的抬起来,迫使沐筱萝的头向上抬着,直对向那男人的眼底。那男人的眼底是茹毛饮血的戾气,是沐筱萝向来最讨厌的粗俗的样子,在沐筱萝的眼里心里。最喜欢的还是楚承辉那般的云淡风轻,那种信手拈来运筹帷幄的气度,一直都是沐筱萝最喜欢也是最欣赏的存在,就这样在沐筱萝的心头徘徊着,辗转反侧。

    沐筱萝的舌头忽然卷了起来,舌间有细小的一根针,直向着那男人飞射了过去,那男人的动作也不可谓不块,一闪身就躲过了沐筱萝的偷袭,那针就这样从男人的肩头擦过,直接命中在站在男人身后的士兵的身上,那银针瞬间隐没在士兵的身体里,那士兵的脸上便泛起了一层青黑的颜色,整个人瞬间痉挛了起来,彭的一声摔倒在了地面上,不住的抽搐了起来,嘴角甚至还有白色的沫子不断的流淌下来,整个人就好似得了癫痫一般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