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190章 190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船在靠岸的时候发出一声彭的一声碰撞的声音,更是将沐筱萝撞的七荤八素的,只感觉眼前都有金星要冒出来了。胃里面也在不断的翻搅着,似乎下一刻就会吐出来一般的难受,沐筱萝还没能将一口气喘息明白,海岛上的人就已经跳到了穿上,伸手将沐筱萝的两只胳膊都夹住了,甚至是高高的架起来,让她的整个肩膀都产生一种撕扯的疼痛,让沐筱萝疼的龇牙咧嘴,沐筱萝这次是抱着一定的目的而来,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是不对动手的,所以就算是这帮人此时如此的对待沐筱萝,沐筱萝却还是像一个木偶一般任由这帮人摆弄着。

    “跟我没有关系啊,我是无辜的,我就是一个船夫,是这个女的雇了我的船,来这边的,我也不知道这边是一个国家啊,我上有老下有小,只是想要糊口养家,真的跟我没有半点的关系,我求球你们了,放我回家吧,我以后肯定不会再来这里了。”那人此时已经害怕的涕泗横流了起来,眼泪鼻涕加在一起,都要从鼻子里面流出来,真的是毫不狼狈的模样,然而沐筱萝却是神色淡淡的,也不反抗也不为自己说一句好话,似乎已经放任自流了一般。“你和我们说这些也没有用,你得和我们的将军和国王说,走吧。”其中一个看起来不似十分暴怒无脑的人轻声的开口说道,驾着沐筱萝就拽着沐筱萝向前行走了。沐筱萝被拖拽这,浑身都难受,却还是不得不跟着那些人被拖拽着向前走,整个人脚下都在踉跄着不断的向前行走着,那些小小的士兵都在回头将沐筱萝看着,看着沐筱萝的倾世容颜,好看的紧。他们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子,好看的似乎是粉雕玉镯从画里面走出来的模样。那好看的轮廓和棱角,如同刀刻的模样。让这些士兵百看不厌,不断的回头偷偷的去看沐筱萝的容颜。

    “你们在看些什么?”沐筱萝却浅浅的笑了起来,似乎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正处在一个随时可能丧命的情况下,甚至还在和驾着他不断的向前行走的人说起了话,那一笑之间的妩媚和倾国倾城,让那些士兵全部都瞪大了眼睛,眼见着似乎要有口水留下来,那个刚刚开口说话的似乎是一个官的男人此时轻轻拧起了眉心,不悦的呵斥了一句。

    “都给我专心的向前走。傲视放跑了逃犯,我为你们是问”在那士兵的眼中沐筱萝一定是因为想要逃跑才向着这些士兵使用美人计的,可是事实上却并不是如此的,沐筱萝同这些士兵说话的原因,也只有她自己清楚明白。

    “你那么凶做什么,虽然我是你们抓住的入侵者,但是你们有规定入侵者是不能说话的吗?不是吧,我和你们的士兵说话难道也是不对的,真的是小气的紧。”

    沐筱萝横眉冷竖,也带上了点滴的不悦,看起来也是非一般的好看。整个人都美艳的不可方物,那些刚刚转过了头去的小士兵此时此刻又控制不住的将头转了回来,将沐筱萝看着。沐筱萝一笑之间风华绝代,也确实是迷了人的眼。让人忍不住的移不开然而那士兵却仿佛一瞬间就生了气,近乎于恶狠狠的将沐筱萝看着。“你现在这般同我说话,你就不会后悔的吗?一会裁决的时候,我若是不给你说好话,你自己好好想想,你会得到什么下场。”那士兵口气中的威胁那么的显而易见,然而沐筱萝却颇为不屑的笑了起来,那眉眼精致,笑容之间颇为不屑的模样,也确实是让人微微的有动心,那男人忙转回了自己的视线。

    那个被沐筱萝雇船的船夫在看到沐筱萝脸上的笑容的那一刻却似乎忍不住怒火中烧了起来,转头将沐筱萝看着的眼熟呢也是恶狠狠的,看着沐筱萝百花齐放的笑颜,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他本来就是一个无辜的船夫,也不曾同她多要一分钱。却被她害成了这般回不了家,甚至还会有生命危险的境地,如何能够不生气,于是对着沐筱萝,那船夫却也不曾留下丝毫的情面,对着沐筱萝便破口大骂了起来。

    “你这个贱女人,都是你,带着我来这个地方,害我性命,你这个不贞洁的贱女人。”筱萝刚刚的笑容看在这个男人的眼中自然是满满的都是不屑的神色,将沐筱萝当成了浪荡的女人,沐筱萝的眉眼一冷,却并没有反驳,只是眼角魅惑生情,不管在哪一个角度看上去,都倾国倾城。

    沐筱萝被身后的人一推,双腿一软,险些跪倒在地面上,那个在沐筱萝身后推搡了一下的男人正是刚刚在路上,沐筱萝与之呛声的男人,他在沐筱萝身后退了一下的意图也更是再明显不过,不过是想要让沐筱萝就这样跪在眼前的地面上,然而沐筱萝偏生就是一个倔强的人儿,此时此刻,没有一丝一毫的想要下的意思。

    倔强如沐筱萝,怎么可能就这样给眼前的人跪下,这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沐筱萝倔强的一**坐在了地面上,那在沐筱萝身后推了沐筱萝一把的士兵也微微吃了一惊,没有想到沐筱萝竟然就这样顺势坐在了地面上。

    “大胆,看到了我们的国王竟然还不下跪,你还想不想活了。”沐筱萝似乎从哪个士兵的口中听到了在乎的意味。那焦急的声线似乎在提醒着她,在这个男人的面前一定要跪下来,可是到最后,沐筱萝却还是倔强的坐在了地上,哪个男人的眼中一种恨铁不成的颜色,一边焦急的伸手就过来拽沐筱萝的手腕,似乎想要就这样讲沐筱萝从地面上拉起来,沐筱萝浅浅的笑了起来,便不再说话。只是身体却如同千金重一般的在地面上坐着。

    那坐在前面的男人忽然闷声笑了起来,似乎看到了什么特别有意思的事情一般,那笑容和笑着的声音竟然是无比的愉悦的,“你倒是我见到的第一个敢不下跪的外来人,来说说你闯进我国土的原因吧。”那人好整以暇的坐在上面,将坐在地面上垂着头的沐筱萝的看着,他就不相信,有人不想活着从这里走出去的,然而还未等到沐筱萝开口,那同沐筱萝一同前来的船夫就已经被爬了起来,用近乎控诉的眼神将沐筱萝看着,伸手将沐筱萝指着。

    “跟我没有关系啊,我是无辜的,我就是一个船夫,是这个女的雇了我的船,来这边的,我也不知道这边是一个国家啊,我上有老下有小,只是想要糊口养家,真的跟我没有半点的关系,我求球你们了,放我回家吧,我以后肯定不会再来这里了。”那船夫的求生**的十分强烈,自从来到这里,沐筱萝已经不止一次听到那船夫的说辞了,沐筱萝只是默不作声的听着,听着那船夫对于眼前的人的祈求的神色。

    然而那个坐在王位上的男人却在这一刻不悦了起来,整个人都沉郁了下来,声线也都是沉沉的,几乎是用叱咄的声音呵斥着跪在他王位下的船夫。“我让你说话了吗?你就说话。你以为你自己是谁!”那国家拍案而起,一挥手。“给我把他拖下去斩了。”那眉眼之间的狠色,那么的清晰,那船夫听了,整个人都如同傻掉了一般的立在了原地,涕泗横流。

    “我求求你了,你放过我吧,这件事情真的和我无关,我还不想死啊,我的妻子孩子还在家等着我啊。”在面对死亡的那一刻,已经没有谁能够顾及得上自己的形象和尊严,整个人都如同要趴在地面上痛苦一般不断的挣扎哭泣着,那么的触目惊心的哭声,震天动地。沐筱萝在这一刻才缓缓的抬起了自己的头。“放他离开。”沐筱萝的声音是清浅的,却是掷地有声的,她不是喊着说的,却准确的落入了在场所有人的耳中,那么的清晰洪亮,就连还在挣扎着的船夫都已经不再挣扎了,回头错愕的将沐筱萝看着。

    他原本以为沐筱萝会不顾他的生死。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被这些荒蛮之人待下去杀掉。那站在台上的男人叱声笑了起来,用满是不屑的鄙夷的眼神居高临下的将沐筱萝看着,笑容更是充满了不在乎。“你凭什么叫我把他放了,我是连你都要杀的。”他的声线里带着生啥掠夺的无情,也当真书写了这个荒蛮的岛国的荒蛮。沐筱萝的眼神中满满的都是不在乎。甚至是再一次清冷的开了口。“我说你们把他放了。”她眉眼之间有一抹君临天下的王者气度,有一种让人兴不起反抗念头的气场,就这样在她的周身缠绕着,是一种气度。

    那国王的目光落在沐筱萝的脸颊上的那一刻,猛的倒抽了一口冷气,真的是美极了,就如同仙女一般,那眉眼间的妩媚却不像是仙女,而是像是一个妖精,还是那种会诱拐人心的妖精,那眉眼之间的蛊惑生情,当着是摄人心魄。

    那男人一步一步的从王位下的石阶上走下来,那一身的血腥味道,是常年厮杀才会留下来的血腥之气,是渗入骨子里面,不论怎么冲洗都洗不掉的煞气,也是戾气,是除不掉的,要跟随一生的。

    “你是中原来的女子?”他伸手挑起沐筱萝的下颌,一眼便看进了沐筱萝的眼中,深深的将沐筱萝眼中的眸光近乎贪婪的看着,那么的贪恋,似乎要将沐筱萝就这样揉碎进主机的骨血里,然而沐筱萝的眼中却掠过了一抹得意,当一个男人的眼中有这样的情绪的时候,就证明他对眼前的女人产生了**,而且是那种一定要占为己有的**,深切的似乎要将她整个人都吞没,这就证明,她现在已经有了可以与这个男人周旋的资本,因为他已经对自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了。

    “是,我的确是中原人。”沐筱萝这一席话回答的是不疾不徐的,似乎已经胸有成竹眼前的男人并不会杀了自己。

    “我早就听说中原的女子漂亮的很,你们中原有一句话形容长相美的女子,叫倾国倾城,你是不是倾国倾城的女子。”那男人的手,忍不住的抚摸上了沐筱萝的脸颊,却被沐筱萝偏头躲了过去,“放了那个船夫。”沐筱萝的眼神是凌厉的,甚至是带着杀气的,那一眼看上去,确实是值得观赏的,那国王也不说话,只是浅浅的笑了起来。似乎就在等待着沐筱萝脸上的自信一寸一寸的溃散开来,沐筱萝却也不如他意的,坦坦荡荡的将他眼底的那一抹自信看着,似乎下一刻就会伸手去拆开他眼底的自信。

    似乎等不及沐筱萝开口认输,那男人究竟是没有了耐性的开口。“你想要让我放过他,不如陪我春风一度如何?”那男人的笑容是轻佻的,似乎是在看着一个风尘的女子一般的将沐筱萝看着,那眼底的不屑和纨绔明显的很,沐筱萝却只是轻声的笑了起来,眉眼之间柔媚的很,笑容也是好看的紧。将那国王看着的眼神也是满满的不屑的。“好啊。”

    那国王一愣,却没有想到沐筱萝就这样答应了自己,眼中的浓厚的兴趣却在这一刻变的有些意兴阑珊,甚至有些厌弃的将沐筱萝看着,看着地面上趴着的哭的脸上满是鼻涕的男人,脸上更是不屑的厌恶,索性挥了挥手,示意那些士兵将那船夫放了,那船夫也当真就这样人从地面上拖拽了起来,向着外面拖拽了过去,然而那船夫的眼神中却满满的都是恐惧,似乎眼前的这些人根本就不是要放过他,而是要将他带出去弄死她一般。沐筱萝浅浅的笑了起来,看着那船夫一脸惶恐的被带走。

    “你难道不害怕我把他带出去是杀了他么?你看他害怕的养子,是害怕我的人就这样讲他杀掉了。”那人一边说完,一遍就仰天大笑了起来,整个人甚至都已经笑的有些颤抖,沐筱萝就这样坐在地面上,冷眼看着那男人的身体的颤抖。

    “你笑的眼额蛮好看的嘛。”沐筱萝笑着看着那男人的笑容,态度轻佻的拨弄着自己的指甲,笑容潋滟的很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