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189章 189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段峰将浣碧揽在自己的怀中,示意浣碧不要说话,他知道浣碧在沐筱萝的面前不肯认输,而他也没有一丝一毫想要让浣碧认输的想法。沐筱萝烟波流转,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然而那眼眸之中皎洁的算计,却让人有一种心脏都悬停了的感觉,沐筱萝打量着眼前两个人的视线,也让着两个人忍不住的紧张了起来。

    “不如这样吧。”沐筱萝浅浅的开了口,似乎是云淡风轻的语气,然而听在眼前的几个人的眼中,却瞬间有一种自己被算计进去了的感觉。“此时国家还在组建,军规虽然还算得上是完全,却没有跟着军队的大夫,你不如就去跟着我的军队,做军队里面的大夫吧。”沐筱萝说的正义凛然,然而段峰却恨不能咬碎一口银牙。他就知道沐筱萝一定不会有什么太好的事情来求自己,最后却没有料到,沐筱萝真的是在自己的身上狠狠的算计了一笔,自己原本还打算着的,却过闲云野鹤的日子,在这一刻全部都变成了奢望,甚至是变成了一种根本就没有办法去实现的奢望。

    因为不想放弃自己内心的那个梦想。所以段峰抿紧了自己的嘴唇,似乎在思考一般的,紧紧的抿着嘴唇,却并没有开口去答应。沐筱萝也不着急,抱着双臂,就这样站在那里等待着段峰的回答,段峰整个人地似乎都犹豫了。看着瑟缩在自己身边的,似乎在害怕着的浣碧,段峰却似乎妥协了。妥协的原因不肖多想也一定是因为浣碧,或者是心疼浣碧眼中的那一抹害怕,于是段峰轻轻的开了口。

    “我可以跟你的军队,但是我有两个条件。”段峰的眉眼也是坚定的,那么的坚定不移的将沐筱萝看着,似乎不论发生什么。都有办法动摇他眼中的一抹坚定,沐筱萝浅浅的笑了起来,却并没有说话,点了点头,示意段峰可以将自己的条件说出来听听。

    “我的第一个条件,不管我走到哪里,我一定要带着浣碧。”他早就习惯了浣碧再自己身边的日子,也习惯了给予浣碧别人给予不了的保护,所以不管走到哪里,他的身边一定要有浣碧,不然的话,不论走到哪里,他都无法安枕。

    沐筱萝浅浅的笑了起来,那笑容精致,期间也写满了不在乎。“你若是喜欢,便随身带着,但是有一点我不得不提醒你,在如狼似虎的军队里,你可是呀好好的照顾的你佳人,也要好好的保护好你的佳人。”沐筱萝咧嘴笑了起来,笑容无害,却让段峰没来由的感觉到轻蔑和压力,似乎在沐筱萝的眼里,就从来都没有看得起过自己。

    “我自然会保护好我自己的女人,这点就不劳您操心了。我的第二点条件,我可以在国家战火连绵的时候跟着军队,然而国家一旦稳定下来,就请另请高明,我必须带着我的女人去过闲云野鹤的日子。”闲云野鹤四个字,就如同一记惊雷,猛的在沐筱萝的心里面炸开,炸的血肉模糊体无完肤。

    闲云野鹤的生活,那个躺在床上一睡不醒的男人曾经也允诺给自己闲云野鹤的生活,她却也一度幻想着,自己能够过上闲云野鹤的生活,甚至到最后。她还在想着自己能够和他找一个安稳的地方,生个孩子,有一个完整的家,可是到最后,还不是成了自己的痴心妄想。

    “好,我答应你。”沐筱萝想不出来自己可以拒绝这个男人的理由,他承诺给了一个女人闲云野鹤四海为家的生活,这样的一份心,沐筱萝根本就没有办法拒绝,因为那是她一心一意想要得到却得不到的,是让她痛的。

    沐筱萝伸手拽过一旁的一张宣纸,用狼毫笔沾了些许笔墨,挥手在宣纸上写了起来。“这是军队的地址,我希望你是个说到做到的人,你便自己拿着这张纸去找凌晨风吧,我自己还有事情要处理,就不跟着你们一起去了。”沐筱萝的语气中也含着信任,将手中的递给了站在她面前的男人,沐筱萝也伸手拿起了桌子上的自己的包裹,准备好了要走的打算。

    “丫头,不如就留下来吧,此时天下也算是安定了一些了,不一定非得要你这个小丫头奔波劳碌的,咱们国家还是有男人的,你这么离开楚承辉,可是舍得。”扶苏伸手拉住了浣碧的手腕,语气之间也含上了满满的心疼,沐筱萝不过是一个女人,却要为了这江山不住的奔波劳碌着,扶苏看在眼中,确实是没有办法做到袖手旁观。“

    熟料浣碧却伸手轻轻的拨开了扶苏抓握在她手肘上的手,眼中的坚定分毫也不更改,只是一转身就要离开。“师父,我总是要为楚承辉做一些什么才能够找到自己存在的意义,楚承辉已经一睡不醒了,我怕自己整天对着一个睡不醒的楚承辉我也会疯掉,我害怕自己一遍一遍的问自己活下来的意义的时候能够找到自己活下来的意义,也不枉费楚承辉变成了这般模样救我一场。”

    扶苏这才明白,沐筱萝所做的这一切,不过就是因为自己内心有一道坎,她费尽了力气都不能迈出去,她一直耿耿于怀的,是楚承辉舍弃了自己的性命去救她,她耿耿于怀的是,楚承辉变成了这般的模样都是为了救她,她的心里对于楚承辉其实是满是歉疚的,于是夜不能寐的辗转反侧,总是觉得要为楚承辉做些什么才能够找到自己存在的意义,有时候也觉得自己的想法是幼稚的,楚承辉救她为了的不过也就是她能够好好的活下来,楚承辉原本就不是一个有所图的人。可是到最后却发现自己依旧什么都没有,就算是他想要图求什么,自己依旧什么偶读没有……

    沐筱萝什么都不想要。想要的也只不过是想让楚承辉醒过来,既然楚承辉不能醒过来,她就一定要为楚承辉去做好一切他想要做的事情,楚承辉放弃了生命救了她一命,她又怎么能够不去代替楚承辉好好的活着。沐筱萝不觉有些可笑,到最后自己想要的闲云野鹤四海为家终究是在颠沛流离的岁月当中不见了踪影,再也找寻不到。

    沐筱萝的脚下顿了顿,也没有回头再去看一眼躺在床上沉沉的睡着的楚承辉,而是步伐坚定的转身离开了。扶苏站在沐筱萝的背后,张口想要说些什么,最后却什么都没能说出来,他甚至已经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去阻止固执的沐筱萝了,她确实是一个固执的女孩子。

    然而在沐筱萝走了之后,楚承辉的手指,就这样在自己的身侧动了两下,似乎是有些不甘心的模样。不甘心沐筱萝就这样连一声招呼都没打的就离开了自己,扶苏将楚承辉勾动的手指看了一会,然后清冷的开口。“你光会动手指有什么用,你光会动手指就能够减少沐筱萝对你的愧疚感吗?你光辉动手指就能够将沐筱萝挽留下来吗?你光会动手指就能够让沐筱萝不去一个人独当一切吗?你要是个男人,就赶紧给我醒过来,不然让你的女人一个人去面对一切算是什么本事。”扶苏似乎十分不屑的从口中啐了一句,似乎也在刺激着楚承辉,清晰可见的,楚承辉的太阳穴就在这个时候跳动了两下。

    如果此时此刻有人站在这里,一定能够看到扶苏在说完那些话之后,其实眼神是破碎的,眸光也似乎是暗淡无光的,可他平日里神采奕奕的模样大相径庭,那眼神之中的痛色,就这样清晰的根本就无法掩盖,他无法掩盖自己对于这对苦命鸳鸯的心疼,也是对于沐筱萝的心疼。扶苏浅浅的叹息了一声,带上了房门,也转身走了出去。

    如果楚承辉真的能够醒来就好了,就一切都好了。

    耳边有呼啸的风声夹带着沙尘从脸上吹过,沐筱萝肤如凝脂的脸颊被夹带着沙尘的风吹出一个个细小的口子,刺刺的痛,却不见伤口也没有血液的流出,沐筱萝再清楚不过,一个人皮肤的变坏,大抵就是风吹日晒造成的伤口的问题,她的脸颊,可能在颠簸当中在也回不到曾经那般青春靓丽的模样了。

    沐筱萝向着海滨不断的奔跑着,争分夺秒的向着那个海心的岛国进发着,沐筱萝闭上眼睛似乎已经能够看到自己的成功。只要这次国家平定了,她真的就可以收手了,到时候做一个最安静的女子,守着自己最爱的,就算是他已经在长长的岁月当中一睡不醒。

    她其实也想要做一个永远都不离不弃的女人,沐筱萝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似乎在安慰着自己,只要这一切都过去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沐筱萝心中也再清楚不过,这一股股的反抗的力量,在现在看起来似乎还很好镇压,只不过是因为力量的分散和流散问题罢了,只要这些力量有一天自发的组织到一起,再想要去压制这股子力量,就是一件难上加难的事情了,到时候再想要平定天下,就不单单是一场清风血雨能够决定成败的了。

    楚承辉,你相信我可以为你守住这江山吗?如果苍天有眼,结束这一切的颠沛流离之后,就让楚承辉醒过来可好,她前世做了什么样的孽,这一辈子都爱恨不能,在爱和恨之间痛苦挣扎着,让她连想要翻身都成了一种奢侈。

    “把她给我拉上来。”有人站在海岛的上面大声的喊叫着,似乎指挥着守卫的小罗咯,沐筱萝的眼神中闪过了一抹惊讶,此时她还漂浮在海上,眼见着就要靠近那个海心的小岛,能够安全的着陆,可是站在那海心小岛上的人员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想要放过沐筱萝的意思,有人站在那海岛的边缘不断得的叫嚣着,沐筱萝距离那小岛的距离已经足够听到那海岛上的发号施令,却没有办法平安无事的踏上那片海岛,给沐筱萝掌舵的船夫见了这样的情形,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转了船身就想要跑,将沐筱萝的制止抛在了脑后,在生命与利益的面前,所有人都会选择自己的生命,而抛弃利益。

    场面一时之间混乱不堪,海心忽然抛出来一个带着钩子的铁索,猛得救凿进了这个船的船帮上,整个船都被牵动的左右摇晃了一下,沐筱萝的眼神中却似乎带上了一抹安心,虽然身体已经不受控制的向着一边滚了过去。沐筱萝的脑袋碰在船的甲板上,嗡嗡的疼,那船夫的眼神中除了惊恐甚至还有恨的颜色,将沐筱萝看着的眼神之中写满了恨意。“我要是早知道你是一个这样的女人,我死活都不会开船带你来的,你这个险恶的女人,你害了我,我家里还有小孩子等着糊口,我老婆还等我赚钱回去养家,我就被你这个女人害的要死在这里。”场面原本就已经足够混乱,然而那男人聒噪的声音还在不断的在沐筱萝的耳边响起来。

    沐筱萝猛的冷了眉眼。“你要是安安静静的,我保证你能够平安无事的回去见到你的老婆孩子,你要是再这样叽叽喳喳个不停,我抱枕他们还没杀了你,我就已经杀了你了。”沐筱萝眼中的肃杀的冰冷那么的深刻,让人一点都不怀疑沐筱萝真的能够做出来这样的事情,那男人看着沐筱萝的眼,一瞬间就松软了下来,似乎真的是害怕了,安静了下来,沐筱萝忍不住的松了一口气,果然没有那么的烦躁了。

    “犯我国土者,必杀,犯我国土者!必杀!”沐筱萝耳边的咆哮越发的加大了起来,那样一声一声的要将沐筱萝杀掉的咆哮在沐筱萝的耳边一点一点的清洗了起来,整搜船都在海面上打着转转向着海岛靠近着。沐筱萝在船上忍不住的被拽的有些晕头转向的,整个人都控制不住的有些眩晕的难受,那船夫似乎被这些人的话吓到了,转头将沐筱萝看着,却被沐筱萝一个凌厉的眼神吓的噤了声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