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185章 185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段峰的呼吸一滞,忍不住的回头将浣碧看着,错愕的眼神一览无遗,浣碧很少这样讲他抱着,她总是与他保持着若即若离的态度,或者是爱,或者是不爱,然而就算是如此,段峰却也没有真正的计较过,他也总是安慰自己,不管浣碧是不是爱自己的,以后陪在浣碧的身边去度过下半辈子的人一定是自己。

    “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你会不会把我自己一个人丢在皇宫当中,我不想再留在那个地方了,真的是太可怕了,我现在才意识到外面的,关于自由的生活是这么的好,也是这么的幸福,这一辈子,我都不想再回去了。”浣碧的声音里满满的委屈和哀求,眼中的泪光翻涌成夏,搂着段峰的手也微微的颤抖了起来。

    段峰的心一瑟,也不知道究竟是因为温暖还是无奈,她总是不说是爱自己的,像是这样亲密的动作,却也总是在害怕他放她一个人离开的时候才有的,总是含着泪水的可怜,让他的心一瞬间柔软下来,然而她却不懂,他想要的,是她的心,却不是她孤苦无依而抓住了最后一丝依靠。

    可是她不懂,在她的眼中,他就是她的救命稻草。

    “我不会离开你的。”段峰淡淡的说着,然而声色却不是刚刚还有的柔情和愉悦,听起来似乎还有淡淡的寂寥和落寞,那一瞬间,似乎倾尽了天下的寂寞。却让浣碧更加的不安了起来,搂着段峰的双臂也在不断的收紧再收紧。

    “你答应我了,就是一定要作数的,是不能骗我的。”她受够了颠沛流离的同时,也受够了欺骗。缓缓的松开了环抱着段峰的手,浣碧不知道什么时候不知不觉的走到了段峰的面前,踮起脚尖将段峰看着,忽而缓缓的向着段峰靠近了过去,轻轻的就吻在了段峰的嘴角,段峰微微一愣,浣碧的手就已经摸了上来,伸手去解段峰衣衫上的盘扣。

    段峰猛的吃了一惊,猛的伸手推开了浣碧在他的身上不断游走着的手掌,那决绝冷艳的么模样,浣碧看着,猛得就红了眼眶,整个人都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抬头不可置信的将段峰看着,那眼眸中破碎的眸光,深切的书写着她此时此刻的受伤。

    浣碧的嘴角抿紧在一起,脸上一瞬间涨红了起来,似乎是写着羞耻和不堪,抬头将段峰看着,那羞愧的小脸,看的段峰的心里猛的瑟缩了一下。“你嫌弃我,对不对。”浣碧的声线里面已经带上了哭腔,是一个女孩子被拒绝之后的狼狈不堪,段峰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连想要解释都是苍白的。“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的,你听我说,我只是,我只是觉得我们之间还没到那一步。”段峰伸手急切的想要解释自己此时此刻的想法,却发现浣碧眼中泛起了泪光却越发的明显了起来,那么的深刻入骨,就如同在他的身体上刮骨留毒。

    “真的不是你想象中那样的。”解释已经变的苍白,甚至是好无力到,情急之下的段峰只能一伸手将浣碧揽在了自己的怀中,然而浣碧却似乎十分不满的挣扎了起来,口中也不断的发出哽咽呜咽的声音,眼中也似乎有委屈的泪水下一刻就会低落下来,那么的让人心疼。“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的。真的不是,浣碧你听我说,如果你不爱我,没有必要勉强自己为我付出什么,我可以等你,甚至是可以什么都不要的等着你,直到你心甘情愿的爱我的那一天,然而现在,我真的不需要你用什么来换我对你的爱。”似乎是因为浣碧的挣扎让他整个人都略微的慌乱了起来,对着浣碧的解释也更加的急促了起来,到最后甚至是嘶吼。

    浣碧整个人都似乎被吓到了一般的,呆愣愣的站在原地,甚至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只会呆呆的站着,段峰心疼的伸手抹去浣碧眼角的湿润,心疼的在浣碧的额头上吻了吻,轻如羽毛,却珍而重之。“傻瓜,我怎么会嫌弃你呢,我是这世上最最心疼你的人,好好休息,别傻了。”段峰的语气之中还带着诱哄,就好像在哄一个尚不知事的孩子。然而浣碧的哽咽却在这一刻加重了起来,猛的伸手抱住了段峰的身子。“我爱你。”

    三个字,如同当头棒喝,段峰的头顶上就似乎有惊雷滚滚而过,在他的耳边止不住的炸响着,整个人都控制不住的哆嗦了一下,眼前一黑,就连大脑都停止的工作,那三个字就这样在他的耳边不断的回响着。

    对于段峰来说,这三个字无疑是最好的催情的药品,是能够让一个男人在那一瞬间猛然疯狂起来的药品,段峰一伸手,猛的将浣碧揽进了怀中。“话是你说的,但愿你不要后悔。”段峰的眼中甚至还有些红,就好像一头暴走了的野兽,要将眼前的人生吞活剥纳入自己的肚腹之中,那强烈的占有欲,挥之不去。段峰的手,也就这样急切的撕扯开了浣碧的衣裳,栖身将浣碧压在了自己的身下,吻,也随之铺天盖地的落在了浣碧的脸颊上、

    浣碧一瞬间似乎被吓傻了,段峰在她的眼中一直是温文儒雅的模样,像是这样疯狂的时刻她却还是第一次见到,如同狂风过境,带着无比深刻的掠夺滋味。浣碧的呼吸却也在这一瞬间浓重了起来,似乎每个女人都享受一个男人对于自己的那种热烈的**,那种不可自拔,是对于女人的魅力最深的肯定。

    两个院本还若即若离的人,在这一刻,瞬间卷成了一团,浣碧的额头香肩上随着呼吸的起伏不断的有香汗淋漓的沿着好看的弧线落下来,整个屋子里面的空气似乎也在这一瞬间燃烧了起来,不可掩饰的旖旎在这一刻如同春光一般的洒满了整个屋子,浣碧的手,死死的抱紧了段峰的身体,以图稳住自己不断摇晃着的身子。眼角隐约还泛着****浓重的红色。

    沐筱萝被店小二引着向前走,脸上似乎凝结着万年雷打不动的冰霜,整个人的五官看起来都是风霜刀刻,无比的有棱有角,看上去也是十分的庄严肃穆的,然而在经过一个房间门口的那一瞬间,耳聪目明的她一瞬间就捕捉到了从房间内传出来的丝丝压抑着的旖旎的声音,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窗外还泛着白的天空,沐筱萝的脸就这样控制不住的泛起了血丝。

    红彤彤的如同晚霞在脸上燃烧着,一眼看上去,却也是出奇的好看。“大白天的,这是在做什么。”似乎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沐筱萝忍不住的啐了一句,那店小二却笑意盈盈的转过了头将沐筱萝脸上的窘迫一清二楚的看着。“这里面住的是一对小情侣,也不知是新婚燕尔还是浓情蜜意,这也是人之常情的嘛。”那店小二一边说着一边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笑容里有讨好却也不乏在这里混迹许久了的市侩,同客人拉关系,可是一直都是他们的强项。

    沐筱萝却在这一刻猛的噤声,她可不觉得自己有和眼前的店小二谈论这档子事的必要,沐筱萝浅浅一笑,眼中的疏离更加的明显了几分,只是脸上的那一抹生人勿进的肃穆却在这一刻软化了下来,这一眼看上去,是一个女子的妩媚横生。

    “快了,快了,这就到了客观。”沐筱萝一身利落的少年装束,却还是无法掩盖一个女人身段的妖娆,以至于沐筱萝一脚踏入小店的那一刻,就被店小二以姑娘相称。“那店小二伸手推开了同那传出旖旎的声音斜对角的一间房,笑着回头将沐筱萝看着。”这屋子虽然不是向阳的面,但是阳光也是十足的充沛的,而且屋子的隔音效果是非常的好的,客观要是不想听的,关上门自然也就听不到了。“那店小二说着,还促狭的向着浣碧炸了眨眼,浣碧的脸色一瞬间便控制不住的苍白了几分。这个店小二说话,也未免太过胆大了一些。

    只不过浣碧却没有一丝一毫想要去和眼前额店小二计较的意思,只是将银子塞给了店小二,一转身彭的一声就将房门关上了来。那店小二吃了一鼻子的灰,自然也意识到了沐筱萝的不悦,只是店小二才不会十分的在乎浣碧的想法究竟是在怎么样的,只要银子收到手里了就什么都好说,掂量了两下手中的银子,那店小二一转身就离开了。

    沐筱萝推开眼前的窗户,看着窗户下的人潮汹涌,不得不说,肖锦也算是个人才,只是这么短的一段时间,皇城就结束了人心惶惶不安的时期,又恢复了往日的繁华,然而沐筱萝就只是这样站在窗前将窗下的车水马龙看着,心中就已经有一种时过境迁的沧桑感觉,她确实是一个沧桑的人,满眼,满目的沧桑,如今闭上眼,就发现人生如戏,你永远都不知道下一刻等待着自己的究竟是什么,也永远都不会知道,那些爱着的,惦记着的人,到最后又会变成什么模样,就如同最开始她不知道岁月颠簸,她会爱上那么眉眼清冷的男人,就如同年华岁月击打成歌。她永远都不知道最后自己深爱着的男人会躺在床上一睡不醒。

    这一路风风火火的闯过来,然而再回首,却发现往事如过眼云烟,在这一刻,又变的那么飘渺那么轻,远不是当初那举足轻重的模样。往事一幕幕,如同就在眼前,也如同时过境迁,年华落落成伤,久远的成了过往。

    这一次,她不过是想要回到皇城,却看一眼还在病榻上辗转着的楚承辉,那个已经卧床不起了的男人,年华岁月那么长,他要睡多久,又要让她等他多久,是不是太过无情了一些,然而纵使他再无情,他也是愿意在他的身边等着他的,也是愿意附注一切,去为他守住这万里江山的。

    沐筱萝摊开自己的包袱,里面只有几件简简单单的衣裳和一些零散的银子。里面,还有一张牛皮纸的地图,她原本可以在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光明正大的回到皇宫,然而沐筱萝却没有那么做,她做要做到的,就是要皇城所有的人都忘记她,都忘记天下间还有这样一个叫做沐筱萝额女子。也忘记这个叫做沐筱萝的女子所有的丰功伟绩,只有这样,才能在最关键的时候,如同一把刀一般,直接插入敌人的内脏之中。

    给予敌人最最致命的一击。

    夜深几许,天空如同要滴下来墨汁一般的黑,然而月光却如同银河一般的播撒下来,在万物上罩上一层银色的光辉,看起来那么的楚楚动人,沐筱萝的身影,就如同一尾灵巧的游鱼一般,就这样从窗口一闪身,落在了地面上,身子更是清灵的如同踩着风一般的向前行走着,脚下如风,眉眼肃穆,却依旧挡不住那一抹的倾国倾城,就在沐筱萝落地奔跑出去的那一瞬间,在沐筱萝斜对角的房门也打开了来,有两道身影小心翼翼的从房间里闪了出来,那一道比较高大的身影几乎是无时不刻的将那娇小的身影护在自己的怀中。

    “等进了宫,我不能时时刻刻的照顾到你,你也算是熟悉皇宫之中的地形,一定好好好的保护好自己,知道吗?”似乎是不放心,就算是在房间里面已经叮嘱了好多遍,出来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在浣碧的耳边絮叨,就连段峰自己都讶异的很,他什么时候成了一个这么絮叨的男人,然而即便如此,段峰却还是不住的叮嘱着浣碧。

    浣碧也不厌其烦的点头,巩固着段峰并不安心的内心,只要他放心,多絮叨两遍又能如何。肖锦的身体依旧有些羸弱,却在还吹着寒风的深秋里,搭着一件外衣,在白灵儿的陪伴下向着宣武门走了过去,脚下踩在落叶上不断的发出吱吱嘎嘎的声响,肖锦的身上似乎还带着一抹散步的惬意,将白灵儿的细腻的手掌囊括在自己的掌心之中,肖锦的眉眼之间满满的写满了心疼,疼惜的意味,溢于言表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