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181章 181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然而在沙石之中的沐筱萝和那个男人却是清晰的,两个人就如同包裹在了龙卷风当中,周围都是夹带着黄沙的旋风,然而中心却干净的纤尘不染,沐筱萝清浅的笑了起来,苍白的脸颊在这一刻泛起温柔的光华,那男人眼神错愕的空挡,猛的从喉头喷出了一股血液。

    “我说过,不会至你的兄弟于伤残,那些银针我从来没说过我无法取出来,倒是你此时莽进,算不善是你违反了规定。”沐筱萝的嘴角清欠甚至是不屑的勾勒了起来,那弯弯的弧度尽是运筹帷幄的成功与顺利。总也是能够凌迟人尊严的笑容,在男人错愕的眼神当中,如同昙花一般舒展开来,再重归安静淡然。

    “我不喜欢不守信用的人。”沐筱萝的眼角眉梢却也在这一瞬间变的冰冷而凛冽,周身的内力全部都向着手掌心蜂拥而至,一瞬间全部都冲到了对面那男人的体内,那男人如同箭矢一般向着木瓦尼攒射过来,也如同箭矢一般的远离了沐筱萝。

    在那男人狠狠的摔倒在地面上的同时,沐筱萝周身的飞沙走石也一点点的散尽,沐筱萝的脚下虚浮踉跄了几步,究竟是没能站稳而一**坐在了地面上,脸上,苍白如纸。

    凌晨风一眼便看出来了沐筱萝的脱力,伸手去帮扶一把沐筱萝,却发现沐筱萝浑身都是绵软无力,整个人都控制不住的微微有些颤抖。沐筱萝的掌心尽是虚汗,然而那个从漩涡之间被抛飞出来的男人此时看上去却是更加额惨烈一些,不断有血沫从口鼻之间流出来,伤及内脏和经脉的征兆不言而喻,有人惊呼着冲上去,甚至是用狼一般的目光将沐筱萝看着,然而那个倒在地面上的男人却轻轻的摆了摆手。

    “愿赌服输,这支队伍,以后都收编在这个姑娘的手中。”那男人清冷的说着,在场的士兵甚至还有一些想要开口反驳,却被那男人猛的一声呵斥住。

    “当初的条件你们也听的清清楚楚真真切切,自然也是信心十足的,怎么,到了输了的这一刻,输不起吗?!”那男人冷声问着,站在他身边的男人也瞬间低敛了眉眼,他们只是没有想到能够败在沐筱萝的手中,到这一刻真的败了,却又如何能够不愿赌服输。

    沐筱萝勉强支撑着凌晨风的身体才能够在地面上站稳,他不是一个什么都能够做到的女人,就比如这一身的功夫,她不是从小就开始练就的,这一身的根基自然是虚浮不稳,此时重创眼前的人十分,沐筱萝也要自损七分的,然而此情此景,沐筱萝只能站着,屹立不倒。

    “她的确是有领导你们的能力。”自古女子不如男,然而这一次,她终究是是一个女人的身上找到了巾帼须眉的味道,那男人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只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燃烧了起来,似乎下一刻就会燃烧殆尽成为一对灰烬。

    然而沐筱萝却勾唇浅笑了起来。“不用这么早的留下遗言,你还死不了。”

    沐筱萝的眼角眉梢颇为不屑。却也有一丝丝的浅笑嫣然。她好笑的将那个气若游丝的还在嘱咐着的类似于遗言一般的男人看着,看着他眼角眉梢的憔悴,看着他鼻腔和口腔同时有血沫流淌出来。沐筱萝在刚刚的交手当中很是看好眼前的男人,又怎么可能会让他命绝与此,此时国家动荡,正是需要人才的时刻,沐筱萝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只为了能够得到一个个建设之才。

    再者,沐筱萝在眼前的士兵眼中已经是一个杀了他们两个最重要的人的凶手,此时若是再不手下留情,怕是想要收复这支队伍就不是简单地事情了。

    那人的五脏六腑全部都在燃烧一般的疼痛,在听到沐筱萝说不会死的那声安慰的那一刻,他坦然的勾起了嘴角,他最不喜欢做不切实际的幻想,已经伤成这般,如何还能够去做那些不且实际的还想活下来的想法,这一生他也算是孤苦无依毫无牵挂了吧,可是到最后却还是觉得自己死的轻如鸿毛。

    沐筱萝知道他是不相信自己说的话,索性拖着已经酸软的如同一滩泥一般的身体走到了男人的身边,凌晨风搀扶着沐筱萝,却已经感觉到沐筱萝已经将自己一身全部的重量都压在了他的身上,沐筱萝深吸了一口气,才在那男人的身边缓缓的蹲下,伸手去揉搓那男人的手腕肩膀和脖颈。沐筱萝的手劲柔软,细腻的肌肤如同瓷器一般的在男人的身体上扫过,那细腻润滑的感觉。让男人的喉结都跟随者猛的一紧,咕噜噜的咽下了一口唾液,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他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一个如此花容月貌倾国倾城的女子,此时就这么紧的贴在她的脸颊一旁,甚至连脸上的细腻绒毛都能够看的清清楚楚真真切切,如何能够不激动。然而沐筱萝却好像丝毫没有感受到男人的变化,依旧在伸手揉捏着男人的胳膊。

    男人忽然感觉胸口的郁结似乎就在沐筱萝这揉揉捏捏之间散尽了,原本冲进自己身体里面不属于自己的真气也在这一瞬间散尽,眼烟消云散的一瞬间,整个人都有一种精神为之一震的感觉。整个人也如释重负的轻松了下来,几乎是不受自己控制的,从鼻息之间溢出一声清浅的叹息。

    “都说了你不会死。”沐筱萝轻轻一笑,眼前却猛的黑了一下,眼前的景色似乎也跟随着狠狠的颤抖了一下。再睁开眼的时候就觉得眼前的眼光刺目,于是头晕目眩,接下来,便什么都不知道了,凌晨风眼看着沐筱萝的身体在自己的怀中踉跄了一下,然后就晕倒在了自己的怀中。

    看着沐筱萝苍白如纸的脸,凌晨风的脸上依旧是万年不动的冰冷,却还是隐约之间让人看出来了那么一丝的心疼。如果楚承辉还醒着,如何舍得沐筱萝一个女人,征战沙场。

    沐筱萝低头翻看着手中的书籍,书籍上图文并茂,似乎记载着什么样的一段历史,有阳光透过窗棂和布幔,再落在沐筱萝的脸上的时候柔和的不可思议,在沐筱萝依旧苍白的脸上镀上了一层金色,让她看起来似乎能够更加健康一些。

    然而沐筱萝的嘴唇是暗淡的颜色,甚至是微微的有些苍白,充分的证实了她此时此刻甚至是有些病弱的姿态,整个人也显得有些疲惫,只是眼眸却是聚精会神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来,发出了一声吱嘎的声音,有人站在光影当中,是难得的艳阳天,始原本就是枯黄的秋色,镀上了一抹金黄的颜色。

    凌晨风的手中端着一碗汤药,神色淡淡的从门口走进来,轻轻的带上了门,沐筱萝的视线这才从手中的书籍上抽离开来,抬头将凌晨风看着,沐筱萝缓缓的笑了起来。“今天是个好天气啊。”然而凌晨风的眼神依旧是波澜不兴的,不知为何,沐筱萝就是能够在凌晨风的眼神中看到那么一抹愠怒的滋味。凌晨风快步走到沐筱萝的身边,几乎是不用质疑的,伸手啪的一声就将沐筱萝手中开着的书合上了。眼神中略带着不悦的将沐筱萝看着。

    “你自己的身体很不好你难道不知道吗?到现在你还在看这些东西,你就不能让自己休息休息。”就算是在生气,就算是在用无比冷硬的语气同沐筱萝说话,却还是那样一副万年不动的冰山模样,那样一眼看上去。丝毫看不出她有太大的愤怒。

    然而沐筱萝的的笑容却是精致的。有阳光暖暖的洒在沐筱萝的脸上,那般岁月静好的让人心疼,沐筱萝笑着将手中的书放到一边,神情淡然的伸手将凌晨风手中的汤药接过来。“怎么能够放下呢,现在这样的时候,一丝的松懈都不能有的吧,根基已经岌岌可危,哪里还有一丝松懈的可能,我不能松懈的。”

    凌晨风抿紧了嘴唇,并没有说话,眼神中有莫名的沉郁,当凌晨风的目光落在沐筱萝放在一边的书面上的那一刻,整个人都呆滞了一下。不可思议的看向了沐筱萝。“你该不会是想要和这个国家合作吧,这个国家可是一个出了名的荒蛮的民族。”凌晨风原本是想要阻止沐筱萝的,可是到最后却发现千言万语哽在咽喉,却不知道该怎么将沐筱萝说服,她是个倔强的人,倔强的孤注一掷。

    “就是因为他们荒蛮,所以所有人都怕他们不是吗?我们现在要的不也是这样一股横冲直撞的力量吗?就如同萧何会借助精绝的力量一般,我们又怎么不能借助别的国家的力量。”沐筱萝的手指滑腻的如同瓷器。抚摸在那本书的封面上。这本书里面记载的是一段惊天动地的历史,大约就是那个小小的海心岛国颠覆了一个国家那样的历史。

    沐筱萝浅浅的笑了起来,将手中的汤药一饮而尽,转而将眼神淡漠波澜不兴的凌晨风看着。“准备准备吧,过一段时间我们就去。”沐筱萝一句话说的信誓旦旦,听起来丝毫不像是玩笑。凌晨风的眼中写满了震惊。“不行,现在胖子的那支十万军队和我们的军队还没有完全融合,而且那一支新来的力量根本就不稳定,在这样的时候,山庄里面怎么能够不留人。凌晨风的眼中有不容置疑的坚定。将沐筱萝看着的眼神也是充满了强迫的意味的。

    沐筱萝此时还是脸色苍白的,整个人都显得有些虚弱,看起来似乎有些摇摇欲坠,丝毫不怀疑下一刻的沐筱萝会就这样倒下去。这样的沐筱萝,在身体还没有痊愈的状态下,竟然就已经开始规划去海岛国。

    “这山庄交给你我也放心了,我自己去就可以了。”沐筱萝的眼神淡淡的,似乎根本就不在乎凌晨风眼中的愤怒和语气里面的阻止,那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确实是让眼前万年不动的冰山脸开始有了动摇。凌晨风甚至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好态度的将沐筱萝手中已经空了的药碗夺了过来,居高临下的将坐在床上的沐筱萝看着,沐筱萝的眼神是坦坦荡荡的,就这样讲凌晨风眼底沉默的愤怒看着。

    “我还以为,你永远都不会有情绪出现在脸上。”沐筱萝浅浅的笑着,容颜之间满满的都是笑意。那眉眼之间的笑容,看起来那么的轻佻,那么的不屑一顾。似乎是早就做好了的决定,在这一刻坚定不移,凌晨风眼中所有的伶俐,此时落入沐筱萝的眼中也只剩下云淡风轻的不屑一顾。她如此倔强又如此刚强,做好了决定就一定要往前闯。

    “我当然会有情绪,沐筱萝,我知道你很关心现在的时局,可是现在时局动荡你看见了吗,说不上什么时候在哪里就会发生一场揭竿起义的战争,在这样的时刻,你还想去借助谁的力量,不如就好好的捍卫这个国家,我就不相信,你不能够将这支队伍训练成一支无坚不摧的铁血雄狮。”凌晨风这一席话也算是连威逼带利诱,向着沐筱萝心坎里面最最柔软的地方戳过去,似乎在等待着沐筱萝的动摇,然而良久之后,等到的也只是沐筱萝的沉默。

    凌晨风眼底的怒气更加浓重了几分,似乎就要这般压抑不住的从眼底倾泻而出,尽管他的眼底此时满是情绪,可是脸上依旧是一副万年不动的冰山模样,似乎从来都不会融化,也似乎从来都不会被眼前的任何场景所撼动。然而此时烟波纵横,却已经是他最汹涌的情绪波动。沐筱萝向来是一个干脆利落的女子,像是这般模样的一句话含在口中网赚来回千百遍却说不出来个所以然的时候是非常少见的,而这一刻,也确实是急坏了凌晨风。

    “你倒是告诉我你为什么一定要去那个海心岛国啊,那个岛国那么的危险你难道不知道吗?还有就是那个岛国到底能给你什么样的帮助,他们不会与外人合作的,难道你不知道吗?还有就是,沐筱萝,你若是不能够毫发无损的回去,我该怎么同楚承辉交代。”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