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175章 175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段峰一挥手。“既然你愿意这样一直生病的话,你就在这里一直生病吧,我又何必管你,你便在这里自生自灭吧。”段峰猛的转过了身子就打算离开。然而出乎意料的却是浣碧猛的就从地面上跳了起来,猛的伸手抱住了段峰的身子,浣碧身上的寒气一瞬间就穿透了段峰身上的衣服,传达到了段峰的身上,段峰都忍不住的跟着打了了寒战,整个人都不受控制的哆嗦了一下,浣碧的眼泪瞬间就噼里啪啦的砸了下来。

    “你说过的,我的病不好,你就永远都不会离开。”段峰整个人都哆嗦了一下,身子也为之一震,甚至转过头的那一瞬间都是僵硬的,段峰转头不可思议的将浣碧看着。“你就为了这个,在这么冷的天气里往自己的身上泼水!”段峰的脸上写满了怒容,整个人都被气的颤抖了起来,一甩手,就要将浣碧甩出去,眼神中写满了暴怒的颜色,甚至是含着失望的将浣碧看着。“你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但是一定要用这样的方式吗?你伤害你自己,难道不是在伤害我吗?我这么尽心尽力的照顾你,等来的就是你这一身湿漉漉的衣裳?”段峰伸手扯着沐筱萝的身上湿漉漉的衣裳。浣碧的身体甚至还在哆哆嗦嗦的颤抖着,段峰眼中的怒火越发的明显了起来。似乎恨不能伸手打浣碧一巴掌,给浣碧打醒。

    “我只是害怕,我害怕你就这样离开我了,那么我呢,我仍旧要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活着,我只是害怕我一个人永世孤独。”浣碧的眼中有眼泪猛的滴落了下来,滴落在了眼前的地面上,砸落成几瓣的心伤。

    浣碧整个人哭的有些梨花带雨的,脸颊消瘦也也只剩下了颧骨,看起来瘦骨伶仃的丝毫没有美感,但是段峰的心却还是在那一瞬间就猛的疼了起来,抽搐着的疼痛似乎要一瞬间抽空他肚腹之间所有的力气。段峰终于控制不住的一把将浣碧拉到了自己的怀里,将头靠在浣碧的肩膀上,轻声的安慰着。“没事的,没事的,我不会丢下你的。就算我要走,也一定会带上你的,我说要丢下你也只是想要吓唬吓唬你罢了。我只是看不惯你身上的那些锋芒毕露,想要磨一磨你身上的棱角罢了,你别害怕,我不会丢下你的。”

    他守护了她这么多年,怎么可能就这样丢弃下去了,无论如何也都是不忍心的,然而浣碧越活越锋芒毕露,整个人看起来都十分的锐利,他越发的不喜欢她身上盛气凌人的气势,不喜欢他身上的咄咄逼人,所以他想要让她收敛一些,却没有想到最后她会用这么偏激的方式让他留下来,心中忽然有那么一抹的酸涩。有感动却也有心疼,两股力量就这样搅合在了一起,让她的内心无比的疼痛,整个人都要跟随着颤抖了起来。浣碧似乎很冷,牙关甚至都哆嗦了起来,楚承辉看在眼中,内心深处是无比的心疼。伸手将浣碧抱了起来。“走吧,我们回去换衣服,别再这么虐待自己了,以后我去哪里都会带上你的,只要你的身体好好的。”

    浣碧的眼角还挂着泪痕,整个身体哆嗦的似乎都要痉挛了起来。刚刚躺在段峰的怀中就立即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段峰看着浣碧的睡颜,眼中写满了疼惜,她是真的心疼这个站在她面前的女子了。这个女子眉眼之间的脆弱和疼痛,是经年当中没人理解和没人心疼的落寞。浣碧当真是一个值得人心疼的女子,她那一颦一笑之间的落寞,似乎都在牵动着段峰的神经,所以他守护了她这么多年,并且从来没有过怨言。然而到最后再问一问自己,当真就没有过怨言吗?再仔细的想一想,现实似乎又不是这样的,因为现实实在是太残酷。在他知道她心中爱着的男人是楚承辉的那一刻,他不不单单是为她感觉到了悲凉,甚至还有位自己感觉到了的悲凉,这么长久的时光,他一直在那么那么努力的爱着,可是到最后的结果,却不是那么的尽人心意,他一直躲在幕后,到最后,谁能够记得他曾经那么默默守护了她那么久。

    沐筱萝这些天连夜的赶路确实是累了。整个人似乎都有些要虚脱了,此时一沾到创面上,就控制不住自己的酣睡了起来,整个人都有些疲惫不堪,似乎天旋地转,要睡不醒了一般的感觉。

    那少年跟在凌晨风的身后,发现凌晨风根本就是一张死人脸,甚至连一个人最基本的表情他都没有,最会板着一张脸,带着自己向前走,少年实在是受不了这样的气氛,一闪身就拦在了凌晨风的身前,张开了手臂将凌晨风拦着。“你要带我去哪里,你最起码应该告诉我你要把我带到哪里去吧。”凌晨风的眼中闪过额一抹讶异,凌晨风确实是没有想到这个少年会这样就拦在自己的面前,那眼中坦荡荡毫无惧色的眼眸,确实是通透的好看,怪不得沐筱萝会相中眼前的这个少年,连他自己都有些相中了眼前的这个少年,这个少年看起来确实是十分不错,但是这般的棱角分明显然是还没有经历过风雨的不够沉稳,或许等经历过风雨之后就会有所变化了,凌晨风浅浅的笑了起来,这个少年的脾气,确实是有待磨砺,然而胡昊那般的脾气,他都能够给磨成,更何况是眼前的这个少年。

    想起胡昊,凌晨风的内心猛的一疼,就如同有一根筋在抽搐着一般的疼痛。胡昊,那个直来直往似乎毫无心机的少年,那个莽莽撞撞内心却也有柔软的一席之地的少年。却是那异常灾难之中唯一没能活下来的少年,他还记得胡昊伸出手去帮他撑住那一瞬间砸落下来的石头,那骨节断裂的声音一寸一寸,不断的响彻在他的心头,甚至是在他的梦境当中,这一辈子,有这样一个兄弟,黄泉碧落,又怎么能够忘记。又怎么能够舍得忘记。

    “你就跟着我向前走就好了,你要知道你现在只是我的一个手下,你所能够做到的,也只不过就是服从命令,并且,你没有任何的权利提出自己的异议。”凌晨风的声线也是清冷的,就如同他这个清冷的人一般,然而那少年却是一个不服从约束的少年,凌晨风越是这么同这个少年说话,这个少年眼中不服气的意味就更加的明显了一些。那少年甚至索性站在了地面上,如同脚下落地生根了一般一步都不肯向前走。“沐筱萝让我来的时候说的明明是让我陪着她打江山,可是你却说我是你的手下,我可没说过我要给你当手下,我是跟着沐筱萝来的,我现在就去问沐筱萝。”那孩子显然也是个固执的主,凌晨风带过这么多的孩子,却从来没见过这么倔强的孩子,那孩子转身就要向着沐筱萝的屋子走过去。

    “你给我站住!沐筱萝一路颠簸辛苦,现在还在休息,你不许去打扰她。”凌晨风眼中的警告明显不过,看着那少年的眼神也如同一汪深潭,深不见底的冰冷,那少年站住了脚步,却并没有转身,只是将凌晨风背对着。“我是跟着沐筱萝的,如果沐筱萝说她不带着我了,我立马就离开,你别想我跟着你。”那少年背影刚毅,一眼看上去便是一个高高初出茅庐不曾受过挫折的少年,凌晨风竟然就被这个少年这样制住了,连话都不敢说一句,生怕那少年一时冲动真的去找沐筱萝理论,再打扰了沐筱萝的休息,在凌晨风的眼中,沐筱萝是一个容不得污蔑的存在,第一次有一个女人,让他如此的心悦诚服。

    “这样吧,沐筱萝现在还在睡着,我也不知道她想要怎么去安排你的去处,等沐筱萝睡醒了,你想要去找沐筱萝问问自己该去哪里,再去找他,在这之前,你自己在院子里走走吧。”撂下这样一句话,凌晨风一转身就匆匆离开了,他也并不是闲人一个。

    现在他手中带着的这几万士兵,每个人都是要吃饭的,到了月底年底都是要发薪资的,而楚承辉手中的那些产业和山庄这些年的产业,甚至都要承担不起这些士兵的开销,士兵的一衣服需要钱,士兵的被褥需要钱,士兵的铠甲需要钱,这些士兵身上的每一次,都是需要钱的。

    凌晨风在这个时候才发现原本看起来很不错的产业,此时却是入不敷出,不禁想起来那个胖子究竟是用什么样的财力支撑起来真个军队的,而且那个胖子死了,他手中的产业到底在哪里,如果能够连他手中的产业和他手下的士兵一起收编过来那将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可是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只收编过来十万的军队,怕是到时候他连这些军队都要养不起,这样的想法在凌晨风的心理琢磨了很久了,可是沐筱萝也睡了很久了,凌晨风还在等着沐筱萝睡醒了再来和沐筱萝商量这件事情。

    沐筱萝的梦中蝉联的全部都是那天倾塌下来的房顶。和楚承辉挡在她面前为她承担了一切的那一抹毅然决然,不断的在她的梦境中蝉联着,甚至在不断的撕扯着她的神经,让她疼,甚至是让她疼到颤抖。梦里面甚至都全部都是楚承辉要离开自己了的场景,那种心疼,让她的世界一瞬间倾塌下来,双手双脚的体温甚至都在那一刻被抽走,变的无比的冰冷。

    尽管脑袋中还是混混沌沌的似乎要睡不醒,可是却还是被这一幕幕吓的惊起了一身的冷汗,猛的从床上做了起来,伸手抚摸自己的胸膛,里面有一颗热烈的跳动着的心脏。不知道现在的楚承辉怎么样了,只靠着营养液度日的他,还能撑到什么时候,有没有瘦了。想着想着沐筱萝的眼眶就红了起来,果然还是不管走多远,都放不下内心深处的哪一个牵挂着的人啊,那个踩在她心尖尖上活着的男人。此时他的呼吸那么浅,她的心跳就跟随着被压抑的那么的微弱。

    头痛欲裂,可是心脏却跳动的她整个人都随着心慌心悸,所以只能从床坐起来,穿上鞋子,走了出去,是深秋难得的艳阳天,暖洋洋的阳光照在身上无比的舒服,然而有风吹过,却也是寒冷的,终究是秋天了,比不得夏日的热。沐筱萝信步向前走了过去,好久没有这么信若闲庭的走路了,这么走起来,也算是一种惬意的安宁。

    沐筱萝不知不觉就绕到了练兵场,看着眼前参差不齐的男人,沐筱萝不得不感叹于凌晨风的能力,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征集这么多的男人,可是这一眼看上去,就能够看出来所有人的资质都是参差不齐的,由凌晨风以前的老手下操练着他们,所有人看起来也不是十分的用心,整个人都有些懒洋洋,似乎也在像沐筱萝一样,享受这秋后的阳光。

    沐筱萝轻轻的眯起了狭长的眸子,那眼尾向上翘起来的模样,是魅惑天成的姿态和风姿,好看的紧,此时穿着一身白衣,身段萧条的站在那里,反倒去掉了一身强势的戾气,整个人看起来微微扶风弱柳了一些,也有人让男人不去仰视而是想要保护的味道,一些正在练习的士兵甚至都停下了自己的练习。眼神呆滞的将沐筱萝看着。沐筱萝拧紧了眉头却不说话,接下来一个接着一个的士兵全部都发现了沐筱萝的存在,全部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向着沐筱萝看了过来,更有远处的士兵向着这边推耸着拥挤过来,踮着脚将沐筱萝看着。刚刚还算是有点队形的阵仗在这一刻全部都变成了一团乱麻。

    在这样的荒山野岭里面,想要找到一个女人都是难上加难,更何况是沐筱萝这般艳冠天下的女子,所有的男人全部都忘记了自己该做什么,一个个都向着沐筱萝拥挤了过来,似乎要靠近沐筱萝,沐筱萝一瞬间就被层层包围了,那些原本看着这些士兵训练的老士兵,不管发出多大声音的呵斥,都被这些士兵排挤在外,老士兵门想要伸手去抓这些士兵,却奈何在场几万人,如何能够控制得住躁动的场面,简直是一发不可收拾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