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172章 172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171

    这个世道就是这样,永远都没有绝对的公平,就如同此时此刻的不公平一般,他也只能用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小老百姓罢了来安慰自己。沐筱萝似乎也看透了那少年眼中的对于这个世俗的厌恶和粉粉不满,对于这个少年的兴趣意味也就更加浓厚了起来,不禁低下头,将那个少年继续温柔的看着。“那你告诉我,你需要的是什么?普通的贫民百姓需要的是什么?”沐筱萝不觉有些好笑,自己什么时候竟然从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孩子的身上找寻希望了。

    谁知道那少年只是低头想了想,就真的抬头来回答沐筱萝的问题了。“我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我只能说咱们老板姓要的不过,只不过就是安定的生活罢了,我们没权没势,求的只剩下温饱和安定,然而现在连安宁和温饱都已经保证不了了,我们就算是怨声载道,却连开口说话的机会都没有。”那少年的眼神中,更加深刻的恨色在这一刻爆发的更加的明显了起来。沐筱萝看的清清楚楚真真切切。

    “我们老板姓不懂什么江山,我们只知道谁能给我们温饱和安宁,我们就拥戴谁。”那少年直直的将沐筱萝看着,看着沐筱萝眼中的波光流转,他也是气定神闲的胸有成竹的模样,那一副满是报复的模样,沐筱萝甚至是一眼就看出来了。

    “那你觉得前朝的领导呢,前朝的根基定然是最牢固的,虽然说这段时间经历的动荡有些多,但是我还是相信,前朝还是能够守住这江山的不是吗?沐筱萝浅笑着将眼前的少年看着,看着他眉宇间的宏图大志,看着他一双充满了报复的眼。

    “那可不一定。”那少年满不在乎的摔下了这样一句话,申请倨傲的转身就要离开,那一转身之间的坚毅,让沐筱萝的心狠狠的颤抖了一下,沐筱萝猛的伸手将那少年的衣摆拽着,她从来不曾拽过谁的衣摆挽留过说,这一次她竟然拽别人的衣摆了。连沐筱萝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置信,那小小的少年也转过了头。有些疑惑的将沐筱萝望着,沐筱萝浅浅的笑了笑,甚至是鬼使神差的从口中冒出来了这样一句话。“做我的左膀右臂吧,我带你打江山,你可愿意?”沐筱萝轻声的询问着,心中却也不确定这个少年就一定会跟着自己走,那少年眼中的倨傲沐筱萝看的清清楚楚真真切切,作为一个男人,他小小的心思里,绝对不会心服口服的跟着一个女人,果不其然,那少年缓缓的笑了起来,沐筱萝明显的从少年的笑容里读出了不屑的味道,沐筱萝也不坚持,索性也转身继续向前走。

    “站住!你还想要往哪里跑,骚蹄子,你不是很能耐吗?我现在看看你在这个城郭里面还有什么能耐能试出来,哥哥们可都等着你的本事呢。”所有的粗糙的话语都好像不要钱一样的从嘴里冒了出来,一边的人却是大气都不敢说一声。

    然而沐筱萝还未等迈开脚步,前方就已经拦上了一群人,最可笑的是一个士兵的手上还缠着纱布,那士兵凶神恶煞的站在沐筱萝的面前,企图能够通过这样的气场将沐筱萝镇压下来,却没有想到,沐筱萝的脸上依旧是一如既往的淡然。

    那一如既往的淡然神色甚至是让人有些不可置信,不敢相信此时坐在这里的仅仅是一个女人罢了。然而那个被美色迷了双眼的男人却丝毫没有注意到沐筱萝的脸上与其他的女子有什么的不同,一双眼全部都用来大量沐筱萝的五官了,一边打量着,就忍不住的伸出了手想要揉搓自己的双手感叹自己遇到了一个人间难得的尤物。然而双手才只是微微的碰到了一起,就已经疼到那男人龇牙咧嘴。

    沐筱萝的眼神中闪过了一抹凌然的快意,似乎没有任何的心理压力一般,反倒在看到那人受伤的疼痛的时候,心中反倒能够升腾起一抹快意,连沐筱萝自己都觉得自己现在越发的嗜血。

    “小妞,都是因为你,你把大爷的手捏成这样,现在不给我个说法,怎么能走呢?”那男人一边说着,一边从人群中扭着走了出来,用另一只完好无损的手伸手弹着沐筱萝身上的铠甲,眼中不屑的意味,出奇的明显,沐筱萝只是低敛了眉眼,却没有说话,似乎已经拿出了一副不反抗的乖乖的模样。

    那个刚刚转身就要离开的少年,此时却停下了自己的脚步,眼睁睁的看着沐筱萝被这样一群男人包裹在内,他倒是要无动于衷的看看,一个女人,是有着什么样的勇气,才和自己说要带着自己去打江山。沐筱萝此时在那个少年的眼中就像是一个笑话一般,他丝毫没有将沐筱萝说的话放在眼中,他觉得沐筱萝此时就是一个不知死活的疯子,一个女人,竟然扬言要大江山,然而当沐筱萝的手如同闪电一般伸出去的那一刻。那少年猛的睁大了自己的双眼,或许真的是他想错了。沐筱萝当真是一个有实力的女人。

    沐筱萝的手如同闪电一般,瞬间拽住了那个男人的胳膊,手上只是微微一用力,那男生的胳膊整个都被沐筱萝卸开了来,更加无情的是沐筱萝甚至还将那个人的胳膊背到了身后,那男人疼的整张脸上都有汗水低落下来。那男人死死的咬着自己的下唇,原本是打算下令告诉自己带来的小士兵也都动手,然而此时因为疼痛却已经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最后只能向着身后的人挥了挥手。示意自己身后跟着的人将沐筱萝弄明白,然而当那些人看到沐筱萝干脆果决的将自己的同伴的胳膊拉断的那一刻。那些士兵原本信心满满斗志全部都消散了开来,看着沐筱萝一个一个都在原地踌躇犹豫着。

    男人的两只手臂,刹那之间,没有任何一个是完好无损的,沐筱萝的眼神中闪过了一抹阴狠,手快如闪电的向着那个男人的咽喉就抓了过去。那眼疾手快的模样,似乎要生生掐断眼前的人的咽喉,沐筱萝的眼角嘴角还挂着云淡风轻的笑意,那笑里藏刀的笑容更加的显得她残忍如同修罗。

    那男人眼中闪过了不可置信,眼神惊恐的将沐筱萝看着,瞳孔都放大了起来,眼中闪过了哀求,不断的挣扎着想要逃脱沐筱萝眼中的杀意,他知道,自己有麻烦了,甚至是有些在劫难逃,然而沐筱萝可丝毫没有放过他的意思,手,猛的就掐上了那守城士兵的脖子。手掌一揉,那男人的脖颈瞬间发出卡崩卡崩的响动,那男人的双眼就维持着睁大的模样,不明不白的死掉了。

    然而沐筱萝的表情和笑容是淡漠的,似乎已看了的生死,甚至是有些忍的一甩手,那男人立即就如同一个破旧的麻袋一般,被沐筱萝无情的丢了出去,甚至是一丝怜悯的意思都不存在的,沐筱萝淡漠的转身。

    “国家就是有了你们这些蛀虫,所以才会家国不稳。”沐筱萝冷冷的丢下这样一句话,也不打算再停留,翻身上马,一夹马腹便做好了要快马加鞭的离开这里的打算,沐筱萝浅浅的笑了起来,那一抹眸光在阳光的照耀下,那么的显眼,似乎是一种不灭的荣光。

    那少年刚刚就那样站在这里,看着沐筱萝那样眉眼凛冽的将那个守城的士兵杀掉,那少年的眼神中闪过了一抹动容的神色,眼中有波光氤氲不清,眼见着沐筱萝要离开的时候,那少年,猛的拦在了沐筱萝的马前。

    “我跟你走。”那少年眼中写着一抹坚毅,和刚刚的那抹嘲讽大相径庭,然而沐筱萝的眼神中却闪过了一抹讶异,转而玩味。

    “哦?是什么让你又改变了主意打算跟我走了?”沐筱萝的眼神中写满了不理解,然而沐筱萝却也并没有就这样策马离开,沐筱萝还是比较喜欢这个敢说敢做的少年的。

    “我就是改变主意了,要跟你走,怎么?你不愿意吗?”那少年坦坦荡荡的,还显得无比稚嫩的脸上却带着一抹玩味的笑意,似乎根本就不在乎沐筱萝的调笑,整个人都显得无比的坦然,只是坦坦荡荡的将沐筱萝看着。

    沐筱萝也跟着笑,眉眼弯弯,好看的紧。那一眼之间的风华绝代,仰俯之间,媚态横生。那少年也瞬间被沐筱萝的风情万种晃花了眼,沐筱萝浅浅的笑起来,对着那站在她马前的少年伸出了手。“既然要跟我走,那就走吧,我保证你不会后悔的。”

    那少年借力一蹬地面,就这样跃上了沐筱萝的马匹,那马匹发出了一声嘶鸣,马蹄高高的扬了起来,就这样向前奔跑了起来,那少年坐在沐筱萝的马背上,还不忘用打量的目光将沐筱萝看着,他不明白,一个女人,如何能够活的这般的英姿飒爽。

    “你到底是什么人。”这个年方十三四的小小少年,纵使是心智再成熟,也终究只是个孩子罢了,也有着好奇心在不断的作祟,于是终究还是没能忍住向着沐筱萝询问了出来。

    “我是做什么的?你猜/?我是安定这个动摇的江山的。”沐筱萝缓缓的笑了起来,马蹄不断的颠簸在地面上,耳边就有风声不断的撕裂空气呼啸而过。沐筱萝的笑容也是宁静安详的,整个人安静的不像话。那少年看着沐筱萝的眼神再一次痴了起来,似乎只会将沐筱萝深深的看着。沐筱萝也注意到了少年似乎黏在了自己身上的目光,抿紧了嘴唇没有说话,只是架紧了身下的马腹。

    这只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年罢了。

    “你真漂亮。”那少年将沐筱萝近距离的看着,才发现沐筱萝的皮肤也是吹弹可破的晶莹剔透的模样,少年没有办法相信,这样一个一眼看上去就知道是娇生惯养长大的女子,怎么能够穿上这一身的铠甲,骑马上阵,征战沙场。然而却还是忍不住由衷的发出了这样的一声喟叹,沐筱萝微微一愣,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小她这么多岁的少年夸漂亮。

    从什么时候起,她早就开始不在乎自己的容颜,不在乎曾经的风华绝代,也不在乎如今还能够倾国倾城,反而被一件一件的事情像是鞭子一般的驱动着,像是一个旋转不停的陀螺,不断的旋转在这些喧嚣的纠结往事当中。

    沐筱萝却还是浅浅的笑了起来。“谢谢。”两个字,云淡风轻的消散在了空气当中,那少年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在得到了沐筱萝的回应的那一刻,整个人都红了脸颊,瞬间烧红了自己的耳廓,尽管周身的风声寒冷凛冽,却还是没有办法消退他脸上的热量。

    凌晨风安顿好了军队,下山准备接沐筱萝上山,他同沐筱萝约定的地点,就是这个城镇的郊外,此时预计时间,沐筱萝也快要到了吧。凌晨风也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此时也是架紧了胯下的马,不断的向着城镇的郊外狂奔着。

    “咱们这是要去哪里?”难得安静了的少年在看到沐筱萝要将马匹骑出城外的那一刻,再一次开口询问了起来。目光也落向了城镇的深处,那眼波中的吧不舍,沐筱萝看的真切,沐筱萝一勒缰绳,马匹就这样停了下来,沐筱萝转过头看自己马背后的少年,眉眼温润,轻声的问着。“怎么?你后悔了?这城中是不是还有你的家人,你要不要去告别一声?”沐筱萝也看出了少年眼中的恋家和不舍,尽管沐筱萝也想要快点同凌晨风汇合,但是也不会连这点告别的时间都不留给沐筱萝的。

    沐筱萝浅浅的笑了起来,那眉眼间的温柔,就像是一个大姐姐一般的安定,让少年的内心一瞬间如沐春风。那少年低敛了眉眼,似乎有深沉的寂寞,沐筱萝再一次转过了头将那少年看着,然后伸手将她身后的少年浅浅的看着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