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165章 164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她爱的是皇后,却不是想要做自己的皇后,萧何浅浅的闭上了眼睛,浅浅的似乎带着满眼的沧桑笑了起来,那眉目之间满是荒凉,有谁知道,他一生的奢求只不过就是想要找一个爱自己的人,就算是一个贪图一个能给自己真真正正的真实疼爱的人,如果这些和他站在对立面的人听到了,一定会觉得很不可思议,可是现实就是这样的,从小到大,从来都没有人爱国他。

    “我的皇后,今天才刚刚是我们大婚的日子。”萧何无视堵在门口蓄势待发的要将自己按在地面上的御林军,一步一步缓缓的向着浣碧走了过去,那一步一步的推进,就如同一下一下踩在浣碧的心上,萧何每走一步,浣碧的心都要随着颤抖一下。

    “那又怎么样,我从来都没有爱过你,就算是接近你,甚至是嫁给你,都只不过是想要将你的江山拱手让人罢了。”浣碧的小腹部断的传来一阵阵下坠的疼痛,不断的提醒着浣碧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多么的残忍的深刻,甚至能够淡漠的眼看着自己的孩子就这样的失去。浣碧一身明亮的红色,被身下的鲜血一点一点的晕染开来,仿佛有一朵一朵大红色的花就这样开在鲜红色的绸缎上,相映成章,是邪魅的味道。

    浣碧就是要笑着,笑着深入萧何的骨髓里面,就是要如同一把刀,在萧何的灵魂深处一下一下一笔一笔的雕刻,让他每每触及都会疼到颤抖,她承认,她是真的恨了,不是因为爱着眼前的男人,爱而不得,只是因为母性使然,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就这样从她的血肉剥离出去,那种血肉剥离的疼痛,似乎将她的灵魂,生生撕扯成两片。

    “是么?玩么的婚礼,还没有洞房呢。”萧何的眼中猛的闪过了一抹阴狠,似乎要伸出手在这一瞬间就将浣碧撕扯成碎片,浣碧的眼中猛的闪过了一抹胆怯,尽管身下还在撕扯着的疼痛,却还是控制不住的向后瑟缩了一下,整个人都忍不住哆嗦了起来。

    这一哆嗦,牵动着浣碧的整个身体都疼痛了起来,整张脸上,全部都是****的汗渍。

    “你干什么,你真的是个疯子。”浣碧的腿开始不断的向前踢蹬了起来,企图用这微不足道的力道在不断的抗拒着萧何的靠近,然而萧何的手却还是落在了浣碧的衣襟上,手上一用力,浣碧身上燃着血的外套就这样被萧何猛的撕碎,那用金线绣着的振翅欲飞的凤凰,也在萧何这一扯之间,从脖子处断裂了开来。

    萧何的眼中有一种破釜沉舟的阴狠,似乎要将浣碧生吞活剥,既然他要进黄泉,那么黄泉太寂寞,如何不得让她陪着自己。

    “我要是要下地狱,你也是要陪着我的。”萧何一边的嘴角,浅浅的勾勒了起来,无情而且残忍,楚承辉的眼神一暗,眼中闪过了一丝挣扎,最后却还是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伸手将萧何的衣襟拽着,萧何的手如同闪电一般的伸出去,甚至已经快到让人看不清他是如何出手的,就已经接近了楚承辉的锁骨,楚承辉的动作也不慢,一闪身就躲过了萧何的手掌。

    浣碧连忙从地面上连滚带爬的爬起来,向着楚承辉的方向踉跄着奔跑过去,身下有猩红的血液,拖拽出一道长长的印记。浓烈的心伤。

    萧何却根本就没有打算放过浣碧,既然出卖了他,那就一定要陪着他。萧何猛的伸出了手,伸手去扯浣碧身上的衣衫,浣碧为了逃命,动作也迅速的很,一抽身便将自己身上的衣裳拽了下去,萧何的手中只握着一张空荡荡的外衫。浣碧的里衣也是红色的,艳烈如火的颜色,相较于刚刚被扒下来的外衫,却明显暗淡了许多,只有身下的血液,却是那么的鲜艳,甚至还有一丝丝的血腥味道,一点点的荡漾开来,淡淡的飘散在空气当中。

    浣碧脚下一个踉跄,整个人便向着楚承辉扑了过去。整个人都挂在了楚承辉的身上,楚承辉轻轻地拧紧了眉头,原本是打算伸手将浣碧推开的,然而在看到浣碧眼中的胆怯的神采的时候,终于是缓缓的放下了原本是要将浣碧推开的手,踌躇着将自己的手放了下来。终究是没有将浣碧从自己的身边推开。

    浣碧得到了默许,更加得寸进尺的整个人都挂在了萧何的身上,更是旁若无人的向着萧何的身上贴了过去,身体若有似无的不断的摩擦着楚承辉的身体,浣碧的肚子却一阵阵的抽疼了起来,提醒着浣碧此时身体的不方便,疼痛一阵阵的传来,让浣碧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脸上不住的一阵阵的泛起了苍白。

    萧何的手中拽着一张如同破布一般的外袍,窗外初秋的冷风呼啸灌进来,卷起他手中的

    外衫,发出猎猎的响声,不断的向上卷了起来,就如同在不断的向上窜着的火苗,似乎下一秒就要点着萧何的手指。萧何眼神微微地有些痴的看着手中的红色衣袍,就这样愣了神。

    萧何觉得此时的自己就像是一个疯子,一个已经找寻不到真实的自己的疯子。萧何浅浅的笑了起来,伸手一扬,便将手中还粘着鲜血的,在寒风中烈烈作响的外袍扔了出去,一步一步的向着楚承辉靠近了过去,双手在身侧缓缓的摊开,整个人都是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

    “我知道你们这次是有备而来,要将我一次性拿下,这一次,我也当真是山穷水尽,再也没有了能够拯救你们的能力,所以现实太残酷,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规则我比谁都明白,落在你们的手里,我同从发落。”

    此时整个皇宫里都继而发出了一声声轰隆隆的声音,似乎有千军万马,大军压境一般,脚下的马蹄就如同要踏碎脚下的山河,脚下的地面都随着这轰隆隆的声音而不断的震动了起来,浣碧的小腹更加的疼痛了起来,所以更加无助的死死的攥紧了楚承辉的手臂。

    楚承辉这一次却没有纵容浣碧挂在自己的身上,伸手将浣碧的手指一根一根无情的从自己的手臂上掰开,眼神淡漠的似乎在做一件无比云淡风轻的事,浣碧却倔强的死死额扣着楚承辉的手臂,不肯松手,眼神中的倔强,不可动摇。

    然而此时浣碧的小腹是无比的疼痛,手上的力道自然是不比从前,更何况浣碧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同楚承辉较劲,楚承辉自然是不费吹灰之力便将浣碧抓在自己手臂上的手生生的掰下去,萧何看到这一幕,颇为不屑的笑了起来。

    “怎么了?你的妻子要来了?你是不是怕她看见什么,所以才将浣碧的手从自己的手腕上掰下去,楚承辉,我一直从心底里佩服你,却不曾想过,你竟然会利用女人来替你打江山,多么可笑的一件事情。”萧何吃声一笑,便偏过了头,他之所以会落到今时今日这般落寞的境地,大地都是因为实在是太过相信人了,往往最后坑了一手的,都是你最相信的人。

    “别管我是用什么夺得的江山,此时额江山最起码在我的手中,而你这一辈子,只能是个失败者。”楚承辉倒是丝毫不在乎萧何看着自己的轻蔑的眼神,那一丝丝明显的看不起,落入楚承辉的眼中,更多的却是不在乎的淡漠,楚承辉淡漠的转过了身,看着一众气势磅礴的闯进皇宫之中的她的军队。

    萧何早就知道,楚承辉不会甘心的,他一定会想尽了办法,将这江山夺回来,然而这么长久地时光,楚承辉都是沉默的,似乎这江山当真是无关紧要,无关紧要到他丝毫不考虑,他究竟能不能达到这江山,然而看着萧何此时落寞的模样,楚承辉却可以断定,这江山是他们的了,志在必得。

    然而在这样紧张额时刻,萧何不能有任何的放松,只能用最笨的办法时时刻刻的定盯着萧何,他没有忘记前两次萧何是怎么样从她们的面前,似乎是隔空消失一般,就那样一抬头的时间,萧何就已经从他们的眼前消失了,这一次,他们说什么也不能让他们消失了,这一次的成败,关乎这一个已经被动摇了根基的国家还能否好好的活下去。

    楚承辉向着自己的身后做一个下压的姿势,示意自己带来的手下,就这样将楚承辉擒获了,楚承辉也一刻都不敢懈怠的将整个队伍整整齐齐的盯着,生怕只是一个眨眼的瞬间,萧何就这样如同空气一般的在自己的视线中消失。

    那些侍卫全部都毫不犹豫的向着萧何冲了过去,俨然一副要将萧何包裹在内的养子,萧何的伸手敏捷的在这些人之间辗转挪腾着着,时不时的还会伸伸胳膊伸伸腿,踹到一些跟在自己的身边的人。楚承辉发现,萧何的伸手似乎比以前还要灵活一些。

    “楚承辉,我可以束手就擒,但是绝对不会败在这些小喽的手中还,这一辈子,我才从来不曾佩服过谁,唯独你,我是真的佩服了,所以就算是要死,也要死在你的手里。”萧何栖身而上。整张脸都似乎贴在了楚承辉的脸上,那一张男女不分的脸,艳烈妩媚的甚至在红色的灯火之中氤氲成了女子的媚态,百代妖娆的将楚承辉看着,眼神中的魅惑,一览无遗,毫不掩饰。呼吸时而清浅时而浓重的喷涂在楚承辉的脸上,气氛就一点点的被点燃了起来。

    然而楚承辉却不为所动,一伸手便将萧何推开了。“就算你倾国倾城,艳冠天下,甚至是有着女子都没有的雍容,可是我没有忘记,你是一个男人,莫不说我没有龙阳之好,就算是有,我也不会忘记,你今年已经多大了,你看,你一笑,眼角的细纹都出来了。”

    楚承辉猛地咧嘴笑了起来,一排白白的牙齿就这样暴露在了空气当中,阳光的很,暗夜的火光影影绰绰的在他的脸上闪过,带着奇异的挑衅的味道,逗弄着站在他面前的萧何,萧何眸色一暗,在楚承辉的面前中规中矩的站定。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从来没见到过萧何这般任人宰割的模样,一时之间,房间中所有的人都安静了下来,不知道萧何究竟打着什么谱,也不知道萧何的心中究竟是有什么样的算计。所有人反倒不敢轻举妄动,安静的站在了原地,一时之间,只有皇宫中依旧不明所以的热闹声音从房间外传来,房间之内却是连呼吸都听的清楚的死寂。

    这出奇的安静和外界的喧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更加加重了气氛的压抑,所有人都带着戒备的将萧何看着,萧何的手就那样无神所谓的张开在空气当中,尽管是一副舍我其谁的模样,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冲上来将他就此拿下,就连楚承辉,也是用一副打量的眼神将萧何上上下下的看着。萧何浅浅的笑着,用一副在看着懦夫的眼神在看着楚承辉。

    萧何就摆出一副束手就擒的姿态,就这样旁若无人的站在楚承辉的面前,然而楚承辉手下的人包括楚承辉,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轻举妄动。萧何眼中的得意的颜色更加的明显了起来,楚承辉负手而立,上上下下的将萧何打量着,那眉眼之间的云淡风轻,似乎回到了往日的时光。那般不可思议的云淡风轻,就这样站在了万人中央,一身荣光,却那么的淡然。

    “他们都不敢,可是我敢,萧何,我便不相信,你有千般的变化。”楚承辉说着就向前跨了一大步,肖锦忙在楚承辉身后伸出了手,将楚承辉拉着,眼神中有深切真挚的祈求,那么的动人,而楚承辉也明白他眼中的眸光代表的究竟是什么。但是却还是坚定挣脱了肖锦扯在他手臂的上的手,步履坚定的向前走了过去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