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160章 159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然而浣碧却再一次的笑了起来,别过了看着那小丫鬟的视线,轻轻地嗤笑了起来。“我怎么能够问你呢?你也是个小丫鬟,你也是个活在人的脚下的,甚至连话都不敢说的小丫鬟。我问你又能有什么用。”浣碧的嘴角带着一抹深刻的不屑,似乎是在对小丫鬟的不屑一顾,也似乎是在对自己曾经的那些过往的不屑一顾。

    就好似她的自信之中还潜藏着一抹不自信,这一抹不自信就如同一份常年潜藏在她身体里面的仇恨的种子,日深月益的成长着。就像是她性格里面的床冲性格,时不时的冒出来,不断的折磨着她的神经,让她像是一个疯子一般,虽然平日里根本就看不出来她是一个疯子一般的女人。

    “你知道我到最后为什么活了下来吗?”

    “也对,你是没有我这么好的运气的,不会像是我一样遇到那个如同玉石一般的男人,他一颦一笑都美极了,像是一个仙人一般,那个时候他还那么小那么小,却已经有比同龄孩子多出不知道多少倍的成熟,那个时候的我遇见他的时候,他就藏了那么多那么多的故事,他告诉我皇宫之中不是只有下流的婢女才过的不好的,就连他那样的高高在上的身份,依旧过不好。那个时候的我并不明白,因为我从来不曾站在那般高高在上的位置上面,然而如今我站上去了,才明白他当年说的,他活的有多么的辛苦。”

    从头到尾,一直都是浣碧一个人在说话,那个跟在浣碧的身后的亦寻亦步的跟着浣碧的小丫鬟却如同一个倾听者一般,除了坐在地面上,似乎根本就没有什么别的方法能够做到一些其他的什么。浣碧有时候就会像是一个疯子一般猛的回头将她看着,问她是不是知道,然而还不等小丫鬟回答她就已经自问自答一般的继续说了起来。着实是一个疯子。

    小丫鬟看的微微地有些心惊,有谁知道,当今皇上马上就要迎娶的皇后是一个疯子,而且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当初他就是在这棵树下,我问他长大之后,他会不会娶我,然而他没有说话,他是爱我的,对不对,如果不是爱我,他一个小王爷有什么必要要跟我一个婢女牵牵扯扯的那么多年,一定是因为我只是一个婢女,他迫于皇宫的无奈,并没有答应娶我,他是一个重承诺的人,他害怕自己做不到。”

    “后来他长大了,似乎成了一个有才能的人,也被皇上重用了起来,从那之后,我就再也不见他了,我以为等他有能力的时候会回来娶我的,可是到最后我发现我错了,他根本就没有出现,我想问一问他是不是将我这个人忘记了,可是我才发现,我甚至连他在哪里,该怎么见到他都不知道,你说我是不是很傻,作为一个婢女却还在不知死活的想象着爱情,像是我们这样的婢女哪里有爱情可言,等待着我们的只有一日一日被人踩踏在脚下的尊严,和卑躬屈膝如同狗一般的活着的生活。”

    “所以我一定要站在足够高的位置上,站在足够高的位置上我就能够见到他了,我就能问问他,为什么不回来见我,是不是将我忘记了。”

    浣碧猛的捂住了自己脸颊,有眼泪沿着指缝一点点的滴落下来,浣碧整个人似乎都被抽空了力气,靠在那棵大树上缓缓的滑落在地面上,一身大红色的衣袍就这样被她压在了身下,浣碧目光涣散的靠在那可大树上,似乎一点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明天就要穿上的风炮此时就如同一块抹布一般的被她压在了身下。

    浣碧伸出了手,将眼前的大树缓缓的环抱了起来。“当年,这棵树还很小,很小,然而到如今却无法环抱起来,你说我有多少年没有见他了。”浣碧的眼神涣散着回忆着,似乎是甜蜜又似乎是痛苦,这两种感情不断的向着一起交织,甚至要就这样绞碎浣碧的心脏,生生的疼,浣碧猛的伸出了手将撑在了自己的胸口上,用手撑着地面,强自从地面上站了起来。

    “我们回去吧,明天就是我的典礼了,我就是母仪天下的皇后,这一辈子都再也没有回头路走。”浣碧缓缓的闭上了眼,就有眼泪沿着眼角倾泻而下,他也不爱她,他也不娶她,到如今还说什么回头路?没有他,她早就不能回头了。

    “娘娘夜里凉,您注意身体。”一直在倾听者浣碧的下丫鬟忙伸手来扶浣碧的手臂,生怕浣碧此时踉跄的模样下一刻就会摔倒在地面上,然而浣碧却摆了摆手,挣脱了别人对她的扶持,一个人背影坚定刚毅的向前走了过去,那倔强的背影,刚强的似乎从来不会为谁而改变,然而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不过都是她为了一个男人改变了的结果,那个男人叫做楚承辉。

    她认识他的时候,他还是个少年,然而此时时过境迁,当初的那个少年,如今却也不知道长成了什么样的模样,不知是不是还同旧日时光里面的那个一说话就脸红的少年一样。

    “明天是萧何的封后大典,我们就趁着萧何的封后大典溜进去,偷来萧何手中的军令状,然而我们掌控了御林军,就几乎掌控了半个皇宫,还有这是我师傅最新研发的毒气弹,是用火药的原理研究出来的,这个炮弹是会爆炸的,在它爆炸的瞬间,炮弹里面的粉末会扬出来,但凡吸到这样的气体,全部都会晕倒,我们的人在进去之前,就先吃好解药,都明白了吗?”

    楚承辉的手,直直的指着地图上一条异常细小的隧道上面。冷眼的下着最最严苛的明令。然而肖锦等人却没有任何一个反抗,只是点头答应着,沐筱萝信手抓了一个眼前的炮药看着。浅浅的笑了起来。“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用这些机械的力量来代替人力的不足的呢?”沐筱萝的脸上始终挂着笑容,看起来心情不错的模样,刚刚屋子里面的凝重氛围,随着沐筱萝,也微微放松了下来。

    “脑袋长在脖子上,当然要起到它的作用了。”楚承辉的眼神中满是宠溺的伸出了手,不断的揉搓着沐筱萝的发顶,整个人都柔软了下来,眼神中也满是柔情万种的滋味。

    “我一直怀疑的是,萧何那么冷清冷性的一个人,总是疑心病十分的重的,他不会爱谁,也不会为谁做停留,怎么会这么快就封后了,是不是他早先就设计好的陷阱,就等着我们跳进去呢。”肖锦拧着眉头提出来这样的疑问,楚承辉也轻轻地拧紧了眉心,低头看着桌子上摊开的地图,一双眼都死死地盯在地图上面的那条极其细的线,似乎在看着那飘渺的甚至是没有希望的复国路线。

    “我们已经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这是我们最后一次的机会,不管是真的是假的,我们都需要去闯一闯,如果成了,成功夺回了江山,这江山给你,我就带着沐筱萝去过游走天下四海为家的潇洒生活,如果这一仗输了。”说到这里,楚承辉的声线似乎是控制不住的停顿了一下,微微地抿了抿嘴唇,才继续开口。“如果这一仗输了,我和倘若活着回来,我就带着惋惜归隐山林,再也不过问人间世事。”

    “你刚刚说什么?”聪明如沐筱萝,几乎是一瞬间就从楚承辉的那一句话中找到了些许的端倪,抬眼将楚承辉看着。“我进宫了,沐筱萝就只能交给你们了,我希望倘若我活着回来,我一定要看到完好无损的沐筱萝,我楚承辉这一辈子没求过谁,这一次算是我拜托你们,帮我照顾好沐筱萝,我一定感激不尽。”

    沐筱萝的眼中有些显而易见的疼痛颜色,不可置信的将站在那里向着凌晨风等人鞠躬的楚承辉看着。肖锦和白灵儿相视一眼,肖锦在白灵儿的眼神当中看到了支持的颜色。她总是那般温婉的模样,似乎不管肖锦做出来了什么样的决定,白灵儿都会无条件的支持他,这种感觉,他已经不知道多久不曾有过了。这一刻,他感觉到了幸福。

    “我要和你一起去。”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沐筱萝开口便丢出了这样一句话,眼神中的坚毅毫不逊色于楚承辉眼神中得坚毅将楚承辉看着,楚承辉紧紧地抿起了嘴唇,那一脸的为难和舍不得,甚至是各种各式各样的感觉不断的搅到一起,不断的交织着,甚至让他整个人都百转千折的难过。他害怕他这一次离开就是永别了,这一辈子都不会再见到。他更害怕,他这一离开,没有人能够照顾好沐筱萝,倘若沐筱萝再出现一次什么问题,那他也就是真的生无可恋了。

    “皇宫太乱,我照看不到你,如今你再出现什么事,我就真的不用活下去了,有你在我的身边我会分心的,乖乖的,在这里等着我。”楚承辉的眼底有柔软的笑容,柔情万种情丝万缕的将眼前的人看着。伸手去整理沐筱萝额角散落下来的发丝,他轻声的叮嘱着。

    “我也要去。”然而沐筱萝的骨子里就是一个执着的女孩子,所以这一刻,她依旧在坚定的将楚承辉看着。

    “那就只能对不起了。”在沐筱萝还全无防备的时候,楚承辉的手就已经伸到了沐筱萝的耳后,手上只是微微地使力就按在了沐筱萝的脖颈上,沐筱萝的眼前一黑,甚至还来不及说话就已经一软向着地面上摔了过去,还好楚承辉及时的伸出了手将沐筱萝辅助了,楚承辉的眼神中满是眷恋的将沐筱萝看着。

    这一次的行动他比谁都明白,他也害怕自己这一去就是再也回不来的境地,所以这一次,他说什么都不能带着沐筱萝,他不能让沐筱萝跟着自己一起涉险,前两次没有照顾好沐筱萝就已经让他的内心足够的内疚,如果这一次,他还是不能讲沐筱萝保护好的话,他怕是真的没有活在这人世间的脸面了。

    “我走了,我真的拜托你们,将沐筱萝照顾好,如果我能回来,我们就一起走,如果过了两天我还不回来的话,就让我师父带着你们离开,千万不要告诉沐筱萝我死了,一定要让她开开心心的活着。”楚承辉此时此刻说的话和刚刚说的话完全不一样,马上就能够听出来,他之前说的不过都是谎话罢了,于是到了此时此刻,他再一次嘱咐的话语同之间几乎没有一丝一毫是相同的。

    楚承辉转身离开的那一瞬间,沐筱萝的眼角明显的有眼泪低落下来,滑落在一边的泥土里,楚承辉的心里一酸,却还是头也不回的带着手下的人离开了,肖锦也恋恋不舍的回头看了一眼,白灵儿还抱着人事不知的孩子,红了一双眼眶却还是在不断的笑着,拿出自己生最最潋滟的模样将肖锦离去的背影和脚步看着,到最后所有人都离开了,留在原地的也只剩蟣uo弩懵埽琢槎璩糠绾头鏊眨褂屑父隹雌鹄瓷焓植淮淼男∈勘谛∈勘闹屑洌棺乓桓龀丈档袅说哪腥恕

    “娘娘,你准备好了吗?典礼就要开始了。”那个小丫鬟的面部表情甚至都是僵硬的,看起来无比的勉强的走到了浣碧的身后,小心翼翼的伸手弄平了浣碧肩膀上和腿上的褶皱,将浣碧头顶上的黄金流苏细细的摆弄着,一丝不苟的将一切弄好,那小丫鬟再一次低头在浣碧的耳边提醒了一句,这一次总算是得到了浣碧浅浅的回答,虽然只有一句从鼻腔里面哼出来的嗯,下丫鬟却也已经知足了。

    浣碧斜眼看了一眼镜子中的自己,一张百代倾城的,似乎随时都是逆来顺受的容颜,此时在妆容的映衬下,反倒有了几分棱角,此时看上去竟然是一副棱角分明的模样,浣碧细细的打量着自己的蔻丹色的嘴唇和蔻丹色的衣衫,浅浅的笑了起来,这个镜子里面的女人,浣碧甚至自己都不认识,他已经忘记了,曾经的自己究竟是什么模样,是不是也是像如今活的这么的辛苦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