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153章 152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作为一个阉人,当初他还在对这句话有所不屑,然而今天,他竟然当真是成了一个阉人,楚御高带着恨色的声音不住的在她的耳边响起,他这辈子注定要断子绝孙,当时他还无比轻蔑的说自己后宫佳丽三千人,然而如今,当真是做了一个不完整的男人。却确实是到了断子绝孙的地步上。

    老者缓缓地摇了摇头,似乎颇为无奈的模样,似乎是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一眼躺在地面上的萧何,转身离开,那背影潇洒脱俗,哪里是纠结这秽物的模样,然而萧何已经疼得近乎是白了一张脸,蜷缩在地面上不住的颤抖着。

    沐筱萝的身上如同窜上了热烈的火在血液中不断的燃烧着的热度,浑身都已经被蒸腾的不断的冒着虚汗,整个身体如同熟了的虾子一般的红彤彤的颜色,看起来十分的可怖,让人止不住的猜测,下一刻的沐筱萝会不会就在这样的高烧下,衰竭,死去。

    沐筱萝的胸口也不知是因为发烧的原因还是其他的原因而在不断的起伏着,额头上不断有汗水滴落下来,楚承辉的眼中布满了血丝,显然是已经精疲力竭的模样,整个人都显得疲惫不堪,看上去也憔悴的很。楚承辉浅浅的看了一眼还在不断的用凉水给沐筱萝擦拭身体的灵儿,眼神落寞非常。

    灵儿此时也是疲惫不堪,眼中也充满了血丝,却还是在低头一遍一遍的擦拭着沐筱萝的身体。楚绝郜的孩子安静的睡在一边,脸上却也粘着泪痕,似乎是刚刚哭过的模样,整个军队之中也只有白灵儿一个女人。照顾白灵儿的事情自然是由楚承辉和白灵儿轮流进行,所以此时不管是楚承辉还是白灵儿,两个人全部都疲惫不堪。

    楚绝郜刚刚听到孩子的哭声想要在门口破门而入,想要阻止楚绝郜,楚承辉甚至还在,门口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和楚绝郜颤抖了好长时间。此时整个人看上去更是倦怠不堪的模样。

    “吃饭了。”肖锦的声线里充斥着满满的担心,伸手敲了敲眼前的房门,声音里甚至已经带上了气祈求的味道,然而一如既往的,门内只是浅浅的嗯了一声,继而便是那云淡风轻淡漠的声音吩咐道。“你放在门口就可以了。”这么多天,肖锦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放在门口就可以了。然而担心的话到了嘴边,却只能生生的吞进去。

    沐筱萝还危在旦夕,他该是有多么的自私,还在一而再再而三的关心着白灵儿的身体。白灵儿的身体再不好,她终究是活着的。

    “你去吃东西吧,这里我来就好了。”楚承辉依旧云淡风轻的将粘着冰水的毛巾从白灵儿的手中接过来,信手拈来一般的擦拭掉沐筱萝身上渗出来的汗珠。沐筱萝此时却猛的伸出了自己的手,紧紧地攥着楚承辉的手,楚承辉的手猛的一个哆嗦,手中的粘着冰水的手帕也猛的就掉落在了沐筱萝的身上。

    沐筱萝的喉咙似乎被砂纸打磨过了一般,说出来的话也尽是被打磨过后了的沙哑的声音。沐筱萝的眼还是死死的闭着的,睫毛不住的颤动着。“水。”

    楚承辉忙拿过了手边的水,用口含了缓缓地度进沐筱萝的口中,而沐筱萝就如同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一般,不断的吮吸着楚承辉口中含着的水。沐筱萝的口腔中时湿热的,就如同她已经烧红了的皮肤一般,当楚承辉的唇贴到沐筱萝的唇上那一刻,他也是心惊了好久。

    “热。”沐筱萝闭着眼睛,双手也毫无目的的攥紧了楚承辉的衣襟,一边伸手褪去身上原本就已经薄如蝉翼的衣裳,盲目地一遍一遍的重复着热。

    楚承辉的眼一瞬间被狂喜淹没,瞬间如同四海潮声一般的翻涌了起来,眼中氤氲着莫明的感伤和感动,仿佛要在这一瞬间就将他全然吞噬,扶苏说沐筱萝这样的状况是一个好状况,证明毒素正在她的身体里融合沉淀,但是人都是骨血做的皮肉,毒素在身体里累积的痛苦,这世间再也没有一个比他更懂一些。

    她的痛,他全部都感同身受。这世间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何以一个人,会比他更懂她。楚承辉死死的握着沐筱萝的手掌,近乎是命令一般的语气。“沐筱萝,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她必须睁开眼睛看着他,只有她还活着的欣喜和希望,能够掩盖的住他害怕自己一个人留在这世间的恐慌。

    如果这世间没了她,他是不是还要活在以往淡漠的生活里,没有牵挂,所以淡漠的活着,甚至连自己存在的意义都找寻不到,没有人相信他活的高高在上却连自己生存的意义都找不到。

    而他自己相信她是他的天堂。

    沐筱萝的眼睛果然在楚承辉这样的命令之中缓缓地睁开了。眼角有眼泪流下来,似乎酸涩的连睁开双眼都是一种分外艰难地事情。

    沐筱萝缓缓地睁开了双眼,然而眼前似乎糊了一层浆糊一般,酸涩的不断的有眼泪掉落下来。眼前是一片模糊的颜色。眼前的人也只是一层轮廓,然而却依旧能够从对方的声线中,听出那一抹毫不掩饰的焦急。

    然而终究抵不过脑海中的混沌,刚刚睁开眼睛,脑海中便是一阵天旋地转的眩晕,似乎有一双手,要将她重新拉回到黑暗之中,她所能做到的,也只有努力的睁开眼睛,去对抗这一阵天旋地转的感觉。然而刚刚睁开了一条小小的缝隙的眼睛,此时却又有逐渐合拢的趋势。

    沐筱萝只感觉自己整个身体都如同躺在一锅开水之中,开始正在沸腾,热气将她层层的包裹着,湿热的气息充斥在周围,她热的不断有汗水低落下来,口中也是口干舌燥,只能用已经干涩的喉咙不断强调着自己要喝水。

    “沐筱萝,你睁开眼睛看看我。不然我不给你水喝。”楚承辉从来不曾这般声色俱厉的同沐筱萝说过话,然而此时却用上了威胁的语气,为的不过是证明,她沐筱萝活下来了。

    沐筱萝的心中抱怨委屈,甚至是焦灼暴躁的,然而双手双脚似乎都已近麻木的不在自己的控制之中,她唯一能做的也不过就是顺从了楚承辉的威胁,缓缓地睁开了自己的双眼。除了睁开自己的双眼,沐筱萝甚至没有别的办法。

    她需要喝水,喉咙里面干涩的似乎如同干旱的泥土一般甚至要皲裂开来,刚刚楚承辉度进她口中的水也不过是杯水车薪一般,瞬间就在她滚烫的咽喉处被蒸发了一般。

    终于沐筱萝猛地睁开了眼睛,似乎做了多么剧烈的斗争,在她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双眼之中布满了血丝,一双大红眼,就这样对上了一双打红眼,相顾无言。

    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尽管沐筱萝此时的双眼是睁开的,然而却是双目无神的。眼中充满了浑浊混沌的意味,一副不明所以如同初生的婴孩一般将眼前的一切看着,清澈如水,却也是茫然无知的感觉。

    白灵儿的手中端着肖锦放在了门口的饭,呆呆的看着楚承辉和沐筱萝之间的互动,甚至都忘记了去吃手中的饭,知道饭在自己的手中渐渐的冷掉,如同残羹冷炙,也毫无知觉。

    “我要喝水。”沐筱萝张了张嘴,从唇齿之间吐出来这样一句话,楚承辉忙拽了一边桌子上的茶杯喂到了沐筱萝的口中。然而下一刻,就听到了铁质的物品摔落在地面上的声音。是灵儿没能拿住手中的餐盘,滑落在了地面上的声音。

    刚刚还在熟睡中的婴孩从睡梦中惊醒,猛的就张嘴哭喊了起来,一时之间,原本冷冷清清的房间里面,充满了人气,不再是曾经死寂的模样。

    还没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情况的沐筱萝轻轻地颦起了眉头,在看到白灵儿慌里慌张将那个哭着的婴孩抱起来的时候似乎才恍然大悟的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我昏迷了这么长的时间吗?灵儿和肖锦的孩子都这么大了啊。”

    楚承辉的眼中原本还满溢着感动的泪水,不断的在眼眶中打着旋,然而在听到了沐筱萝说出这句话的时刻,忍不住就破涕为笑了起来,就连白灵儿也跟着一起笑了起来。

    “不是啦,这是楚绝郜将军的孩子。”即便楚绝郜现在已经不再是将军了,白灵儿还是习惯性的叫楚绝郜将军,然而哪里知道沐筱萝此时此刻却低敛了眉眼,似乎在感怀着什么一般,浅浅的开了口。“原来楚绝郜都有孩子了,那我得昏迷多久了啊。”

    白灵儿和楚承辉面面相觑,全部都被沐筱萝的推理惹得忍俊不禁,然而两个人却也都知道,这件事情倘若想要和沐筱萝解释也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解释的清楚的,此时最重要的还是沐筱萝的身体,所以两个人同时选择了沉默。

    睡梦中高烧不止浑身似乎都在如同火烧一般的感觉,然而此时此刻却止不住的哆嗦了起来,似乎很冷一般,沐筱萝拽过了一边的杯子,紧紧地包裹在了自己的身上,此时却才注意到刚刚自己的身上原来是未着寸缕的,一张脸,瞬间涨红的更加的厉害了。

    然而楚承辉看到沐筱萝的脸越发的红了起来,心中却瞬间紧张了起来。“你怎么样了,是不是哪里难受,如果难受的话一定要和我说。”楚承辉的手死死地攥着沐筱萝的手,信誓旦旦却有些无能为力的向着沐筱萝嘱咐着。

    沐筱萝尴尬的开不了口,身上还在一阵阵的发冷,此时却也只能够咬着自己的下唇不住的摇头,却还在难以启齿的没有办法说出来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涨红了脸色。

    然而沐筱萝越是不说,心急则乱的楚承辉就越是担心,伸手就想要掀开沐筱萝身上的杯子,沐筱萝惊恐的睁大了双眼,死死的抱着怀中的被子,不断的赴欧顽抗着,似乎在做穷途末路的赴死顽抗一般。

    “王爷你太心急了,沐姑娘她只是害羞了。”白灵儿明目皓齿的笑了了起来,纵使是红着一双眼睛,却还是一如既往的清丽模样,沐筱萝又感激又嗔怪的看了白灵儿一眼,兀自裹紧了身上的衣裳,这一次,反倒是楚承辉涨红了一张脸。

    白灵儿怀中的孩子此时已经停止了不断的啼哭,在白灵儿的怀中安静了下来,似乎是睡足了的模样,不断的冲着白灵儿依依呀呀了起来,似乎在兴高采烈的说着,白灵儿只是含着笑容将怀中的孩子看着,不动声色的抱着怀中的孩子,退了出去,将空间留给了楚承辉和沐筱萝。

    然而沐筱萝的视线,却从始至终都没有离开白灵儿怀中的那个孩子,眼中有淡淡的哀伤和伤痛。楚承辉知道沐筱萝一定又是睹物思人,想起了她以前的那个孩子。那个命运坎坷早夭的孩子。

    楚承辉猛的伸手挡住了沐筱萝的视线,声音微微地有些沙哑,似乎同样写满了惆怅,伸手将沐筱萝的眼轻轻地挡着。“你别看了,我们也会有孩子的。”楚承辉的手掌上还印着沐筱萝咬在他手掌上的印记,此时红肿已经消退了下去,然而伤疤却还留在上面。

    沐筱萝微微呆滞,楚承辉似乎猛的想起了什么一般的要将自己的手往回收,却被沐筱萝一把拽在了手中,细细的端详着楚承辉手上的伤口,沐筱萝的眼中溢满了泪水。“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然而似乎下一秒又想起了什么,实现猛的向门口转了过去。

    “楚绝郜的孩子,你手上的伤口,到底是怎么回事。”

    楚承辉缓缓地低下了头,似乎在思虑着这件事情到底该如何同沐筱萝说起来,而楚绝郜那里,他又该同沐筱萝怎么说。她若是听了,必定会心存愧疚的吧。然而楚绝郜的付出,他却也不允许自己如同一个小人一般的隐瞒下来,他的良心告诉他必须实话实说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