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141章 0140 打算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140

    就在楚承辉再一次伸手打算就这样讲萧何解决掉永绝后患的时候,萧何坐着的藤椅却了起来,萧何的脸上带着一丝浅浅的笑意。“我们还会再见的。”

    楚承辉派人去拦住了肖锦,此时再回到皇城已经没有了一丝一毫的意义,不消多项,萧何此时已经拿下了皇城。

    传话的热快马加鞭的将肖锦拦在了半路上,将楚承辉说的话原原本本的复述给了肖锦。肖锦忽然痴痴的笑了起来,他还是没能够做到,他早就知道每个州郡的太守都被萧何买通了,然而在他即位的期间,却还是没能做到将朝廷大换血,萧何就这样一路畅通无阻的拿下了皇位。

    这是一种讽刺,鞭挞着他作为一个男人的尊严。

    这江山都全权的交给了她,然而他却连守住江山的能力都没有。

    楚承辉眼看着萧何讽刺的在自己的面前消失了。也不再去纠结萧何作为下面的暗道究竟是连在哪里的,姆瓦尼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不能再拖下去了,沐初瑾此时的状态,他知道,凭借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根本没有办法将沐初瑾从鬼门关上拽回来。

    心中郁结着恨,却无处发泄,只能憋红了自己的眼眶,死死的咬着自己的牙关,强自隐忍着,脚下如同生风一般的向着扶苏的山头奔了过去,楚承辉知道,沐初瑾此时全靠着那一颗丹药吊着一口气。倘若当真无力回天,他便是愧对一生所学,如果连自己爱着的人的性命都救不了,那么空有这一身的本事,要来何用?

    这本事能救回来人世间成千上万的人,却救不回来她一个人,便撕心裂肺的疼。

    “师父,救人!”几乎是踹开眼前的房门,楚承辉喘息着将沐初瑾放到床上,扶苏原本还在安逸的把玩着手中一味药材,此时也忙放下了手中的药材迎了上来,这是他记忆当中,楚承辉最慌乱的一次,楚承辉自小便比寻常的孩子淡然,总是一副对外物漠不关心的模样。淡然处之,运筹帷幄,如此慌张的情景,还是生平仅见。

    在看到沐初瑾奄奄一息的躺在那里的那一刻,扶苏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他还记得,上一次见到这个女子的时候还是眉眼鲜活的样子,那般的灵动妩媚,到如今,苍白着一张脸,从里到外都透着一层死气,看上去便是一副死气沉沉的模样。扶苏猛然伸手捏住了沐初瑾的手腕,眉头瞬间便凝重的拧在了一起。“这毒,不是一次下的,早就走遍了全身的血脉,怕是,我也救不活她了。”扶苏的眉眼之间带着一丝丝的凝重。楚承辉的心里猛的就咯噔了一下。

    “我生下来的时候也都说我是一个死孩子没得救了,师父不还是将我从鬼门关上拉回来了,那么沐初瑾呢,真的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楚承辉的眼底有破碎的眸光,窗台的天,已经一点点的亮起来了。

    扶苏拧紧了眉头,低敛着眉眼,似乎在想些什么,伸手将沐初瑾的脉搏把着,似乎有话要说,然而几次开口却又咽了回去。楚承辉的一双眼,焦急的将扶苏看着,扶苏淡淡的扫了楚承辉一眼,才浅浅开口。“其实也不是全然没有办法,还是有一个办法是可以一试的。”

    “是什么办法?”楚绝郜站在楚承辉和沐初瑾的身后也跟着焦急了起来,待听到扶苏说还有办法,忍不住便跟着楚承辉一起文了出声,扶苏的眉头深深的拧着,似乎极其为难的样子,然而在看到了楚承辉眼底的那抹痛和焦急的时候,还是缓缓的开了口。

    “就像是当年救你一般,将她的身体变成和你一般无二的身体,将她体内的毒都融合起来,沉淀在血液之中。”楚承辉的眼中,一瞬间扫去眼底所有的灰败颜色,在此时此刻点燃了希望的光芒,然而扶苏的下一句话却如同一瓢凉水一般当头浇下来。

    “当初我救活你,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其中过程也是九死一生,然而沐初瑾同你不一样,你当时是一个新生儿,而沐初瑾却是一个成人,这中间融合的难度,不肖我说,你现在也全然明白。怕是存活的几率还不及千分之一,而且我还需要一个活人作为实验品,要在这个人的身上试药,怕是倒最后,这个人的身体也会被损坏的不成样子。”

    扶苏浅浅的叹息了一声,眼底颇多无奈,楚承辉猛的一愣,眼底挣扎了起来,他本不是个慈爱的人,然而要一个人无缘无故的受到沐初瑾的牵连,怕是就算是沐初瑾活了过来,也难免心中内疚,楚承辉低下了头,似乎在想着什么,眼中,有光明灭不定。

    楚绝郜此时也抱着怀中已经熟睡了的孩子,低敛了眉眼,一时间,屋子里面,冗长的寂寞。

    “师父,便让我做那个试验品吧。”楚承辉抬头,眼底带着一抹坚定的颜色,熠熠生辉,将躺在床上的沐初瑾看着。眉眼之间,千百种温柔,他也许不能够给沐初瑾所有的一切,但是她能够做到的就是倾尽自己的所有。

    然而扶苏瞬间便打消了楚承辉这样的想法。“你早就是百毒不侵的身体了,就算是我将药用在你的身上,你自然也会中和了那些毒性,一点意义都没有。”扶苏一甩袖子,整个人也显得有些暴躁了起来,他容颜精致,丝毫没有岁月雕刻的痕迹,看着躺在床上的沐初瑾,心中也是百味陈杂。

    她,是故人之女,即便是斗了一辈子都不曾分出胜负的故人。心中也颇有些惺惺相惜的味道,此时故人已经不在,只在人世间留下这么一个女儿,如何能够袖手旁观,可是要找一个活人试药,这个人又该去何处找。

    肖锦和灵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门口,军队此时驻扎在山脚下,碍于山上的瘴气,全部都在外面等候着。灵儿的手小心翼翼的捏着肖锦的手,眼中带着一丝痛楚,似乎在挣扎着什么,肖锦伸手将灵儿揽在怀中。“就算是要试药,也不该是你去,我这条命都是沐初瑾救的,要试药,自然是我来。”

    然而灵儿却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般,猛然张口。“姬风呢?姬风不是被带回来了吗?不如就拿姬风试药吧,就是他和叶蓝田给沐初瑾姐姐下的毒,就算是要拿他试药,也全是他的报应。”

    灵儿这一席话,如同醍醐灌顶一般的提醒了在场的所有人,楚承辉是第一个反映过来的,拔腿便向着门外冲了出去,或许是因为情绪太过激动,脚下竟然一个踉跄,扶着门框顶了顶身,楚承辉才继续冲了出去。

    沐初瑾,就算是没有姬风,我楚承辉别说为你抓来一人试药,就算是抓来千百人试药,也是要抓来的,这世间倘若没有你,红尘多寂寞,为了你,负了天下人,又如何。

    “姬风呢。”楚承辉站在一种士兵的面前,急切的寻找着那个已经被他分筋错骨,弄的不成人形的姬风。“早都死了,或许是疼死的,在路上的时候就已经咽了气了,兄弟们嫌弃累赘,也早都扔到一边去了,也不知道少主有什么事。

    那人的话刚刚说出口,楚承辉的心里就顿时入赘冰窖一般的凉了下来,整个人都忍不住哆嗦了一下。眼前一黑,整个人脚下都止不住的踉跄了一下,放眼望去,全部都是忠心耿耿的跟着自己打拼天下的兄弟,任何一个,他都没有办法背信弃义的带出来,去做试药的那个人。

    凌晨风冲上去,伸手扶住沐初瑾看起来摇摇欲坠似乎下一刻就会倒下来的身体。“少主,你怎么了。”楚承辉有些淡漠的拨开了凌晨风伸手扶住他的手,转身头也不回的继续向着山中的瘴气走了进去,一言不发,似乎天地之大,也只剩下他孤身一人。

    楚承辉的身形萧索中透着烟花寂灭一般的暗淡和心灰意冷,楚承辉站在瘴气中间,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潮湿的瘴气如同雾水一般的拍在他的脸上,凝结成了水珠,沿着他的眉头滴落下来,沿着他的脸颊,自下颌滴落在地面上,看上去,入目心伤。

    学医,用毒,治病,救命,她说医者父母心,就是要悬壶济世的,可是到如今,她身处危险关头,整个人性命垂危的时候,可曾有谁站出来,愿意用自己的命来换她一命。

    一身医术到底有什么用,在自己心爱的人生命垂危的时候甚至没有办法救她一命,他救的了所有的人,为什么独独救不了她,他愿意为她倾尽所有,然而如今就连给他一个倾尽所有的机会都没有,想到这里,楚承辉的内心深处更加的焦灼了起来,伸手,一拳便打在了眼前的树干上。轰的一声,那树干应声而裂,化作无数的木屑飞舞在丛林之间,洋洋洒洒的从他的头顶上落下来,落了他满头满脸,然而心中的郁结滋味却还是如同一团火一般的在他的胸膛里不断的燃烧着,无处抒发。

    忽然有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楚承辉还没来得及回头,身后便传来了一声喟叹,是楚绝郜的声音。楚承辉轻轻的拧起了眉头,拔腿便要离开,然而楚绝郜手上却用了力道,将楚承辉死死的按在自己的身边,楚承辉心中焦躁,也不询问,回头便向着楚绝郜挥过了拳头去。

    却被楚绝郜轻巧的包在了掌心。“你又这力气,还是用在等着萧何带人来围剿你师父的这座山的时候再用吧。”

    “我曾经一直以为一个男人活着,一辈子,只要有壮志雄心,就够了,可是后来,在遇见了沐初瑾之后,我才渐渐的明白,不是这样的,原来自己一个人是那样寂寞的一件事,然而在认识沐初瑾之前,我一直不觉得自己是寂寞的。”

    楚承辉拧起眉头将楚绝郜情根深种的样子看着,心里排斥的感觉尤其的重了起来,他讨厌别人用柔情万种的模样吐出沐初瑾三个字,这个女人,是他的妻,因为太重要,所以别人碰一下都觉得是抢。

    “你同我说这些做什么,纵使你再喜欢她,她现在是我的妻子,死之后,也将列入我家坟墓,自然是和你一点关系也没有的。”楚承辉冷眼将楚绝郜看着,眼神中满满的都是戒备,在沐初瑾的立场上,楚承辉不会后退任意一不,生是他的人,死的他的鬼,黄泉碧落,他总不会让她太过孤独的。

    楚绝郜浅浅的笑了起来,眉眼之间写满了落寞,此时天已经微微亮了起来,有鱼肚白的颜色映照在楚绝郜的脸上,更加的显得寂寥了一些,在楚承辉转身想要离开的那一瞬间,初恋车浅浅的开了口,就如同钉子一般,死死的将楚承辉想要离开的脚步定在了原地。“我愿意去做那个实验品,曾经沐初瑾就在我的面前的时候,我没有好好的对待过她,是我对不起她,我知道,今生今世,我再与她无缘,除了能够为她尽最后一点努力,我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她是沐筱萝,已经因为我死过一回,这一次,叶蓝田大部分的恨也是因我而起,这一生一世,终究是我亏欠了她。”

    楚承辉转头,目眦欲裂的将楚绝郜看着,他最讨厌楚绝郜将自己和沐初瑾牵连在一起的时候的样子,就好像他们当真相爱过,只是他没有好好珍惜一般,然而这一刻,他终究是没有办法开口反驳楚绝郜,他没有勇气说那一句不需要。

    楚承辉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轻轻的勾起了嘴角讽刺的笑了起来。“楚绝郜,你的孩子呢?你不惜一切代价夺回来的孩子呢,你答应叶蓝田好好照顾孩子的誓言呢?”楚承辉的声线中带着无可奈何的痛,漫山遍野,都是自己的兄弟,如何能够背信弃义的让他们拿自己的命来换沐初瑾的命,去赌那万分之一的可能。

    饶是他可以为了她负尽天下人,却终究做不了背信弃义的小人。

    “那孩子,倘若我没事,我定然是会自己好好的照顾的,倘若我出事了,就拜托给你了。这才是我来找你的目的,我早已孜然一身了无牵挂,然而此时唯一放不下的便是那个孩子,他终究,是我唯一的骨血。”楚绝郜的心中一阵阵的酸涩,唯一的骨血,多么讽刺的字眼,沐筱萝死的那天,那孩子,也是他的孩子,当初年少不知愁,不过是痛了一阵便就忘却了,到了如今妻离子散的地步上,再回首往事,才发现是那般的不堪入目。

    “你可是想好了,我走的路线和别人是不一样的,我是以毒攻毒,那么也就是说,我会给你的身体灌进去数不清的毒重,倘若综合不好,是什么样的后果都会发生的。”还没等楚承辉开口答应,扶苏就已经从瘴气之中走了出来。

    “师父。”楚承辉眯起了自己的眼睛,他知道,扶苏是怕他为难,于是才开口同楚绝郜谈,然而自私如他,想的却是沐初瑾,倘若沐初瑾醒了,知道自己的命是楚绝郜用命换回来的,那么这一辈子,是不是会耿耿于怀,再无忘却眼前人的可能。

    他不想,他不想沐初瑾再和眼前的这个人有一丝一毫的牵扯,哪怕死的那个人是自己都可以,他的爱是自私的,他从来都不曾在乎过什么,然而如今在乎了,就是放在心尖上的肉,没碰一下,都颤抖着的痛。

    可是该死的无能!他这百毒不侵的身体,根本就帮不了沐初瑾分毫!

    “就这样决定了,楚承辉,是沐初瑾的命重要,还是你心中的那一抹自私的在乎重要。”这一句话,如同一把刀,生生的将楚承辉的心头劈开了个口子,的向外流淌着血液,然而楚承辉却也在这一痛的空挡释怀了。

    还是活着好,只要沐初瑾活着,比什么都好。楚承辉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死死的咬住了自己的下唇,才勉强点了头。“好,如果你出事了,那么你的孩子,我定然是当做我自己的亲生孩子来养着的。”楚绝郜在看到楚承辉这一点头的瞬间忽然释怀的笑了起来。

    “这一辈子都是我在欠着沐初瑾,此时总算是能够换上一些什么了。”

    萧何的半边身子都是麻木的,然而却还是强撑着自己的身体坐上了龙椅,空荡荡的大殿下没有任何一个大臣跪在那里,然而萧何的嘴角却挂着一丝胜利的笑容,皇宫,雕梁画栋,金碧辉煌,萧何的手,颤抖着抚摸着龙椅上的黄金纹路。也不知是因为毒性的发作还是内心的激动,萧何的手此时竟然是微微颤抖着的。

    有两个踉跄的身影被压着从外面带了进来,那暗卫样子的人在那女子的膝盖上猛的踢了一脚,那女子边咚的一声跪倒在了地面上,萧何的目光这才从龙椅上挪开,落到了那个跪在地面上的女子身上,神色,恢复了淡漠的模样,就是眼神也都是薄凉无情的。

    “叶蓝田不记得我了,可是叶绮丽,我想,你是记得我的。”萧何的手,轻轻的撑在自己的下颌上,居高临下的拿打量的眼神将叶绮丽看着,叶绮丽微微的有些狼狈,整个人看起来精神状态似乎十分不好的样子,有散乱的发垂在她的额角。

    抬起头,在看到坐在龙椅上那个人的容颜的那一刻,眼神猛的狠狠瑟缩了一下,似乎是不敢相信,叶绮丽一**坐在了地面上。“你是人是鬼。”这么多年,这个人的容颜竟然还保持着年轻时的模样,岁月无情,却没有在他的身上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

    叶绮丽下意识的向着自己的脸颊摸了上去,他海华丝少年的模样,一双风流的眼,却带着播量无情的味道,从来都不会给谁欢颜辞色。只是那样淡然的将一切都看着,看着这世间一切可笑的食物,嘲讽的味道,溢于言表。

    这么多年,他都不曾变过,反观她,早就成了残花败柳的模样,唯一剩下的风韵犹存,也早就在这一段时间的颠簸之中,憔悴的没了模样,此时的她,便就是一个惶恐的妇人。哪里还能见到当初雍容华贵的模样。

    叶绮丽下意识的将脸偏向了一边,上一次皇宫宫变,她似乎就在人群中见到了他的惊鸿一瞥,那个时候,她以为大抵是到了那一刻后悔了当年的决定,于是眼前突生了幻觉,然而到如今却发现,根本就不是幻觉,这么多年,他确实还是少年的模样,从未变过。

    “你也不必再太过在意自己的容颜,到如今你这残破的身子和容颜,我定然是不屑的。我只是想问问你,这么多年,在宫中做着你的贵妃,感觉如何?”萧何的手,握在龙椅的把手上,微微的可见青筋浮起人,然而眼神中却还是一片水色通明的讽刺。

    他夺江山不是为了她,然而在夺下江山的那一刻,他最先想到的就是她,他想要看看,当初那个背信弃义的女子,如今是不死过的如她当初想象般的那般好,其实他知道,她过的不好,然而他就是要让她知道,他亲眼看着。

    叶绮丽眼神中的惶恐在最开始浓重之后渐渐的便散了下去,大抵也是因为萧何的那一句话,是啊,时过境迁,已经过去了多少年了,他的容颜还不曾有变化,而她早就已经成了人老珠黄的模样,就算是容颜依旧,他们缘分已尽,那一瞬间的愧疚大抵是因为不死心的蠢动,死了心,也就不在乎自己在他的面前时怎样的一幕鬼样了。

    “我过的好不好,你岂不是全部看在眼里。”叶绮丽叱声一笑,似乎已经看淡了这命运的摆布,整个人反倒带上了淡淡的无所谓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