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140章 0139 酣战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139

    “如此便让你死去,岂不是太便宜你了。”肖锦的身上猛的打了一个寒战,该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已经不能用生死来解决了,而是要一个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楚绝郜渐渐的竟然占了上风,眼看着萧何的脾气越发的暴躁了起来,急躁的内力都紊乱了起来的时候,楚绝郜心中一喜,原本以为自己胜利在望了的时候,叶蓝田却抱着一个小小的奶娃,站在了房间的衣角,怯生生的喊了一声“世子爷。”

    楚绝郜原本占据了上风的优势随着叶蓝田唤的这一声太子爷,手也跟着哆嗦了一下,猛然转头,便看到了叶蓝田抱着孩子站在那边,萧何的眼神中瞬间掠过一抹得意和阴险,似乎算计好了这一切一般,一掌便拍在了楚绝郜的身上,楚绝郜丹田之内的内力瞬间被打散,紊乱的纠缠了起来,喉头一甜,便有一口腥甜的血液从口中喷吐了出来,溅在了眼前的地面上。楚绝郜的眼神中闪过了一抹愠怒,抬头将叶蓝田看着。

    “你就这么恨我?利用孩子也要杀了我?我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

    叶蓝田的眼神中闪过了一抹迟疑,下一刻她抱紧了怀中的孩子,眼神中带着一抹不甘心的颜色,是一个女人一辈子善妒的积淀。

    叶蓝田劈手指向楚绝郜,眼神中的不满和不甘心显而易见,似乎,是因爱成恨。

    “对,我是恨你,我恨透了你,我恨不能你死!沐筱萝,你口口声声和我说你不爱沐筱萝,可是为什么,沐筱萝都已经死了你却不肯将正室的地位给我,你口口声声说爱我,然而留恋花楼的人又是谁,直到沐初瑾进门,你才从烟花之地抽身而退,可是那一刻我却明白了,你爱的热不是我,而是沐初瑾,我只不过就是一个一个妾,没什么不同。”

    叶蓝田的眼眶一点点的红了起来,整个人也有些疯狂,一甩手,似乎要甩在楚绝郜的脸上。“你不爱我,我却为你辛辛苦苦的处心积虑的活着,到最后,我流落街头的时候,你可想过这个孩子会是你的!”叶蓝田的眼神中满满的都是怨愤的情绪,将楚绝郜恶狠狠的看着,似乎恨不能将楚绝郜抽筋扒皮。

    此时的楚承辉刚刚好抱着沐初瑾进来,这更是踩在了叶蓝田心中最痛的地方上。“都是因为这个贱人!你们全部都是因为她!一个个都爱着她!那么我呢!可曾有人当真疼惜过我!楚绝郜如果要你为我舍弃一只耳朵你可是愿意!”叶蓝田怀中的孩子再一次被吓哭了起来,萧何更是不肯放弃这个机会,猛的向着楚绝郜靠近了过来,伸手成爪,便要生生扭断楚绝郜的脖子。

    栖身而上,在楚绝郜的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当初我用来交换的,却不是你们想象中的东西,叶蓝田,我睡过了,你可知道?”萧何忽然轻蔑的笑了起来,楚绝郜的眼中猛然闪过了一抹震惊,再看着萧何似乎从来都没有改变过的淡然模样,楚绝郜才知道,自己是再一次中了算计。萧何,当真是一个步步为营处心积虑的男人。

    楚承辉的眼神如同一把闪着寒光的刀一般的落在了叶蓝田的身上,楚承辉也浅浅的笑了起来,那一笑之间的绝代风华,着实是让人忍不住花了眼。沐初瑾贴在楚承辉的背后,呼吸清浅,如同睡着了一般,当楚绝郜的目光也落在沐初瑾的身上,没来由的便沉痛了起来。

    忘记一个人要多久,天荒地老吧。

    萧何的手还没有接触到楚绝郜的脖颈的时候,楚承辉已经从口中喷出了一个小小的飞镖,只听到嗡的一声,便钉在了萧何的手腕上,似乎插进了骨头里面。萧何猛的收了手,另一只手便将叶蓝田伸手拽到了自己的怀中,一把便夺过了叶蓝田怀中的婴儿,萧何浅浅的笑了起来,看着自己手中的婴孩,笑的眉眼弯弯的样子,却丝毫让人和和蔼两个字联系不到一起去。

    叶蓝田瞬间也慌了手脚,伸手便想要将萧何手中一手提着的孩子夺下来。“你答应过我的,不伤害我的孩子。”叶蓝田在这一刻,眼中才算是有了人情的味道,却满满的都是慌乱和无能为力,小小的孩子柔软的身体被萧何提着悬在了半空之中,似乎一个用力,就能够轻而易举的将这个生命带走。

    萧何一脚便将叶蓝田踹到了一边,转而将楚绝郜眉眼含笑的看着,那孩子在他的手中止不住的啼哭,哭声响彻了整个房间。

    “楚绝郜,这是你的孩子,别的男子到了你这个年纪,怕是早已儿孙绕膝了吧,这才是你第一个孩子,想要回去吗?”萧何的眼神中有一抹得意,那只中了飞镖的手却在身侧不断的颤抖着,是因为飞镖上的毒物在想着他的血管之中蔓延着,楚承辉的身上,处处都是带着毒的。

    然而萧何却仿佛不知道一般,只是安静的站在那里,任由手中的孩子不停的哭,只是冷眼将楚绝郜所有的反应都看着。叶蓝田见自己被萧何无情的踹开,忙从地面上爬到了楚绝郜的脚下,死死的拽着楚绝郜的衣角。“世子爷,好歹你我夫妻一场,这孩子,这孩子他当真是你的,你难道真的忍心看着他去死吗?”

    叶蓝田一双眼,泪眼婆娑,含着无奈的将楚绝郜看着,然而楚绝郜的心却就此咯噔了一下,不免的和叶蓝田是不是和萧何联合在一起欺骗自己联系了起来,于是冷眼将跪在自己脚边的叶蓝田看着。眼中却满是酸楚。

    为什么曾经的旧人,到了今时今日全部都变了嘴脸,变了模样。满心的算计,算计的他都已经害怕了起来,楚绝郜闭上眼,一狠心,摔了巴在自己脚下的叶蓝田。“我楚绝郜如今还年轻,若是想要孩子,大可以娶身家清白的女子给我生,你休在这里依仗着孩子哭的可怜。”楚绝郜的眼,一直都是闭着的,他不想睁开眼,让所有人都看到他眼底的那一抹痛色,和那一抹舍不得,他不能再让萧何抓到把柄,这个擅长拽着别人的小辫子说话的男人,是他们深深忌惮而且防备着的。

    叶蓝田似乎没有想到楚承辉当真能够放弃孩子于不顾,眼神中闪过了一抹讶异的颜色,眼泪下一刻便汹涌而出,跪在了地面上,掩面而泣。“我错了,我不应该不贞不洁,我不应该和萧何狼狈为奸,可是我只是想算计楚绝郜一下,却没有想到萧何竟然连我的孩子都算计了进去,他只是个孩子,他甚至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就是心再狠,我割舍不下,我求求你了,救救我们的孩子,我知道你嫌弃我不贞洁,孩子你可以带走,只要他活着就好。”

    叶蓝田这一刻说的实在是声嘶力竭,让闻着落泪,似乎当真是动了真情的模样,楚绝郜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他的内心就此动摇了,那是他的孩子,他如何能够让他的孩子流离在外,然而此时的楚承辉却无情的抓住了叶蓝田的头发,颇是抱着楚绝郜低头痛哭的叶蓝田抬头看自己。

    “说,你都给沐初瑾下了什么毒。”楚承辉的眼神中带着森冷的凛冽,让人生不出一丝一毫抗拒的想法,只能跪在那里,定定的将楚承辉看着。叶蓝田的眼神中先是闪过了一抹害怕,下一刻便勾勒开来了一个温暖的微笑,大抵是达到了自己心中所求的满足,叶蓝田痴痴的笑了起来。“姬风呢?死了吗?我当然知道你一定会给沐初瑾做主,那么我一定也活不成,但是我告诉你,我很沐初瑾,就算是我死,我也不想看着沐初瑾活着。你们都是男人,为什么所有人都在围着沐初瑾打转。”叶蓝田的眼神中有着浅浅的嫉妒,更多的却是一抹释然。

    她低头似乎想了些什么,下一刻却又缓缓的笑了起来。“沐初瑾身上的毒,你是别想解开了,我给沐初瑾下毒的那一刻,就没想过你们会让我活着,所以,我也想好了,我这样颠沛流离的过一生,还不如死了来的痛快。”叶蓝田的眼,再一次转回到楚绝郜的脸上,笑容里更是充满了算计的味道,那一刻的样子,和上官雯死的时候分毫不差。

    她们都是这世上最最恶毒的女人,就算是死,也不想看到别人过的好,于是满心算计的将自己死后的事情都算计好了。叶蓝田猛的一撒手,不知道从哪里摸了一把匕首,猛的用双手捧着插进了自己的心脏里面。目光阴狠。“楚绝郜,我死了,这孩子这辈子也只有你一个亲人,他再也不用见我这个不贞不洁的母亲,你若不救他,良心何安?楚绝郜,这一辈子,我叶蓝田固然有对不起你的地方,而你楚绝郜却也不全然是对得起我的。”

    叶蓝田的口中都含上了血沫,胸膛处不断的涌出大朵大朵的鲜血,不断的浸透身上赤色的衣裳,原本就妖娆艳烈的衣裳,此时被鲜血浸透,更加的浓烈了起来,带着一种赴死的决绝,还有对楚绝郜不能拒绝的算计。

    萧何自始至终都站在那里冷眼将这一切看着,说到底,他才是那个最有心机的阴谋家,他利用着这些人的恩怨纠缠,不断的制造着有利于自己的条件,他才是个城府颇深的人。

    叶蓝田缓缓的闭上了眼,嘴角还带着安详的笑意倒在了地面上,她的笑容安详之中带着满足,似乎去的很是无牵无挂,然而这样的笑容看在楚绝郜的眼中,却是无比的残忍的,残酷的让他心生厌恶。

    萧何手中的孩子哭着哭着似乎是累了,竟然就这样在萧何的手中睡着了,当真如同叶蓝田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所说的,这只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子,倘若初恋车不救,良心何安。

    “退兵三十里。”萧何薄薄的嘴唇轻轻的开合着,外面厮杀的声音渐渐的小了下来,楚承辉的眉头轻轻的拧了起来,直到士兵贴在他的耳边报来捷报的那一刻,楚承辉眼神中的担忧才越发的明显了起来,眼神凝重的将站在那里的萧何看着。

    这一次的战争,几乎是呈现出一种一面倒的形式,似乎只有楚承辉这边的军队在欺压萧何这边的人马,而且更加诡异的问题是,萧何手底下的那些精兵强将,这一次却没见一个人出现,楚承辉的心,顿时悬在了半空之中,隐约有种环中环,套中套,自己已经被设计了的感觉。心里微微的有些发冷,面上却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似乎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

    “你将孩子还我,我便退兵三十里,我楚绝郜,说话算话。”楚绝郜放下手中的刀,起身便要脱身上的铠甲,一身的凛然之气,有种舍我其谁的浩然正气,然而萧何的眉眼却越发的弯了起来,眉眼弯弯笑着的模样,楚承辉再清楚不过,他是有着自己的算计。

    “我一直以为楚承辉是一个言出必行的君子,然而我与楚承辉之间的承诺却遭到了楚承辉的背叛,到如今,我该怎么相信你们楚式一家人说的话。退兵三十里,我便将孩子还给你。”萧何浅浅的笑着,手中高举着那孩子,半边身子在不断的麻痹和冰冷,这感觉清晰的很,萧何的面前也是一派淡然的模样,楚承辉暗中观察者萧何的手,便就已经发现了他另一只手的麻痹。

    “退兵三十里。”楚绝郜一咬牙,回头对着自己的手下吩咐道,转头将楚承辉看着,眼中分明的写着祈求,就算是叶蓝田死之前给了自己最大的算计,他也必须硬着头皮床下去,就如同叶蓝田说的那样,那是他的孩子,他若不救,眼睁睁的看着孩子死了,怕是一辈子都良心难安,他已经失去一个孩子了。

    楚承辉也向着自己的手下一挥手,凌晨风似乎还想说什么,却被楚承辉一个凛冽的眼神逼的憋了回去,不再说话,一转身,便带着手底下的人离开了。军队,陆陆续续的散开了,开始向着山下撤退了过去,肖锦也揽着灵儿随着撤退的军队一起离开了,偌大的屋子里,只剩下举着孩子的萧何,背着沐初瑾的楚承辉和暗淡着一双眼站在那里的楚绝郜。

    萧何忽而浅浅的笑了起来,眉眼之间当真是有几分清越脱俗的味道,看在眼中,着实好看的很。然而他眼中的那抹运筹帷幄和得意,却让人恨不能就这样上去撕碎了他的一张脸,他若当真与世无争,那么站在那里是在做什么。

    “我确实是没有想到这一个孩子这么好用,楚承辉,你当真是一个可以和我成为对手的人,可是你的牵挂太多了,总是一副多情的样子,你不是满不在乎吗?那么你的背上为什么要背着一个将死之人。你总是悲天悯人的去为这个着想去为那个着想,那么到最后你还剩下什么,成大事的人,不是你这样的人。”萧何今天的话似乎出奇的多,隐隐的,带着一抹成功的兴奋。

    楚承辉的心中已经有所计较,然而却只是伸手固定住背在他身后的沐初瑾没有说话。眼中也只是出现了一丝薄薄的怒气,在萧何说沐初瑾是将死之人的那一刻,如果沐初瑾死了,这些人,他定要让他们全部都给沐初瑾陪葬,那一刻,他便当真孜然一身,无牵无挂。

    “成大事的人,也不是你这样的人,打江山容易,做江山难,你是个好戏子,总是能扮演出自己想要的样子,然而你的内心是多么的肮脏龌龊,也只有你自己清楚,没有一刻悲天悯人的心,只有阴狠的手段,你凭什么坐的住这万里的山河。”

    楚承辉浅浅的笑了起来,薄唇开合之间,说着最最无情的事实,然而萧何只是用易经略微麻痹了的手,抓起了身边还没有碎裂的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已经彻底凉掉了的茶水。“最起码,江山现在是我的,想要推翻我,也要你们活着才有命说。”他的眼中瞬间掠过了一抹妖气,是邪念横生,只剩下斩杀的无情味道。

    萧何抬眼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似乎在算计着时间,眼中氤氲不清的颜色却不知道是在想着一些什么,伸手将婴儿放到了自己的怀中。轻轻的拍打着,眉眼温柔,然而楚承辉却能够看到潜藏在他眼底的欲念和嗔念,就如同一道道纵横交错的伤疤,在他的艳丽破碎的陈列着。

    “得了江山你便快乐吗?”楚承辉浅浅的问,明显感觉到沐初瑾在自己身后呼吸急促了起来,似乎是毒发了的模样,肺部也不断的发出丝丝拉拉的声音,楚承辉的心底里有些慌,似乎在害怕着失去了沐初瑾,他如何能够舍得沐初瑾就这样从自己的世界里消失。

    “得了江山快不快乐就是我的事情了,但是我知道,你们失去了江山,一定不会过的快活。”说着,萧何便浅浅的笑了起来。“你们两个到时有胆子敢留在这里,不过,我是不会让你们两个活着出去的。”萧何的手,说着便已经慢慢的抚摸到了婴孩的脖子处,似乎一下子就要扭断那孩子的脖子,看起来,就连眼神都薄凉的很。

    楚绝郜的目光一紧,向着萧何便冲了过去,抬掌便向着萧何拍了过去,然而萧何却在这一刻猛的改变了自己下手的方向,而是将马上接近婴孩脖颈处的手瞬间挪开,一掌便向着楚绝郜拍了过来,目光阴狠,楚承辉注意到了,萧何是用那只中毒的手,拍向楚绝郜的,目的便是要让楚绝郜用手掌生生接下来萧何的攻击。

    他是要将毒素,从自己的身上逼出来,逼到楚绝郜的体内。然而楚绝郜此时已经慌了阵脚,似乎满心满眼的想着的都是自己的孩子,自然是没有看明白萧何的算计,让真便要这样硬碰硬的迎上去。

    楚承辉的眼眸一暗,栖身而上,瞬间便将楚绝郜拉回到了自己的身边,换做自己一张拍在了萧何的掌心,萧何的嘴角,瞬间便有浓黑如绸的血液流淌出来,楚绝郜只是微微一愣,下一刻便反应过来,伸手便将躺在萧何怀中的孩子拽了出来,拽到了自己的怀中。

    小孩子的身体无比的柔软,这一拽似乎拽疼了哪里,刚刚还在睡梦中闭着的眼猛然睁开了来,张开了嘴便哭喊了起来,不断的发出哇哇的哭声,楚绝郜的心中一阵的酸涩,险些就这样掉下来眼泪,这是他的孩子,他生命中唯一的一个孩子。

    楚承辉的眼神中掠过了一抹不屑,冷眼将坐在那里的萧何看着。“你以为你能够掌控天下的所有人,但是你从来不懂得想要保护一个人的那一份心情,人的潜力是无限大的,尤其是在被碰触到了逆鳞的那一刻,这样的感觉,你这种人是一辈子都不能体会的,这一辈子,你也就是一个孤家寡人。”

    肖锦和灵儿带着军队从山上下来便没有回头的直奔着皇宫的方向走了过去,因为在下山之前,楚承辉便在肖锦的耳边留下了这样的一句话。“调虎离山,皇城不保。”那一瞬间,肖锦的内心猛的咯噔的响了一下子。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恐慌,不是早就厌弃了那个位置吗?不是早就恨不能将那个位置拱手让人吗?然而此时在听到皇城不保四个字的时候,内心似乎就像是被谁抓紧了一般的紧张,也许,当真就如同是楚承辉所说的那样吧,不管这江山你是想做还是不想做,总是要守住的,毕竟是老祖宗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一步一步的传下来的。

    此时的皇宫之中,火光冲天,四处都在传来婢女和太监的尖叫的声音,似乎是在一面倒的屠戮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