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122章 0121 目光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121

    “原来你就是沐初瑾。”萧何的手在沐初瑾的手腕上一拽,便将沐初瑾拽到了自己的身边,他像是看到了什么稀世珍宝一样的眼神,上上下下的将沐初瑾看着。“我倒是总是听人提起你的名字,倒都说你是个奇女子,我也不知道你到底奇特在哪里。”他浅浅的笑着,将她看着,那种藐视众人的感觉,让沐初瑾的心里一阵阵的产生抗拒的感觉。

    沐初瑾的头转到了一边,不再去对上萧何的目光,场面已经成了一边倒的趋势,凌晨风手下没有出问题的士兵只能将出问题了的士兵包围在内,保护着出了问题的士兵,只有萧何和楚绝郜带来的人马在人群中厮杀着,上官雯的人马浩浩荡荡,人力有限,沐初瑾可以肯定,坚持不了多久,萧何和楚绝郜手下的人就被疲累。然而王财主,此时才从皇宫的大门奔进来,投身进来就参加到了战争当中,浩浩荡荡的人马如同一座山一般的向着楚绝郜等人压回来,即便是想抵抗,却也被逼到了无计可施的地步上。

    沐初瑾也不和萧何继续纠缠下去,甩开了萧何握在自己手腕上的手,转身便冲进了凌晨风带着的人马之中,伸手把脉,肯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想。他们全部都是中毒了。沐初瑾看着倒在地面上一望无际一般的人群,再伸手摸着自己的腰间藏着的一个个的小药瓶,却也死死的抿紧了嘴唇。“这么多的人,怎么救!?沐初瑾的眼睛缓缓的闭上,双手死死的撑在胸口,抬头看向了露台,死死的咬住了自己的嘴唇,似乎想起了什么。

    “水壶呢!给我拿水壶来!”沐初瑾此话一出,便有人将马身上的水壶和水桶全部都取下来给了沐初瑾。“把你们的身上带着的水,全部都倒进桶里面。”沐初瑾伸手在怀中掏出了一个小小的瓷瓶。将瓷瓶打开,里面的香气就先行飘扬了出来,沐初瑾将药丸倒进眼前的的桶中。“一人一口,谁也不许多喝。”沐初瑾的手都在颤抖,一桶一桶的水递过去,沐初瑾手中的瓷瓶最后成了空荡荡的空瓶子,沐初瑾的双手交叠缠绕着握在一起,眼神中带着明显的忧心,这一众士兵,希望不要不够分才好。

    好在,肖锦下的毒是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但是在这个瞬息万变的关头,肖锦下的毒足以扭转乾坤。

    然而此时此刻,站在上官雯身边的,那个小小的身影却动了起来,一闪身便站在了上官雯的身后,在上官雯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一把刀,已经横在了上官雯的脖颈上,楚玉小小的身子此时似乎有成长了的趋势。

    “楚玉,你做什么。”肖锦伸出手打算去拽楚玉手上的刀,然而楚玉的身子在此时此刻发出了让人牙酸的噼噼啪啪的声音,好像浑身的骨骼都成长了起来一般的感觉,上官雯的身子猛然侧过去,甩开了楚承辉夹在她脖子上的刀,上官雯不敢相信的看着小小的楚玉就在这瞬息之间变成了楚承辉。来不及追究楚承辉是怎么变成了一个孩子的样子留在自己的身边的,上官雯张口便问。“我儿子楚玉呢!你把楚玉弄到哪里去了!”

    “我怎么能告诉皇后娘娘我把楚玉弄到哪里去了呢,我根本就不能说的。”楚承辉浅浅的笑着,似乎丝毫不因为自己没能控制住上官雯而失望,楚承辉的眼神淡淡的落在肖锦的脸上,肖锦下意识的将头转向了一边,躲开了楚承辉落在他脸上的视线。

    这么多年,他叫他一声主子,其实骨子里早就对这个人有所畏惧,就算是有一天知道,这个人其实就是自己的兄弟,血脉相连,却也发现,根本就找不回在这个人面前应该有的尊严,这一刻,背叛的自责如同一把刀子,在他的心中翻搅着。

    “你的母亲为你准备了一场精致的接风,要将王位作为接风宴上的礼物送给你,这个礼物,比起你占山为王的那些江山来说,又如何。”

    上官雯眼神森冷的将楚承辉看着。“你以为你又是什么好东西,如果你没有野心,不觊觎王位的话,你当初为什么要和我合作,你心中打着的算盘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以为皇上死了,王位就一定能够落在你的手中,可是你却不知道,我的大儿子根本就没死,叶绮丽算计了一生,也只不过将她自己算计了进去。”

    上官雯冷声一哼,带着得意和不屑的将楚承辉看着,似乎正在撕破楚承辉淡然的嘴脸,然而楚承辉脸上的笑意越越发的浓烈了起来,不得不说,楚承辉和肖锦笑起来的时候,是十分的相似的,都如同花开半夏,灼灼其华。

    “谁说皇上死了,皇上若是真的死了,你们这些人就不能够叫做谋反了。”楚承辉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浓烈了起来,如同在欣赏一件艺术品一般的将上官雯脸上的震惊的颜色看着,眼眸中,是百代风华的无情。

    “不可能,我眼睁睁的看着他死了,喝了那么久的曼陀罗花的汤,他早就活不下去了!”上官雯的手猛然一甩,显然是没有相信楚承辉说的话,眼中带上了一抹疯狂。

    “我只能说,曼陀罗花虽然开的艳烈,却是无色无味的。”楚承辉不屑的瞄了上官雯一眼,上官雯此时此而却猛然撑住了自己的胸口,胸口中,似乎又千万只蚂蚁在啃咬着她的内心,细细密密的疼似乎来自心脏的每一个位置。上官雯抬头将楚承辉吧不可置信的看着,显然是还没想明白自己的胸口为什么会这么痛。

    “上一次,沐初瑾在你的手腕中种下了一条虫子,你是否还记得?”

    肖锦浑身的汗毛都以为楚承辉的这一句话而竖了起来,上官雯也低下头,干呕了起来,似乎已经想象到了虫子在她的身体里繁殖生养的样子,胸口剧烈的同时,胃里面也跟着不住的翻涌。“让他们停手,不然我有的是方法让你死。”

    楚承辉说的淡淡的,却带着一种让人不得不信,不敢不相信的信服力,将上官雯看着的时候,似乎是个看惯了生死的罗刹。似乎下一刻就会将她的灵魂带走,永入阿鼻,苦海轮回。

    叶绮丽吃惊的看着楚御高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她的笼子前面,将她的笼子的门打开,要将叶绮丽放出来。

    “都给我住手!”上官雯终于抵抗不住胸口里面的疼痛,也不知道是因为害怕的,还是疼痛的,猛然伸出了手,叫住了下面正在厮杀着的军队。

    “把解药给我,把我的儿子给我。”上官雯撑着自己的胸口不断的喘息着,额头上甚至已经有大滴大滴的汗水流淌下来,楚皇穿着龙袍,信步走上露台,那身形硬朗的模样,丝毫不是那个早就病危到了摇摇欲坠似乎一阵风就能够吹倒了的楚皇。

    那精神抖擞,神采奕奕的模样,哪里是一个久病的人会有的身体。上官雯不可置信的瞪大了自己的眼睛,口中喃喃的念着不可能,伸手死死的拽着自己胸前的衣裳,转头恶狠狠的将楚承辉看着。“你为了得到江山,还真的是什么办法都想尽了,这个不是真的楚煌,是你用刚才的方式捏造出来的楚皇!”上官雯的的食指将楚皇指着,不可置信的不断的向后倒退着身体,不肯相信站在自己面前的就是活生生的楚皇。

    “你放肆!”楚皇的眼神冷眼一扫,上官雯的身上忍不住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就如同回到了他还意气风发的时候,她还满心满眼都是他,他说一句话,她都不会违抗的时候。

    “朕还没死,你们就想要瓜分江山,还有你,你就这么想朕死吗?朕和你说过了多少遍,就算是朕死了,皇位也是要留给十三的。”楚皇站在露台上,居高临下的将上官雯看着,眼神颇多薄凉无情,带着一抹肃杀的将上官雯看着。

    上官雯胆缠的向后退了一步,然而脚下一个踉跄,她却坐在了地面上,肖锦脸上冲上去想将她扶起来。上官雯的目光在肖锦的脸上扫过,然后落在楚承辉的脸上,再落在楚皇的脸上,再转过头,将身后黑压压的,自己的军队看着,他舒尔缓缓的笑起来,笑容在嘴角越拉越大,胸膛都因为在不断的笑而震动了起来,却未曾在嗓音中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

    “就算是你还活着!这皇位我也要定了!活着可以去死,就如同你不爱我了就让我守着皇后这两个字等了半辈子一样!”上官雯的眼眶中留下来了泪水,或许是真的因为她口中所申述的那样的悲伤,又或者是,其他的什么**。

    没有谁会愿意算计自己的丈夫,上官雯的身体如同一把剑一般的向着楚皇冲过去的时候如此的告诉自己,眼神中颇多无奈。

    早先喝过水的士兵已经能够从地面上站起来,精神抖擞的模样让沐初瑾的心微微的落地,然而沐初瑾的笑容才刚刚从自己的嘴角拉开,还未曾全然笑出来,就已经戛然而止。闭上眼,她心中郁结的有些疼。“到底是为什么,这一场风波原本本不应该和她有关。她莫名其妙的被卷入一场风波之中,却还在不知所以的跟着着急。她究竟为什么,不能放自己天高海阔,浪迹天涯,从接过了休书从世子府走出来的那一刻开始,其实这一切早就该结束了,可是到如今,她却还是身处泥沼之中不可自拔。

    沐初瑾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耳边有呼啸的风声,夹带着罡风,从她的耳边呼呼的刮过去,额头上因为紧张和忙碌渗出来的汗水此时被风一吹,刹那之间凉到了心窝。

    “你是楚绝郜的下堂妻,然而楚承辉却让你在地下通道的口处接我,你当真是个不一般的女子,竟然和这么多的男人都有所牵连。“沐初瑾的眉头轻轻的隆起来,眉心都拧在了一起,他的话语中,寒酸和嘲讽的意味那么的明显,她如何听不懂?”她听得真真切切的,是他话语中的不屑和看不起。

    “一个女人一辈子能和多少个英雄有牵连,也是一个女人一生的骄傲。”她也不和他辩驳,反倒顺着他说的话说下去,言之凿凿,眉眼飞扬,仿似真的因为这件事情而便的有多么的骄傲一样,她眼眸如星,将人看着的时候也是带着纯净如水的滋味的,一眼见底,却似乎捉摸不透的脾气。

    萧何也没有想到沐初瑾能够这般坦坦荡荡的回答,身形微微的一愣。“你当真是个不一般的女子,也难怪那些男人都喜欢你,不过这辈子,我都不会喜欢多情的女人。”萧何淡漠的转身,去查看自己带来的穿着红衣裳的侍卫,又几个是拖着一身的重伤回来的。

    沐初瑾也跟在萧何的身后走了过去,检查着红衣裳的侍卫身上的伤口。将腰间仅剩下的金疮药撒在侍卫的伤口上。放眼望去,一片狼籍,四处都是受伤的人,甚至还有死人,横七八竖的倒在地面上,有鲜血流淌下来,似乎要逆流成河。

    上官雯刚刚下令让停止打斗,然而楚绝郜这边的人马却不曾停下来,在他们收兵的过程中,又杀了好些个才算完。此时,所有人的视线全部都集中在站在露台上面的几个人的身上。上官雯的手被楚承辉抓在手中,猛的一抖,便听到了几声关节错开了的脆响,上官雯的右手就如同一滩烂泥一般的垂在了身边,肖锦的眼眸暗了暗,终于伸手了手,向着楚承辉身形如同电闪一般的靠近了过去,上官雯的胸口越发的疼了起来,喉头猛然溢上一抹腥甜的味道,想要压下去却没能做到,最后只能一张嘴,从口中喷了出来。

    那鲜血中似乎还带着几条白花花的正在动着的虫子,上官雯自己喷完血,自己却控制不住的蹲在一边呕吐了起来,脸色苍白的毫无血色,似乎要将自己的内脏全部都吐出来才算完,然而这边楚承辉和肖锦正在打斗着的过过程中,楚承辉刚刚听到一声嗡的一声,上官雯喷出来的血液当中,竟然夹带着一根极其细小的暗器,在楚承辉还没来得及伸手去接的时候,就已经瞬间就钉进了楚皇的脑袋里面。

    楚皇瞬间瞪大了双眼,似乎临死还没能搞明白自己是怎么死的,眉心出现了一个血洞,楚皇的眼神中带着不甘心的向着一边栽倒了过去,澎的一声摔倒在了地面上。楚承辉猛的运气一掌打在肖锦的胸膛上,肖锦的身体骤然及被楚承辉一掌打的倒飞了出去,从露台上面,猛然的摔了下去。

    一口鲜血,也是没能抑制住的从口中喷吐了出来,楚承辉伸手拽了一把楚皇的身体,却发现那如同钢钉一般的暗器正中眉心,根本就没有救活的希望了。已然是断了气的模样,上官雯的牙齿上海带着鲜血,就已经阴仄仄的笑了起来,带着一抹阴暗的毁灭的得意。她的手再一次高高的扬起来。“我已经活不成了,我怎么能让你们过的好呢,不会如你们的意的。”

    “给我踏碎他们!一个不留!”上官雯费尽了自己的最后一丝力气,声嘶力竭的喊着下了这个决定,凌晨风这边的人手已经全部都恢复了过来,原本一头倒的趋势,在这一刻终于有所缓解。楚绝郜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沐初瑾的身边,伸手拽着沐初瑾的手腕。“他们现在人多势众,我们根本就打不过他们,我的士兵全部都围在皇城中了。我们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撤出皇宫从长计议,不能再这么硬拼下去了。

    楚承辉的眼神略略的带着无情的将上官雯看着,冷声的说。“我这辈子不打女人,然而却恨不能杀了你,但是你不能这么死,你的身体里面已经满是虫卵了,你的死相,我想想就知道会很难看。”楚承辉缓缓的笑开,这笑容潋滟,却让人的心底里都止不住的发寒。

    楚承辉跃下露台,几下便天跳跃到了沐初瑾的身边,伸手将沐初瑾拽着。“我们走。”楚绝郜在一旁看着。暗淡了一双眼,然而萧何站在他们的身后,眼神中氤氲着不甚清晰的色彩,似乎隐约在琢磨计划着什么。“都跟我走。”楚绝郜从喉咙间发出了一声暴吼,带着己方的人马从皇城中退出去,然而此时,却有一道身影扑到了楚绝郜的身边,叶蓝田的眼神中带着胆怯和无助,她肚子的弧度已经很大了,过了早春,这孩子就该分娩了。

    叶蓝田的手死死的摔着楚绝郜的手指,眼中写满了哀求。“爷,带我走,孩子是你的,待我走。”叶蓝田闭上眼,死死的咬住自己的下唇,眼泪就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般的从她的眼中滴落下来,沐初瑾转头,当目光接触到叶蓝田的脸上的那一刻,沐初瑾的眼神中闪过了一抹吃惊。

    然而叶蓝田和沐初瑾的眼神交汇的时候,叶蓝田的身子却止不住的打了个寒战,她是真的害怕了,到了今时今日的落魄地步,倘若叶蓝田再横她一道的话,她可能就真的活不下去了。楚绝郜原本打算甩开叶蓝田抓握着自己衣襟的手却在听到孩子两个字的时候停了下来。楚承辉转头冷眼将叶蓝田看着。

    “我这辈子,最讨厌的是两件事情,一个是背叛,一个是欺骗。你已经背叛过我一次了,这一次,你要想好欺骗我的下场。”楚绝郜淡淡的说着,手却还是拽着叶蓝田的衣襟,将叶蓝田提到了自己的马背上。

    “给我将他们拿下!”上官雯的眼神中带着疯狂的色彩。摇摇晃晃的从地面上,指着楚绝郜等人逃跑的方向,眼神恶毒的下达了命令。肖锦躺在地面上,身体上疼痛的感觉却不如心中的内疚来的猛烈一些。肖锦抬眼将还站在露台上的上官雯看着,眼底尽然是陌生的颜色。

    从小,他就以为自己只是个小要饭的。他不知道自己贵为皇子,也不知道自己其实有一个母仪天下的母亲。他以为自己一辈子就这样浑浑噩噩下去,却在十三四的年纪被楚承辉带到了山庄。他以为,那一刻就叫做涅,华丽丽的只有荣耀,没有痛。

    而这一刻他才知道,自己从来都不曾扒皮重生,这一刻他承受的才叫苦痛。

    似乎发现了肖锦正在用这样的目光看着自己,上官雯的眼神渐渐的冷却下来,眼中疯狂的颜色在此时此刻也一点点的退却下去,冷静了下来,却还是忍不住的抚住自己的胸膛,闷声咳嗽了起来。从露台上缓缓的爬下来,她坐在肖锦的身边,伸手抚摸着肖锦头上的碎发,眼神温暖慈爱的似乎只是一个母亲。

    “这么多年,我没有在你的身边,不曾给你皇子优渥的生活,不见你,不告诉你,你可曾恨过我?”她柔情问,声音已然哽咽,脸色苍白,又止不住的窝咳了起来。

    肖锦缓缓的摇了摇头。继而苦苦的笑了出来,在他的印象当中,甚至没有父亲母亲这样的存在,又何来恨字一说,不曾认识过,如何恨得,不曾爱而不得,何曾恨过,也许在他很小很小的时候,刚刚被抛弃的时候,他是恨过的,可是到如今,早就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了,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这一辈子,大抵是不会再有了。

    “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但是你不知道皇宫中的残酷,我把你留在外面那么多年,一直不闻不问的,就是害怕有人知道你还活着,你也是我的心头肉,你不能死,你知道吗?”肖锦忽然抬起了头将上官雯细细的看着,然而看着看着,眼底便浓墨重彩的渲染上了疏离的颜色,他恍然觉得,眼前的女人不是母亲,而是一个阴谋家,她设计了一个计划,计划里面,她可以隐忍多年而不发。这样的心机和隐忍,哪里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女子能够做到的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