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121章 0120 得到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120

    两队浩浩荡荡的军队一样的人马此时已经挤进了皇宫,满满当当,却还是壁垒分明,两军对垒的气势在这一刻轰然爆发开来,千钧一发,在这一刻形容,最为贴切。

    他们都是各为其主的将士,被不光明的养在见不得光的地方,就算是得到了最好的训练,到如今,却还是不如正规的军队来的荡气凛然。楚绝郜带着自己挑选的一对精英,从已经大开的午门处翻身下马,一身铠甲戎装,就如同他还意气风发的模样,牵着自己的马,就这样带着自己挑选的精英,从两军对垒的过道上,走过去。

    这无疑是一种危险的举动,整个皇宫已经乱成了一锅粥,战争一触即发,然而他走在两个军队的中间,如果成为矢之中地,被包围起来,饶是他一身晶亮铠甲,有出神入化的功夫,想要在人潮淹没中活着出来,却也是毫无可能的事情。

    两边的军队全部都将楚绝郜虎视眈眈的看着,似乎下一刻,就会如虎啸山林的咆哮之态向着楚绝郜狂奔过去,用身下的马蹄,生生踏碎楚绝郜常年征战沙场的风骨。楚绝郜轻轻的笑起来,嘴角带着不屑一顾的笑容。“王死了,依旧是王,居心叵测觊觎王位者,死!”楚绝郜的声音铿锵有力,清晰的传达进在场的每一个士兵的耳朵里。

    两边的军队,依旧死死的压抑着,都没动。

    其中一边军队,带头的是三个人,三个人的身上都穿着劲装,并没有繁琐复杂的铠甲,凌晨风的眼神淡淡的在楚绝郜身上闪过,胡昊闷声道了一声。“是一条好汉。”场面针落有声的冷清,胡昊的话语一出,即便是压低了声音。却也清清楚楚的传达到了楚绝郜的耳中。

    只有肖锦,从始至终都不曾开口,眼神暗沉低敛着,眼前浅淡的看在地面上,眼波流转之间,却淡淡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一直心不在焉的模样。

    沐初瑾伸手拉开眼前的地道的盖子,举着手中的火把便向着低下通道照了过去,火光摇曳之间,似乎晃花了眼前人的眼,那人下意识的伸手遮挡住自己的视线,周身清冷,似乎舍弃时间一切的卓然**,沐初瑾一眼,便能在这个男人的身上看到不在乎。

    移开手中的火把,萧何便从通道之中一跃而起,稳稳的站在了沐初瑾的身前,负手而立,缓缓的弯下了自己的腰。“在下萧何。”他眼角轻轻的勾起来,似乎带着点点滴滴如同春花盛开的笑意,却似乎又若有似无只是沐初瑾的错觉。

    皇宫中的灯火只有在这个角落看上去还能阴暗一些,但是沐初瑾的手中握着火把,却也是光亮的,萧何一抬头,便对上了一张绝世倾城的容颜,萧何的眼神中第一次出现了震撼的眸光,这真的是第一次,他为一个女子的容颜震撼。

    然而他骨子里是一个冷清的人,从来不会将什么人,什么事,铭刻在自己的心中,于是只是稍纵即逝的错愕,萧何的眼神又一次恢复了淡然,萧何的身后接二连三跳出来身穿劲装的人,一身火红色的劲装,让沐初瑾看花了眼,吃惊地将萧何看着。

    “皇宫内乱,人多手杂,都是些自己不认识的生面孔,穿的颜色不同,也好认的真切些。”他轻声的解释着。将沐初瑾淡淡的看着,目光清越,与世无争,沐初瑾也浅浅一笑。“公子倒是想的周到。”说罢,就先行向着火光冲天的皇宫内院走了过去。

    身影单薄纤细,却也带着一番摇曳的风姿,身形摇曳之间,已经是千娇百媚,背影萧条,看起来却是那么的刚强倔强,似乎颠覆了一个女子不能撑起一片天的传统观念。

    叶蓝田的目光一直紧紧的纠缠在楚绝郜的背上,她之前就知道,他是那样一个铁骨铮铮的男人,一身的浩然正气,荡气回肠的风骨,只是这个男人的一生赢在了战场上,却输在了爱情上,自己的妻妾,全部都在经年之后各奔东西,没有任何一个,要留到最后,和他白头偕老。

    如果当初她没有走错那一步,现实如今是不是就不是这般的模样,不会这般的苦,不会这般的痛,不会这般的四下流离,叶蓝田的手下意识的放在自己的小腹上面,这个孩子,几经颠簸周转,似乎已经不会来到这个世界上了。

    闭上眼,才能止住,不让眼底的悲伤倾巢而出。

    上官雯此时已经站在了露台上面,早春的风,还夹带着冬天飘着雪的冷冽,呼呼的刮在她的身上,卷起了她身上的衣袍,随着风卷起来,烈烈飞舞着,如同往日的雪月风花,不曾改变的风华,然而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知道,这一切早就已经变了,她,早已不再简简单单的只是一个皇后那么简单。她有更大的野心,在这个灯火通明的夜晚,蓄势待发着。沐初瑾向上看过去,止不住的叹息了一口气,缓缓的摇了摇头。

    沐初瑾的这个动作反倒引起了萧何的注意,萧何的目光清浅的落在沐初瑾的脸上,带着打量的意味,将沐初瑾上上下下的看着。拿眼神不断的将沐初瑾打量着,似乎在探究着这个女子身上于寻常人不同的地方,,那审度的目光将沐初瑾看的后背如同被火烤的一般,**辣的痛了起来,沐初瑾微微侧过了身,下意识的避开了萧何的目光。

    感受到了沐初瑾的抗拒,萧何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不再将自己的目光缠绕在沐初瑾的身上。再次将实现落在了站在露台上面的上官雯的身上,上官雯的身上穿着一件桃红色的衣裳,衣角在脚下被风卷起,带着烈烈的波纹,如同跳跃的红鲤,在她的脚下不断的翻腾跳跃着,呈现出来一种最最美好的姿态。丝毫不是刚刚死了丈夫的女子应该拥有的风情。

    上官雯的脸色淡淡的,似乎根本就没有看到两军对垒的场景,也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正出处在一个酝酿着硝烟的战场上一般,冷眼将站在台下的人看着。缓缓的开口。

    “皇上驾崩,遗诏中说,要十三殿下楚承辉接手皇位,然而,众所周知,十三殿下楚承辉的生母连妃,在生下十三殿下之后便已经仙去,逝者已逝,我本不应该说这些话,然而关乎皇家传承的问题,是绝对不能马虎的。连妃生前曾是楚皇的三哥,楚青云的妻子,楚皇将连妃接进宫的时候,连妃就已经身怀有孕,皇家的血统已经遭到质疑,如何能够接手皇位?”

    上官雯的声音越说下去越是怨毒,阴狠的似乎要毁掉所有人而成就自己一个人。

    然而环视四周,却不见楚承辉的影子,这场原本一触即发的战争,因为楚承辉不在,而黯淡了火焰,只能任由上官雯一个人站在观礼台上,信口雌黄。

    “我真想上去一巴掌扇死这个女人,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这一辈子不过是个被人压着的女人罢了。”胡昊这个直脾气自然是忍受不了上官雯口中说的那些夹枪带棒的指向楚承辉的那些话,眼看着就要冲上去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给这个女人一顿好大。却被凌晨风伸手拦住。“稍安勿躁。”大抵是他的性子沉稳,说话也颇有力度,于是在三个人之中,他算是老大的存在,说话也颇有力道,胡昊这才压下心中的怒气,气哼哼的坐在马背上

    “那么,你也血统都不纯的皇子,如何能够让他就这样接手皇位,如何能够信服人心!”下面有人不屑的嗤笑了一声,上官雯的眼神就更加的冷冽了一分。冷眼扫着站在观礼台下的气氛,浑身确实也是有一种睥睨天下的气质,然而终究是个女人,如此高高在上的态度,自然是引起了众人的诸多不满,叫骂的声音不断的从军队中传出来,渐渐的就有了肢体上的碰撞,小规模的战争就已经爆发开来,眼看着有越演欲烈的趋势。

    上官雯的目光落在楚承辉的脸上。“你支持谁?”上官雯缓缓的问着,居高临下哦的姿态,事眼神看上去都带上了微微的藐视的滋味。直视着楚绝郜的眼,更是一眼看上去,就是审视的模样,楚绝郜浅浅的笑了起来,眼中也颇是不屑一顾的眼神,颇不将上官雯的审读看在眼中。“我效忠皇上,自然是皇上说是谁,我便帮着谁。”楚绝郜淡淡的说着,上官雯的瞳孔骤然紧缩。脸上也染上了微微的薄怒,然,自始至终都是笑着的。

    “也好,相比世子是忘记了十三殿下给你的****,要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诏告天下吗?”上官雯的嘴角挂上了报复式的快活的笑容,沐初瑾抱着肩膀,衣角也随风飞扬,她站着的地方比较隐蔽,于是,楚绝郜并没有看到她的存在。

    “你的妻子,你的尊严,似乎全被楚承辉踩在脚下过,就这样的一个杂种,你还要帮着他,皇上老眼昏花,想不明白事情的轻重缓急,难道你也是这般吗?”

    “这女人颠倒黑白倒是很有一套。”胡昊不屑的怒了努嘴,眼神中的厌恶越发的明显,伸手碰了碰坐在自己身边一言不发的肖锦。“你这是怎么了?难不成要打仗了,怕了?”

    肖锦今天最诡异的不是他不说话了,虽然肖锦不是什么沉默寡言的人,但是也同样不是什么热络的人,但是肖锦今天,没有笑,从走进皇宫的那一刻起,就再也没有笑过,往日的春花潋滟,如同花开三月的美好,到如今,全部都如同烟敛云收被收起来了,消失不见,却让人的心里止不住的发虚,真的是太诡异了。

    肖锦的目光清浅的落在上官雯的身上,很远很远,然而借着风声,他们练武之人耳聪目明都能够挺清楚她在说什么,远处的女人,在视线里呈现出一个粉红色的点,却连五官都看不清楚,却能够想象到她争强好胜的站在那里的姿态。

    肖锦的目光凝固在那个女子的脸上,似乎微微的一惊有些痴了,胡昊的手肘,猛的在肖锦的身上又捅了一下。“你看什么看!那个风烛残年,残花败柳的女人,有什么好看的。”胡昊的声音有些恶狠狠的,不满的眼神直直的将肖锦看着。

    肖锦抿起了嘴唇,勉强牵起了一个微笑的弧度,看上去,有浅浅的尴尬,却不是往日里风华绝代的模样,那眼眸中的惊心动魄,如今在火光中,却暗淡的如同烟花寂灭在水中,只剩下袅袅的青烟,带着嗜骨的落寞。

    “是啊,我怕了。”肖锦抬头,寻找着天上的月亮,然而月明星稀,只有火光冲天,昭示着战争的即将打响。“你怕了?你什么时候这么没出息了,你还是不是个男人。”胡昊不满的吵嚷了起来,肖锦死死的抿紧了自己的嘴唇。

    “好了!都给我闭嘴。”凌晨风沉声命令,言辞之间也染上了淡淡的不悦,头也不会的命令着,眼神也下意识的看向了那个站在露台上面的女人,她还是风韵犹存的身段,但是怎么可能让肖锦看的痴了,他一向面无表情的脸上,勾起了一丝苦涩的笑容。

    这么多年的兄弟,以后还是兄弟吗?

    姬风原本就没有站在军队的前面,而是潜藏在军队的中间,此时更是已经脱离了自己的军队,在人群中摸索着前行,身子微微的蜷缩,努力的减少自己正在移动的存在感。视线不断的在人群中寻找着那个倾国倾城的身影,视线,便落在了一身白色的狐裘上,狐裘上松软的毛被风扶起来,他甚至还看见了沐初瑾伸出一只肤如凝脂的手,捏紧自己身上的狐裘。

    “沐初瑾。”他站在他身后轻声的唤,这一声,百转千回的带着无法言喻的情愫,一眼万年的柔情似乎要将沐初瑾吞没,然而沐初瑾的身上却止不住的打了个寒战,她没有忘记,自己是怎么九死一生的从精绝逃出来的,九死一生,险些与皑皑黄沙做伴。

    饶是她是女中豪杰,总是能够面目改色的面对世间的一切动荡,然而她也只是个人,在面对过去的时候,也不是丝毫没有阴影,就比如对姬风,她还是怕的。

    她不是怕姬风,而是害怕永远将她留在黄沙之中过暗无天日的生活。姬风的视线落在站在沐初瑾身边的萧何的脸上,即便是一个男人在看一个男人,却也在眼中不可抑制的闪过了一抹惊艳的颜色,然而下一刻,眼眸中就瞬间黯淡了下去,带上了一抹威胁的味道,深刻的将眼前的男人看着,萧何的眼中却闪过了一抹不屑,索性转过了头去不再看姬风的眼神。

    “为什么楚承辉没有在你的身边,他又是谁。”姬风冷声质问着。得来的也只有沐初瑾的淡漠。“站在我身边的人是谁,和王子有什么关系,我倒是要问问王子,我们中原皇室的战争,于你一个精绝的王子有什么关系,王子这么热络的带着精绝的大军前来,难不倒也是想从中间分上一杯羹,或者说,站在那里的那个女人,允诺给你什么好处了?”沐初瑾猛然栖身而上,身子猛的就站在了姬风的面前,脸也向前凑着,姬风被这猝不及防的举动吓了一跳,身体下意识的向后踉跄了两步,险些坐在地面上。沐初瑾的声音十分的大,甚至还加上了内力,更是清清楚楚的传进在场每个人的耳朵里面。场面瞬间哗然,议论之声不绝于耳。姬风此时已经脱离了自己的军队,就这样只身一人暴露在外,瞬间就到了四面楚歌的境地之中。

    上官雯此时此刻才注意到沐初瑾还站在那里,冷眼将沐初瑾看着,一双秋瞳,横眉冷竖,带着杀机。“沐初瑾,这是皇家的战争,同你有什么关系!沐初瑾,你一不是皇宫家眷,二不是王公大臣,是谁允许你进来插手皇宫之中的事情的,难不成你想造反。”

    沐初瑾叱声一笑。“想谋反的人是谁,我想不用我说,在场的人全部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沐初瑾的容颜冷傲,横开在额角的桃花在火光下开的更加的炎烈,浓墨重彩的在她的额角至鼻梁处红艳艳的开着,在这个肃杀的冬季里,带着别样妖娆的风情。

    “像你这样不守妇道的女子,如何能够有颜面站在这里趾高气昂的说话,如果我是你,我就赶紧找个没有人认识的的地方,隐姓埋名的过一辈子。”上官雯的一边冷漠的说着话,一边缓缓的伸出了手掌。“现在想要离开这里的人,还来得及,要是一会打起来,就别怪争战无情了。”

    “并不是人多势众就能赢。”楚绝郜的目光从沐初瑾的身上挪回来,冷眼看着上官雯,声音清冷的对上官雯说着。上官雯的眼眸中掠过了一丝危险的味道。高高挥起来的手,向前猛然压下去。

    从上官雯的身后身姿轻盈的冲出来一对人马,全部都穿着黑色的劲装,手中都握着一把匕首,眼看着就要如同一把的刀,插入到军队中,却被萧何手下带来的红色衣裳的人拦了过去。上官雯的眼神中过了一抹错愕。

    “萧何,我们明明说好的,这么多年,我给了你多少的好处,到如今,你就是这么汇报我的?”上官雯似乎没想到这样的变数,眼中的恨色越发的明显了起来,天边以及经泛起了鱼肚白的颜色。萧何的笑容清浅的挂在脸上,就如同他这个人一般的波澜不兴。他声线也清冷。“我原本就是个商人,贪图的是利益,观察的是局势。我自然是要随着大势所趋来走的。”然而这边萧何出了乱子,那边凌晨风三个人所带着的人马也出了问题,战争刚刚开始,士兵们一提气却全发现自己的胸膛一阵阵的闷闷的疼起来,大部分的人马,就这样倒下了三分之二。

    胡昊的眼神出现了震惊的身上,连忙翻身下马去查看因为胸膛疼痛而蹲在地面上的人马,只有凌晨风和肖锦的眼神是淡淡的,似乎早就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一般。凌晨风的转头和肖锦的眼神对到了一起。“因为是这么多年的兄弟,我以为你不会做的太过,最起码不会用这么多年跟你出生入死的兄弟的命去赌,然而今天我错了,你没有亲手杀了他们,却让他们成了任人宰割的砧板上的肉。这么多年的兄弟,也就算是我错看了你。从此以后,这江湖浩大,我也只愿与你,用不相逢。”凌晨风淡淡的说着,眼眸中的失望就如同一把刀,将肖锦的心千刀万剐的凌迟着。

    “对不起,这是我的命。”肖锦说罢,一夹马腹,马蹄在地面上跌撞着,甚至不断的撞到人的身上,带起一阵的烟尘向前奔跑着,跌跌撞撞之间,马匹惊扰摔倒在地,肖锦从马背上一跃而起,塌在士兵们的肩膀上,身子变凌空而起,站在了上官雯的身边。

    那一身公子如玉的气质,在月色还未散尽之中,散发着淡淡的光辉。

    原本看起来势均力敌,甚至楚绝郜这边还隐隐带着优势的情景,在这一刻又发生了瞬息万变的变化,楚绝郜以为人马充足,只带着手下的一众精英进了皇宫,然而此时此刻,却成了好虎架不住群狼的模样,萧何的眼中也掠过了一抹吃惊,上官雯冷眼将萧何看着,眼神中微微的有些得意。“你不是说自己回观察局势吗?那么你告诉我,这是什么样的局势。”

    另一对人马也在这一刻卷起了一地的烟尘,气势磅礴的向着皇城冲进来,马匹都因为长期的奔跑而不断的从鼻腔间发出一声声嘶鸣的声音,然而沐初瑾的心中却猛然咯噔的凉了一下。心中暗道了一声不好,表面上却还在不动声色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