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105章 0105 求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0105

    “我求求你,不要让我演奏了,算是我求你。”叶蓝田的声音带着卑微的祈求,声线里面似乎度蓄满了泪水,微微的显得有些酸涩的将萧何看着,月光镀在玄奥和眉心的朱砂痣上面,更添上了几分妖孽的潋滟和妩媚。

    萧何忽而勾起红唇缓缓的笑了起来,他天生一张红唇不点而红,此时此刻站在这里,那一身妖娆魅惑的样子,甚至让叶蓝田有些自惭形秽,萧何就这样唇红齿白的笑着。“为什么?”他一双凤眼上挑,有三分入骨的风流,让人抗拒不了的嗜骨**。

    然而此时的叶蓝田却苍白着一张脸,死死的握着萧何的手臂,眼神中满满的都是祈求。“我不能演奏,我求求你,以后不管你让我做什么都行,求求你,明天,别让我表演。”

    叶蓝田的眼睛红红的蓄上了泪水,这总是让楚绝郜无可奈何的方式,然而站在叶蓝田眼前的人,面无表情的看着叶蓝田眼中的泪水,萧何的嘴角缓缓的勾起来,略略的带着残酷的滋味,他不是个多情温暖的人,相反的,他冰寒刺骨,冷酷无情。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当初进入我萧府是因为什么,怎么刚刚好那么巧,挡在我的猎队的面前,叶蓝田,你我全都心知肚明,倘若相安无事还好,若是有些过了头,我便可以不再留你。”萧何一挥衣袖,带落了树上的樱花,洋洋洒洒的落在叶蓝田的头顶,闭上眼,如同雨一般的自她的头顶洋洋洒洒的落下来,甚至拍打在她的眼皮上面。

    此时已经是樱花开到了奢靡的时候,甚至微微一碰,都有漫天的樱花雨落下来,耳边寒风呼啸的刮着,似乎在不住的往叶蓝田的衣领里面灌进来,叶蓝田的身上一阵一阵的发冷,叶蓝田下意识的抱紧了自己的肩膀,拢紧了身上的狐裘。

    哽咽着,蹲在了地面上。

    时至今日,她该用什么样的脸面,却面对那个她曾经叫做夫君的男人。

    朴实无华的马车带动着身后的车队一马当先的走在了黄沙之中,赶车的人却从阿枫变成了凌晨风,阿枫撩开车帘,百无聊赖的问正在赶车的,虎着一张沉闷的脸的楚绝郜。“就用这样的速度不出意外的话,要多久才能到精绝。”

    凌晨风似乎已经习惯了自己的脸上没有表情,一张脸,死板的如同一个死人,却还是规规矩矩的开口。“不出意外三天之内就能够到达精绝。”阿枫无聊的打了个哈欠,揽着凌晨风的脖颈,顺势坐在了凌晨风的身旁。

    “你说你这么大的岁数了,怎么也没婚娶,连个喜欢的姑娘都没有。”阿枫整个人疲惫的似乎整身子都要靠在凌晨风的身上,似乎已经习惯了凌晨风一直拉着一张脸,整个人毫无自觉的靠在了凌晨风的肩膀上面。

    因为无聊,似乎有闲聊的架势。

    然而凌晨风只是偏过了头将阿枫看了一眼,连回答都没有了继续赶车。

    凌晨风这么讲阿枫视若无物,阿枫也就不愿意了,伸手拍打着凌晨风的后背。“你该不是不喜欢女人吧。”

    “就算是我不喜欢女人,我也不会喜欢你。”车厢内,传来楚承辉闷闷的笑声。

    沐初瑾将行李背在后背上,蹑手蹑脚的打开殿门,跑了出去,这些天她已经弄明白了王宫之中侍卫换班的时间,也明白了王宫中明卫和暗卫的安排,沐初瑾精心的算计过,王宫的戒备虽然森严,但是在这个时候,倘若小心谨慎一些,再加上伸手灵便一些,逃出这里也不是奢望。

    沐初瑾的心如同悬在半空中一般,一声一声,心如擂鼓,甚至连呼吸都压抑在鼻腔中间,连呼吸都压抑着,不敢太过剧烈的喘息出来,沐初瑾双手拽着肩膀上的行李,你蹑手蹑脚的绕过一个个明卫和暗卫,在他们交班的空挡穿过去。

    身子轻灵如燕,因为紧张,沐初瑾死死的咬着自己的下唇,不论如何,她都要离开这里,她要的,不是皑皑黄沙。

    沐初瑾蹑手蹑脚的躲过最后一个暗卫,整个人都暗暗的松了一口气,一颗心在胸膛里面剧烈的跳动着。沐初瑾的手撑在自己的胸膛上面,感受着胸膛中剧烈的心跳,一点一点在胸膛之中活跃着。额头上因为刚刚的紧张已经渗出了点点滴滴的汗水。

    沐初瑾走出王宫,脚下却一刻也不肯停的奔跑了起来,她不能停下,停下,就意味着被抓回去。就再也没有逃出去的机会了。沐初瑾的脚步一刻都不肯停的向前奔跑着,胸膛里面因为呼吸而渐渐的变的撕扯着一般的疼痛。然而脚下生风,已经将轻工发挥到了极致,片刻不停。

    沐初瑾跑出去了很远,才找到了一家卖马匹的驿站,双手拍打在驿站的大门上,全然不顾现在是什么时郜,看管驿站的管家不清不愿的骂咧着将驿站的门打开了来。“大晚上的,不睡觉你追命啊,砸门砸门砸什么门。”来人骂骂咧咧的将门打开,在看到沐初瑾的时候微微的一愣,下意识的将目光看向了周围。

    大晚上的,一个容颜精致的姑娘家一头汗水的跑过来砸开驿站的门却是是有些诡异然而沐初瑾却好像根就没有看到老管家的探究眼神,从怀中摸出来一锭金子,塞进了老头的手中。

    “我要你们这里最好的马,钱不够可以再填。”沐初瑾说着就要转身继续上自己的行李里面掏起来。那老管家忙伸手制止了沐初瑾的动作。“够了够了,我们这不过就是个驿站,身强力壮的马倒是有不少,但是追风马和千里马这种稀有的马还是没有的。”

    开驿站落脚的有钱人也不少,管事的人也不是没有见到过市面的人,然而沐初瑾此时满头汗水的模样明显就是在躲着什么人,而且,要最快的马,老管家站在原地,迟迟的没有动,而是将沐初瑾上上下下的打量着。

    沐初瑾当然也制动啊老管家老奸巨猾的将自己看着到底是为什么,大抵不过是想看看在她身后是不是会追来人。会追来什么人。

    沐初瑾的眼神渐渐的冷下来。“我拿我的钱,你做你的生意,管那么多的闲事可没有什么好处。”沐初瑾淡淡的说着,眼神微微冷冽的将眼前的人看着。管家低头看了眼自己手中的金锭,也不再说什么。

    “跟我来。”管家走在了前面,沐初瑾跟在后面,沐初瑾的眼睛无声的打量着驿馆和内部的环境和构造,此时已经是午夜时分,驿馆内已经万籁俱寂,只有几户还燃着烛火。沐初瑾取了马匹,翻身上马,还没出驿站,就已经一家马腹,奔跑了起来。

    阿枫刚刚如厕回来,看到院子中有人纵马奔驰,整个人被吓得一个激灵,刚刚还没全然散尽的睡意也在这一刻消失的一干二净,刚想咕哝两句这女人怎么这么的没有教养,却被那女子侧身的惊鸿一瞥镇住,呆立在了原地。

    他清清楚楚的看到那女子的额角有一束横开着的桃花,潋滟芳华。

    阿枫傻傻的站在原地,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忙拔腿向着驿站里面跑了进去。

    砰砰砰,楚承辉房间的门被阿枫敲的砰砰的响,楚承辉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却已经下意识的从床上跳了下来,阿枫一边拍着门板一边喊着少爷,生怕楚承辉听不见一般,阿里这样的拍打声和喊声叫醒了整个二楼所有的客人。

    骂骂咧咧的声音一瞬间不绝于耳,这些大多都是跑江湖的人,为人中气十足,说起话来当然也是骂骂咧咧的,全然是一副粗人的模样,阿枫似乎此时才意识到自己闯祸了,忙禁了声,缩了肩膀向着两边看,生怕有人此时此刻从哪个角落钻出来揪住他一顿毒打,似乎他自己也清楚明白自己做了多么欠揍的事情。

    楚承辉拉开眼前的门,伸手便就将阿枫拽了进来。“大晚上的,你叫唤些什么。”楚承辉一边说着,一边讲衣裳往自己的身上套,明显是对于阿枫的了解,定然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我看到沐初瑾姑娘了,她刚刚好像在这里买了匹马,骑着马就跑出去了。”

    楚承辉系着腰带的手微微一僵。“你确定你没有看错?”楚承辉的眼神,下意识的向着窗外看了过去,却只看到了一片漆黑,有月光浅淡的光影稀疏的照在地面上。

    “当然没看错,她额角的桃花我看的清清楚楚。”阿枫骄傲的扬起了脖子,一副居功至伟的样子,楚承辉淡淡的扫了他一眼。

    楚承辉系着腰带就门外跑了过去。“你看到她多久了?”现在追,应该还来的及。

    “没多长时间,我刚刚看到她就跑上来告诉少爷了。”楚绝郜翻身上马,一夹马腹,甚至来不及嘱咐站在自己身后的阿枫,马蹄塌在地面上溅起一路的烟尘,楚承辉就追了上去,只剩下阿枫站在原地急的直跳脚的喊。“少爷你就这么去了,我去哪里找你啊。”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