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80章 0080 房间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80

    沐筱萝在的时候,整个世子府的秩序井井有条,到现在,叶蓝田掌权,整个世子府却乱成了一锅粥,楚绝郜微微的有些心疼坐在那里的沐初瑾,刚刚想举步走到沐初瑾的身边,却发现距离四角小亭不远处的叶蓝田的房间,有烛光亮了起来,楚绝郜微微拧紧了眉心,仰头看了一眼天上的皎月。天边已经微微的泛起了一丝白,叶蓝田从不曾这般早起。

    窗边映出人影,楚绝郜的眼更加的深深的眯了起来,窗边的人影是一个男子的身影,看那个样子是在往自己的身上急匆匆的套着衣裳,楚绝郜的双手在自己的身侧缓缓的握紧,耻辱的感觉萌生下来,排山倒海的似乎要将他淹没。

    楚绝郜的眼神中带上了怒色,一双眼带着丝丝缕缕的怒气,似乎要将眼前的人吞没。楚绝郜的眼,甚至来不及再看向坐在四角小亭的沐初瑾,楚绝郜的眼神一顺不顺的盯在听涛阁的窗棂上,烛光透过窗棂,将房间里面穿衣服的动作照的清清楚楚。

    楚绝郜不再站在这边等着沐初瑾,而是拔腿向着听涛阁跑了过去。沐初瑾缓缓的在月光下抬起了头,月光清冷的映照在她的脸上,将她的面部轮廓映照出来,勾勒着她精致的五官,看起来颇为清秀。

    沐初瑾缓缓的笑了起来,笑容在月光下说不出的诡异,叶蓝田,结束吧,这一切,都该有一个收官之作了。沐初瑾伸手将衣裳在自己的肩膀上笼紧,眼神微微的有些淡漠。呼吸中都带上了淡淡的白雾,从凉亭里面站起来,转身向着自己的房间走了回去。

    楚绝郜脚下如同生风,从来没有一次这儿急切的向着听涛阁狂奔过去。

    叶蓝田也一只手支着床榻坐了起来,眼神微微的有些迷蒙,将眼前正在更衣的男人看着,转头望向窗外,才发现已经是该走的时候了,身子出奇的疲惫,连眼睛都睁不开。

    叶蓝田从床上爬起来,双手柔软的交缠在男人的身上,如同游鱼一般在男人的身上游走着,双手紧紧的搂着男人的腰身,如同在搂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整个人如同浮萍一般挂在男人的身上,喘息如兰。

    “姐姐没落了,以后叶家也就剩下我一个女儿了。是富贵还是其他,也全部都要看我自己了。你也知道的,楚绝郜他根本就不爱我,一颗心全部都在沐初瑾的身上了,我这以后的路,走的定然是辛苦的。”

    “她有辉煌的时候,自然也是有破落的时候,你尽管好好的走好你自己的就好了,丽妃一生走的倒是辉煌,到最后算计来算计去,却还不是将自己算计了进去。”上官瑞一边说着,一边将最后一件衣裳套在自己的身上,上官瑞伸手打开眼前的窗户,就像是往常一样,轻车熟路的从窗户跳了下去,然而今天,在稳稳落地之后,明显感觉到了气氛的诡异,微微的抬起了头,就对上了一双蕴含着怒火的眼。

    “表哥来看表妹,走什么窗户啊。”楚绝郜阴仄仄的笑了起来,然而看在上官瑞的眼中,却脚底生寒,叶蓝田习惯性的打开窗户向下看过去,也慕然对上了楚绝郜一双风霜刀刻的眼,她的肩膀还**在空气之中,一**跌坐在了地面上,脚下,旖旎着瑰丽的衣裳。

    叶蓝田眼中慢慢的都是震惊,头顶如同惊雷滚过,脑海中一片空白,只有冷风,穿过听涛阁的窗户,呼啸着穿进来,呼啦啦的生冷生冷的吹拂在叶蓝田**在外的肩膀上,和只穿着薄薄罗裙的身上,不住的颤抖着,双手情不自禁的抓紧身下的衣裳,满脑袋都是怎么办。

    楚绝郜一双眼,冰寒彻骨,霜林尽然。上官瑞也算是个激灵的主,在看到了楚绝郜暗沉着一张脸的那一刻,整个热那瞬间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看起来笑容谄媚的很。“这不是皇宫之中刚刚生出来变故的原因嘛,叶蓝田从小胆子就小的很,我就来看看。”

    楚绝郜的眼神更加暗淡了下来,一步一步的向着上官瑞走了过去,伸手将上官瑞扯过来,拉扯着上官瑞的衣襟,楚绝郜的目光淡淡的却带着杀意,无形之中从修罗场中凝练出来的威压将上官瑞压迫着,上官瑞忍不住颤抖了一下,整个人颤抖起来。

    叶蓝田双手撑在地面上想从地面上站起来,然而双手绵软,腿部如同攥筋了一般的酸软,还没等着从地面上爬起来,整个人就已经再次摔倒了下去。

    楚绝郜的眼神淡淡的向着听涛阁的上面扫了一眼,就再次将目光落在眼前那人呢的身上。

    伸手掸了掸他的衣襟。楚绝郜笑容加深,在月光下更加的显得阴仄仄的。“我的妻子,你倒是关心了许久,这样的行径,很长时间了吧。”东暖阁的后面是一片草地,楚绝郜此时低头,便可以看到有两块地面,寸草不生,显然是被人长期踩踏过后的结果。

    胸膛中有一口气,似乎要将他整个人都撕裂开来。楚绝郜拽着上官瑞胸口的手,在这一刻缓缓的收紧,似乎要将上官瑞整个人都活生生的撕裂。

    沐初瑾打开东暖阁的门,却没有走进去,而是斜倚在东暖阁的门口,双手拢紧了身上的衣裳,寒气和屋子里面的暖暖的气息交叠着,沐初瑾不以为意的靠在门口,一双眼淡淡的将听涛阁看着。她死的那天,楚绝郜在听涛阁听曲,据说,烂醉如泥。

    今天,他也在听涛阁。沐初瑾的嘴角,浅浅的勾了起来。

    取了热水,沏了一壶茶,沐初瑾向着窗外看了过去,这世子府,怕是要变天了,那边有黑压压的云彩,如同墨斗一般的压迫过来,沐初瑾的手,握紧了手中温暖的茶杯。

    窗户被吱嘎一声打开,有徐徐冷风灌进来,沐初瑾甚至没有朝窗口去看,举起手中的茶杯一饮而尽。淡淡的茶香在唇齿之间缭绕,却去不掉窗户和门一起打开灌进来的风寒。“这神经半夜的,世子府可当着是热闹。”

    沐初瑾的鼻头凉凉的,一壶清茶在房间中荡漾开来袅袅的热气。

    “倘若楚绝郜在听涛阁捉奸回来,却看见我在你的卧室里面,不知道会是何种敢想呢?”楚承辉浅浅的笑了起来,似乎是夜寒露重,竟然也蜷起了身子,窝咳了两声,脸色苍白,只有双颊上泛着潮红。“我是循着茶香来的。”他轻轻的笑了起来,容颜精致。在月光下越发的显得精致和完美,沐初瑾不仅感叹,这样一张倾国倾城的容颜,长在一个男人的身上却不曾显得太过阴柔,倒当真是一种奇迹。

    “这一切都该结束了。”沐初瑾浅浅的呼出一口气,在门户大开的房间中散出一丝浅浅的白雾,眼前茶壶中的雾气氤氲在沐初瑾的眼前,将她的眼中的情绪映衬的不甚清楚。

    “楚御高现在在我这里,丽妃落魄了,说实话也不是什么太好的事情,上官雯一头独大,早晚也会生出来祸端。”楚承辉淡淡的说着沐初瑾的眼神中闪过了一抹吃惊,却默不作声的抿着手中的茶水。

    “其实你完全可以和我合作,和我合作,对你完全没坏处的。”楚承辉淡淡的说着,双手白腻的如同正被他握在手中的青花瓷杯,在他的双手掌心之中缓缓的旋转着,来来回回细细的打量着。“多谢殿下的好意,只不过,奴家向来不和不熟悉的人合作。”

    这一句不熟悉,让楚承辉向着自己的嘴边送着茶杯的手微微一僵。“那样也好,总不至于被牵连进去太多,我来也只是来告诉你一声,从此以后,上官雯一头独大,你倒是要小心着些,皇宫中的阴谋一个连着一个,你要多加小心。”

    楚承辉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转身想要离开,然而沐初瑾却在楚承辉的身后淡淡的开口。“只要殿下安生一些,不要总将初瑾将皇宫里面的暗潮汹涌之中带,初瑾相信我自己一个人一定能够独善其身的。”

    沐初瑾的声音微微的有些冷,就如同此时此刻灌进房间里面的风一般,带着丝丝的寒气和疏离,如同口中喊着针,出口便是字字珠玑。

    楚承辉离开的脚步一顿,微微讶异的转过了头。“我倒不曾相信你是这般牙尖嘴利的女子。”他真的不曾想过,今时今日,她会站在这里,这般言之凿凿的如同撕破了脸皮一般得和他说话。

    “初瑾本不是牙尖嘴利的女子,求的也不过是十三殿下的一个放过,十三殿下毒行天下,向来是潇洒如风的,便就总是这样将初瑾向着皇宫之中的阴谋带过去,初瑾当真是不理解,也求十三殿下的一个放过。”

    沐初瑾低敛了眉眼,那模样似乎真的是卑躬屈膝,然而楚承辉却深切的明白,她原本就不是一个会卑躬屈膝的女子,她活的看似温婉,实际上,却是傲骨铮铮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