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79章 0079 汗水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79

    叶绮丽的额头上渗出了汗水,却轻轻的笑了起来,眼神中的嘲讽,明显的在月光下映照出来,越发的气红了上官雯的一双眼,脚下的力道更加重了起来,然而骨头已经全部碎裂了的叶绮丽笑的更加阴仄仄的。

    “上官雯,你我都是可怜人,作为皇上的枕边人,你对皇上的算计,要比我多的多吧,我早就想到了自己或许会有落在你手中的那一天,我也已经安排哈了,如果我死了,我就让我嘱咐好的人,将你在皇上的汤里面放曼陀罗花的事情,还有你背地里使的那些动作,全部都告诉楚皇,你也会有不得反的那一天,到时候你的下场,未必会比我好。”

    叶绮丽的半边身子都因为上官雯踩在上面而变的麻木了,然而眼中的恨色却是那么明显的存在着,分毫都不曾减少,额头上已经冒出了细细密密的汗水,一张脸苍白在月光中,甚至比上官雯还要虚弱。

    上官雯脚下的力道就这样松弛了下来,将自己的脚从叶绮丽的手上离开,上官雯冷眼将叶绮丽看着。“如果我是你,到了这样的地步上,一定不会奢求苟活,这样苟延残喘的活着,还不如死了去。”上官雯的眼神中全是轻蔑的颜色,将躺在地面上的叶绮丽冷眼看着,一副轻蔑的瞧不起的模样,凌迟着叶绮丽的尊严。

    叶绮丽抿紧了嘴唇,什么也不说。然而一双眼却是一如既往的倔强,倔强的不可去死,倔强的活着,倔强的去将眼前的人看着,上官雯浅浅的笑了起来,眼中虽然怨毒,却还是无可奈何,叶绮丽当真不愧是个老油条了,就连虎落平阳,却也给自己留下了安身立命的资本。

    “你就在这里苟延残喘着吧。”上官雯从鼻尖发出一声冷哼,转身就走,叶绮丽在上官雯的背后阴仄仄的笑了起来。“我不得不提醒皇后娘娘一下,不管我是怎么死的,只要我死,皇后娘娘的那些个阴谋,就全部都会暴露出来。皇后娘娘,也要小心一些了,毕竟这宫中恨我的人那么多那么多。”叶绮丽在地面上缓缓的倒着气,笑容更加得意了起来,将眼前的人的得意的看着。

    “叶绮丽,你不要太过分。”上官雯猛然转过了头,目光怨毒的将叶绮丽看着劈手将叶绮丽指着,上官雯的身体被叶蓝田气的白了一张,回头劈手指着叶绮丽,然而一张脸再狰狞,倒在地面上的叶绮丽看起来再不堪一击,上官雯也无可奈何。

    “我活着,就是要让活着的人痛苦。”叶绮丽也阴仄仄的笑了起来,带着浅浅的得意和深深的怨毒,整个人早就在皇宫的磨砺之中失去了本性而变的狰狞,到权利的最后,其实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的爱就已经不是她们拼搏的事了。

    她们早就不是为了一个人的爱生存厮杀。

    上官雯冷冷一哼,扭头离开,站在微微显得萧索和形单影只的冷宫门前,上官雯恨的咬紧了自己的牙关,转头冷冷的将身后的冷宫看着,叶绮丽杀了自己的大儿子,她恨不能她死,然而叶绮丽也是个老油条,整个人都已经落魄到了这样的地步,却还是能够保住自己的命,也当真是个难缠的女人。

    上官雯的双手在自己的身侧缓缓的握紧,眼中的恨色更加的明显了起来。叶绮丽,你以为你这样苟延残喘的活着能够等来翻身的机会吗?我永永远远都不会给你翻身的机会,除了死,我不会给你别的路去走。

    沐初瑾睁开眼睛的时候窗外的月光皎洁的罗进来,沐初瑾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转头看了看躺在这自己的身边已经熟睡了的楚绝郜,轻轻地爬起了身子,将一边的外套拉过来披在了身上,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沐初瑾刚刚推开房门走出去,原本躺在床上似乎已经熟睡的男人缓缓的睁开了自己的双眼,有些直愣愣的盯着头顶上的床榻,然后轻声的叹息了一声,也起身随着沐初瑾走了出去,沐初瑾拖沓着一双鞋,走到凉亭边上坐了下来,闭上眼,是男人让她一阵阵反胃的浓重的喘息,和今天血腥的画面。

    倘若她不曾拿了楚御高的虎符,今天的场面是不是就不是这般如山倒的情况,谁对谁错,早就不能评定,大家都是为了权力挣扎着的人,各种原因,自然也是不必说,叶蓝田的眉眼低敛着,伸出了自己的双手细细的看着,一双如同凝脂一般的双手,修长的在月光下泛着莹白的光泽,淡淡的带着珠光宝气。然而沐初瑾不知道,这样的一双手,什么时候就会沾染上鲜血。

    “大哥,你确定沐初瑾是世子府的三夫人?那个奇女子,会甘心给人做三夫人?”胡昊再一次撩开眼前的马车的车帘,将头探出来询问着赶着马车的人,肖锦在马车里面轻轻的笑着,眉眼潋滟,盛开如春花烂漫,没有人琢磨得透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他是个笑面阎罗,笑容里,决定了一个人的生死。

    “很多事情都是有原因的,她为什么会是世子府的三夫人,这其中的原因怕是也只有她自己清楚。”凌晨风赶着马车,行驶在官道上面,胡昊又退回到马车里面,撩开马车后面的帘子不断的向外张望着,暗沉着一双眼似乎在想些什么,然后才坚定的开口。“大哥,我不和你们回去了,我要去找沐初瑾。”

    凌晨风赶着马车的手一抖,一勒缰绳,马蹄高高的扬起来,刚刚还在向前奔跑着的马车在这一刻停了下来。凌晨风回头。“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胡昊被凌晨风如此严肃的眼神惊到,呆立在原地,许久没有说话,再抬头的时候,眼中的坚定如同固若金汤的城池,无论如何都无法攻下来的坚固。“我要回去找沐初瑾,我喜欢她,我娶她做大夫人。”胡昊的心思总是最直接的,想什么就是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你忘了少主的吩咐了吗?三个人,一个也不许少的回山庄,少主的怒火,你承担的起吗?”凌晨风的一双眼也微微的向外突兀着,带着血红的血丝,向来不甚有表情的他这一刻也真的是怒了。

    肖锦在车厢中忽然闷闷的笑了起来,眉眼弯弯,潋滟红尘。“还别说,也许咱们少主那般的奇男子,才能够配得上沐初瑾这般的奇女子。咱们少主,似乎也有一手好医术啊。”肖锦的眉眼低敛着,带着淡淡的自嘲的味道,那眼角眉梢的魅惑和春情,在这一刻却成了绝望的奢靡,似乎是花开到了极致,即将要凋零的惨淡。那一抹透着绝望的美,让人看在眼中,止不住的心疼,凌晨风刚刚的暴怒颜色也在这一刻停歇了下来,整个人略略无奈的叹息了一声。他们怎么能够忘了,肖锦曾经那般歇斯底里的爱过,到最后,竟然饿成了分毫不剩的难过。那女子额角横开的桃花,潋滟成了他现在微笑的模样。

    “少主的事情,哪里是我们这些人能够妄加揣测的。胡昊,你切不可胡闹,跟着我回山庄,沐初瑾那般的女子,就算是你出现在她的身边,也只能添乱,根本就帮不上忙。”凌晨风淡淡的说着,一扬马鞭,刚刚停在路上的车再次摇摇晃晃的向前行走起来。

    胡昊一赌气坐回马车里面,整张脸看起来都苦大仇深的,肖锦望着他笑了笑,然而她却对着肖锦哼了哼鼻子,瞪大了眼睛,肖锦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自讨没趣,索性撩开马车的帘子,透过月色打量四周已经残败了的风景。

    沐初瑾的双眼不断的向着周围打量着,以往在这个时候,似乎都会不期而遇的遇见楚承辉,然而今天,她在这里坐了这么久,也没有看到楚承辉的身影,身上微微的有些冷,沐初瑾将双手合十放到了自己的唇边,轻轻的往双手上呵着暖暖的气息,轻轻的揉搓着,刚刚从鼻息里面呼出来的气息在空气中变形成了一缕淡淡的白雾,沐初瑾忍不住的再看一眼世子府植物的惨白,轻轻的叹息了一口气,拉紧了身上的外袍,当真是秋末了啊,

    楚绝郜暗沉着一张脸站在沐初瑾的身后,在看到沐初瑾双手合十在自己的唇边轻轻地呵气的时候,他的心一瞬间按就温软了下来,她原来是一个这般安静的女子,在月光下,也颇有些孤芳自赏的味道,和她的姐姐,颇有那么几分相似。

    她的脾气,倒是越活越倔强的像她的姐姐,以往,他总是没有时间去关心后院的事情,是不是也错过了沐筱萝这般安静的一幕,沐初瑾和沐筱萝两个人的两张脸不断的在他的眼前来来回回的交叠着,他的一颗心,也随着上上下下的沉沉浮浮,忽然有那么一瞬间的后悔,如果沐筱萝没有死,世子府现在该是一番什么样的景象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