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73章 0073 机关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73

    “不要乱走,这个地道里面机关重重,想活命,就老实的呆着等我来带你出去。”

    胸膛一瞬间溢满气闷的味道,楚御高的内伤在这一刻又开始隐隐作痛,忍不住嘶咳了两声,却发现喉头都是腥甜腥甜的味道。是血的味道。

    楚御高伸手去摸怀中的虎符,却发现怀中空空如也,根本就没有虎符的存在,一颗心,瞬间慌乱了起来,然而环顾四周,却全部都是岔道,放眼望去,根本就不知道哪一条岔道才是出去的路。然而楚御高一低头就看到了地面上的不对,因为是沐初瑾将他拖进来的,他身子沉重,她一个女子拽着他拖行定然是十分费力的,于是地面上留出了一道长长的印记。

    楚御高心中一喜,沿着印记走了过去。

    “御林军出现了一部分来抵挡内部的箭雨,剩下的一部分直接将隐藏在暗的刺客一个个都揪了出来,地面上的泥土被一个个的掀起来,却发下下面正好是够藏一个人的坑,显然是有人精心布置了很久。

    楚皇的眼睛一瞬间如同要掉出来一般的暴起了起来,伸手指着被找出来的刺客,整个人被气的都颤抖了起来,浑身哆嗦不止慕的窝咳了起来。这批刺客显然是经过专门的训练的,在御林军将地面上的遮盖物掀起来的时候,不少御林军被一剑刺死,刺客和御林军全部都死伤惨重,剩下的几个还活着的刺客,相视一眼,也全部都咬了含在牙齿里面的毒药。

    站在丽妃前面的小丫鬟眼看着一个穿着一身劲装的刺客咬破了口中的毒包,眼泪猛然掉落下来,却被丽妃在身后猛的踹了一脚。“想活命,就给我安生点。”丽妃在她的身后咬牙切齿的说着,声音似乎都要在牙关之间磨碎了一般。

    那小丫鬟捂住了自己的脸,背过了身去,抽咽不止。

    “到底是谁!”楚皇从口中发出了一声爆喝,上官雯抱着楚玉从桌子下爬出来,早上精心梳理的头发在这一刻全部都散落开来,一副狼狈之相,在场躲在桌子下面生还了的王公大臣门也无比狼狈,只有丽妃,从始至终都端坐在那里,身上的衣服也不曾被刮开任何一道口子,所有人的视线都如同刀子一般扫在了叶绮丽的身上。

    就在这个时候,楚御高双手撑在自己的胸膛上,一身踉跄的跑了回来。脸色苍白大抵是因为身上的内伤,当楚御高看着场面上一片狼藉和倒在地面上的刺客的那一刻,就已经明白,他和丽妃,穷途末路了。

    楚御高并没有跑到丽妃或者是皇上的身边,而是在隐蔽的角落找到了沐初瑾和楚承辉,原本根本就没人注意的角落,此时此刻,成了众人关注的重点。楚绝郜的一双手慕的握成了拳头,他千防万防,这两个人此时此刻却还是并肩而立。

    丽妃的眼神带着一抹慌乱,忽然发现事情根本就不再按照她最开始设定的剧本走下去。

    叶蓝田的脸上也随着苍白下来,然而一双嘴唇却涂成了蔻丹的红色,在这一刻,妖媚不足,落魄有余,双手忍不住抱紧了怀中的男人,如果此事暴露,自己这一辈子就算是毁掉了。楚绝郜却全然是党她害怕,也不理会她的用呗,而是用手指一遍一遍的摩擦着手中的虎符,不是真的虎符,那么真的虎符在谁的手里。

    如果在造反了的那个人的手中,那么接下来的场景,不容多想。

    楚绝郜的目光下意识的落在了沐初瑾的脸上,再从沐初瑾的脸上扫到了楚承辉的脸上,他的虎符,现在是不是在楚承辉的手中,这一点,很容易被质疑。

    沐初瑾明显是看到了楚承辉落在自己脸上的视线,低头浅浅的笑了起来,容颜精致,手中攥着那薄薄的一张虎符,她也是百口莫辩,却还是淡淡的笑了起来,这一张虎符,或许决定了在场一些人的生死。

    楚御高走到了沐初瑾的面前,缓缓的摊开了自己的掌心,眼眸中深刻的危险,带着不容拒绝的暗沉。“虎符是你从我这里拿走的,还给我。”

    “朝中所有人,包括国家里面所有的人都知道,虎符是应该是将军的手中的,也就是说,哪个将军握着虎符,哪个虎符才是真的。”沐初瑾淡淡的说着,一字一句,在唇齿间咬的清清楚楚,字字句句之间,清清楚楚,铿锵有力的传达到在场每一个人的耳朵里面,楚绝郜微微松了一口气,忽而淡淡的笑了起来,容颜里,说不出的舒心味道。

    “然而,士兵只听虎符的调遣,虎符的真假,每个士兵,都能够验证!”楚御高的声音也是铿锵有力的,丽妃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如果虎符那不到,那么今时今日,便是她辉煌的尽头。”楚御高看着满地的狼藉心中也清楚,劈手就想要夺取沐初瑾手中的虎符,楚承辉还没来得及伸手去帮沐初瑾,只见沐初瑾身形一闪,立即躲到了一边,劈手就隔开了楚御高伸过来的手。

    楚皇的手颤抖的指着楚御高这边,身子被气的不断的哆嗦着,就连嘴唇都泛着青白的颜色,整个人如同筛糠一般,任凭身边的暗卫扶着他,他却还在不断的哆嗦着。伸出一根手指,眼睛瞪的大大的将楚御高指着。“你个逆子!”

    逆子两个字吼出来的瞬间,也牵动了他的气息,整个人都控制不住的窝咳了起来,用手掩住嘴唇,便有鲜血从嘴角咳出来,染红了手掌心。

    “我的儿啊,你父皇待你不薄啊,你怎么能做出来这样的事情啊。”叶绮丽纵横了满脸的泪痕,一瞬间扑到在地面上,如同生无可恋的捶打着地面,这一变化让在场所有的人一瞬间全部都傻了眼,不知道该热河自处。

    楚御高原本正在和沐初瑾拳脚相加的准备将虎符抢夺回来的手,也在这一瞬间僵直住了,沐初瑾收招不及,一脚便将楚御高踹飞了去,楚御高口中狂喷了一口鲜血,整个人倒飞了出去好远。楚绝郜松开怀中的叶蓝田,一个闪身就站在了沐初瑾的身边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