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62章 0062 水路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62

    楚绝郜回身将叶蓝田拦腰抱起。“也好,府中却是也是缺了个孩子了。”

    沐初瑾浸泡在浴缸中,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一点一点细细的回忆着这段时间的日子,也当真算是九死一生跌宕起伏了,轻轻的勾起嘴角笑了笑,她从来不做无用功,这一次出去,也算是有所收获。

    温水漫过她的肩膀,带起丝丝水珠,沿着肩窝滑下来,月光皎洁,斑驳的透过屏风落在她的身上,将她的肌肤照射的吹弹可破,忽而有一阵凉风刮进来,带着她身上水渍的蒸发,微微的有些凉,沐初瑾下意识的缩进了水中。

    “谁!”她轻声喝斥,眉眼之间,尽是凌厉的色彩。伸手想要抓过来屏风上面搭着的衣裳,那人已经走到了沐初瑾的身前,沐初瑾的身子,下意识的缩进了水桶中。

    一双眼,桃花开遍的将沐初瑾看着。“我听说你回来了,便来看看你。”楚承辉斜倚在身后的栏杆上,朱红色的栏杆映衬着他一身大红色的衣袍,也是浓烈多情的好看。沐初瑾也眉眼弯弯的笑了笑,身子下意识的缩进了水中。然而一双眼,却锋芒毕露,分毫不让。

    “十七殿下似乎越来越喜欢做梁上君子了,只是不知道,十七殿下这一次,还打算将我送到哪里去。她的一双眼在这一瞬间猛然睁开,瞬间染上了戒备的辞色。楚承辉缓缓一笑,容颜潋滟,让沐初瑾瞬间和另一个人联系到了一起,他们的一双眼,十分的相似,只是相对于肖锦,楚承辉少了那么一份浓烈的妖娆。

    “你在记恨我。”楚承辉淡淡的说着,目光十分不避讳的将还在浴桶中的沐初瑾看着。沐初瑾微微拧紧么眉头。“十七殿下,你这样的行为,是不是不太好。”她目光如秋水生凉。冷眼将眼前的男人看着,楚承辉只是淡淡的笑着,也不反驳也不恼,只是双手交叠在身前,似乎在惬意的欣赏一般的看着。

    沐初瑾的眼,深深的眯起来。

    “三夫人,水该凉了吧,要不要我进去加水。”入诗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来。楚承辉的眼神带着戏谑的笑意不经意的看向了门口,然而沐初瑾的却是一阵的瑟缩,忙开口道。“我就快要洗完了,不必给我加水。”

    轻声说罢,沐初瑾才睁开眼睛冷漠的将站在自己眼前的男人看着,眼神微微的有些凌厉固执。“我不管你想说的是什么,十七殿下的计划,不必顾虑我的安慰,若是想要除掉我,当然也可以尽管来尝试,我言尽于此,从此以后,还希望十七殿下还是不要打着对我好的名义,去做一些我并不认为对我有益处的事情。”

    浴桶中的水已经凉了,沐初瑾的身体缩在水中,被开着的窗微微一吹拂,也是阵阵发冷,此时已经快要入冬,当真是没有酷热夏天的天气,而沐初瑾刚刚从炎热的沙漠边缘走回来,自然是不适应如此凉爽的天气。

    “你真是个倔强的女子,我一直就想要知道,你留在世子府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可是这却成了我一直解不开的迷。”楚承辉的眼深深的眯起来,晦如莫测的将眼前的女子,她额角的桃花明显比之前浓烈了几分,他缓缓的笑了起来,却让沐初瑾浑身的汗毛都炸了起来。

    “十七殿下难道不觉得自己现在应该离开了吗?”沐初瑾淡淡的说着,身子在水中已经忍不住打起了哆嗦。

    “我便是想要为你做梁上君子的人,既然都已经为你做了梁上君子,如果什么都看不到的话,心里怎么可能安心。”沐初瑾缓缓的笑了起来,眉眼弯弯,双腿猛然从浴桶中扬起来,水珠不偏不倚的扬在楚承辉的眼睛上,带着女子淡淡的体香,却不得不闭上了一双眼不住的向外淌眼泪,就在这一个空挡,沐初瑾已经飞身而起将衣裳裹在了自己的身上。

    “如果十七殿下当真就是为了来看我一眼的话,我想十七殿下现在可以走了,我从来都不觉得自己和十七殿下之间,有什么过硬的交情。”沐初瑾的手向着门口指过去,眼眸中的卓然**,高高在上有些藐视人的感觉。

    “从此以后,皇宫你就不要去了,你留在世子府,定然是在世子府有些缘由,皇宫的力量不是那么容易借来的,如果借不来,反倒容易将自己搭进去,现在的皇宫已经不太平了,你若是能明白那便是最好的。”

    沐初瑾缓缓的笑了起来。负手而立站在楚承辉的面前,她容颜精致,无懈可击。“我倒是要谢谢十七殿下这般的用心良苦,不过十七殿下,我若是成了你的绊脚石,十七殿下你大可以除掉我,你这般的用心良苦,我还是承受不起。”

    沐初瑾说罢,就要从房门走出去。

    “沐初瑾,你若执迷不悟,不禁你想要做到的事情做不到,还会葬送了自己,你明白吗?”

    沐初瑾猛然转身,笑容千娇百媚,倾国倾城。“我沐初瑾,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她那一瞬间的自信。如夏至花开,一瞬间晃花了站在她面前的男人的眼。楚承辉缓缓一笑,先一步从窗户跳了出去。沐初瑾也深吸了一口气推开了眼前的门,她到现在都不是很清楚,到底是为什么,楚承辉要千里迢迢的将自己送到那么远的地方。

    但是,个中原因,她已经不想明白。不管他是因为什么原因,她要做的事情,谁也阻止不了。沐初瑾躺在床上,一闭眼,都是一双桃花眼,潋滟多情,却蕴藏着她看不懂的情愫,就好像他痛痒看不懂她一样,她其实也看不懂他。

    沐初瑾缓缓的笑了起来。伸手轻轻的抚着自己的胸口,连她自己都不明白,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沐初瑾就这样迷迷糊糊中睡着了,然而夜半十分东暖阁的房门却吱嘎一声打开了来,沐初瑾的听力在习武之后就敏锐了许多,耳朵微微的动了动,她闭着一双眼睛不说话,呼吸平顺,似乎还在睡梦中的样子。

    脚步声轻轻的走到了沐初瑾的身边就在沐初瑾的窗前停了下来,听呼吸的声音,沐初瑾可以确信站在她床边的人是楚绝郜,心中微微疑惑,却死死的压抑住不让自己的眉心拧起来,她的呼吸轻轻的,似乎真的在熟睡一般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