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术 第四百三十六章 鄙夷

作者:须弥普普 类别:玄幻小说
    此时此刻,智信大和尚躺靠在船舱当中。

    雨季的漓江水一向浑浊不堪,更兼这几日接连下了几场暴雨,江面上飘荡着腐草、枯枝,偶尔还能见着些破衣烂麻、鸟虫尸首顺流而下。

    空气里头热乎乎,湿黏黏的,身上大粒大粒的汗水便似挂浆的浆糊一般,把他那白生生的皮肤跟贴身的衣衫粘得死紧。

    透过船上右边的木窗往外看,天空阴沉,夏日炎热的太阳,已经被厚厚的云层给遮得严严实实。可这南边蛮夷之地,湿热之气,却是比京城午时三刻,烈日高悬之时,还要叫人难受。

    因为一路都闷在船舱里,僧衣给汗水渍腌久了,早发出一股子汗馊味,用手在皮肤上搓一搓,居然能搓出泥垢。

    舱中嗡嗡直响,是蚊虫扇翅发出的声音,吵得智信心烦意乱,正要坐起身来,却忽然觉得颈边微微一麻。

    这感觉实在太过熟悉,近些日子以来,无论白天黑夜,俱是躲也躲不掉,他想都不想,立时便反手一巴掌,“啪”的一声朝脖子上拍去。

    等到把那手掌摊到面前,只见掌心牢牢贴着一只死蚊,黑黑的肚尾处溅出一小滩鲜红的血迹。

    那蚊子大得可怕,六只脚细细的,展开来全都足有寸长,花白相间,乃是广南特产。

    进入广南西路才小半个月,纵然大半时间都在船上,可智信见到的蜈蚣蜘蛛、蛇虫鼠蚁,已是比上半辈子加起来的还要多。至于蚊子,更是每日都要打死大几只,然而即便如此,此时见了那蚊尸混着血迹、内脏,他还是几欲作呕。

    自有了名声,智信便一贯养尊处优,哪里受得了这个,看得实在是恶心极了。

    他掏出一方帕子,正要擦手,却又觉得脏,爬起身正要去角落洗手,不想忽然听得舱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他连忙又躺了回去,张着嘴,闭着眼睛,又把眉头皱起,做出一副病体沉重的模样。

    “上师!”

    听到熟悉的声音,智信这才把眼睛睁开,见得不远处只有一个伺候自己的小沙弥,外头并没有生人跟进来,这才赶忙坐起身来,急急问道:“那顾勾院怎的说?”

    这广南,当真不是人待的地方!

    眼下虽还未有到得阵前,可智信已经半点都受不住了。

    想到将来自己要孤身深入广源州,再去那人生地不熟,传说中食虫蚁、饮生血的不毛交趾传经,他几乎是坐卧不宁。

    当日他自伤腿骨,偏生力道同位置都不对,又被几个兵士强押着进了营,养到现在,已是好了十成十。

    军中有大夫,又俱是陈灏、顾延章的人,就算他想用腿伤未愈来作借口,也不会有人信。

    如今已经快要秋日了,还有小半年,本就该到了自己在京城做事的日子,谁料到却被迫来了广南,还不晓得那一位会怎的想。

    饶是智信再自信,再天真也不敢奢望对方会等着自己。

    十有**,是另行推扶他人。

    这叫他怎么能忍!?

    一时半会,他想不到其他的法子,唯一能做的,只是暂时缓一缓自己到广源州的进程。

    留在桂州,说不得还能有一线回京的生机,可一旦随大军南下邕州,去得广源州,当真就要去同那等蛮夷茹毛饮血,同苦共酸了。

    自进了广南境内,三千兵士当中,便有不少因为水土不服而病倒的,从腹泻到发烧,再到暑热,十分常见,他便借了这个借口,叫下头小沙弥去寻顾延章。

    我都病得爬不起来了,又吐又烧,还腹泻,连路也走不动,还怎么能弘扬佛法?

    智信问得急,听得那小沙弥也有些着慌起来,他咽了口口水,回道:“上师,那顾勾院……听得说您这一厢得了病,又是水土不服,再听说行不得船,便叫人来回,说此去邕州,多是行路,少有行舟,因只有小半能走船,不少地方还是逆流,是以晕船之事,大可放心。”

    这是什么意思??

    智信听得本来不晕,如今也晕了,忙又问道:“你没同他说,我如今行不动了莫说行路,连爬都爬不起来了?”

    小沙弥心中暗暗叫苦。

    他不过一个伺候大和尚的小角色,顾延章却是掌管三军后勤转运的转运副使,而今大军开拔,哪一桩事情不比自家这一个多事的师父要来得重要,本来平日里就不是想见便能见的,此时更难了。

    自家好歹蹭着“智信上师”的名字,把事情转给了一个小校帮忙通传,至于对方是怎么说的,又传了什么话,他又怎么敢多问。

    此时听得智信发问,小沙弥只得将从那小校口中听来的简单两句话,重新增增补补了一遍,勉强道:“顾勾院说了,您行不动路不要紧,随军的有骡车,届时您在车上躺着养病便好,若是嫌车厢里头颠,便叫两个兵士给您抬个竹架子过去横竖这桂州处处都是竹子,半路随手就能做一个。”

    这一段话,前几句多少还沾点边,可后一句,却是他自己加上去的了只想着讲得越细,估计就越不容易叫上师觉得自己没当好差,也越容易叫上师觉得得顾勾院重视。

    然而智信却宁愿他不要讲得这般细致。

    他听得气血翻腾,胸腔当中堵着一口气,着实难受极了。

    “我是烧得厉害,又有水土不服,还兼又吐又泄,要在此地休养!邕州地偏,哪里有什么好大夫!他不想我活命了吗?!”

    智信口中叫嚣着,可却自觉地把声音给压了下去,以免让船舱外虽是可能路过的兵士听到自己的话。

    他因心中有鬼,开始为着养伤,后来为了装病,每日不是在车厢,就是在船舱里头。

    与他相反,跟着他南下伺候的两个小沙弥,却是常常在外头跑来跑去,自是能看出来,如今军中无论上下,对自家这个上师,其实都不是很重视。

    说一句不重视,其实已经是给面子了,讲透些,其实是鄙夷。
欢迎您阅读须弥普普所写的小说娇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