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术 第四百二十九章 郁闷

作者:须弥普普 类别:玄幻小说
    杨义府有两三分的后悔。

    这后悔是隐隐约约的,每到夜深人静,便从脑海深处一丝丝地钻出来,想要按捺下去,却又无迹可寻。

    娶了范氏,若说全无助益,却也不是。

    可利弊相较,着实是弊大于利。

    两年前集英殿中发生的事情,早在殿试发榜不久后,就在朝中悄悄传扬开了。

    天子点状元,天子定排序,也是天子,把自家原本的榜眼之位,与并州王瑞来做了对调。

    究其原因,不过是因为自家的岳丈乃是范尧臣而已!

    如果自己的排位原本就不高,那杨义府也就不去纠结了,可偏偏他本已经被初考官、详定官都排了榜眼之位,竟因为这等莫名其妙的原因,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给天子撸了下来。

    谁都不是傻子,圣上所谓的“不欲这等小事污了你的名声”,不过是面子上说给范尧臣听的而已,归根到底,还是异论相搅,朝堂平衡,要压住范党的气焰。

    可这与自己又有什么干系!

    十年寒窗,悬梁刺股,呕心沥血,费尽心机,好容易有了出头的机会,为甚偏偏这个时候,为甚偏偏是他,要被拿来做筏子!

    老天这是瞎了眼吗?!

    然而杨义府自是不可能同天子去讲理,也不能埋怨位高权重的岳丈,他只能在背地里案暗自咬牙。

    死也想不到,榜前订婚,本该是添益的,竟变成了祸害!

    没过多久,新科进士授官,岳丈给他点了襄州谷城县县令的差遣,对比起郑时修进秘书省并挂职京畿上县,顾延章直接赴赣州任通判,自家这个去处,简直是连提都不好意思提。

    岳山大人还要哄他说什么只“做上一年半载”、“等考功毕了,我便能顺理成章将你转到京畿上县”,再说什么“靠着水”、“灾后好建功”,另说什么顾延章去的赣州“并不临边地,没有榷场,也无大码头,平日里清晏无事,无论你再有能耐,在那一处做上三年五年的官,都立不出功劳”。

    结果呢?!

    别说一年半载了,如今早已过了两年多,自家才堪堪回京。

    所谓的“灾后好建功”,俱是说得好听而已!

    灾处是这样好去的吗?!

    功劳是这般好立的吗?!

    越是灾处,越是事多而杂,那些个灾民,日日闲得无事做,只会盯着朝廷要救济,管了吃住还不够,稍有不如意,就要来闹。

    自家已是给他们建了流民营,也每日照两顿施粥,他们竟是还不知足,难道要把饭喂到嘴边才够吗?

    仓促之间盖的房屋,漏水也不奇怪,春夏之交,生点霉,更是正常,地动之后那等老弱病残染上腹疾、风寒,本也是处处州县都有的事情,哪一处遭灾不死几个人??偏襄州那些个灾民竟要闹什么暴乱,害他被人上表弹劾,硬生生延了一年多的磨勘。

    恰好就是多了这一年多的磨勘,一回京中,竟就遇到杨奎自辩一事,打击了范党倒不要紧,可害得自己,竟也被拖累得不好转官。

    对比起来,顾延章的运气,着实太好了!

    不由自主的,杨义府已是忍不住暗暗设想,若当日去得赣州的是自己,又会如何。

    赣州有白蜡虫;

    赣州城内有水患,可地势却能建福寿渠;

    赣州正正是吉州、抚州去建州、泉州等地的必经之路,虽要抚流民,可一州通判能动用的人力、物力与相应的资源,同自家当日一个县令比起来,简直是好上太多了。

    如果自己能做赣州通判,就能调动多一些物资,能建更好的流民营,也有无数手下来分派官吏,便不至于像当初一般,因为材料不足,导致屋舍漏雨,又生出霉来,叫流民暴动。

    万般都是命!

    杨义府自认,如果当日是自己去到赣州,作那一个通判,也一般能做好!换做顾延章去襄州谷城县,作那一个县令,也一样会遭殃!

    偏偏自家的运气实在是太差了!

    如果当日他没有娶范氏,自是不会被天子掉转名次,依旧是榜眼,欲要任一州通判,连运作都不用,依旧例便能做到,去得赣州立下那般功绩,等回了京,有了叔父在后头帮忙,何愁不一飞冲天!

    越是想,他就越是难受。

    明明原本以为自家走的是一条捷径,谁晓得这捷径上头竟是拦了老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旁人起初绕着另一条原路,却越走越远,越爬越高,这叫他如何能忍!

    可再不能忍,也只能忍下去。

    岳丈大人只是暂时偃旗息鼓,却不是被彻底撇开,只要熬过这一阵子,应当就能慢慢缓过气来。如果此时得罪了他,须是讨不到好。

    还是那杨奎,死得太不是时候了!

    要不就死早点,要不就死晚些,偏要来干扰了自己授官!

    等熬过了自辩书这一阵子,少说也要三五个月,旁人爬得快的,都能二转了,自己还在这一转当中打着转。

    杨义府手中紧紧捏着那一只杯子,好容易才把那不忿给压了下来,只抬起头,做一副轻松的表情,说笑一般地道:“确是‘非人哉’!延章这一番在赣州,运气、手段,缺一不可,将来时修兄去得外任,也当好好同他问几句,看看他有无什么巧妙之法能教授一番。”

    又道:“可惜他已是去得广南,不晓得何时才能回来!”

    顾延章回京的时间并不长,又忙于修赦,并没有太多的闲工夫。

    再兼他虽是在学士院中任职,主持修赦的又是范尧臣,可真正管事的却是董希颜,那一位乃是权知大理寺少卿,按着大理寺的规矩,平日中是不能私下宴饮、聚会的,管着修赦的时候,因下头人泰半都是自大理寺中抽调,是以也这般要求。

    顾延章虽然编制在学士院内,不需遵此规矩,可他也自觉地减少了外出见客、宴饮次数,饶是如此,因为从前在蓟县的同窗之谊,他还是找了机会,同郑时修见了三两回。
欢迎您阅读须弥普普所写的小说娇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