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术 第四百二十八章 后悔

作者:须弥普普 类别:玄幻小说
    谢菀娘见得丈夫点头,不禁有些好奇,问道:“上回说他去了北边什么地方去当县官来着,才多久,这么快就回来了?”

    郑时修道:“去的襄州谷城县,那一处才地动,容易得功……”他正要继续往下说,见妻子明显没有听进去的模样,撇了撇嘴,便不再多言。

    同她说这个,说了也是白说,自家这个妻子,平日里喜欢的是桑家瓦子耍的把戏,玉津园里的白驼大象,蹴鞠队的比赛,恨不得一年四季,夏日、秋日、冬日,日日都是春日,没有冰雪,没有烈日,时时春风拂杨柳,能在外头玩乐一天。

    果然谢菀娘只是顺口一问,听得丈夫回了话,也没怎么细听对方说的什么,便当这事情过去了,又道:“杨官人是不是邀你吃席?”

    郑时修顺手打开了帖子,果然是邀席的,他便说一声是,又把时间读给谢菀娘听。

    谢菀娘问道:“那你们一同吃席,是不是当日便不回来吃饭了?”

    郑时修同妻子成亲已经好几年了,夫妻二人日日一张床睡着,又怎会不知道对方想法,便道:“你又要去哪一处?”

    “偏巧西边金水池的晚荷开得好,上回有人邀我去赏花听曲,我念着你在家里头无人陪,便没去,今次难得你不在家,我便想着趁机去赏一回……”

    郑时修奇道:“哪一时?”

    谢菀娘答了。

    郑时修无奈道:“你那是陪我?明明是赶着去看桑家瓦子的戏,那日我下衙了你还没回府……”

    谢菀娘呵呵地笑,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

    郑时修只得道:“你若是带着绍儿去,就多带几个人,莫要叫小孩子乱跑。”、

    谢菀娘就胡乱点头应承,寻个事情出去了。

    郑时修叹一口气,坐在椅子上,脸上却是露出一个笑来。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他是家中老大,父母都是普通的农人,几个弟弟资质也很是一般,另有一个不但没本事,还总爱惹是生非。

    本以为娶了谢家的女儿,能帮着把家里头好好整治一番,谁想到菀娘出身好,相貌好,还带着丰厚的嫁妆过来,却是这样一个性子,管一管庶务倒是没什么问题,让她去管自己父母兄弟的事情,怕不是叫鸡去抓老鼠,鸡毛都飞了一地,老鼠还在四处乱窜。

    幸好岳丈也知道自己家的情况,更知道菀娘的性子,帮着自己把几个弟弟都安置在了蓟县,凭着谢家的人脉,想要照拂、管束几个人,实在不费什么力气。

    有了岳丈在后头助力,他在京城做官才能做得这样轻松。

    郑时修的性子,惯来爱做“舍予”的那一个,不愿做“索要”的那一个。

    他时时受谢家恩惠,已经非常不自在了,偏一时又找不到更好的办法,只好强力忍着,盼自己快些升官,将来也能回报岳家。

    虽然这几年他已是听过太多或好意或玩笑的话,说他当日不该这般早定亲,不然凭着一个榜眼身份,想要说宰辅家的女儿也好,想要说高官家的女儿也罢,随随便便拎一个出来,都要比谢家的家世好太多。

    可郑时修却不觉得。在他看来,这一门亲做得实在极好,

    虽然也抱怨过妻子粗心贪玩,偶尔也想过如果自己有一个能干的人打理家世,想必会更轻松些,可从本心来说,郑时修却是极喜欢谢菀娘的性情的。

    直爽的、粗心的,好像天底下没有什么大事一般,日子只有吃喝玩乐,天天都是开开心心。

    他一面想着,一面随手给杨义府回了张帖子,答复说届时自己一定赴宴。

    多年同窗,好容易外放回京,若是不应邀去坐一坐,实在说不过去。

    ***

    几日功夫转眼就过了,到了休沐,郑时修看着时辰出的门,应邀去了仁和酒楼。

    杨义府包了一处雅间,此时已是在里头等着了,见他来了,笑着站起身来相迎。

    郑时修连忙上前见了礼,左右一看,屋中却是并无其余人。

    杨义府便笑道:“延章不在京城,其余人我就不邀了。”

    他这话听着像是信口说来,可仔细一想,其中却大有深意。

    郑时修笑了笑,同对方寒暄了几句,这便坐了下来。

    两人便坐着谈了一回往事,又说了一回这两年里头各自经历,就着酒食,少不得要把从前同窗拿出来讨论一番。

    杨义府笑道:“当日我们几人,各自有所际遇,可要论升得快,还是当属延章,我们几个加起来都爬不过他……”话说到这一处,他顿了顿,复又补了一句,道,“也只有时修兄方能与之一比了!”

    他一面说,一面仿若不经意地看了郑时修一眼。

    郑时修吃了半日酒,已是微醺,他本就是个直来直去的人,听得杨义府这般说,只笑道:“他是状元,又在赣州做下那样多事情,升得快也是正常的,你可知朝中有人如何说他?”

    杨义府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知。

    郑时修呵呵笑道:“考功司说他‘非人哉’!”

    杨义府登时大笑,眼神却是微微闪烁。

    两年未见,郑时修同从前相比,已是变了。

    若是当年,对方听得有人这样说,脸上立时就要不好看。

    可到了今日,倒似好像不当一回事了一般。

    这是学会遮掩了,还是只是真的对那顾延章服气?

    杨义府捏着酒杯,心中有些烦躁。

    郑时修如今已是京官,听得岳山大人的意思,天子对其十分器重,如果这般发展下去,最多明年,去三部里头那一处转一转,很快便能转朝官。

    而顾延章,则早是朝官了!

    三人明明从前相差仿佛,自家隐隐还压着其余二人一头,可如今看来,竟是自己落到了最后。

    不用问为什么,杨义府也知道原因。

    自家运气,着实不太好。

    如果当日娶的不是范家的女儿,而是孙家的女儿,早不该是这般的结果了。

    因为范尧臣女婿的身份,自家殿试排名被换,因为范尧臣女婿的身份,自家被迫去得襄州任县官,也是因为范尧臣女婿的身份,回来之后,正正遇上杨奎去世,那一份自辩书通传于朝,范党只恨不得学那乌龟,把头先缩起来,更是不可能名目张胆给自己定差遣。

    如果当日娶亲,不要那样仓促就好了!
欢迎您阅读须弥普普所写的小说娇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