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术 第四百一十九章 遗表

作者:须弥普普 类别:玄幻小说
    杨奎乃是宿将,几十年来南征北战,战功累累,打过交趾,平过北蛮,无论哪一处出了事,只要他在,赵芮夜间便能安寝。

    自延州回来后,杨奎的身体就一直不太好,时常告假,最近更是连着好长一段时日不曾上朝了,为此,赵芮还亲自去探视过一回,又每三日一次,命御医带着药材前去诊治。

    当时御医回来回话,说杨平章身上问题最严重的是双膝、脚踝,因患风湿,几乎不能行路,除此之外,“自腠理至骨髓,外有伤,内有病,近无一康健处”。

    说白了,是多年行军打仗落下来的毛病。

    甚至不用细问,单听御医简单说一回病情,赵芮便能猜出几处大伤自何来。

    杨奎年轻时用兵勇武,性喜身先士卒,从来都是头一个出阵的。

    那背部的旧伤应是打河湟藩部,肩膀的箭伤是擒反贼时落下的,还有更多,可能杨奎自己都不记得是哪一场仗落下来的毛病了。

    后来他身居将帅之位,自然不能再像从前一般以身犯险,只是先有广源、交趾犯边,再有延州被屠,南边瘴疠之地,潮湿之所,杨奎带兵前去平叛,兵士倒大都是荆湖、广南人,不太要紧,他一个北人,水土不服实是正常,数年下来,已是埋下了风湿的病根。

    再打后去得延州,风干地冷,黄沙遍天,气候也并非怡人。

    既是打仗,哪里又有那样多条件好挑。

    而今好容易回得来,许是全身为之一松,从前硬压下去的病便冒了头。

    赵芮听得御医回话,亲自下了手谕,其中多有安抚之语,只叫杨奎好生休养,本以为养个一两年,总该有所起色。

    前几日,领了圣谕去杨府探视的朱保石,还上折说平章已能进食米饭两碗,精神也好了许多,听得天子派人垂询,他感激涕零,自云一旦病情有所缓和,便会回朝。

    谁料到,缓和到今日,竟是这样一个结果。

    一日之内,居然走了两位肱骨重臣,这两个接连的噩耗,连个缓冲的空隙都没有给赵芮留下,直接把他砸得头晕目眩。

    赵芮的高烧才退,暑温也还拖着个尾巴,昨日好容易才通得的鼻子,此时竟是立刻又堵上了,叫他连呼吸都不能,只好张大了嘴,用口喉来通气。

    他正要把那奏表合上,却不想手一抖,竟把下头另一份奏章给落了开来原来除却杨家的上表,杨奎的遗表也放在后头。

    与孙密的遗表有相同,也有不同,杨奎这一份,举荐了族中、家中子弟四五人,却大多都是闲职,另又特意点了几个名字,又在后头写了籍贯,请天子赐官。

    这一份遗表想来是杨奎弥留之际才写就的,字迹甚是潦草,缺字少划,想到哪一处,便写到哪一处,并没有什么太清晰的逻辑可言,自然也没有解释这几个人的来历。

    赵芮眯着眼睛看了一会。

    一个名字都不识得。

    他用嘴巴深深地吸了口气,用手指点着遗表上头那几个名字,吩咐立在一旁的郑莱道:“去看看这几个人是谁。”

    郑莱连忙上得前来,认真记了一遍,很快领命而去。

    赵芮低下头,继续看着手中的遗表。

    殿内的重臣们一个都没有开口,俱是看向了站在列前与列中的几个人。

    孙密不在,政事堂中黄昭亮立于首位,打他往后数,第四个是面无表情的范尧臣,再往后一个,是才丁忧回朝,就任回了参知政事的孙卞。

    三人都没有任何反应。

    范尧臣更是将头微微侧开。

    这个时候,他一句话都不能说。

    无论说什么,都容易叫人误会。

    范党同杨奎针锋相对了许多年,但是一直以来,都是他这边占上风的时候多。

    杨奎毕竟常年在外领兵,许多时候,便是有办法,也未必能来得及应对。

    然而撇却政见,撇开朝堂上的明争暗斗,对于杨奎本人,无论是人品还是能力,范尧臣都是认同的。

    不过这话此时说来,已经没有什么意义。

    人已经走了。

    原本如果不出意外,接下来接手杨党的,应当是陈灏。只是对方如今正在南征,想来应当无暇他顾。

    如今朝堂当中还有黄昭亮同孙卞,孙密走了,杨奎也走了,不晓得天子会怎么安排……

    不过不管如何安排,想要扶起另一派来同自己相抗,必然不是短时间能办到的。得了这一回喘息的机会,自家应当能趁势好好整一整手里的人与事了。

    心中盘算着朝堂局势的范尧臣,并没有抬头,自然也就瞧不见上头天子的面色。

    赵芮脸上的表情有些难看,手正微微打着颤。

    杨奎的这一封遗表应当是仓促中写就的,是以有些混乱,在给几个不知来历的人请了官之后,他没有像孙密一般举荐人才,也没有评价麾下将士,却是夹了一份奏文在后头,那奏文当中逐个分析了大晋那些个不安分邻国的国力、情况,并此时军中积弊所在。

    后头这一份奏文的字迹整齐,只在力道上有几分弱,墨痕也或深或浅,想来是杨奎平日病中陆续所书。

    赵芮草草过了一遍,虽是囫囵吞枣,却已是认同不已。

    没有人能比戎马一生的杨奎更明白大晋同外敌的兵力对比,也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军中的弊端,这一份奏文并没有用什么文采,写得十分朴实,然而却把重点全部都点了出来。

    孙密、杨奎本就是大晋的砥柱之臣,他们不但有如此的见识,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也都不忘社稷安危,让赵芮一面看着,一面有些喘不上气来。

    他心中着实难过极了。

    两个老臣都死在任上,并没有一个享过致仕后的清福,还俱都是病死,说一声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也当得起。

    新进的官员中,又有哪一个比得上他们?

    赵芮抬起头,扫了一眼下头的众人,复又收回了目光。

    还是莫要再想这些了。

    他把那奏文继续往后翻。

    按道理,其后的内容便应当是谢恩了,可出乎赵芮意料的是,手中纸张依旧还有不薄的一叠。

    是长长的自辩书。
欢迎您阅读须弥普普所写的小说娇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