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术 第四百一十六章 糕点

作者:须弥普普 类别:玄幻小说
    亲们真哒别订啦,这章是铺垫章节,明天再看吧:),还有半天就限免啦,大家元旦快乐=3=

    ***

    李程韦这一厢巧舌如簧,嘴里飞出的唾沫星子几乎都要把自己从头到脚洗了一遍,洗得那养尊处优、白白嫩嫩的皮都要皱了,自觉便是古时的张仪苏秦之辩,也不过如此。

    他正在卖力自辩,坐在上座的那一位中年男子听了半日,全不过心,并不做理会,只皱着眉头开口道:“此事谁是谁非,先搁在一旁,那智信我本另有用处,此时却是意外去得广南,你要如何收拾这首尾?”

    男子喜怒俱形于色,说出这一番话,语气之中,全是寒意,听得李程韦心中一凛。

    如何收拾?

    而今只有两个办法,一是令那智信尽快自广南脱身归来,可去广南乃是天子钦点,对方身上背着朝廷之命,只要一日战事不休,叛乱未平,他人就不可能抽身。

    二是找一个与智信一般名声的出来抵用,可无论是和尚也好,道士也好,一时半会,又哪里寻得出来!

    智信出名,除却他自己果真有两分本事,也离不开后头诸多人长时间的运作,没有漫长而细致的铺垫,突然之间声名鹊起的人说出口的话,太容易招人警觉了。

    眼下两条路都是行不通的。

    李程韦一时不敢开口应承。

    雅间里顿时安静得落针可闻。

    他心知不好,只得勉强道:“小人这便去寻一寻,看看京中有没有哪一位大和尚是合适的,届时再请三官人定夺。”

    ……

    ……

    一送走“三官人”,门才堪堪关上,李程韦的脸登时就沉了下来。

    只是短短的一回见面,对方随口几句话,他就被割走了八十万贯钱财,身上又背了三四件不好办的差事。

    怨不得坊间都说赵家人小气。

    别人最多又要马儿跑,又不让马吃草。这一位主,却是又要让马儿跑得快,还要让马儿回了槽,日日给他挤奶吃。

    出钱不打紧,舍不得孩子套不得狼,自家当日既有本事能挣得下这份家业,也敢去攀龙身,早有拿出半数身家来成事的打算。

    可如今,却不是掏钱就能解决问题的时候了。

    赵家惯来不禁人言,事涉天家的传闻,哪怕把天子的裤裆都扒下来了,只要是私下咬耳朵,不管是夜间一龙二凤也好,娘娘拈酸吃醋也好,太后偏心也好,大家说得再津津有味,都不会有人去管。

    可一旦暗暗影射了大统之位,这话,便没有人敢随意乱传了。

    如果合适的人选这样容易找,当日他们又何苦辛辛苦苦栽培起一个智信!

    若是人选不得当,等到对方一个告发,三官人自是无事,自己却要吃不了兜着走!

    他跟着这一位,是为了将来成事之后的好处,却不是为了早早便把自己给栽进去。

    李程韦面色阴沉地坐在位子上,满桌的佳肴,连动都未曾被动过,有冰镇着,越发显得李子青绿,葡萄红紫,还有那等海棠果,红中带着黄,引得人垂涎欲滴。

    然而他却是半点吃的心思都没有。

    究竟最近这是犯了什么太岁,哪一处都不顺利!智信的事情不安稳,杜檀之那边也不遂心,虽说在三官人面前是糊弄过去了,可后头还有不能见天日的要紧事,便像灶台下头埋着火药一般,稍微不注意,就要把人给炸死。

    一旦给翻出来,自己也不用再去想飞黄腾达,平步青云了,还不如好好想一想哪种死法更舒服!

    马三那边还是不能松懈,必须得要紧紧盯着才行。

    一面想着,李程韦一面安慰自己。

    只盼那杜檀之只一心想要立大功,去翻那大案、要案、刑案,莫要没事找事,去弄那些个毫无作用的户曹司宗卷。

    ***

    且不说这一厢李程韦坐在张家园子的雅间里头,半日没有出来,另一厢,那中年男子出了门,跨上马,在几个侍从的簇拥下抄一条小路,绕了一圈,才从潘楼街拐进了东华门,而后赶在宫门关闭前入了宫。

    他回到自己的宫殿之中,刚换好衣衫,便有侍从捧着一个食盒进得来,将那食盒打开,把里头的东西一一禀了一遍。

    中年男子随手指了一个黄门,对方立时走上前去,将那食盒从侍从手中接了过来。

    换好衣衫,他看了看时辰,迈步出了殿,径直去了保慈宫。

    行到门口,稍等了片刻,待得仪门官尖着嗓子请了一回,他才带着那小黄门进了殿内。

    此刻已经过了亥时,外头黑沉沉的一片,天上虽然挂着半弯月亮,又兼繁星点点,却照不亮天地。

    保慈宫中正燃着几根大烛,映得殿中亮如白昼。

    宫中的大烛习惯在造的时候混入香料,此时随着烛泪一滴一滴往下流,安息香浅浅淡淡的味道也四散开来。

    殿中的这一位主人不爱熏香,嫌香味冲鼻,可她毕竟年纪大了,睡眠浅,又不愿喝药,便让人把安息香混进蜡烛当中,点的时候顺着烧上那么一点,也算是帮着安眠了。

    眼下,保慈宫的主人张太后,也是当今天底下身份最高的女子,正端坐在桌前,看着手中的书册。

    她已经过了花甲之年,长相合乎年龄,脸上的皱纹也不鲜见,乍看上去,同寻常老太太也没有什么区别,慈眉善目的,只是眼神锐利,无论看向谁,都好似要将那人看透一般。

    除此之外,她的两条眉毛也比寻常人要浓黑,衬着那一双眼睛,叫人一看就知道,这不是一个好糊弄的。

    张太后听得脚步声,过了几息功夫才抬起头来,见得人,便看了看旁边伺候的黄门,吩咐道:“给三哥看个座。”

    椅子很快搬了过来。

    那中年男子先上前行了礼,又让身边的小黄门把那食盒递给了张太后跟前伺候的宦官,笑道:“上回圣人吃得田家铺子里头的栗糕同牡丹饼,说是极新鲜,儿子今日出得宫去,便特给您带了一盒回来。”

    他正要介绍食盒里头有些什么糕点,忽见一个小黄门匆匆进得来,禀道:“圣人,陛下来给您问安。”
欢迎您阅读须弥普普所写的小说娇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