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术 第四百零八章 礼物

作者:须弥普普 类别:玄幻小说
    此时百姓多爱养狗,却是为了守更,而京城府第中的贵人们,也常养些狗狗猫猫的,闲时作为消遣。

    顾延章从前就听说过,后宫之中,张太后同杨皇后都爱养猫。济王赵曾经在前者寿诞之时,送过一只长毛,色白黄的狮猫,那猫儿不能捕鼠,却是姿容妩媚,叫声酥嗲,极得太后贵爱。

    有一回那狮猫走失了,宫中遍寻不得,还劳动京都府衙帮忙在坊市间找寻,后来闹得大了,被御史台接连奏本大参特参,将天子骂成狗,后来倒是又在宫中找回来了。

    贵族中人,养猫养狗、养鱼养马的都很多。

    然而养鸟的……

    也不是没有,却一般都是鹦鹉、八哥,要其能口吐人言,才能物以稀为贵。

    从潭州到京城,哪怕是马不停蹄,也要走上大半个月,此时盛夏,两只鸟儿跟着车马长途跋涉,光是途中要耗费的人力精力,都不在少数,若是只为了送普通的动物,倒还不如直接在京城里头买。

    除非这两只胖鸟能说人语……

    可无论是鹦鹉还是八哥,之所以能说话,鸟喙几乎都要比寻常鸟儿更长更大,才装得下灵巧的舌头。像眼前这一只一般,鸟喙小小的,拿一粒松子仁放在旁边,好似都要比它们的嘴尖大,这般的鸟儿,能说话吗?

    还是说,这其实是做一个“青鸟殷勤为探看”的意思在里头?

    这般想着,顾延章瞥了一眼张定崖,又把心中这个念头给推翻了。

    且不说定崖兄有没有这个心思,凭他这个武脑子,应当还想不到这样的典故上头……

    张定崖却是浑然不觉,只指着那两只上蹿下跳的胖鸟,乐呵呵问道:“好不好看?买的时候那店主人家就说,这东西圆球似的,顶顶讨人喜欢,无论是姑娘家也好,妇人家也好,没有不爱的,摆在家里头,逗弄一下,也能做个消遣,虽然不会说话,却比那鹦哥还要有意思!”

    又蹲下身子,去撩那鸟,笑着道:“妹妹在京中一个人,甚是孤单,倒不如有两只鸟儿陪着,叽叽喳喳的,也怪有趣的。”

    顾延章这才认真打量起面前的两只鸟儿来。

    毛绒绒的,两只小眼珠子黑漆漆的,正扑扇着翅膀歪着脑袋往外头看,左张有望的,看起来活泼异常。

    “店家说,这鸟儿在他家里头豢养了好几代,全不怕人,也爱干净。”

    张定崖唯恐自家寻的礼不受这个兄弟待见,又急急地解释道。

    顾延章只得又凑得近了研究一回。

    这样来看,单论长相,确实是怪可爱的。

    长着这样一张脸,又有这样的神态,纵然不会说话,好像也不是很要紧的事情了。

    只是有没有意思……还得清菱说了才算……

    至于清菱……才不会被这些东西的表象所迷惑!

    心中泛着酸味的顾延章,早忘了曾经自己送的白肚黑螃蟹,比起这两只鸟儿不晓得逊色了多少倍,若是单论给姑娘家送礼的功底,顾、张两位,其实着实是一对兄弟,两人半斤八两,谁也没本事笑话谁。

    ***

    虽然心中含酸,顾延章还是把张定崖送的两只白黑相间的小胖鸟同着自己的家书一并往京城送了,少不得在信中解释几句那鸟儿的来历,又问“喜不喜欢”,再问家中那一位,自己当否给她添几只狮猫、狮犬,或是漂亮的鱼儿养来玩。

    等到土仪、家书、鸟儿等物一一送了出去,此处大军终于整顿完毕,三千保安军作为先锋,另有潭州厢军充当主力,拔营而起,直奔广源州去了。

    这一回的平叛并不像原本预计的那样简单。

    吉州说是乱民造反,其实本质上乃是广信军中被裁的兵士揭竿,他们若是留在吉州、抚州二地,本就是从小生于斯地、长于斯地,一旦朝中带兵杀到,里头都是从前乡里旧识,总归不好肆意妄为。

    两州原本清净,虽然不如京畿大州繁华,却也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挨了一年多的天灾,朝中的救济从未断绝过,更兼顾延章在赣州抚流民,更是让乡民返乡之后,各自也有了些余钱去讨生活。

    这一番叛军揭竿,其实当真数起来,并不是很能说服百姓,倒要被父老乡亲劝,毕竟刀枪不长眼,寻常人,谁又愿意打仗呢?

    有了这些前提,官军劝起降来,也容易许多。

    也是因着这个,原本陈灏并不是特别紧张,反倒胸有成竹,认定只要三千保安军在手,只要派得一二将领进城劝降,也许都不用怎么打,便能把叛平下来。

    然而形势却是变得很快,乱民竟是舍了本州,径直朝着广南而去。

    此时所有情报都是隔山隔水而来,其中底细,暂未知晓,只他们若是当真取了广源州,一则广信军本就在那一处驻守了许多年,熟悉当地环境,二则该地盛产金矿,若是占了地方,往东又是贺州、往北是邕州、宜州,兵械充足,粮食也够,驻守上十年八年的,一个不好,还能躲进深山里头。

    而更麻烦的是,一搅和进了广源州,说不得便会引起交趾触动。

    大晋同交趾这几年一直摩擦不断,碍于北蛮那一厢的事情,朝中并无力气同它计较,可若是有了吉州这一支知己知彼的生力军在,单纯叫交趾借来生事已是麻烦,到得最后,若是被裁晋兵投了交趾,就是天大的笑话了。

    且不说这一厢陈灏、张定崖领着南征平叛之军日夜兼程,又有顾延章居中转运,大军三程并一程,自湘水转灵渠,转眼已是到了广西。而京城之中的季清菱,依旧是半点不知道,旬月之后,会有两只白毛鸟儿带着“张大哥”的心意而来。

    她此时正在杜家同侍疾的柳沐禾说话。

    杜老太太并不蠢,相反,她是个极为精明的老太太,能计会算,带着十分乡人的狡黠。

    她为杜檀之、为杜家计算的时候锱铢必较,一丝一毫也不愿意放过。

    不管是李家的那七万贯的脂粉钱、天波门左近的院子、滑县的五十顷地、李家那一个妇人给自己二儿子续的香火,还是柳沐禾家的大儒背景,漫天人脉,她都不舍得丢掉。
欢迎您阅读须弥普普所写的小说娇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