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术 第四百零七章 夜谈

作者:须弥普普 类别:玄幻小说
    顾延章原本还以为自己至少要在学士院中待上三四个月,是以并不忙着找幕僚,谁晓得一夕之间,风云变幻,此时再来细细挑选,却是来不及了。

    他只能请柳伯山帮忙从自荐的良山书院学子中寻了几个,此时尽数带了过来,又有原本赣州城中的吏员黄老二,原名叫做黄二觉的,自请弃了了吏身举家来投。

    顾延章用他用得顺手,便尽数收下了,此番一齐带来南征。

    黄二觉虽然相对老实听话,可到底是多年胥吏出身,做事周到却又透着三分狡猾,顾延章便把几个良山书院出身的学子交给他带。

    回到驿站的时候,黄二觉已在里头等候,将白日里头做的事情一一回禀之后,他也不耽搁顾延章休息,很快告退了。

    趁着还未到得广南西路,晚间居然剩了点时间,顾延章脑子一连绷紧了大半个月,终于得松了这一点子空隙,忙坐了下来,忙里偷闲,提起笔来打算给季清菱写封平安信。

    他知道家中那一位素来好奇心重,便把军中稀罕事情,沿途所见,大行小事,但凡是有些意思的,全数都写了下来,因是想到哪里就写到哪里,短短小半个时辰,便有了五大页纸。

    到得后头,少不得又添了些情话上去。

    他闲话写得快,写情话却是写得极慢,总觉得写这一句不够好,写那一句又味道太淡,半个小时过去了,半张纸都没填满,只一句话就推敲了半日,嘴边却尽是笑,连觉都不想睡了,只想给家里的人好好琢磨写情书。

    正写得起劲,忽听外头一阵敲门声,有人隔着门唤道:“延章睡了未曾?”

    顾延章此时脑子里头都是情话,压根没有怎么听到,倒是一旁松节提醒道:“官人,好似是张都监的声音。”

    松节一面说,一面去应门。

    才把两扇门拉开,果然从外头闪进来一个人影,满脸是笑地边往里头走,边道:“我顺路打这边过,见你房中灯还亮着,想着当是还未睡,便来看一看,同你说说话!”

    来人的一张俊脸上满是笑容,步子跨得极大,说话之间,已经走得近了。

    他话语之中透着高兴,此时已是半夜,却是全无一丝疲倦之态,欢欣雀跃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家伙才打了鸡血。

    果然是张定崖。

    顾延章见得他,且惊且喜,忙把笔放下了,站起身来迎上去,问道:“你今日竟不用点兵?潭州城中厢军可是整好了?过两日便要出发,来不来得及的?”

    张定崖哈哈一笑,道:“也不看是谁在整,既是我亲身出马,自是不在话下!”

    他说完这话,转头对着站在门口的亲兵吩咐道:“我同顾勾院还有话要说,你先回去休息罢。”

    那亲兵踌躇了一刻,心中有话,却又不好当着外人的面问,只拿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张定崖,里头写满了话

    哪里是顺路往这边过,顾勾院在东边,您的屋子却是在西边,说是南辕北辙也不为过,怎的在您口中就变成“顺路打这边过”啦?

    都监,您说有话要同顾勾院说,叫我回屋休息,可如今更鼓早已敲过三更了,这般晚,你们要说些什么话?白日里头便不能说吗?

    况且再一说,您叫我回去休息,究竟是怎么个休息法啊?我回得去,是该在外屋守着门等您回来,还是直接回屋去睡?

    到底要不要给您留门呐?!

    只可惜亲兵的眼睛再会说话,哪怕里头盛了一份万言书,也禁不住张都监连头都不回。

    张定崖好容易找到机会来同顾延章坐一坐,只觉得时间紧得很,多少话来不及往外倒,哪里还有功夫腾给后头的小兵,自然是任由那一双带着困惑,又带着一星子没擦干净的眼屎的眼睛望穿了“秋水”,也不做理会。

    那亲兵等了好一会,却是叫又不好叫,眼见旁边松节已是站在门边等着关门了,只得三步一回头地走得出去,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

    ***

    且不说那一个小兵困得泪水迷眼,回得屋中,因心中忐忑,只得卷了铺盖在外屋地上睡,也不敢把门锁了,提心吊胆了一夜。这一厢顾延章同张定崖留在房中,你一言我一语,撩起了谈兴,简直是半分睡意都没有了。

    两人一别经年,虽然当中偶有书信往来,究竟不是很方便,哪里比得了此番当面侃侃而谈。

    顾、张二人皆是出众,自上回在京城相见,之后各有际遇,如今均是青云之上,一个是军中顶顶年轻的都监,一个是朝中声名鹊起的新进能臣,各自将自己经历道来,哪怕简之又简,也能说上一日一夜都不带停的。

    因得了吩咐,几个侍从早自去睡了,剩下两人坐在桌边说了半夜话,眼见天边已是转鱼肚白了,顾延章才醒了起来,忙问道:“定崖兄莫不是明日还要去校场点兵?一时说得兴起,竟是忘了时辰,可是熬得住?”

    张定崖年纪轻,本钱好,只不当一回事,笑呵呵地道:“眯一会便罢了,若是来不及,擦把脸也挨得住。”

    说到这一处,他似想起来什么似的,犹豫了一会,方才问道:“延章此回来,妹妹可是留在家中?”

    他称呼季清菱,连姓都不带,倒是一副把自己当真做了亲哥哥的架势。

    顾延章同他相处日久,知道其人性格,倒是不像从前那样防备,此事听得问,想到季清菱,面上也忍不住带出笑意来,道:“广南气候不好,又是阵前,实是不好带她来,她自留在京城,我托了师娘帮着照看,也便宜些。”

    张定崖便喃喃道:“究竟一个人在家里头,少不得有些无趣……”

    他嘀咕了这一句,又抬头望了望顾延章,酝酿了半日,方才问道:“延章到得潭州,要不要往家里头送些土仪、书信回去,也当报个平安?”

    说完这话,也不待对方回话,复又扭捏道:“若是要送信回去,不若也帮我带得点东西给妹妹罢?”

    一面说,一面走去外间,把门边的一件东西提了过来。

    顾延章这才发觉,对方进门时竟是带了一个笼子,因那笼子不大,上头还盖了薄布,塞在一旁,他也没能发觉。

    此时笼子上头的薄布一撩开,里头两只胖得球一般的鸟儿便“叽叽叽”地上蹿下跳起来,通体白色的毛,翅膀跟脑袋后头带着一撮黑色,绿豆般大小的黑眼正昂起来看着自己。??

    定崖兄这是……给清菱……千里送鸟雀?礼轻……情意重?
欢迎您阅读须弥普普所写的小说娇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