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术 第四百零六章 重逢

作者:须弥普普 类别:玄幻小说
    见得来人,陈灏面露惊喜之色,上前几步伸出手去,用力拍着对方的肩膀,大笑道:“好小子,你倒是来得快!”

    一面又转头对着顾延章引荐道:“这是保安军兵马都监,姓张,唤作张定崖,乃是百年一遇的少年虎将。”

    顾延章笑着颔首,行了一礼。

    陈灏很是器重张定崖,觉得其人虽然年龄不大,于经验上未必比得上那等在军中历练日久的老军士,但却是难得的将才,无论作为领军也好,当做前锋也好,都十分出色。

    而顾延章更不用说,是他极为信重的转运之才,稳定后方必不可少。

    今次南征,他是将两人视为自己的左膀右臂的,是以见顾延章这般反应,又补道:“从前试射殿廷,旁人都是一发一中,独他一发三箭,箭箭得中靶心,考校得了异等,在延州阵前更是屡立奇功,还亲手擒过细封氏中大将,同你当初射杀那野利氏的将军,相辉相映。”

    “节度……”张定崖听得陈灏这般夸奖,平日里还不觉得,此刻当得自家这个兄弟的面,竟是难得的脸面有些红了起来,道,“您还是莫要再夸了,再夸下去,牛皮都要吹破了……”

    陈灏哈哈大笑,道:“据实而言,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原本他同顾延章说着广源州的军情,堂中气氛略有些紧,此番张定崖同几名将士一进得来,倒是立时松了下来。

    张定崖道:“节度有所不知,末将同延章乃是旧识,您在旁人面前吹两句不要紧,当着他的面,叫我把脸往哪搁。”

    陈灏一怔,转头望向顾延章。

    当日在朝中议事的时候,因顾延章也曾在保安军中任职,他便就领军人选询问过对方意见,名单之中,自然是有张定崖。

    然而顾延章却未做出什么建议,只单纯论了几句诸人履历而已。

    “定计遣将乃是节度之权,延章职在后方,岂可擅言,又因旧有情谊,难免有所偏颇,更是不好多言。”顾延章笑着答道。

    陈灏摇了摇头,道:“你也太小心了,何至于此!”

    然而口中这样说,转过身,他却是暗暗点头。

    从前在延州阵前,这顾五还只是被陷害的一个小小役夫而已,然而得借调到保安军中的时候,便是这个性子。

    上边交代下去的事情,寻常人多数先喊一通难,无论能不能做到,早把借口找好,也好有个退路。

    转运司里头,粮秣运转也好,辎重调度也好,能做到五分六分已是勉强,能办七分八分的,便要拿来邀功,独他一个,事前从不道难,事后又总能给人惊喜。

    这个不多言,不争功,只拿结果来说话的性子,让陈灏印象极为深刻。他当时极力想要把人拉到麾下,后来未能成功,总有些遗憾。

    这一回天子点他平叛,他立时就举荐了顾延章作为后方转运。

    原还想着,此时的顾五不同往日,有状元之名打底,又在赣州立有大功,听说才去得学士院短短时日,便被权知大理寺少卿的董希颜看上了,想要抢去大理寺,想来一路顺风顺水,青云直上,性子多少会有些变化,却未料得,竟是依旧同从前一般。

    不过也正是因为其人能宠辱不惊,秉持本心,才能一路得人信重罢。

    这个浅浅的念头在脑中一闪而过,陈灏也未有深究,他随口问了几句顾、张二人往日交集,便命众人坐得下来,商议起广源州的军情来。

    如果一应顺利,像从前那般去抚州、吉州平叛,只要保安军的三千兵马做主力,再加上附近州县的厢军,便已经足够了。张定崖已是整顿好兵士,稍事休息便能出发,很是方便。

    可如今是要去广源州,少不得要重新整调荆州、潭州兵力。

    等到天色已经全黑,陈灏才将各人负责的事项全数分派下去。

    潭州知州与通判早已在堂中设了宴席,众人草草吃了一顿饭,各去办事不提。

    顾延章的差遣乃是随军转运,与陈灏一般,都有着便宜行事之权。

    他从前只是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役夫时,被借调在保安军中,都能借力使力,协助周青做好军中运转之事,更何况到得如今,早有了几年的历练,更在赣州掌过十数万流民的安抚、数万壮丁的修渠之事。

    短短两三日功夫,顾延章便把自己份内的事情全数打理好了,还能腾出手来,帮着潭州整理了一遍转运流程,以备日后所需。

    这日夜晚,与陈灏禀过手里事务的进度之后,他回了驿站之中。

    顾延章这一次出发得甚是仓促,连幕僚都来不及好好寻。

    他原本手下的三个人,王庐早已靠着流民抚济法的撰写之功,得荐外出为官,另一个许明,早借着上一回面圣之机,并在京城之外协抚流民的功劳,入了京都府衙当差。

    剩下一个孙霖,本身家中便有些能耐,有了福寿渠的功绩在身,他早早便入了官,如今正告了假闭门在家准备锁厅试。

    孙霖本身才学很是一般,想要考过发解试,几乎没有太大的可能,可若是要考专为有官人设置的锁厅试,就容易太多了。

    三个幕僚,短短一年多的功夫,各自都得了官,还俱都有了不错的差遣,这让多少两年前便中了进士,如今还在候缺的选人眼红不已。

    然而作为他们的举主,顾延章虽然替三人高兴,却也有些无奈。

    寻常官人的幕僚,哪怕是跟着高官,至少也要跟着七八年之后,才一个个逐渐得官,像许明三人一般,不到两年,便全数有了官身的,不说绝后,也算得上空前了。

    本以为一时之间,他竟是落到手头无人可用的地步。

    也是赣州的功绩太足,顾延章到底资历浅薄,不能大肆封赏,便把功劳都往下分。这样的举动,便成就了如今令旁人瞠目结舌的结果。

    有了许明三人作为示例,这一回南下广源州,纵然知道去的地方是广南,也依旧有无数学子前赴后继,趋之若鹜,无他,为功劳,为官身耳。
欢迎您阅读须弥普普所写的小说娇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