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术 第四百零三章 忧虑

作者:须弥普普 类别:玄幻小说
    李程韦再不敢往下细思,心中盘算了半日一会要怎的同那一位解释,左思右想,还是找不到合适的借口,只得转身去了内院。

    李家的儿子只有几个,女儿倒是很多,除却正妻生的三个女儿,小妾、通房、美姬,哪怕是府中的丫头,外头养的外室,都各有所出,认真数起来,加上没有入家谱的,恐怕两个手掌加上两个脚掌都不够算。

    寻常人养不起女儿,就怕要出嫁的时候,掏不出足够的嫁妆,李家却没有这个担忧。

    事实上,李程韦只恨不得再多生几个女儿。

    他有的是钱,只是缺权势,再没有比嫁女儿更好的拉拢办法了。三年一回放榜,榜下捉婿,李家捉不到一甲二甲,三甲却是很容易的,几千贯砸下去,再多添点奁田,不愁不把那些个寒门出身的穷书生砸得眼晕。

    只要这般继续下去,用不得多少年,家里头做官的女婿多了,十个里头出不得一个爬得上去的,三十个里头总能出一个了罢?

    对着能用的人,李程韦从来不吝啬银子。

    然而有时候总难免会看走眼。

    便似当初正妻生的小女儿择婿的时候,他先是挑了个寒门出身的士子榜前约婿,谁晓得对方名落孙山。

    既然考不中,自然是不能再做亲,按着从前的约定,亲事便不做事了,他重新取了一个当科进士,那人看着有几分聪明,长得好,说话也漂亮,看着是个能来事的。为了同其余几个人争这一个材料好的,他硬生生一万贯甩了出去,又给小女儿陪了三顷上好的水田,才将将拿下。

    谁晓得那人十分蠢,一个县令做了四五年,数次考功,居然都只能得了中下,想使银子帮着运作都运作不动。

    单不会做官,爬不上去就算了,竟是连贪都贪得不好,哪里能伸手,哪里不能伸手都不晓得,费了大力,才能捞到一点银钱,还被转运司下去查账的人给查了出来。

    这样的人,注定是没有出息的。

    李家养的女儿个个都有用处,更毋论萍娘还是他花了大价钱给堆出来的,怎么能浪费在这种人身上,是以李程韦很快做主,给了对方点银钱,两边和离了。

    倒是上一科没有考中的、榜前约婿的杜檀之,竟不多久就高中了,还一路平步青云,眼看就要大放光华,还娶了大儒的女儿做妻。

    这还罢了,杜檀之转眼就要升任的那一个位子,大理寺评事,一则能司法审案,二则协管大理寺中奏章事务,若是抓稳了这样一个人,从前李程韦犯下的那些事情,便不用太过担忧,而对于他上头那一位,几乎就能管中窥豹,得知大理寺中相应动静,也是十分重要。

    一刻钟之后,李程韦到了女儿房中。

    李萍娘正在练琴。

    见得李程韦过来,她连忙停了手,起身上前相迎。

    对着自己这个才貌俱佳、技艺双绝的女儿,只要不是遇上利益攸关的事情,李程韦惯来都偏疼几分,然而今次他的脸却是好看不起来,径直问道:“上回你去大佛寺,事情办得如何了?你同那柳氏搭上了未曾,她又是个什么态度?”

    能在那样多儿女当中最得宠,李萍娘自然是个聪明的,她一见李程韦的表情,就晓得此事不好,只得勉强答道:“只来得及说了两句话,就被与她同行那一个给打断了。”

    又把当日的场景复述了一遍。

    若不是今次的事情太过棘手,李程韦压根不会亲自来过问,然而此时问得清楚之后,他却觉得更是棘手了。

    上头人并不会管下头人用什么办法来做事,也不会管这事情究竟有多难,只会觉得,我既是交代给你了,你就要办好。

    如今的情况就是,他不但没有按进度办好,还给搞砸了,甚至还把智信也拖下了水。

    顾不得再多问,生怕这一回禀话禀得迟了,就要遭殃,李程韦急急出了门,只带了一个亲信,去了太和坊。

    ***

    崇政殿中,赵芮正在批阅奏章,他一面翻折子,一面咳嗽,看了半日,一本折子都没有看完。

    郑莱立在后头,听得有些心慌,连忙上前道:“陛下,不若再宣御医来看看罢?”

    赵芮摇了摇头。

    下午才宣过了,药也吃了,只是不顶用。

    都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可这个丝,实在抽得有些久。

    自从冬转春,他就开始犯了伤寒,后来渐渐好了,这咳嗽的毛病却是一直没有痊愈,小半年了,拖着拖着,反倒是越发地厉害了。

    前一阵子吉州、抚州叛乱,交趾那边又有动静,他心中甚是着急,连着熬了好几回夜,晚上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连觉都睡不好,好容易昨日见得陈灏他们南下了,心中才松了一口气,又得知儿子赵署生病的消息。

    赵芮一直子嗣艰难,难得养活了这一个,却是同做爹的一般身体弱,纵然着急,他也没办法,只能嘱咐御医时时去看着。

    赵署身体不好,不单他着急,杨皇后更是着急。

    虽然不是自己亲生的儿子,好歹还是赵芮的儿子,名义上也是她的儿子,只要将来登了基,她便是太后,虽说未必能真得到孝顺,日子勉强也能过下去。

    可若是赵芮没有了子嗣,她的日子就难过了。

    过继过来的儿子,心里头多半还是向着亲生父母,想想从前的哲宗皇帝就知道了,那时候哲宗还活着呢,钦宗皇帝便要给自己的亲生父母大赐封号,哲宗同其时的太后在后宫里抱头痛哭,却又无可奈何。

    而如果最终没有过继,而是择了其余藩王继位,那杨皇后的日子就更难过了。

    是以如今赵署生了病,杨皇后也不敢掉以轻心,只把儿子挪到自己宫中,亲自着人照管。

    赵芮咳了半日,想到儿子,手上的奏章一时也看不下去了,便起驾去了仁明宫。

    杨皇后刚看着赵署吃了药,等他睡了,自己还未来得及用膳,便听说天子来了。

    她连忙迎了出去,正要行礼,却被赵芮给拦住了,只听他问道:“可是好些了?”

    杨皇后自然知道对方在问什么,心中一时有些心酸,却又只得道:“才吃了药,如今睡了,陛下可是要去看看?”

    赵芮换了鞋子才走进去,也不出声,只站在床边看了一会,见赵署虽然睡得不甚安稳,到底还是睡着了,终于松了口气,走得出来。
欢迎您阅读须弥普普所写的小说娇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