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术 第三百九十章 劝服

作者:须弥普普 类别:玄幻小说
    杜檀之越听越觉得不对,忙把事情前因后果都问了一遍。

    杜老太太自是添油加醋一通乱说,又瞪着眼睛道:“头年要娶这一个,我心中就打了个咯噔,照你说的,她祖父是给皇子讲学的大先生,如今还在教天子学问,这般厉害的人家,头一回成亲,怎的还和离了!原是生不得!”

    又道:“此刻倒好,祸害了原本那一家不算,又要来祸害我们家了!”

    杜檀之再听不下去,只得打断道:“祖母,莫要胡说,沐禾同王家和离,乃是另有原因,同她本人无关,她嫁进来这小一年,为人行事您还不晓得?挑不出一点错处,孝顺不说,桩桩都帮您想着,怎么能听得旁人几句诬陷之辞,便把原来的好都给抹杀了?”

    再道:“门房那一处与她无干,是我下的吩咐,不许外头那些个尼姑和尚随意出入。”

    杜檀之肃着脸道:“佛僧之事,岂能妄言,旁的人听一听也就罢了,可我官职特殊,并不好同这些人有来往,而今又要转官,许多人都盯着,将来被人参上一本,从前多少力气都白费了!”又道,“沐禾去找那智信和尚,也是糊涂!等回了府,我也要说她的!”

    他寻常说话恭顺,可怎么也是时时审案办差的官人,在京都府衙里头历练了数年,一旦板着脸,身上气势就出来了三分,此刻又拿自己差事来说话,语气甚是严肃,听得杜老太太有些惴惴不安。

    只她到底不清楚其中厉害,犹抱着几分侥幸之心,道:“那些个皇亲国戚也是一般地寻大和尚说话相面,却不见旁人去参……”

    杜檀之的脸色渐渐沉了下去,无奈地道:“祖母,他们是什么出身?我又是什么出身?他们身上都是些闲职,俸禄只是拿来做耍,惹出了事情,了不得过上三五年,便能重新起复,只要不闹出大乱子来,爵位不丢,自是能衣食无忧一辈子,若是身份碍眼了,还恨不得把名声污得难听些,免得叫皇家惦记着。”

    “我这一处,手上握的乃是实权,往日不说,是不想叫祖母忧心,此时却是再不能瞒着了。您可知晓,我这位子是何等危若累卵,我那上司,上回便是判错了一个家产案子,便要罚铜七斤,本就要转官了,却又再要磨勘三年,三年之后,还不晓得是个什景况。”

    “两年前大理寺中右治狱的官人,因是一个命案没有复查出对错来,叫陇州错斩了犯人,那州中从上到下十几人,已是泰半已是发配去了岭南,便是知州也被贬到了雷州,大理寺贬的贬,罚的罚,而今重新启用的只有两个,还都是家中背景厉害的找了人,饶是如此,还时时被御史揪出来弹劾……”

    杜老太太听得目瞪口呆,道:“没得这般要紧罢?又不是一心判错案的!”

    杜檀之便把自家的差事细细道了一遍。

    原来大晋于判案一道要求严苛,将诉讼分为极为细致的大类,不单对判案时限、刑狱方式,都有诸多的要求,对错案、谬案也有着相应惩罚举措。

    若是官员错判了案子,罚铜不说,还要展磨勘,转官也要受影响。不小心判错了多几个案子,简直生生能把人在一个位子上给拖死,闹得严重的,贬官、外放偏远州县也是常事,被流放军中的,也不是没有。

    范尧臣上任之后,认为光凭提点刑狱司的例行检查,同大理寺的疑狱奏谳,依旧不能保证从前的冤假错案全数得以纠正,便出了一个新令,鼓励新上任的司法官员们去翻查旧日案卷。

    政令一出台,提刑司、大理寺的新员们便似打了鸡血一般,把宗卷库的案子都要翻烂了,几年前的陈案也要找出来捋一捋。

    杜檀之自己便是判案的,少不得要被人盯着。

    “上回我一个案子出了毛病,幸好翻出来的是岳公大人往日的学生,见我有几分渊源,私下同我说了,才能想方设法遮掩过去,我这位子,外头看着风光,里边多少危险,走错一步,便是粉身碎骨,人人都只恐不够谨慎小心的,只想着如何持身正,哪有自己去找乱的!”

    杜檀之睁着眼睛说瞎话,把三分真里头掺进了七分假。

    翻案是真,大理寺来查案的人里有柳伯山的学生也是真,可他判的案子却不曾有什么毛病。

    然而想着顾延章当日所言,为着家中和睦,便是胡诌些话,也顾不得了。

    “您只叫我兼祧,又催着要通房、子嗣,却也不想想前头会怎的参我!柳家是个什么人家?老岳公做了几十年的先生,学子遍布天下,真要发一句话,说我背信弃义,难道还会有好果子吃?”

    “莫说那和尚是胡说,便是他不是胡说,我好歹也要等到十年八年过了,沐禾再无子嗣,才敢说纳小的事情。”

    心中算着数,杜檀之信口开河。

    儒臣一道,本就不信那等佛道之事,况且柳沐禾虽是第一胎没有留下来,可她坐小月子时,请的那些个名医,人人都说只要将养上一载,再行生育,便是半点不要紧的。

    今岁祖母已是六十有余了,过上十年八年,哪里还管得动,届时家中妻子有了子息,孙子孙女在她膝下承欢,自是什么二话都没有了。

    “至于兼祧之语,更是不用说了!”杜檀之低声道,“眼下天子还在位,过上十年二十年,谁晓得龙椅上坐着是哪一个,届时岳公大人便是妥妥的帝师,您叫我兼祧,还是兼祧个商户,是让我打他的脸吗?那个李家,家中买了几个偏枝远脉县主娶进门,家里头乌烟瘴气的,虽是有钱,俱是做的暴发户行径,从前没娶他家女儿,实是再好不过了。”

    又道:“我已是叫人去打听过了,听说那李家娘子同前头的夫家和离,正是因得她那丈夫去岁犯了事,如今已被罢官去职,眼下嫁妆早全数带了回府,那夫家什么也没落得!”
欢迎您阅读须弥普普所写的小说娇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