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术 第三百八十九章 点破

作者:须弥普普 类别:玄幻小说
    且不说这一头季清菱急匆匆回了家中,帮着顾延章打点一应外出事宜。另一头的柳府里头,柳林氏听得秋露将事情一一说来,却是又气又恼。

    柳林氏一气杜家老太太眼皮子浅,二气那和尚可恨,三却是气自己家里头养出的女儿家不争气,软得都要变成人人搓圆搓扁的面团了。

    她缓了片刻,等到心中平静下来,方才进了屋子。

    把里头守着的丫头婆子全数打发出去之后,柳林氏坐在了自家孙女面前。

    柳沐禾听几个老婆子开导了半日,却俱是些泛泛之语,正发着怔,脑子里头纷乱如麻,胸肋之处更是隐隐发疼,心中郁郁的。

    她自家一人坐着,半日一动不动,却忽然见面前托过来一个杯子,正要摇头推开,不去理会,那递杯子的手却是怎的也不肯收回去。

    柳沐禾抬起头,刚要说话,只见面前坐着一个人,眼睛微红地看着自己,不是自家祖母又是谁。

    见了柳林氏,柳沐禾口中翕合了好半晌,一声“祖母”却是怎样都喊不出来,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再控制不住,口中哽咽,连话也不会说了,直扑进柳林氏的怀里,眼泪无声地往下流。

    柳林氏就抚着她的背,轻声哄着,叫她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

    柳沐禾开始是无声地抽泣,到得后来,开始断断续续地哭,接着埋在柳林氏的胸前,哽咽道:“祖母,我……我是个不中用的,只……只会教家里头丢脸……”

    柳林氏待她哭得略缓过气来了,才拿帕子给她轻轻擦脸,道:“我家这样好看的女儿家,都哭成小花猫儿似的了。”又道,“祖母在这里坐着呢,多大点事情,值得就这样难过?”

    柳沐禾才抽抽噎噎地把杜老太太想要给杜檀之收通房、给不在的杜叔叔兼祧,并大佛寺遇到那一个智信大和尚,对方说自己以后膝下再无子嗣,生了也养不住等等恶语一一说了,好容易才缓过来的人,又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柳林氏耐着性子听完,把孙女的身子扶了起来,一手给她擦眼睛,一面问道:“你既是知道了这事,打算怎的办?”

    柳沐禾流着泪摇头,道:“我不晓得……”

    “你要给杜檀之收通房么?还是要让他兼祧?外头传成这样,你待要怎的?”

    柳沐禾当着至亲的面,终于把神志捡了几分回来,咬着嘴唇,眼泪依旧是掉,道:“孙女不愿……可若是外人借此胡乱指责柳家出来的女儿一味妒忌,不能容人,毁了家中名声……”

    柳林氏打断她,道:“你是外人养大的,还是我柳家养大的?”

    柳沐禾的眼泪还在从眼角往下滑,听得柳林氏这话,眼睛却是瞪得大大的,一时不晓得如何说话。

    柳林氏又道:“你以为咱们柳家的名声,是靠一个女儿家给夫家纳妾兼祧挣回来的?”

    柳沐禾只觉得话不能这般说,却是一时无言以对。

    “杜檀之才学人品上佳,能力更是出众,同你齐眉举案,无论人前还是人后,连重话都没有说过你一句,你不小心滑了胎,他连饭都吃不好,跑来我这里,急得话都囫囵不起来了,眼下他家里头老太太要他兼祧收通房,他也是想都不想,直接拒绝,这般人品,你在外头轻易找得到?”

    “那你做了什么?”柳林氏望着自家孙女,“那智信和尚胡乱攀咬你不能生育,你就这般信了?家里养你养到十七岁,你几时见到有一个听信佛僧之语的?”

    柳沐禾心中难过,忍不住道:“祖母……智信大和尚……名声甚大,凡所言说,没有不中的,宗室皇亲,人人都争着要他相面……”

    “所以你就信了?”柳林氏眼神里头有着难以掩饰的失望。

    柳沐禾沉默不语。

    柳林氏又道:“你那日叫智信相面解签,同殿之中只有寥寥数人,外头都传成这样了,你也不关心这话是谁说出去的,又有什么意图?”

    “那李家本是商户,李家姑娘本来已经嫁了人,偏生要和离回来,她是为甚和离,又是怎的突然想起杜檀之,到底是拿什么说通了杜家老太太,嫁过去图的又是什么,你可是一一探清了?”

    “杜檀之在京都府衙任节察推官,他自己晓得上进,出生也有,本事也有,只要不出意外,将来入太常寺轻而易举,如今也好,将来也罢,职位差事何其敏感,一个不小心,便要丢官去职,贬官外出,你嫁给他做妻,既是得了他的好处,可有尽到本分?”

    “老太太一个乡野妇人,上了旁人的当,并不稀奇,你从小被家里头精心教养,竟是也被一个和尚哄得团团转,丢不丢人?”

    柳沐禾被自家祖母一连串的问话,问得脑子里乱糟糟的,发觉自己竟是一个都答不上来。

    柳林氏叹了口气,道:“你自小就是个良善的孩子,乖巧听话,性子也单纯,可良善只能对好人,如今杜檀之不是王琐,他有他的好,也有他的不好,他家里头不像王家,世代书香,家世清白,干干净净的,便有什么事情,也有长辈帮着挡了去,你嫁了这样的人家,得了他的好,便要对他好,也要自己立起来,若是以后总是这般性子,将来迟早还有得哭!”

    柳林氏教完孙女,又道:“你同清菱一起过来,你可知道她方才去了哪里?”

    柳沐禾这才醒过来似的,看向门外去找季清菱。

    柳林氏恨铁不成钢地道:“清菱比你还小好几岁,你一个做姐姐的,不说照顾她,还要她来顾着你!”

    又把季清菱去大佛寺做的事情说了一遍,再道:“这便是你眼中‘得道高僧’!”

    说着站起身来,道:“走罢,我同你去寻杜老太太。”

    柳沐禾还肿着眼睛,脑子里头木木的,转也转不动,竟就这般跟着柳林氏上了马车。

    而此时此刻,杜檀之正满脸震惊地望着杜老太太,问道:“祖母,您这是哪里听来的谣言?谁敢这般乱传?”

    杜老太太板着脸,忿忿道:“你且问你那好媳妇去!是不是乱传,只有她才知晓!我只知道如今门房处已是被她的人把持着,全京城都知道我老杜家娶了一只不会下蛋的母鸡!只我们祖孙二人被蒙在鼓里!”
欢迎您阅读须弥普普所写的小说娇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