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术 第三百八十二章 侧击

作者:须弥普普 类别:玄幻小说
    人命所悬,自然不是区区一个县衙便能决定的,需要逐级上报,由大理寺批核之后,才能行刑。

    然而县里判书送到州中之后,登州知州却认定阿云罪不当死。

    一则阿云母孝未满,孝期婚约乃是违法,并不从能生效,阿云并非韦大之妻,并非杀夫;

    二则阿云到堂便自首,认罪良好,韦大除却断了一根手指头,并有身上一些浅浅刀伤,伤势甚轻,并未死亡。

    知州改判了阿云流放。

    结果判决书上到审刑院和大理寺时,两处又认定“杀人者以伤人绞”,即便阿云不是韦大的妻子,杀人未遂但伤人,一般也要死罪,只是不需斩立决,改判了绞刑。

    知州知悉之后,上诉刑部称,其时天子曾经下过一道书,其中说过“谋杀已伤,按问欲举,自首,从谋杀减二等论”。

    若是按照书所言,那阿云只需服刑数十年而已。

    然而刑部却是维持审刑院和大理寺的判决,认定阿云该判绞刑。

    正当此时,登州知州得了升迁,任了大理寺卿,他以职务之便,又对此案做了改判。

    判决之后,御史台便以此为由,攻讦新任大理寺卿枉法,要求其引咎辞职。

    其时正当变法之时,新党支持新任大理寺卿,认定该轻判,旧党支持审刑院和大理寺,认定当重判,案子闹到最后,已经不单是关乎一个小小的阿云,而是杀夫逆伦,不能容忍,同样也是新党与旧党、律法与皇权的纷争。

    针对究竟天子的赦书究竟能不能作为比《刑统》更为权威的存在,皇权是否能凌越于律法之上,当时产生了旷日持久的争执。

    到了最后,事情以神宗皇帝下诏书赦免了阿云的死罪为结果。

    直到如今,这个案子还经常被人拿出来讨论。

    顾延章提及此案,自然是有意图的。

    他要看的并不是杜檀之对皇权、律法的态度,而是对方对阿云的态度。

    席间说了半日的话,前半段是看杜檀之本人于职务上的能力,对今后的安排,后半段便是要看他对事物的看法。

    两人又说了一会,顾延章便道:“上回宋詹年的案子,好似是大理寺判的?”

    杜檀之点了点头,道:“也是家宅不宁,以致有此结果。”

    顾延章便道:“若无河中府追查,这一位算是白死了,剩下一家老小,着实可怜。”

    两人说的是不久前发生的一桩命案,河中府录事参军宋詹年宴客之后,当夜身亡,本已发丧回乡,偏生被其长官察觉出不对,将棺椁召回,重新验尸,发觉其人九窍流血、眼枯舌烂,全身漆黑,乃是中了剧毒之状。

    详加审讯之后,众人才发现乃是府衙之中的小吏与宋詹年的小妾二人通奸,将其人毒杀。

    杜檀之听得顾延章如是说,端起茶盏喝了一口,方才道:“那宋詹年妾室也不晓得如何想的,难道她还能嫁给那小吏做妻?通奸又伙同奸夫杀夫,简直是自寻死路。”

    顾延章便道:“恶人行事,你去同她说道理,哪里有什么道理可讲。”又道,“说起这一桩,还是家中仆役要管束得当了,若是规矩森严,也不至于叫人随意摸进屋中下了毒。”

    杜檀之深以为然,想到先前家中那些个姑子进出,忍不住皱了皱眉。

    他自是不可能将家中**同顾延章说,却是不由得道:“我见你家中仆从进退得当,甚有规矩章法,倒是我这一处,却是内子嫁来之后,才慢慢整治起来。”

    杜檀之出身贫寒,却是半点不避讳,又道:“说来不怕你笑话,我得了进士之后,原先乡中许多邻居亲友来投,彼时年轻不懂事,悉数尽收,闹得家中乱糟糟的,几番过后才觉出不对来,偏是人都收下了,却不好撵走,还不少沾亲带故的。”

    说到此处,杜檀之越发心中不是滋味起来。

    收下那些人,自然不是他的主意,只是杜老太太听了旁人奉承,又碍于面子,才把人都留了下来,后来自己花了好大力气才打发走。

    子不言母丑,杜檀之知道若是没有祖母养育,他绝不可能有今日,心中自有感恩,自然不会去责怪。

    可杜老太太毕竟是个生于乡间、长于乡间的妇人,年龄也大了,还时常生病,许多事情不能交给她办不说,还要好生照看。

    是以自出了那事,杜檀之不仅要在外办差,一样要管着内务,京都府衙的推官哪里是那样好做的,简直分身乏术,幸而后来娶了柳沐禾,才把家中大小事情都脱手出去,整个人如同卸下重担一般。

    想到这里,杜檀之越发地感谢起妻子来。

    顾延章却是笑道:“我哪里会笑话你,我同你也是半斤八两,内务之事半点不通,全数交给内子打理,幸好我家中那一位得力,不需我费心思。”

    又道:“大柳先生家中的教养自是更不必说,你娶了他家的女儿,如今想来日子倒是松快了。”

    杜檀之忍不住轻笑道:“也是全看缘分。”

    十分高兴的模样。

    顾延章又道:“我上回听内子说,你当日娶柳家姑娘,同先生说过,绝不纳妾?”

    杜檀之道:“确有此事,你看大柳先生同厚斋先生,一人不纳妾室,一人家中妾室众多,家风对比何其鲜明?”

    又道:“若说不爱新鲜颜色,那是假的,只是一旦有了妾室,家中便再无宁日,便是同一母所出的兄弟之间,都还有偏心之说,更何况有了妻妾之分,朝中为官,本就要小心行事,若是家宅不宁,每日应付家中都不够了,哪里还有功夫办差。”

    他道:“我家中据说从前还有几分薄财,可自我只记事起,就已是过着苦日子了,说句老实话,当真是苦怕了,好容易现在有了起色,再不愿折腾,实是折腾不起。”

    “再说早先已是做了诺言,人无信则不立,若是叫旁人知道了,我今后也不用立足了。”

    这等从“利益”出发的话语,反倒显得更诚实。

    顾延章今日与他聊了这许久,观其人品,看其言行,心知这是个靠谱的,有心要帮一把,便道:“既如此,我也不怕多一句嘴了,前几日你我家中那两位去了大佛寺,回到之后,内子便来问我,若是将来她无子嗣,我当如何,又问我纳妾、通房等事,我当时并不知晓,此刻倒是悟了,怕不是你这一厢的事情?”

    杜檀之苦笑着点一点头,道:“虽是家丑,延章乃是君子,也不怕与你知晓。”

    便把杜老太太兼祧等语略略说了,又道:“已是同内子交代清楚了,本以为再无此事,谁想女子心思细腻,竟是依旧挂念着。”

    顾延章摇头道:“杜兄此举治表不治里,你哄了老太太,偏生老太太也不是傻的,难不成你拦了姑子,她便不想要重孙子了?况且拦得了人进门,难道还拦得了人出门?老太太要外出,你可挡得住?叔父的子嗣不解决,老太太终归时时要挂念着,你家那一位正是看得透,才看不开罢。”
欢迎您阅读须弥普普所写的小说娇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