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术 第三百七十五章 劝解

作者:须弥普普 类别:玄幻小说
    智信名声在外,柳沐禾难得得见,自然不会蠢到只问解签,便道:“请上师相一回面,另有签文要解。”

    季清菱便转头道:“柳姐姐,我有些事,且走开一回。”

    又对着智信行了个礼,一面说,一面站起身来,果然往外头走了。

    柳沐禾犹豫了一下,没有拦着。

    季清菱带着秋露、秋爽两个丫头回了方才的厢房,秋爽见她只坐回原来的位子上喝茶,并没有半点要紧事情的模样,忍不住唤了一声,又问道:“夫人可是有什么事情要交代。”

    季清菱还未说话,秋露已经轻轻拉了拉秋爽的袖子,摇头道:“在外头莫要多言。”

    秋爽有些莫名,只好闭了嘴。

    季清菱在房间里头喝了两盏茶,才吩咐秋露道:“去问一问,看看柳姐姐的签解完了未曾。”

    秋露领命而去。

    过了片刻,她匆匆回了房中,回道:“禅房里签已是解好了,正要请姑娘过去。”

    季清菱这才把茶盏放下,重新回了禅房。

    智信大和尚依旧坐着,见季清菱来了,微微颔首,指了指面前的蒲团。

    柳沐禾已经不见了踪影,想来也是走开了。

    季清菱坐了下来。

    她方才并没有求签,此刻更是没什么好问的,想了想,为免尴尬,便道:“请上师帮着算一回出行罢。”

    她话刚落音,后头一个小沙弥便上得前来,把一旁的白纸同笔墨挪了过来,请道:“请女施主留字。”

    季清菱提笔随手写了一个“通”字,又把纸张轻轻推了过去。

    智信大和尚将那字放在面前,只看了一息功夫,便道:“女施主此趟许是将有些大波折,未必能顺利成行。”

    说完,他抬头看着季清菱,似是等着她问话的模样。

    季清菱便点了点头,道了一声谢,站起身来,行了个礼,出门而去。

    她这一厢倒是走得利索,却叫禅房里头拦之不及,愣了半晌。

    坐在蒲团上的智信大和尚心中数了百下,才站起身来,看了看外头,对着一旁的小沙弥道:“去瞧瞧是不是没人了,若是没人了,去把知客叫过来。”

    小沙弥果然出门探头望了片刻,快步往外跑了去。

    不多时,方才接待季清菱二人的知客匆匆走得进来。

    智信大和尚把禅房里头的小和尚都打发出去了,才皱着眉毛道:“头一个姓柳的,问子嗣婚姻,我已经照着答了,只后一个,却是单问了一个字,又只问出行,我拿话来牵,她也不搭,走得却是快,是以什么都没能说。”

    那知客登时皱得脸都苦了,跌足道:“这可如何是好,银子都全数收了!”

    智信大和尚道:“收了多少,退一半回去便是。”

    知客脸色极黑,道:“都已是进了肚子的东西,如何还能吐出去。”又道,“罢了,我且自去想办法罢。”

    果然出得门去。

    季清菱自是不知道禅房之内的一番后续,她带着两个丫头回了厢房,果然柳沐禾已是在里头歇着,却是不只她一个,还有中午在亭子当中遇到的那一个美妇也一并坐在其中,正同柳沐禾说着话。

    见季清菱进得门来,她半点也不怕生,先是站起来福了福,接着便笑道:“见过娘子。”

    伸手不打笑脸人,季清菱便也回了一礼,这才转头望着柳沐禾,轻声问道:“时候不早了,咱们是不是也该回去了?”

    柳沐禾点了点头,同那美妇打了个招呼,与季清菱出门而去。

    等到得车厢里头,季清菱不由得好奇道:“今日厢房中那妇人是谁?”

    “说是京城人士,自称叫做萍娘,来此地求姻缘子嗣的。”柳沐禾并不放在心上,只随口回了一句。

    她虽是说着话,却有几分心不在焉的模样。

    季清菱今日特地让出门去,便是想着问命问话,许多事情,旁人不便听,此时见柳沐禾表情,只觉得有些不对,忙问道:“今日同那智信大和尚问签,可有什么回话?”

    柳沐禾勉强一笑,道:“都是些敷衍人的话。”

    季清菱立时就住了嘴,不再多问。

    柳沐禾想了一会事情,一抬头,便见季清菱一脸忧虑的模样,忍不住叹道:“叫你担心了,实是我不中用。”

    季清菱连忙摇头,道:“怎的是这个说法,同你又有什么干系了?”

    柳沐禾深深吸了口气,道:“我也不晓得说什么了,家里头这样多的兄弟姐妹,叔伯姑嫂,人人婚事都是顺顺当当的,家里头连声争吵也无,不用旁人操半点心,偏生是我,头一回嫁给了王琐,他家好几个兄弟,个个都靠得住,只他一个……这便罢了,可以算得上我运气不好,可如今,已是第二回嫁人……”

    “三郎他性子已是极好,为人也体贴,事事同我商量着来,算得上是难得的好人了,本以为以后一切都会顺顺当当的,谁晓得孩子又没了……”

    她面上虽是笑着,那表情却同哭也没有两样,又道:“上回家里头老太太特来寻我说,她见得多了,头一胎保不住的,后头几胎,也未必能顺,叫我早做打算,又同我说了兼祧的事情,我当时已是觉得十分不好,却依旧不放在心上,只今日……是不是问题出在我自家身上,才会事事都不好……”

    季清菱越听越觉得这话不像,也不晓得方才那智信大和尚同对方说了什么,再顾不得旁的,立时就打断道:“姐姐这是被什么东西迷了心窍罢!”

    “子嗣本就是说不准的事情,多少人头一胎不稳,后来照样儿女俱全,大夫说的话你不去听,作甚去听一个路都没多走过几步的老太太的!况且哪有这样挑自家毛病的!”

    她越说越急,只觉得眉毛都要烧起来了,道:“姐姐如今父母俱在,六亲俱全,杜官人也是个靠得住的,三十出头,就在京都府里头做推官,将来自是前途无量,这还罢了,又晓得尊重你,体恤你,这样多的好处,你不去看,偏要去看不好的,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又柔声安抚道:“柳姐姐,你且安下心,和尚说话,有些都是吓唬人的,你若是听得进去了,反倒自己磨自己,倒不如松下心来,杜官人又不催,也不急,你们夫妻二人拿定了主意,这有什么好怕的,老太太到底是个老人,许多事情执拗,只当耳边风,吹过去就不要理了,难道还跟她去计较?”
欢迎您阅读须弥普普所写的小说娇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