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术 第三百七十四章 和尚

作者:须弥普普 类别:玄幻小说
    那美妇人口里说着脚累,行动间却是袅袅婷婷,自带着三分弱柳扶风之态,让人一望过去,便要忍不住生出些心疼来。

    柳沐禾打小接受的教养,便是要知仁知礼,此时有人发问,这寺庙又不是她家私人所有,便指着一旁的空石凳道:“娘子请自便罢。”

    季清菱则是回头看了看秋露。

    秋露十分知机,上前两步道:“姑娘,想来前头大和尚该是回来了,不若此刻便去解签罢?”

    季清菱便转头看向柳沐禾,道:“时辰也不早了,咱们解了签,也好早早回去。”

    柳沐禾自是无可无不可,两人一齐站起身来,同那新来的美妇人点了点头,算是告了辞。

    回到前殿,解签的大和尚却依旧不见踪影。

    两人索性先去后厢房吃了一顿素斋。

    正坐着说话,却见方才走开的寺内知客匆匆又回了来,一脸的笑容,先对着柳、季二人念了一声佛号,又道:“两位施主着实是有佛缘,今日有一位智信大和尚发了宏愿,要给诸位善男子、善女子看命解签。”

    季清菱一是在京城时日尚短,又不爱出门交际;二是对这些僧道之事,也并不热衷,是以不知道这智信大和尚究竟是何人,可想来对方应当在京中有些名声,才会叫眼前知客这样积极。

    果然,柳沐禾听得对方此话,登时有了几分惊喜的颜色,问道:“不知是怎么一个见面法?”

    那知客道:“出家人不拘什么,只随意给上一二心意,着小僧带过去便可。”

    柳沐禾便让下头人舍了一锭纹银,季清菱凑个热闹,也跟了一点子香油钱。

    等到那知客走开了,季清菱才问道:“这智信大和尚,又是怎么个说法?”

    柳沐禾便解释道:“是京城里头有些名气的大和尚,经法讲得妙,惯会治疑难杂症不说,相人也极准,只差一点就得了紫衣,不过近些年出来得也少了,不想今日竟凑巧得遇。”

    又同季清菱说了些智信大和尚的事迹。

    原来大晋僧侣,是有位份一说的,只要功绩出众,可以得中书门下发紫衣文牒,赐姿色袈裟、法衣各一件,这便是所谓的紫衣加身,被僧人视作莫大的荣耀。

    而中书门下认定的“功绩出众”,有诸多的评判要求,或要有译经著经之功,或要于国家社稷有功,譬如曾经智松上师,就是因为译了三十卷天竺经文,得了一件紫衣。而他的师弟智缘上师,则是靠着随杨奎的大军南下平蛮得的紫衣。

    同前者不同,后者的名声尤其响亮,不单在民间,便是朝中厌恶僧人的儒臣,对他的恶感也没有那样深。

    毕竟智缘上师足迹甚至远至交趾,靠着佛陀加身为护,遍地传教,打探清楚了交趾朝中势力分布与地理情况,回到军中之后,帮着重新修绘了交趾的山水舆图,又给了杨奎不少行军意见。

    可以说当年大晋之所以能把交趾压着打,智缘功不可没。

    而与相国寺的智缘上师相比,大佛寺这一位智信大和尚就差了一筹,他原本并没有什么名气,后来有一回借着相面之能,说对了好几个男女的婚姻之事,才渐渐声名鹊起。

    智信口才不错,又有几分医术,一旦出了头,慢慢就在京城中站住了脚跟,但因没有大功,始终没能得一件紫色袈裟。

    柳伯山一门都是儒生,对僧佛之事一惯是拒之门外,柳沐禾在这样的家门中长大,自然也对僧佛敬谢不敏。

    然而到了京城之后,她嫁了人,少不得就有些三姑六婆要来往,京城不同蓟县,宗室、贵人甚多,佛道也风靡得很,不单常有人以自家能听某某上师说法为豪,找僧人算命、看病,也是极常见的。

    柳沐禾初时还只是敬而远之,后来接触得多了,为了从众,少不得也跟着听两回讲经。

    能在京城立足的僧人,哪一个不是有几分本事在,佛法通顺只是基础,有些厉害的还兼会儒学,眼光、进退都是一等一的,柳沐禾见了几回京城有名的大和尚,也渐渐对这一门有了改观,后来头次婚姻不顺,难以排解,二婚又孕事不好,无所寄托,也跟着偶尔拜一拜佛。

    两人还在说着智信大和尚的事情,那知客去而复返,单手竖在面前,礼道:“两位施主请随我来。”

    季清菱与柳沐禾二人便跟着那知客去了一间禅房。

    禅房的门没有掩,外头却立着几个仆妇,季清菱一眼望过去,只觉得眼熟。

    那知客见状,忙回头道:“不想此刻里头有人,两位旁边稍坐片刻,等里头的檀越问明了,小僧再来通禀。”

    一面带着二人往旁边的厢房走。

    禅房门未关,窗棂连纸都没有糊,说话声自然无所阻隔,季清菱打旁边行过,靠着内墙,又兼耳目较聪,竟听得里头人隐约对话。

    一名女子娇声道:“只求姻缘顺利,子嗣莫要再起波澜。”

    有人回了一段话,因声音不大,听不甚轻,只断续得闻:“……婚姻即成,六甲男……诸般称心……”

    季清菱不由得转头看了柳沐禾一眼,对方只问道:“怎的了?”

    季清菱摇了摇头,报以一笑。

    两人在厢房里没坐多久,便被请到了禅房之中。

    此时已是未时末,才进得门,季清菱便见房舍当中坐着一个身着袈裟的大和尚,后头站着两个小沙弥。

    小沙弥暂且不论,那大和尚却是面皮白净,面貌清秀,乍然一看,竟是分辨不出年龄,说是二十多岁也像,说是三十多岁也像。

    他额头方阔,地阁不短不长,两只耳朵看着同绘像上的佛容竟有两分相似,仅仅是坐在那里,也能叫人看出几分佛性来。

    想来这便是智信大和尚了。

    季清菱跟着柳沐禾上前几步,行过礼,便在和尚对面各寻了方蒲团坐下。

    那和尚口中念一声佛,道:“贫僧智信,见过两位女檀越,不知此回有何见教?”
欢迎您阅读须弥普普所写的小说娇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