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术 第三百六十章 闭门

作者:须弥普普 类别:玄幻小说
    李太南坐在桌旁,有滋有味地喝着驿站**上的眉酒。

    这酒虽然名字效仿京城丰乐楼的眉寿酒,在味道上,自然是比不过后者的,不仅看上去半浊半混,入口还带着沙喉的渣滓。而面前摆的几碟羊肉、驴肉虽然囫囵卤过,可凭着他的舌头,一入嘴就吃出来厨子用的卤汁方子很是一般,不独肉的香味没有吊出来,连羊肉的膻味都没能压下去,驴肉更是煮得柴了。

    况且那片肉的人刀工也是差强人意,若是放在他家,哪个厨子敢把肉做成这样……

    一面嫌弃着,李太南的面上那得意的笑容,却是晃眼极了。

    酒再差,肉再糟糕,可架不住他心情好,竟也吃出了几分快意来。

    同在广信军中,又是一前一后入京,今日在半途遇上那王弥远,数月前还比自己高上好几级,可等这回入了京,以后二人的身份便是平起平坐。

    一样是上阵杀敌,一样是在冯远麾下供职,自己只是后来上阵打了个唿哨,随意捡了几个人头,便能比前线拼杀了两三年,杀敌多,立功也多的王弥远得的封赏还要多上数倍,又怎么不叫他心中得志。

    王弥远要怪,也怪不得旁人,还是得怪他自己。

    在广信军中任职了这样久,资历又深,又得原任都虞候信任,外能上阵指挥,内能节制下属,早该料到新任上峰来了,自己会遭猜忌,偏还不懂事,样样都要显摆,倒好似比上官还要厉害似的。

    不会来事,没有背景,还要显本事。

    这不是找打吗?

    自家刚进广信军时,本是要先得一个卫队长的名头,偏被那王弥远三言两语给否掉了,说什么资历不足,寸功未有,把那资格给了另一个小校。

    偏他当时已是把牛皮向同批入伍的新人给吹出去了。

    想到那一回自己的脸面如何被人按到地上踩,又想到现在的境况,李太南就解恨。

    “敢帮别人抢老子的位子,如今老子就来抢你的位子!”李太南一面抖着腿,一面眯着眼睛,心中暗自想到。

    “再厉害,再能耐,你还不是要被老子踩得死死的!凭着家里在川蜀的势力,哪怕自家什么都不做,只要杵在广信军里头一日,冯远就会想办法多照顾几分。”

    他已是盘算好,不独这一路上要压着王弥远一干人等,等入了京,领了差,回到广信军中,一般也给他那一系人好看!

    威风是抖起来的,不把王弥远压下去,哪怕有着冯远帮忙撑台脚,自己也难在军中拿大。

    索性也没多久了。

    又从桌上夹了一片驴肉,李太南一口肉、一口酒地拍着大腿,哼起小曲来。

    然而没等他享受多久,门口便传来一阵拍门声。

    很快,几个出去吃酒玩乐的手下便进得门开,当前一个捂着裆,上得前来,有些畏缩地道:“殿直,咱们好似不小心开罪了个官。”

    ……

    “太子中允?”

    听了手下一五一十地把事情交代了一遍,李太南的面色慢慢难看起来。

    正八品的朝官,太子中允、直馆使,才从赣州通判的位子上下来,如今正回京中述职。

    听得众人你一言,我一语,七嘴八舌地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虽然少不得添油加醋,又把自家的错处减了又减,可无论怎样,责任出在他们这一方,却是无法辩驳的。

    几个兵卒被连打带赶地逐出了包房,因见驿丞、驿卒们的态度,知道里头的人物并不好惹,饶是还醉着,也吓得醒了三分,当下抓着厅中的驿卒打听起来。

    那一串的官职差遣,叫他们知晓不能再瞒,只得赶紧来回上官。

    李太南听着听着,也有些发虚。

    大晋重文也重武,虽然当真斗起来,武官并不输文官半分,可这都是官品到了一定位置之后的事情。

    文官使笔,武官使枪,中下层官员之间,本来就是前者占便宜,文官一个折子呈上去,难道武官还能一个拳头打回去?

    他能靠着家中势力讨好冯远,再用冯远这个上官把王弥远挤兑得没地占,却不能再靠着王弥远把朝官的上折给拦下来。

    况且若是当真弹劾起来,多半就不是弹劾自己了。

    想到这里,李太南心中翻江倒海。

    他劈手用力打了一下那捂着裆部的兵卒的头,骂道:“你眼睛瞎的吗?便是看不上楼里头的,路边多少好颜色的妇人,瞅着不敢吭声的,随便拉一个,不过给几个钱的事情,偏在这驿站里头乱来,是给我找事罢!”

    众人个个低着头,不敢吭气。

    喝多了酒,乱做好事的先例,是李太南先开的风头,如今他自家行事自家骂,小卒们却是不能反驳。

    等他骂了几句,其中一人才道:“殿直,如今人都开罪了,又当怎生是好?”

    又道:“照我说,那姓顾的官人也实在是太计较了些,又不是什么事,不过一时失察,说错了几句话,还是对着个仆役,又是个男的……哪里兴得如此!”

    李太南瞪了他一眼,恶狠狠地道:“怎么办!自然是去道个歉!”

    说完,一面把门一踢,转头对几人道:“发什么愣,还不快走!”

    一行人到了楼下的房间外,里头已是再无人影,只剩下两个驿卒在收拾碗碟。

    听得来人问话,驿卒回道:“顾官人已是回房了。”

    李太南只得又问明了顾延章的上房所在,带着人去了敲门。

    拍了半日的门,终于等得门开,却是一个小厮来应,见了是他们几个,几乎是立时道:“我家官人已是歇下了,眼下不方便见客。”

    李太南有些不悦。

    才吃了晚食,下头残羹剩菜都没有收拾好,怎么可能就歇下了。

    这摆明了就是给自己吃闭门羹。

    他忍着气,道:“等顾馆使早间醒了,你同他说一声,就说广信军中右班殿直李太南前来拜会。”

    那小厮点了点头,只冷淡地应了声是,便把门“砰”地关上了。

    李太南气得险些想要出手砸门。

    一个兵卒朝地上吐了口唾沫,骂道:“神气什么!下回给老子撞见,打断你的狗腿!”
欢迎您阅读须弥普普所写的小说娇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