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术 第三百五十六章 送行

作者:须弥普普 类别:玄幻小说
    顾延章在赣州任官一年多,素来轻车简从。

    他出巡时几乎从来不带旗牌官,也没有让人鸣锣开道的习惯,而与此同时,又频繁地出入街市之间,或问民生,或听民情。

    尤其是在福寿渠兴修之前,他更是特意抽出过一段时间,专程用来探访城中百姓,询查各类意见。

    种种缘故凑在一起,使得州城上下,几乎没有不识得这一位通判的。

    若是一排身着官服的人列队站在赣州百姓面前,可能一百个里面,未必有一个认识谁是在此地任官足满三年的唐奉贤,谁是知州已久的孟凌,可一百个里面也难找出一个,会不认得顾延章。

    随着那店家的一声叫,食肆里头的食客们一转头,待见得果然是州中通判,正骑在马上,一身赶路的骑装,旁边还有跟着好几辆马车,并七八个随从一副要远行的模样。

    众人登时连早食也不要吃了,将筷子一撂,纷纷就往外头一齐跑了出来。

    “官人,您要去哪?!”

    远远的,一人明知故问地喊道。

    他一面喊,一面带头往前头跑,口中还叫道:“官人,莫要先走!州中还要送万民伞!”

    后头有一个机灵的,已是撒开腿,掉头就往后巷跑。

    这几个人里头有三十来岁的壮丁,也有五六十岁的老头,壮丁跑得快,眼见马上就要追上了,老头跑得慢,还有点崴脚的样子。

    顾延章见这情形,也不敢十分走,怕叫那老人急得当真摔了跤,更不敢随意搭话,怕他们惹得人越来越多,只得朝着身旁的孙霖使了个眼色。

    孙霖连忙打马掉头,向后跑了一段路,对着那几个人劝道:“莫要跑,莫要跑!都回罢!都回罢!”

    他连连说了两回,又做了个往回走的动作,然而压根没人理会,反而往前冲得更快了。

    头一个壮年人已是距离顾延章只有两三丈,其人转头一看,见左边有间吃豆浆饮子、炊饼的食铺,里头坐了七八个一看就是卖气力活的汉子,想是吃了早饭,就要去上工的,此刻听得外头动静,都探头探脑往这边看。

    那人立时就把声音扬高几分,叫道:“里头的兄弟是不是咱们赣州的?都出来帮着拦一下,莫要干坐着啊!顾通判这就要偷着走掉啦!”

    食铺里头的汉子们听得“顾通判”、“走掉”等字眼,把碗一推,踢了条凳,一个个往外头奔出来,便是在案板上揉着面团的店家,也搓着手绕出了灶台,跟在后头跑。

    一出得门,诸人见到顾延章骑在马上,一副远行打扮,哪里还有不知,便追着上来,站成行,挡在路前头。

    其中一人约莫四十来岁,他上前几步,叫道:“官人,您还记不记得小人的?去岁有人冤我偷盗,全靠官人明辨,还我清白!”

    此时虽是大早上,路上行人寥寥,店铺也只零零星星开了几个而已,可这里却是赣州城内极为繁华的一处街道,前头是食肆商铺,后头便是民居,不少店铺上头都加盖了阁楼,里边住着人。

    此刻听到临街处这般吵,离得近的好几扇木窗都打开了,从里头钻出一两个头来打探着外头情况。

    急着要出城赶路的一行人已是被堵在原地,进不得进,退不得退。

    松香在前头开道,心中早生出几分不妙来。

    面前这人还在说着去年顾通判是怎么帮他洗清冤屈的,絮絮叨叨,一说起来就没个了结了,可偏偏情真意切,眼睛红红的,说着说着就起了气音,好几回扯着嗓子,声音都变了调。

    松香同几个小厮仆从连忙下马去扶他,想要劝众人让开,可诸人纹丝不动不说,还反手拉着他们,这个道“你跟通判说,叫他不要走了!”,那个说“哪一处做官不是做?咱们赣州难道不好吗?小兄弟,你同通判好好说道说道,叫他留在这一处,就不要去旁的地方了!”。

    还有人掏出兜里的铜板,悄悄往松香等人手里塞,只道“你收着,我不告诉通判,你去打酒吃!”,更有那满手都是面粉子的炊饼店家道“只要小兄弟你让通判留在此处,我家铺子里的炊饼浆饮,随你日日爱怎么吃,就怎么吃!”

    松香一面心中苦笑:没事我去你家白吃炊饼作甚,吃完炊饼再回去吃一顿打吗?

    连忙又向众人一通劝。

    哪里劝得动,反而劝得场面越发地乱了起来。

    顾延章见这行状,又看了眼天色,知道再等下去,怕是街上行人越来越多,更难脱身。他不敢下马,只得打马往前走了几步,对那几个拦路的人道:“且回去罢,自去做手头事去,莫要误了做工的时辰,家中多少人还要靠你们养活。”

    又温言安抚了几句。

    他亲自开口,拦路那一群人多少不舍,却也不愿违背了他的话,只得慢吞吞让得开来。

    赶车的人连忙趁此机会,挥鞭打马前行。

    然而这一处停了这一阵,前头早得了信,或三三两两,或成群结队,一个跟着一个拦在队伍面前,有人哭着说一回赣州百姓对顾通判的不舍,有人抱着小孩,教着几岁大的儿女叫“官人莫要走”,有人在前头只磕几个头,也不说话,自退去了一边,还有人送上了自家现做的干粮吃食。

    这些人拦了路,单个耽搁的时间并不多,可架不住次数多,搅得人只得走走停停,简直比乌龟爬还要慢。

    等到好容易见到城门,日头早已悬于天空正中,竟是接近午时了。

    此处乃是赣州城的北门,又称为正门,城门建得宽大,可容数辆马车并行入内,连着长长的蟠桃路,直通到人烟最为稠密的坊市间。

    蟠桃路原就建得道宽,后来顾延章上任,又修整了几回,更是路平,原本就算是上元节撞上集日,周围县乡的百姓都来凑热闹,挤着一个时间入城,这一条道依旧还能显出宽裕来。

    可这一日、这一时,从来宽阔的蟠桃路,竟是挤满了人,男女老少,只见人头不见地,一眼望去,一人挨着一人,直到远处看不清的地方,依旧是人山人海,仿佛整个赣州城的人都跑出来了一般。
欢迎您阅读须弥普普所写的小说娇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