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术 第三百五十一章 换脸

作者:须弥普普 类别:玄幻小说
    既是起了心思,黄老二自然更为卖力,想着若是能得了通判青眼,跟着去下一地履任,便是最好不过了。

    他知道顾延章不爱听人在背后乱言议论,便去寻了孙霖、王庐,想要卖一个好。

    王庐只觉得奇怪,问道:“如今衙中有这样忙吗?我怎的没觉得最近有吩咐什么急差在办?怎的被那李定说来,好似衙门上下,人人都忙得脚朝天一般?”

    孙霖只冷笑,面上的表情全是看戏,道:“这话七分真夹着三分假,若是不清楚情况,少不得要被他给糊弄了……张舍人初来乍到,又甚事都不知晓,自然给耍得团团转。”

    他便一件一件数出来给王庐听,道:“户曹司的人每日只抽几个去城外帮着点人头,去也只轮着班,每人去半日,其余时间依旧在衙。”

    “县中田亩数哪里要州中自己下去核对,都是下头自己送了数来,他们偶尔抽着地方下去看一两眼而已。”

    “州中的宗卷,通判惯来要求是一月一清,如今虽然还在整理,可大头早就做完了,只剩下装订而已,这等闲事,随意两个人抽一天出来便能办妥,哪里就忙成这样了。”

    他数完户曹司,又数巡铺、兵丁,再数衙中文书,个个三分的事,足足被那李定夸成了三十分的忙,偏说的又是手头在跟着的正经事,并无半点杜撰,乍一听起来,确实也是既耗时又耗人力的。

    “不愧是几十年的老吏,当真玩起来,只要不熟悉此地情况,便是在其他地方做过官,再来赣州,多少也会被他玩弄于鼓掌之上了。”

    不怕听人说假话,毕竟假话有迹可循,多少能摸出些底细来,可这等七分真夹着三分假,听起来比真的还真。

    若不是孙霖在这年余里头,跟着顾延章一县一乡跑下来,把衙中各项事务都自己做过一回,还老老实实跟着一齐理过流程,哪里又能分辨出其中蹊跷。

    王庐因为精力大都放在州学之中,即便也跟着跑过地方,也跟着做过事,没有从头跟到尾,便是也只觉得奇怪,却挑不出毛病来。

    孙霖、王庐二人都能知道的事情,顾延章这边自然也早早就有人过来通风报信。

    他无意被几个胥吏借来做大旗,跟张待龙争虎斗,却也不打算给对方踩着脸立威风,只等着事情再起来一些,自己才好去插手。

    果然,张待训过李定,下头衙役胥吏们不多时就知道了训话内容,又晓得了那李定如何敷衍。

    个个都是人精,知道这一位知州好哄,谁还把张待放在心上。

    张待吩咐幕僚们去办差,其中要用到许多宗卷,那些个人去寻户曹司,里头人只叫苦连天。

    找这个,这个说:“官人,您说要就要,可那正月的宗卷如今还在库房里头,本就整到一半,手头偏又接了顾通判派的要紧活,又得了知州的分派,再没空去整,里头如今乱糟糟的,个个标识都放下来了,要去一本本翻,才能翻到此时当真抽不开身。”

    找那个,那个说:“实是没有骗人都是办差的,小人什么身份,您什么身份,舍人又是什么身份,哪里敢胡说!您要是不信,我给开了库房门,您自家进去找?我如今手头还有舍人才吩咐下来的事情,还有顾通判那边孙先生要的活,急得**毛都要烧起来了,就不多陪了。”

    去找都监要巡防图跟巡铺人手、路线,林严态度倒是极好,只嘴上一点都不松,笑呵呵地道:“实在不是不给,只是这都是乃是州中要务,不能随意外泄,若是舍人想知道,我便自去同他回禀,也省得你们难做了。”

    幕僚们怎么敢让林严去同张待说这个!

    让堂堂太后的伯父,阁门舍人,一州知州,去操实务,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当真去了,挨骂的就不是林严毕竟他到底有官在身,还是一州都监,以后张待不少地方都能用得上挨骂的只会是他们这一干幕僚。

    手下们转了一圈,杂事干了一堆,正经事没有一桩干成的。

    他们自然不会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只会向旁人身上塞。

    塞给州衙中的胥吏不妥,毕竟如果堂堂知州的幕僚,连胥吏都降不住,不用张待骂,他们自己都不好意思说。

    塞给州中管事的官员也不妥,譬如林严,以后还要常常相见,多少事情要一同来办,这一下子就把脸给撕破了,又有点过。

    想来想去,众人就想到了顾延章身上。

    左右不多久就要走了,横竖舍人的想法他们也能猜到几分,难得给了个由头,也好借来插手。

    众人就去寻张待回话,直把事情往顾延章身上推。

    “说是顾通判说要整宗卷,把所有的标识都下了,重新排架,如今排到一半,又把打发去做旁的‘要紧事’,库房里头各色宗卷散着放,此刻乱七八糟的,寻什么都寻不到。”

    “林都监说了,顾通判特意交代过,巡卫之事乃是要务,不能同任何人提。”

    “那李定说,顾通判嘱咐了,州中如今修公厅,添置器皿,都不能用公使钱,要从由官人自己掏……”

    张待听得大皱其眉,对着立在一旁的下人道:“去把顾五请来。”

    他这种不称官职,不去姓叫名的称呼,又兼口气十分不好,连一句“如果有空”的前提都不加,已经让厅中人听出些味道来,忙让到了一边,不敢再说话。

    不多久,顾延章便由人带着走了进来。

    听张待明褒实贬地说了一通,他想了想,干脆把几个管事的吏员都叫了过来。

    诸人连话都不要问,已是连忙争先恐后地回道:“前日舍人那一处有来问宗卷的,当时整到一半,后来听得舍人这边急要,大家伙已是连夜收拾,这几日都轮着熬夜,此时库房里头标识已是重新贴了,还请舍人前去一观望。”

    “公厅器皿不方便再行添置,不过原本前些年买过一批,如今还放在库房里头,从未有人用过,上次听得舍人这边来说,已经重新清出来了,单子在此,还请舍人选上一回。”

    便是那林严,没多久也把图纸给递了过来,还补道:“这巡卫既要紧,路线也时常换,不太方便给下头人传来传去,索性下官自己递过来罢。”

    人人都似换了一副面孔,仿佛长着两张脸,眨眼之间,便全不一样了。

    幕僚们看得目瞪口呆,心中直呼无耻。

    张待则是面色铁青,仿佛被人从左脸到右脸,连着扇了好几巴掌一般。
欢迎您阅读须弥普普所写的小说娇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