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术 第二百四十七章 游玩

作者:须弥普普 类别:玄幻小说
    他也有眼色,晓得此时说话必不会有人搭理,一人在后衙当中闷了好长一段时间,待得父兄忙得告一段落了,这才跑去张瑚面前闹着要出门,也不做别的,只要去寺庙里头“帮大姐姐同陛下祈福”。

    张瑚对这幼弟,说不心疼是假,见他乖觉,安安分分了这样久,也不容易,又听他辛苦掰扯出来的这理由,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到底还是答应了。

    他趁着清明连着休沐,正正两天假,四处择选了一番,唯有这东平山离得不远不近,又僻静,不会人多杂乱,正巧又有桃花开得盛,带着弟弟上来,小孩自有仆役带着放开了跑,自己也能休息一回,是以才定了地方。

    虽是休沐,张待却是累得不愿意动弹,便在家中休养,只张瑚拎着张璧,由二三十个下人簇拥了,来这山上游玩。

    张璧在家里头日日同那几只动物作伴,自是不肯单独走开的,便也强烈要求带上了,到得地头,几只本是关在院中,偏生有那不知事的和尚来进屋端茶送水,不小心开错了门,把那几只动物给放跑了。

    那和尚初时吓了一跳,还不敢说,放了茶盘就去追,寻来寻去,早不见了影子此时犹是想要瞒着,便叫了走得近的一齐帮着找,果然还是找不着,才不得已同掌院说了。

    掌院登时大惊,也不敢再隐瞒,只好立时去找了主持,大家去同张瑚认错,又发动全寺帮着“掘地三尺”地找寻。

    张瑚却是没有那么好打发,他也不要寺中和尚赔礼道歉,也不要免什么食宿,自然也不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一则张璧知道几只跑走了,哭哭啼啼的,什么都不管,只嚷着要他的“小白”、“小红”、“大白”、“毛团”,轻易根本敷衍不过去;二则毕竟是太后赐下的吉物,若是这般不见了踪影,太后那边倒是不难应付,可他的面子又往哪里摆?

    于是一干人等,寺庙这一头缠着想要求饶,想讨一个“找不到怎么办”的准话,张家这一头却又咬死了只要找到,旁的什么都不要,正纠缠间,谁想到就正正撞见了顾、季一行人。

    顾延章知道了几只动物跑掉的来龙去脉,便着松节带着人去发现野兔、野鸡的地方去寻,看能不能找到另两只。

    张璧见了季清菱,又见了自己的“大白”、“小红”,上前摸了几下,确认了没有抱错之后,虽然不至于破涕为笑,却也没那样难过了。

    他挥一挥手,做一副小大人模样,令旁边跟着的仆从把兔、鸡带走,自己却是亦步亦趋地跟着季清菱,只要“陪姐姐玩”。

    张璧聪明得很,虽然延州被救的事情已经过去两年,可一则当时相处的片段还依稀有些印象,对季清菱亲近得很;二则自然知道跟一两个月间只能抽出一两天陪他的长兄比起来,当然还是“姐姐”更会耐着性子同他玩。

    有了这一番波折,又见得自家弟弟如此没脸没皮,张瑚再怎么不愿,也不能再装傻了,只得先上前道一回谢,先行谢过季清菱当年救下幼弟之恩,再谢顾府帮着带回来了这两只御赐之物。

    此回相遇,顾、张二人都不甚开心。

    前者本是带着季清菱上山赏景,一心要两人朝夕相依,在这陌生之处,好好过上两日,谁晓得遇得张家兄弟二人,有了这等半熟不熟的外人在侧,氛围立时就不一样了。

    后者一是脸皮不够厚,正如在花天酒地时遇见了债主一般,十分尴尬,又因为弟弟的兔子、野鸡,欠下了对方一个小小的情虽然不值一提,却也极是不痛快。

    两边都不快活,可来都来了,自然也不可能就此下山,只得互相寒暄一回,又说了几句话,才各自回了屋。

    张璧先还拉着季清菱的裙子不肯放,被她劝说了几句,又得了应承说改日有空陪他玩,还见顾延章这个“大哥哥”站在一旁,挨得甚近,而自己长兄火气都要从眼睛里头喷出来了,这才不得已瘪了瘪嘴巴,放开了手。

    这一回来永昌寺赏玩桃花,张瑚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他先还兴致勃勃,已是准备在桃花林中煮水烹茶,好好耗上半日,次日一早,还要去看日出。被这般一搅和,心情再不复先前愉悦不说,张瑚还要想方设法教育弟弟,不让对方闹腾着要去找“姐姐”。

    毕竟如果是放在以前,他自是可以把幼弟扔给季清菱,当一回甩手掌柜,可到得现在,若是把小孩子塞给一州通判的妻子,这事情传出去,别人不会说旁的,只会笑话太后的娘家没有家教。

    张瑚这两日过得甚是煎熬,顾延章却是身心俱悦。

    他难得有机会同季清菱出来散心,半点也不打算被这些个乱七八糟的事情给干扰了。

    一行人本来住在寺外的屋舍,不算在佛门里头,他下午便放心地携着人去后头看了半日的桃花,就在桃花林里头伴着缤纷落英,摆了一桌素宴,跟小妻你侬我侬,一顿饭吃了近一个时辰,吃得林中起了冷风,这才搂着人回了屋。

    待得次日还未到寅时,他便把季清菱给叫了起来,把她包得严严实实的,又让秋月等人带了浓浓的姜糖水,去寻了一处视野开阔的地方,先是看星星,再是看日出。

    两人在一处相处已是九年,虽然中间除却顾延章在延州服役那一段,几乎从未分开过,可真正放开一切琐事,心无牵挂,从早到晚谈情说爱的时间,却是少之又少。

    今次趁着这机会,两人伴着繁星明月,又伴着晨曦云雾,最后伴着新生之日,寺中晨钟,互相依偎着谈文章,谈美景,说往日,道将来,只觉得实在是又甜蜜又畅快。

    虽然山顶风又大又冷,日出被厚厚的云雾遮挡着,都没瞧见是怎么升起来的,在他二人看来,却是依旧美丽非常。
欢迎您阅读须弥普普所写的小说娇术